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20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二十四)

第220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 二十四

【220】万里江山开新颜(二十四)

姚梵的军队能够迅速地席卷长江以北,李鸿章功不可没。

早在扩军整训期间,李鸿章按照姚梵的请托和意见,写了一封封书信发往南方各地督抚,这些信大都是一个格式,也就是拉拢加威胁。

信里基本意思是,姚梵的军队是天下第一的,甚至比洋人都强,这不是我老李瞎吹,是我李鸿章的淮军用鲜血换来的教训。我李鸿章的淮军打不过姚梵,难道你们新编些乡勇乌合之众,加上各地腐败的驻守绿营,就能够与姚梵较量吗?如今朝廷已然没了,你们如果负隅顽抗,毫无名份上的大义。

既然你们打也打不过,道理上又站不住脚,你们就应该好好研究一下姚梵的开明士绅政策,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为子孙后代谋个长远的好处。

李鸿章又在信里大大夸奖了姚梵的土地政策,不管是真心钦佩还是阿谀奉承,总之是苦口婆心的要让各地督抚们都知道,土改政策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从根本上解决了朝代更替的历史周期率。

在李鸿章的说服之下,很多中下级地方官员、甚至有督抚级别的官员都采取了消极的不抵抗政策,尽可能的卷裹了金银珠宝和政府所有库银,在解放军到来后自称为开明士绅,要求享受宽大政策。

但是死硬派的尊皇分子依然不少,很多地区的大地主们抢在部队还没到来之前,大肆招募私人武装,围着自家庄院造起了一个个的土围子,在里面屯粮食练刀枪。对于这些人,姚梵要求各部队对他们进行绝不宽恕的严厉镇压,处死首恶,其余则抄家劳改。

由于一时之间解放的地区太多,整个长江以北的地盘需要大规模的土改和政权巩固,又要兼顾秋收,姚梵要求各军沿江休整,按照中央部署,进行军事上的调整和社会主义政权的建立。

但是各个部队的作战欲望非常积极,强烈的要求拿下江北的城市作为桥头堡,于是在姚梵的批准下,九月的战役基本上围绕着夺取长江南岸的桥头堡展开。

第九集团军在拿下扬州之后,军长胡广亭为了进攻南京,整整策划了一个星期,在搜集征用了北岸所有的船只之后,已经做好了过江的准备。

胡广亭的第一个目标是镇江,镇江与扬州紧挨着,仅仅一江之隔。

9月12日,天刚麻麻亮,渡江部队就在不吹冲锋号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开始了渡江作战。打头的是27条大船,每条船上一个步兵班的兵力,整整一个营的兵力,81轻机枪被架设在船头。第二批的部队也是一个营,乘坐的船只大多是小型的渔船,每条船上只能坐三到四人,假如硬要塞的话,做个七八人也无不可,但考虑到北方士兵不善舟楫,很多人连游泳都不会,因此每条船上必须配备花钱雇来的艄公,再加上装备物资的重量,胡广亭最终把小渔船上的人数控制在了三到四人。

船行到江中,对岸镇江城头的守军就发现了解放军那鲜明的国防绿,大呼大叫着开始放箭开枪,城头上还有四门粗重不知何许年间的铜炮也轮流的施放起来,黑火药的浓烟顿时笼罩了镇江城头,隔江而望,目标极其明显。

胡广亭在望远镜里看得真切,立刻下令道:“命令25师师属炮兵营开炮,给我敲打一下江对面的城头,叫这些新炮兵好好瞄准,校正了打,别像打扬州时候似的,上来就齐射,结果一发都没打中,告诉付大锤,这次再浪费炮弹,可就不是两百个俯卧撑了,我罚他做一千个!”

“是!”身边警卫员大声应道,转身跑向江边的指挥所去通知发报。

25师师属炮兵营营长付大锤接到步话机里的通知后,焦虑的擦了擦他脑门子上的冷汗,反复地用光学瞄准镜测算着江对面影影瞳瞳的城头。付大锤原本是济南一家米店的伙计,因为脑子活,能在心里快速算的一笔好账,而被安排进了炮兵。又在扩军中,窜火箭一般地被升为了营长,每月有三十一两银子的收入,比起以前在米店当伙计,多了整整三十倍。

解放军的工资结构,基本是按照当年新中国建立之初的解放军工资结构划分的,战士、班长、班副都是十两工资,副排长15,排长20,副连长24,正连长25,副营29,正营31,准团(参谋长,政治部主任)36,副团39,正团44,准师49,,副师60,正师71,准军93,副军104,正军115,准兵团147,副兵团180,正兵团213,军委委员245,大军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278,军委主席副主席327。

