1875我来自未

第215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九)

第215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 十九

【215】万里江山开新颜(十九)

左宗棠放下信,愁眉不展。

刘锦棠指着桌上一堆书籍道:“大人,姚梵命山西商人千里迢迢送来这么些书,做个劳什子用?如今得知北京陷落,陕甘人心浮动,粮台筹粮极难,他姚梵送来十万银元和一堆火药和枪子,要我们继续帮他卖命,却不给粮食!他还想要收编我湘军在陕甘新疆的25营,真是狮子大开口。”

左宗棠道:“如今天下巨变,煌煌大清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天子之都落于姚梵之手,皇帝亲王个个都在他的掌控中,仅仅一年不到,兵精粮足的李鸿章就被他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如今可笑的是,李鸿章打不过他,干脆换了主子,投奔了他姚梵,这么一来,他姚梵只怕是迟早要得天下。”

刘锦棠道:“天下就这么好得?即便李鸿章要当吴三桂,那姚梵就不怕李鸿章将来做大不好收拾?”

左宗棠道:“眼下听说,李鸿章早已手无一兵一卒,那政协里都是文官,并不掌握兵权。姚梵的路数我看的清楚,他只紧紧握住枪杆子不放,文官职衔上倒是慷慨。”

刘锦棠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道:“大人,我们若是交出兵权,我看那姚梵一定大喜,不会为难我们。可他一个黄口孺子,如何能平定西北这大乱子!到时只怕反叫俄国人占了便宜去。我刘锦棠早就想回老家过太平日子了,可新疆这烂摊子,事关国家体面啊!”

左宗棠道:“他姚梵口气很大,说是要给英国人一些颜色看看,我们暂且屯田垦荒,缓军徐进,安定住新疆战事。将来他姚梵若不成事,我们平定新疆后,也能在西北给国家留下些根基。若他果然席卷全国,收拢住民心,改朝换代推行新政,我左宗棠也不是眷恋权位之人,只把这西北全盘交托与他便是。”

刘锦棠道:“我看姚梵此人,总还算是个识大体的,这次送来的枪子,有三万两千发,淮军用过的雷明敦洋枪一千支,都是八九成新,还有黑火药三千斤,炮弹三百发,又给了银子,他倒是不怕我们拿了他的弹药反过来打他。”

左宗棠道:“我看此人的诗词,可谓气吞山河,想来乃是雄主之才,今天看他的出手,果然也大气。

锦棠,我已经老了,朝堂上的事也看得淡了,李鸿章此人惯于见风使舵,既然先于我投靠姚梵,断然容不得我再插手。如今西北战事主要靠你,你要能打好,将来也是进身之资。”

刘锦棠道:“大人,姚梵未必就愿意看到李鸿章一枝独秀,如果大人投效,他必然想要借助大人,用我湘系平衡淮系。”

左宗棠道:“你莫执迷,姚梵从山东起事,如今鲁系才是主体,李鸿章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如何看不到这些,若湘系强行插足,怕是会被他利用,将来身死无地。”

刘锦棠迟疑道:“那我们眼下,就先应付着?”

左宗棠道:“应付什么?打!我三湘子弟,总要在西北打出一片天地,叫他姚梵不能小瞧了我们!也为儿郎们将来留个进身的资本。

另外写信告诉姚梵,西北有我湘军,叫他不需派一兵一卒,只管用心应付英国人便是,莫要再让洋人冲进北京城里放肆,若不然,我左宗棠绝不能够和李鸿章一样。

还有,告诉他姚梵,粮草倒也罢了,如今天下大乱,各省的协饷我是指望不上了,今年西北至少还需五十万两银饷,除了军饷,西北各族百姓也需要资金救助,他送来的十万两远远不足,叫他看着办罢。

还有,湘营在西北的死伤病故很多,本要从湖南抽调1300人的精壮补充,如今各省都推诿协饷,湖南也不把精壮送来,你告诉姚梵,他要是愿意,可以出一千山东兵过来,入湘军也好,自成一军也好,但要听我号令。”

……

由于书信需要快马传送,清政府的灭亡导致了驿站出现大规模的崩溃,很多管理沿途驿站的官员卷了银子跑路,下面的人员也纷纷偷走驿马,左宗棠的信不得不交给商人带回北京。

解放区的土改进行的很顺利,全面取缔烟馆和妓院的工作也在蓬勃开展,查抄贪官污吏的行动和严打土匪地痞的治安措施也在实施,这些政策源源不断的向姚梵提供着大量的免费劳动力,参与修建铁路的劳改犯总数已经达到十万人,一条连接北京、天津、沧州、德州、济南、淄博、潍坊、青岛的复线铁路正在全面动工。

