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18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二十二)

第218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 二十二

【218】万里江山开新颜(二十二)

姚梵为了避免自己在地名上的混淆,之前已经颁布了新的全国地名与行政区域命名办法,不再采用清朝的旧称呼,并且在全军的地图上也采用的是新的地名命名。

中南海武成殿中,中央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全体成员到齐,他们目前已经被姚梵分进了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和直属中央军委的各集团军司令,通过这四块职责分明的划分,姚梵作为军委主席便拥有了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能够有效的对各部队实施调动和管理。

天气闷热,武成殿四面的窗户全都大开着,南海上时不时吹来一阵带着水气的和风。

武成殿里所有人都正襟危坐,长条的会议桌上,摆放着一摞摞的作战计划。

姚梵宣布道:

“第一集团军驻防北京、保定;

第二集团军驻防天津、沧州;

第三集团军北上秦皇岛和大连驻防,也就是山海关地区和旅顺;

第四集团军进攻沈阳,也就是奉天地区,进而控制并驻防沈阳、丹东、通化、白山;

第五集团军进攻长春、吉林、珲春、哈尔滨、齐齐哈尔、绥化,齐齐哈尔就是宁古塔地区,绥化和齐齐哈尔有宁古塔将军额措和黑龙江将军丰绅在负隅顽抗,务必击溃之,并迅速接收整个东北地区,控制此二将军下辖各边境驻地。这一地区民族环境复杂,蒙古族与满族较多,第五集团军要重视民族问题,在土改中加强民族团结;

第六集团军进驻张家口、大同、太原、石家庄,立足山西,同时向北扩张,对蒙古草原上那些王爷们施加压力;

第七集团军进攻郑州、洛阳、开封,拿下河南;

第八集团军进攻徐州、合肥,拿下安徽;

第九集团军进攻扬州、南京,驻扎江苏;

第十集团军进攻常州、无锡、苏州,准备随时进攻上海。

第十一集团军进攻武汉,拿下湖北

第十三集团军驻守济南一带;

第十四集团军驻防烟台、蓬莱、威海;

第十五集团军驻防青岛、日照地区;

第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集团军作为总预备队,由总参谋部调动,支援各参战部队进行土改,并随时准备增援作战,为将来渡过长江解放全国做准备。”

读完手中的基本部署,姚梵坐在长桌尽头望着一屋子的“国防绿”,问道:“有什么疑问的,现在可以提出来。”

会议室中鸦雀无声。

姚梵微微点头,继续道:“各集团军的作战计划都已经下发,大家要立刻研究,三天后开始正式执行。

这次作战,动员兵力是我军建军以来前所未有的,无论是道路行军、后勤保障、思想政治、占领接收、宣传活动,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因此中央军委尽可能的对各部队予以放权,允许各部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行使最大的权限,但各军一切行动都要汇报,要绝对服从指挥、服从纪律,决不允许出现无组织无纪律的军阀作风。

两个月来,我军在扩军的同时,除了狠抓军事训练,还通过诉苦和三查,建立了一支阶级出身纯粹、苦大仇深的政工队伍,在各部队完善和建立了士兵委员会,极大地促进了军内民主,打击了军内一小撮家长式作风的军头的气焰。

我在此重申一遍,党指挥枪杆子不是空话,各部队的政委要狠抓思想,对于战时涌现出的那些贪生怕死的人,要坚决处理,并上报处理结果。对于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绝不姑息,要按照军纪党纪进行处罚。内务条令、纪律条令、队列条令这三大条令作为我军的共同条令,是我军建军的基础,是打胜仗的保证。谁敢越雷池一步,军阀伺候!”

武成殿内鸦雀无声,所有人安静的听着姚梵的训话,在他们的心中,姚梵已经是不可动摇的精神领袖和最高统帅。所有人也为自己能够在短短的时间里飞黄腾达而感到宛如梦幻。他们知道,今天这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他们的领袖,他们心中的神祉。

但姚梵却始终担心,这些人中早晚会出现个别的野心家。眼下连续的胜利,掩盖了一切的问题,攻占北京后,很多农民出身的领导出现了贪图享乐的作风。尽管姚梵早已下发文件,提醒注意生活作风,可还是有人热衷于在京城购买宅院,甚至有人接受城内“开明士绅”的宴请和馈赠。在经过严查,并处理了几个干部之后,这阵邪风才收敛住了。可是李海牛之前未经军委同意,私自下令15军军长袁光海处死苏三姐的仇家,又让姚梵觉得,军内已经有了拉帮结派的山头主义苗头。

姚梵看了李君一眼,担任总政治部主任的李君立刻拿起面前文件,严声宣布道:

“根据党中央的调查取证,李海牛同志擅自绕开中央军委私自下达命令,行为涉嫌严重违纪,兹决定即日起撤销他党内军内一切职务,保留党籍,限期交代问题,等候正式处理意见。第15军军长袁光海未经组织程序,擅自执行李海牛的个人命令,涉嫌严重违反军纪军法,决定从即日起,撤销其党内党外一切职务,交由内务部审理,限期交代问题,等候正式处理意见。”

