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21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二十五)

第221章 万里江山开新颜 二十五

【221】万里江山开新颜(二十五)

扬州东面江段,第九集团军77团在遭到英军舰船炮击之后,战士们纷纷从江边后撤,寻找隐蔽。

望到远处穿着一身绿的北方士兵乱纷纷的躲避,英军水兵在甲板上哈哈大笑,炮舱中传来一声声得意的尖锐口哨声。

皇家海军中国舰队负责长江封锁的指挥官考克斯上校拿着单筒望远镜,站在这艘担任旗舰的五级战船卡马森号舰尾瞭望台上,仔细的观察着江北的解放军。

考克斯上校一边轻蔑地看着,一边命令传令官:“他们开始逃跑了,这些胆小的黄皮猪。传我的命令,打旗语通知各舰的小伙子们,再打一轮炮击,把他们赶回北方。告诉布雷肯号,继续向西,插入扬州镇江之间的水道实施炮击,阻止这些该死的北佬过河。”

遭到炮击的正是第九军77团,团长葛树楠正躲在江边一块大石后面,焦急的命令全团散开隐蔽,躲避炮击。

“团长!军长和师长都来电了!”

“说,大概啥意思?”

“军长和师长都说葛树楠你给我顶住,不许后退一步,组织部队隐蔽接近,用机枪扫射英国船上的船员,对于操帆的水兵要重点杀伤。要利用我军子弹穿透性强的特点,对英国船炮位附近木壳扫射,争取打死船里的炮兵。配合炮兵,

葛树楠如梦初醒的自己抽了自己脸一巴掌,命令道:“通知全团!对英军军舰实施步枪和机枪射击!通知师炮兵营,赶紧炸死这帮洋鬼子!”

77团终于开始反击了,各营连的战士们匍匐在江边,瞄准着英军军舰上的炮口,啪啪的不断开枪。

考克斯上校站在舰尾,看见解放军开枪还击,哈哈笑道:“这些可笑的黄皮猪,绿猴子,居然用步枪打军舰。”

考克斯身边的副官,中尉迈耶尔礼貌地陪笑道:“这些野蛮人真是愚蠢的可怜。”

二人话音刚落,各自心里就觉得不踏实,从江面上望去,只见四面八方都是哒哒哒,啪、啪、啪的开枪声,居然有子弹嗖嗖的从船上掠过,更多的子弹砰砰乓乓,如铁锤敲打一般,雨点似的落在船身上。

一发子弹打在舰尾瞭望台的扶手上,啪的一声爆响,如成年人手臂一般粗的扶手居然被打断了,木屑纷飞!

考克斯上校大惊,面色都变了:“我的上帝!这是什么子弹!”

这时只听见船上发出一声惨叫,爬在主桅中部风帆绳枢上的一名水兵被机枪扫射中,如沙袋一般重重的摔到下面甲板上,发出巨大的撞击声,那士兵肩部中弹,骨头都露了出来,直接摔晕了过去。

接着是船舱内发出惨叫,穿透力极强的7.62钢芯弹在击中护卫舰卡马森号的木壳后,轻易地穿透了六公分厚的橡木船板,又击中船内的水兵、炮兵,没有命中目标的则继续着飞行的使命,从另一侧船壳钻了出去,甲板下的炮舱中木屑横飞,船板缝隙中填充的混合着麻线的泥灰如烟雾般被子弹激发弥漫在舱内。

英国军舰内的水兵和炮兵不断被子弹击中,凡被打中的,伤口都被严重撕裂,现代子弹和这年头的小铅弹不同,即便在速度相同的情况下,子弹在高缠膛线的作用下,旋转上要强了百倍,对物体的穿透,对人体的杀伤都要强大得多。英军见惯了铅弹入体的杀伤方式,哪里见过这样恐怖的杀伤,居然隔着船板还能打死人,水兵们心中顿时恐慌极了,只觉得军舰已经成了一个活动棺材,立刻就有水兵向甲板上冲去,更多的水兵则趴在舱内地板上躲避子弹。

在密集的子弹如发狂的蜂群一般射击下,各条英军战舰中的舱室内水兵和炮手都死伤惨重,船体外部都能看见无数弹孔,从船舱内看出去,更是惨不忍睹,舱壁上星星点点的全是弹孔,弹孔周围的船壳上碎裂的木渣诡异的翻翘着,光线穿过弹孔投射进来,在舱内形成斑驳的投影。这景象如此恐怖,以至于称霸四海的皇家海军都被彻底吓傻了,看见解放军在岸上遍野的开枪射击,他们原以为船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舱室,谁曾想转眼间成了地狱,有的水兵直接在舱内哭泣了起来,还有的人趴在地上祈祷着上帝保佑,甚至有人吓尿了裤子。

77团团长葛树楠明显感觉到,全团的子弹雨攒射已经压制住了英国战舰的炮火,英国战舰居然半天都没开炮。

“干得好!奶奶的!炮兵咋还不动手点了这帮耀武扬威的英国船!”

