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19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二十三)

第219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 二十三

【219】万里江山开新颜(二十三)

丰泽园的办公室已经布置一新,四壁干干净净,只挂了姚梵自己写的一对座右铭:“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这时已经快到中午吃饭,可姚梵还在办公室里斟酌书写新的命令。

姚梵之所以选择八月二十出兵,从农业上考虑,是因为华北地区去年9、10月份种下的冬小麦在6、7月份成熟,姚梵希望尽可能不破坏收获季节,减少北方旱作农业的损失。

而由于眼下刚进九月,江南的晚稻也已经进入全面成熟收获期,姚梵要求全军抓紧支农,尽可能的安定农村,不破坏新解放地区的农业生产。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

现在正是早稻收割期,你们前方各部队要重视支农工作,把它当成与作战同样重要的重中之重来抓。你们现在狠抓土改,这是人民群众之所以拥护我们的基础政策,但在抓土改的过程中,千万不要忘记督促农会抓紧农业生产。

中央现在已命令后勤民兵部队给你们运调了大批钢镰刀,另外还有一批钢锄和钢铲,对这些农具,部队要注意监督农会平均分配。由于目前运力有限,运抵南方的钢制工具数量不多,因此优先考虑贫雇农和家庭人口多的农户,这些钢镰等农具,暂时采用免费交付使用的方式,今后由农会收回,交由各村供销社销售……”

姚梵斟酌着话语,希望尽可能说得像大白话一样明白,这时院子里传来轻轻地脚步声,门前竹帘被推开,黄金莺走了进来。

黄金莺走到姚梵身边,从姚梵手里抽出钢笔,整理着书桌道:“早帆,别忙活了,吃饭了。”

姚梵坐着不动,温柔的伸臂环住黄金莺微微有些鼓起的腰腹,微笑道:“你做的?”

黄金莺伸指在姚梵额上一点,道:“我四个多月的身子,还能给你做饭?是朱师傅做的,我就帮忙拍了个黄瓜,剥了头蒜。”

说到这里,黄金莺扑哧一笑。

姚梵笑问道:“有啥可乐的?”

黄金莺站在姚梵跟前,俯着脸儿爱恋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姚梵:“我这辈子,在遇见你之前,一次都没进过厨房。”

姚梵闻言,站起身笑道:“你觉得不公平了是吧,嗯,也对啊,回头我抽个空,也给你露一手,做个红烧肉,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黄金莺笑道:“可不敢让主席给我烧饭,这要是传出去,我还不得被唾沫淹死啊。”

姚梵搀着黄金莺的手,往院子里就走,进了院子西厢的小餐厅。

饭桌上,黄金莺一边给姚梵夹菜,一边道:“早帆,李海牛的审查结束了吗?三姐昨儿个来找我,哭得眼睛都肿了,我看她瘦了好大一圈呢。”

姚梵不语,只是埋头吃饭。从打李海牛被隔离审查之后,替他说情的干部就千方百计的托关系,有的是写信给姚梵,有的是趁着开会,请求姚梵不要处罚过重。

姚梵咽下一口饭道:“他胆子那么大,绕开军委给部队下令,这种行为枪毙都够了,我现在就是要晾一晾他,可如今这么多人沉不住气地跳出来。”

黄金莺给姚梵盛了碗排骨汤放在边上凉着,说道:“李海牛是跟着你的老人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他这个人性子鲁直,会打仗,可心眼不多,是个好人。”

姚梵道:“他要是心眼多,我早毙了他。吃饭,以后饭桌上不许说这些事。”

姚梵虽然不许黄金莺再提这件事,下午却决定立刻签发对李海牛的处理决定,把他军内职务一抹到底,留党查看,安排在北京新成立的城建局担任局长。15军原军长袁广海被撤销军内职务,党内记大过处分,调任新规划建制的枣庄市,担任地委书记。

这个处罚不可谓不重,但又不可谓重。

作为最高执政者,又是处在天翻地覆的改朝换代的战乱时期,对于一切党外人员,姚梵毫无慈悲之心,只会一切以党国利益为重。姚梵虽然反感李海牛为三姐出气而杀人,但他不会为此事纠缠。但这次问题的严重性在于,李海牛是瞒着军委和姚梵,以军委名义下令的,这种行为,上朔几千年的封建王朝,下看21世纪的文明时代,全都不可饶恕,两边都够得上杀头标准。

这时,东印度公司的先遣队主力已经到达了香港,作为先头部队的皇家爱尔兰联队第十八团、第49孟加拉联队和孟加拉工兵团,一共七百多人急匆匆的赶到了上海,与原本就驻扎上海的加尔各答联队第五步兵团二百人,英国水兵一百五十人,加在一起,总兵力达到一千多人。

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麦华陀在外滩西面的英国总领馆中,与上海道的道台于绍富商议。

“现在大英帝国无敌的勇士们已经到了上海,你们尽管放心,那些北方来的强盗如果胆敢进入上海租界,必然要付出代价。大英帝国当然也不能白白的保护你们,你应该督促那些在租界受到大英帝国庇护的绅士们拿出黄金和白银,这样才能让勇士们乐于效劳。”

于绍富面色蜡黄,眉眼间十分愁苦。

“麦领事大人,北方来的那些反贼已经占了扬州,请麦领事速速出兵,救援南京。军饷一事包在我身上,今天定能为麦大人筹得五千两银子。”

麦华佗心中一盘算,不满地道:“五千两银子只值一千英镑,这完全不够!大英帝国的勇士们每个人每月都需要收到三十英镑,目前来看,你要让那些绅士们先付十万两银子。银子必须在一周之内付清,否则我们将把那些难民全部逐出租界。”

于绍富忧虑地问道:“收到十万两银子,麦大人便出兵南京?”