其实这工资并不算高,这年头英国牛津大学的教授,年薪水700英镑左右,也就是说超过三千两银子,约合每月250两上下,相当于军委委员和大军区司令员的工资水平。

而清朝的物价一直以来也都在涨,康熙乾隆年间,大户人家买个家奴也就几两银子,小户人家买起来就要贵一些,大约要十两银子以上,这是因为大多数人觉得,卖儿女进大户人家也算是享福了。但是读过书识得字的丫鬟价格就非常贵,根据长相,平均在一百到三百两银子左右。姚梵现在所处的光绪年间,物价比起清朝初期涨的很厉害,一般家奴普遍要价30两银子到120两银子之间,识文断字又长的好看的丫鬟,在富庶的江南地区,知书达理的美婢以千金成交的记录比比皆是,甚至有富商花上万两银子从青楼买下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的女子回家做妾。当然,这里面的银子大多数是被人牙子赚去了,卖儿卖女的百姓,自己往往只能拿到几两银子,还要再被人牙子坑蒙拐骗的讹去一些手续费。

此时江上风力并不大,付大锤第一发试射就打进了镇江城内,巨大的爆炸引起城头上的守军一片恐慌。第二发校射后,炮弹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临江的城头,把守城的清军炸的死伤狼藉,城上绿营顿时军心涣散,人人思逃。

付大锤在望远镜里看到打准了城头,这才放心的决定,全营一发齐射,于是27枚炮弹隔江打来,镇江城临江的城头上挨了有五、六发之多,残肢碎肉满天飞,镇江守备绿营顿时大乱,嚎哭震天之下,落下性命的兵勇如受惊的鸟兽,四散而逃。

胡广亭站在江边咧着嘴哈哈大笑道:“打的好!打得好啊!付大锤这次长进了!”

警卫员尹三亩说道:“军长,今天风小,要是风大些,我看付营长又要抱头哭了。”

胡广亭嘿嘿一笑,命令道:“叫73团三营立刻出发,跟上他们团长!”

胡广亭的第九集团军下辖25、26、27三个师,依次是73、74、75、76、77、78、79、80、81九个团,另外每个师下辖一个师属炮兵营。

由于扩军太猛,各军的军长都还习惯事无巨细的亲自指挥,像胡广亭这样喜欢直接对各个营级单位下令的军长,就是典型的例子,甚至有的军长会直接下令到连级部队。

为了节约弹药,付大锤在齐射了两轮之后,就停止了炮击。这时候江面上突然传来了炮声,一发炮弹落在江心,虽然距离解放军的小渔船很远,但炮弹落处水花四溅,顿时引起了第九集团军的警觉。

胡广亭连忙问:“怎么回事?是谁在打炮?”

这时东侧负责警戒的部队传来消息,从长江江面下游开来了一支舰队,由东向西的逆行,朝着扬州和镇江之间的江面开来。

“报告军长!下游担任警戒的77团确认了,对方挂的是米字旗,是英国佬的军舰!他们正在炮轰北岸,77团要求炮火增援。”警卫员狂奔道胡广亭身边报告道。

胡广亭闻言大怒:“命令26、27师的两个炮兵营,立刻给我炮击东边的英国船!用高爆燃烧弹!把他们给我点了!!!”

说完,胡广亭转身离开江边,亲自冲向指挥部的方向。

前来担任江面封锁的正是英国十大舰队中的中国舰队,中国舰队一共有十五条战船,这次就来了六条,一条五级战船,两条六级战船,三条小型炮船。

所谓五级战舰,根本不是战列舰,而是护卫舰。英国最轻型的战列舰是四级舰,整个中国舰队只有一条旗舰“爱勒考特号”是四级舰,配属一名少将。

五级舰作为护卫舰,搭载130人,有44门12磅炮,船长配置是上校军衔,而所谓六级舰,则是侦防快速舰,搭载92人,32门12和10磅炮,顾名思义,是用来快速侦察水面和封锁港口、查禁走私船只用的,至于英国的小型炮船,则是只有六十多人,18到26门炮不等,吃水浅,可以进入很浅的内河和内湖。

胡广亭可不知道英国的战舰是如何细分等级的,可他知道一点,姚梵吩咐过,英国人在远东的战舰全部是木壳风帆舰,其中只有三条小型炮船是风帆与蒸汽混合动力的。遇见英国舰队干涉,就只管用迫击炮的高爆燃烧弹轰,姚梵装备的迫击炮的射程,比英国人的12磅舰炮要远多了,也准多了。

胡广亭冲进指挥部,连续下令道:“命令26、27师炮兵营迅速换用高爆燃烧弹炮击英国军舰所在江面。前方部队要注意配合炮兵,用步话机给予通讯引导,一定要把英国佬的木船打烂!”

坐在电台前的通讯兵汇报到:“报告,前方77团汇报,英国人的炮击导致东面江边的77团死伤19人!”

胡广亭愤怒地吼道:“叫葛树楠给我顶住!尽量隐蔽接近,用机枪扫射英国人的船!不许后退一步!老子就不信,英国人的木头船能挡住7.62!!!”

胡广亭的自信是有道理的,56半和81式轻机枪用的钢芯子弹,穿透力足以在三百米外打穿40公分厚度的木板,6mm厚的钢板,胡广亭当初听姚梵说过,自己不信邪,亲自对着一棵大树试射,结果洞穿大树,还打入后面的一棵树五公分,于是之后便对7.62这个数字产生了膜拜。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