姚梵把铁道部部长的位置交给了刚从上海的江南制造局翻译所乘船赶来北京的徐寿。徐寿是姚梵点名要用的,李鸿章于是写信把他召来北京。

姚梵在中南海颐年堂见到了徐寿,陪伴的还有李鸿章。

“徐老能够担任铁道部部长一职我就放心了,论起当今中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有名的实在是屈指可数,更多的是办洋务的各个厂里无名的技工,徐先生曾经单枪匹马的搞出中国第一条蒸汽机驱动的汽船,这将是史册的功劳。”

徐寿见姚梵为人平易近人,见面就大大称赞自己,心里也是得意的。

“姚主席过奖了,这些年来,我总觉得身体每况愈下,以往围着机器跑前跑后的那股子精力劲头也不足了,这才辞了军械所的实务,去翻译馆工作,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多多的把西方科学传进中国。期间虽然有许多朝廷大员重金邀请我出山为他们办厂办矿,我也都推辞了。

可是前日里接到李大人来信,读到主席建立的民主政权和主席的执政理念,我年纪虽老,可也觉此乃是中华五千年之未有的幸事。随信寄来的还有主席您出具的书目,我这才知道,原来我翻译的书籍,主席您都有中文译本,甚至还有更加科学的绝密版本,这实在令我感到自己犹如井蛙一般。

既然译书已经没什么大用,我想来想去打定主意,愿意为新中华工业之起步做出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望着眼前这位白发老者,姚梵心中对他的尊敬实在是超过了对李鸿章。徐寿出身于一个破落的地主家庭,自幼生活艰苦,为人勤俭,不爱科举,单单喜欢科学,毕生都在追求弥补中国近代科学与世界的差距。自从他退出工业实务,开始译书,到1884年去世时,他翻译了105本科技书籍,像什么《化学鉴原》、《化学求质》、《物体遇热改易》、《汽机发初》等等,不夸张地说,为中华民族及时的续上了断裂的科学脊梁。

姚梵诚恳道:“徐老不但通晓机械,数学、化学、物理等学科也都无所不通,单单作为铁道部部长实在是有些屈才,所以我是希望您能够兼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不知道您是否答应?”

徐寿慈祥的望着面前椅子里这个气度非凡的年轻人,道:“修建长线铁路和修建煤矿里的小铁轨是两码事,我虽然没有修过长线铁路,可也知道这是个辛苦活,线路勘测,桥梁隧道的设计施工,路基的开挖和堆垒,这些工作我以前没接触过,硬着头皮上,哪里还有时间管什么科学院。”

李鸿章坐在旁边道:“铁路修筑可以请外国工程师主理,徐老可以居中总括,不必太过拘泥实务。”他居然学姚梵,也称徐寿为徐老。

姚梵道:“线路方面我有具体的细图,大差不差的,应该没问题,桥梁方面,我有几十套桥梁图纸可供选用,人力资源上,工程要多少人我们就能动员多少人。

铁道部的工作不单单是修铁路这么简单,还要负责兴建铁路机车厂和设备厂,乃至铁路职工学校,但这些事务,都需要一个精通科学技术的领导居中调度,徐老绝对是不二人选。

至于科学院的组建,目前还不着急,毕竟我们国家的科学家少之又少,这个事情可以先放一放,以后成立的时候,再请徐老兼任一下。”

徐寿目光矍铄地问道:“这些机密的技术,洋人从来不愿意传授,便是西方传教士,对此也一窍不通,难道姚主席有这方面的技术?”

姚梵道:“所有技术文件一应俱全,还有最先进的生产设备,火车头方面,我有几个秘密设计的成熟型号可以采用。”

徐寿喜道:“如此甚好,我看此事不宜拖延,需要尽快开始筹办,铁路乃新世界的国家重器,不修铁路,无以强国!”

接下来姚梵又和徐寿谈了许久,姚梵夸赞徐寿儿子徐建寅,称之为国家栋梁,并告诉徐寿,政府将任命他儿子徐建寅担任轻工业部部长。

徐寿又推荐了他的好友华蘅芳,姚梵知道华蘅芳是和徐寿一起研制汽船的数学家,于是欣然同意,任命华蘅芳为钢铁工业部部长。

李鸿章在一旁听着,心中触动极大,这些以往在洋务派里受到重视,却只能当成技术官员的人,在姚梵的手下,居然一个个都被委任成了一部之首,李鸿章知道,这些所谓的部长,放在过去就是尚书!

姚梵接着说出的一句话令李鸿章和徐寿都印象深刻:“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李鸿章心里彻底明白了,姚梵是个对传统八股科举毫无好感的人。

“莫非他以后要用的人,都是像徐寿这样的科学家?”李鸿章暗暗皱眉。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