葛树楠正说着,几道细微至几乎无法察觉的诡异啸叫从77团北方传来,那是26、27师的两个师属炮兵营开火了,由于情况紧急,在得到大致坐标之后,26、27师的师属炮兵营就开始了试射。随着六发迫击炮弹落在江中,炮兵营开始联络77团,要求给予步话机方式的无线电引导。

“是啊,打偏了,再往南点,大概三十米,再往西点,大概十几米的样子。对,好,你们再打一次,我给你们报落点。”77团一营营长薛大麦手握步话机,扯着嗓子喊道。

考克斯上校已经被打懵了,此刻他已经趴了下来,躲在瞭望台侧后方,颤抖的手紧紧握着望远镜,恐惧的观察着岸上的解放军。

“该死的北佬!他们的步枪是什么口径!居然能把战舰的木壳切黄油一般的穿透!而且他们的步枪几乎没有烟!”考克斯心中惶恐无比。

迈耶尔中尉在查看了舱内情况之后,惊恐地冲上瞭望台报告道:“上校!卡玛森号受损严重!至少有25名水兵中弹了!底下的舱壁被打的像是胡椒瓶的筛口!我们需要尽快离开北佬的射程范围!否则我们会被钉死在船上!”

考克斯惊恐极了,闻言立刻同意的道:“打旗语!全体掉头回上海!所有船开始无限制炮击!快!快!快!”

于是在一片仓惶中,皇家海军中国舰队的六条战船在微弱的东南风下拉开四分之一帆,拼命地调整着横桅,企图在宽阔的江心实现掉头。

后世的一些海军军史学家认为,考克斯的决定葬送了中国舰队的最后生机,正确的战术应该是全帆冲向上游,在远离岸上军队的射程之后,再进行安全的转向,顺江而下高速地逃回下游。

由于考克斯的原地掉头,导致六条英国战船移动缓慢,成了炮兵的活靶子,在三轮试射后,26、27师的两个师属炮兵营终于找到了目标位置,开始了疯狂的齐射,54门82MM迫击炮控制了整个江面,呼啸的炮弹高速撞向江面,水面巨大的拍打力道足以触发引信,整个江面火光四起。由于受到国际公约限制,现代的燃烧弹已经不使用黄磷,而主要以铝热剂、凝固汽油和高爆炸药充当成分,但依旧在江面上引发了一场水上火焰,炸死的鱼群也迅速翻了肚皮,大批的浮上水面。

在54门迫击炮的第一轮齐射中,皇家海军中国舰队的一艘炮艇就中弹了。对这种三十米长的小型炮船来说,一发高爆燃烧弹就足以致命,这条名为特里迪斯号的炮艇被一发迫击炮弹打在船头,爆炸之后火光腾空而起,船首仿佛被巨兽咬了一口,一种粘附力强而又轻薄的燃烧物质蔓延在木质船壳上,特里迪斯号剧烈的燃烧中变成了一个火炬,不可抑制的火焰很快就吞噬了船桅和船帆,烈焰升腾下,热浪卷裹起黑烟,在宽阔的江面上点起了一个巨大的烽火台。

考克斯上校紧紧抓住卡马森号舰尾瞭望台的扶手,喉结滚动的望着后面的特里迪斯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从没见过这种一发就能点着一条炮艇的炮弹,这种可怖的毁灭力在他看来是不可想象的,假如中国的军舰将来都能有这样的炮弹,皇家舰队将在颤栗中闻风而逃。

第九集团军的炮弹雨如天降神罚,无情的播撒向滚滚大江上,江上的皇家海军中国舰队的六条战船在七八轮齐射之后,全都中弹,船上的火药在熊熊烈焰中被点燃殉爆,如白日盛放的焰火,夺目却又凄凉。

英国水兵们哭喊着,一个个跳下长江,向南岸游去。北岸的解放军战士们哈哈大笑,乐不可支。因为距离太远,并没有射击。

77团团长葛树楠已经从石头后面站了起来,在江边挺着腰,嘿嘿傻笑望着江面。

“叫你狂!叫你狂!现在死了吧!”葛树楠嘴里解恨地骂着。

确认了皇家舰队的覆灭之后,第九集团军军长胡广亭志得意满,向中央发报:“今晨我第九集团军在向镇江发起解放战役时,遭遇英国军舰干涉,我军奋勇作战,将英军大小战船六艘全部击毁……”

随着镇江的解放,第九集团军在三天里依次渡过长江,并迅速向西运动,包围了南京,三天后,南京四门被同时爆破,南京解放。

拿下南京后,通往整个江南的桥头堡已经控制在姚梵手中,

接着,解放安徽的第八集团军在拿下了长江以北的皖南地区之后,主力从南京渡江,解放了马鞍山、铜陵、池州、芜湖、安庆等一系列江南城市。

第十集团军也从扬州南下镇江,直扑常州、无锡、苏州,完成了这三个城市的解放之后,整个江南地区,只剩下上海、湖州、嘉兴,还在临时募集的乡勇和英军的守备下与解放军对峙。

再往长江上游,第十一集团军在攻克武汉之后,又控制了黄冈和黄石。

如此一来,解放军在长江上中下游,拥有了同时发力的一系列桥头据点。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