李君宣布完成后,全场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很多人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什么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上,居然看不到之前担任总参谋长的李海牛。

姚梵考虑到军队扩张太快太猛,需要老人在其中协调和稳定,因此他还是打算给李海牛一个反省的机会,姚梵目前还是以团结和教育各部队的领导为主,他觉得真正大动干戈的整肃,还不到时候。

姚梵望着武成殿中一张张崇敬和严肃的面孔,望着他们投来的一道道崇拜而忠诚的眼神,心中叹了口气,暗道:“我能做的,也只有一遍遍的提醒和警告了,如果到了那一天,你们中还有人继续那个熊样,就别怪肃反运动无情了。”

军委会议结束后,姚梵马不停蹄的召开政治部会议,强调了政治干部对各部队军官的监督和秘密汇报制度。

“各级政委和党支部要及时收集和汇报各部队的思想动向,对于有右倾思想的军内反革命,要及时上报,虽然现在各军的通讯部门都是直属各军政治部负责,但政治部门的密电都要用密码发报……”

姚梵信奉的是中央集权下的平衡主义,目前各军的政治素质层次不齐,人的思想上封建传统还比较顽固,如果没有内部的监督,没有权力和人事上的平衡,一旦出现一言堂,就有可能出现任人唯亲的小山头。目前军队扩张迅速,人事变动频繁,山头主义还没有形成,必须在这时候就加以监督防范。

政治部会议结束后,姚梵参加内务部会议,要求进一步加强对于解放区所有官员的秘密调查和情报搜集。

“内务部现在主要调查的对象是被吸收进临时政府进行协助工作的政协官员,还有民间一小撮人的言论和行动,这一小撮人有被免职的封建官僚、有开明士绅、有读书的士子,这些人一旦蓄意破坏,臭味相投的聚集起一股反革命力量,那将对我们的伟大事业造成极大地破坏,对这些人的秘密调查和监视是必要的,对于一些人的抓捕和审理,要联合公安部进行。满清官僚基本上没有不贪的,因此抓捕和审理的着眼点可以放在追缴这些人以往在封建王朝时的不法所得上……”

最近的会议一个接着一个,姚梵深切的体会到了当初十月革命之后,列宁的心力交瘁和极度疲劳。

当初苏联建立之后,列宁发现各级干部有不同程度腐败现象,高级干部范围在五成左右,基层干部在七成左右。

姚梵知道自己手下绝对有贪官,这是人类的天性,如果没有坚定地信仰和崇高的理想,没有完善的监督审计机制,没有有效的管理架构,那么这种天性将吞噬一个人的灵魂。姚梵什么时候对他们这些人举起屠刀,决定于自己什么时候拿下全国政权。

随着各部队的军事行动展开,古老的中国大地上到处是革命的烽烟。

解放军各部队打着红旗,举着姚梵的画像,不断南下、北上、西进,各路战事推进顺利,一路狂飙突进。军队所到之处,占县夺府、土改分地、审判豪绅、宣传政策、分发宣传册、组织村民选举、建立农会、建立革委会。

一时间,天下士绅震怖惶恐,之前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姚梵居然这么快就训练出了这样多的军队,迅速发起了对全国的进军。之前还在忙于从洋人那里采购洋枪洋炮,编练乡勇的士绅们哪里有两个月内形成战斗力的水平,零星的反抗在革命军队的铁流下被彻底的摧毁,所有胆敢反抗的士绅和官员们被无情的镇压处决。

这场革命携有最强大的军事武装和最具颠覆性的思想武装!对于封建政权的破坏力无与伦比!

从八月二十日开始全面战争后,到了九月一日,仅仅十天,北上的军队已经打到了锦州。西进的部队已经拿下了大同和太原,开始对山西全境实施军事管辖。河南的郑州、开封、洛阳被夺下,中原大地的土改如火如荼。进攻安徽的部队沿着徐州南下,攻克了淮南。江苏一路势如破竹,解放军攻克了扬州,直逼南京,苏北大地到处是一片欢腾的打土豪分田地的浪潮。

告捷的电报如雪片一般通过情报部设立在各地的电报中继站发往北京,军委的各项命令也每天定时的发往各个部队。军事上的势如破竹带来的是社会的大规模动荡,到处是南逃的地主士绅,上海的租界中挤满了逃难的富商显贵。

租界中的这种景象,让人想起了当初太平军时期,上海租界中同样是挤满了颤栗的地主豪绅。

江苏巡抚吴元炳战战兢兢地躲在上海英租界中一处当地商人宅邸里,推窗望着街上一辆辆载着箱笼的大车和随行的家奴,转身愤愤对家人道:“天下大乱矣!姚梵妖言惑众,席卷北方,其势竟无人能挡!李鸿章助纣为虐,可恨已极!”

吴元炳儿子吴复新哀声道:“爹,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借了李鸿章的帖子,咱们也落个开明士绅。”

吴元炳骂道:“我吴家乃百年大族,在苏北有良田八千亩!这祖宗基业,岂能白白的交给那姚梵!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