麦华陀摇摇头道:“不,南京太远了,要等各国军队到齐之后,上海方面才能出兵,目前我只能保证上海租界的安全。不过你放心,香港目前正在调集军队,除了原本驻扎的六千人外,我们从印度和南洋又抽调了四千人。

于大人,你们也应该尽快的组织一支军队,这些士兵可以送来上海租界,由大英帝国的军官帮助你们训练,你们只要支付粮食和军火费就行。”

于绍富苦着脸道:“闽浙总督李鹤年大人眼下正在嘉兴练兵,听说练兵的军官是美国人,这些兵不归我管,我回去就把麦大人的话转告李鹤年大人。”

麦华陀道:“你告诉李鹤年总督,他在嘉兴练得兵太少了,他只采购了七千支英国恩菲尔德1853步枪,这远远不够。根据我们从南京教会传来的消息,北军的步枪似乎非常先进,而且他们在扬州附近大约有一万到两万的兵力,这样的话,你们的七千人完全不可能有胜利的希望。”

于绍富道:“李大人还从美国人那里买了两千多条这个1853步枪,加起来大概也有一万人。贵国和美国的枪虽说都是二手货,可也要20两一支,李大人眼下手里银子也不够使啊。”

麦华佗道:“我可以给你们介绍英国银行家,你们可以向他们贷款。但是战争时期的贷款利息比较高,最少要百分之二十,而且要提供足够的抵押。”

……

在英国的调动下,俄国、日本、法国、美国都表示,只要英国支付军费,他们都愿意参战,可是每个国家愿意出兵的数量大不相同,因为虽然英国同意支付一部分军费,各国还是承担了战争的风险,真正诱惑他们的是英国提出的战后瓜分方案。

但俄国在发现姚梵出兵东北之后,决定在参与登陆行动的同时,也从陆上对姚梵政权实施进攻,从而达到四面楚歌的包围效果。该计划在提交英国方面后,得到了英国的同意。

各国在远东的外交人员出现了极度活跃的状态,风帆快船载着各路人马在香港、上海、东京、海参崴、马尼拉、新加坡之间穿梭,阴谋和计划正在酝酿之中。

俄国驻华公使布策甚至离开了中国,亲自赶往海参崴,那里现有俄国驻军六千多人,蒙古北方的伊尔库茨克地区还有六千多人,新疆西北地区还有三千多人,一旦俄国全面发难,将形成对中国的包围效果。

布策的信件在传到莫斯科之后,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批准了出兵,但考虑到与土耳其的战争已经策划了很久,俄罗斯并不愿意在远征中国上投入过多的精力,只愿意尽可能的扩大中国东北的势力范围,同时通过支持新疆境内的叛乱,试图把北疆割入俄国领土。

考虑到姚梵的政权大约是个共和制的民主政权,这与君主制的俄国是水火不容的,加上对于土地的欲望,最终亚历山大二世决定,在继续支持新疆境内的叛乱的前提下,从远东海参崴出兵两千人进攻延边地区,另外派出四千人,用俄国远东的运输船载运,参加英国远东舰队的登陆计划。同时俄国决定,从伊尔库茨克出兵,对蒙古地区的王公发动抢劫,争取在清国一片混乱之际,尽可能的在蒙古多占利益。

美国也决定出兵三百人,这基本上是美国在日本的租界里驻扎的大部分士兵了。

法国决定从越南抽调两千人的殖民地步兵。

日本天皇明治在和大臣们商议之后,认为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向英国提出,要求在获胜后从清国得到朝鲜,英国人乐的看见日本和俄国在中国东北对峙,爽利的答应了下来。要求日本最少出兵一万。英国人在军费方面对日本很苛刻,只答应负责后勤粮草、火药枪子、海运费,同时答应在战后给予日本一次性补贴三千英镑,当然,如果日本表现出色,这个数量可以酌情增加。于是明治政府咬了咬牙,决定凑出一万军队来。在明治和他的大臣们看来,除了能够得到朝鲜之外,战后的利益均沾也是肥的流油,可以想见,新的不平等条约将使清国的国力进一步衰弱,甚至趋于土崩瓦解,同时让日本商人能够在中国得到更多的利润。

这一万人对于明治来说不是小数目,1873年日本国内的西南战争中,政府倾尽全力也不过凑出了五万多陆军,其中大约只有三万是战斗力比较强的正规军,其他都是民兵似的地方武装。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