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3章 提前的决战

第233章 提前的决战

本书今晚出现了第一位盟主,特此加更庆祝!

【223】提前的决战

1876年10月1日,革命军在长江一线的集结和土改基本完成,全军枕戈待旦的等待着从北京发来的电报指示。

西路军控制了整个山西和口外地区,开始对蒙古草原实施土改,没收草原上蒙古王爷贵族的牧场和牲畜,分给贫苦牧民。

为了能够融入当地,这项工作需要大量蒙古族战士,而北京城的社会主义改造,也为这一工作提供了一批语言人才。

北京素来有北贵南贱东西富一说,紫禁城北面住着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东西住着正镶白旗、正红旗、镶红旗。而南城住着的正蓝、镶蓝、蒙旗、汉旗则较为贫贱。加上又有大量包衣奴才居住南城,手工业作坊比较发达,光是制革作坊就有四十多家,鞣皮熏皮晾皮的气味臭不可闻,以至于有钱人都不愿意住南城,都搬去了东西城,而东西城的破落户如果穷到卖了宅子,也只好搬进南城。

在对北京实施的一轮又一轮筛查中,有一大批满族、蒙古族无产者投靠了中华社会主义劳动党政府,在经过速成的社会主义民主培训班的教育后,经过诉苦和三查工作后,一批少数民族干部充实到了西路军和北路军中,担任翻译和向导工作。

这四十天里,北路军出关后一路狂飙突进,在击溃了宁古塔将军和黑龙江将军之后,带着疲惫与兴奋,顺利完成了对于整个东北的控制。在这片荒凉的黑土地上,土改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姚梵指示北路军立刻营造过冬营房和训练操场,准备迎击有可能随时会到来的俄国挑衅。

北京的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姚梵正在策划着下一步的解放全国的计划,突然接到德国公使巴兰德派人送来的话,英、法、美、俄、日五国联军可能在十月采取行动,但德国并没有探听到具体的军事行动细节。

姚梵的总参谋部经过讨论,认为联军很可能采取四个不同的方案,第一个方案比较保守,也就是直接在上海集结,从陆上进攻苏州、无锡、常州一线,试图先探清革命军战斗力的虚实,为下一步行动提供可靠的分析基础,这种打法比较符合19世纪末期的法国陆军战术。

第二个方案是乘船北上,在苏北和山东之间登陆,打乱南下的革命军的后勤补给线路,这个战术的问题在于,五国联军人生地不熟,登陆后深入腹地,还没把革命军的后勤线路打断,自己的海上补给线路乃至登陆点到军队的陆上补给线路反而出了问题。

第三个方案是在威海甚至在青岛强行登陆,对山东根据地实施围剿和破坏。姚梵认为,英国人一直认为他的工业基地在山东,冲进姚梵的山东老巢,无疑是一种极大地破坏。但是英国人的眼睛长在头顶上,他们自诩为世界第一工业强国,大约是不屑于只为了摧毁一些不知道建立在什么地方的工厂而在山东分兵的,再说山东实在太遥远,慢慢占领和进攻,完全不符合英国人的战略目的。毕竟英国没有足够的人口去吞并中国,甚至连一个省都吞并不了。

最后第四个方案,无疑是轻车熟路的在天津登陆,按照当初火烧圆明园的路线,重走一遍,在一个最短的地理距离上杀进北京城,争取救出满清皇室,建立傀儡政权,实在不行还能退回南中国,以满清的名义割据建国。

十月六日,距离姚梵得到消息还不到一周,英军终于动手了,结果英军用的却是第一个方案,在上海集结了重兵,五国联军在称雄海上的英国皇家海军和商船运输下,陆续的全部在上海登陆了。

英军派出的部队足有五千之众,美国三百人,日本马步炮兵一万人,法国派出两千名印度支那殖民地步兵,俄国南下上海的兵力只有两千人,驻扎海参崴的其余俄国部队则要在下一次的登陆战中再运来,这一次的上海战役则不参加。

五国联军的总指挥官是英国驻印度总司令罗伯特-内皮尔一等男爵,和1860年英法联军的总指挥加拿大总督额尔金伯爵比起来,内皮尔的爵位全是战功累积而来,他从一个工兵做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驻印英军总司令的宝座上,出身于斯里兰卡的一个英国炮兵军官家庭的内皮尔,从军履历可谓经验丰富,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曾经指挥一个师突入北京,当初和额尔金伯爵并肩侵华的他,在时任印度总督的额尔金去世后,还代理了半年印度总督的职位。

内皮尔从印度带着他的精锐部队,一路乘船来到香港,最终抵达了上海。大军刚到中国,内皮尔就纵兵抢劫强奸,美其名曰为长途海上旅行后的放松活动,受害者中不乏躲避进租界里逃难的周边地区的士绅。

随着日本军队、俄国军队、法国军队的到来,上海聚集了两万外国军队,可谓是乌烟瘴气,社会治安荡然无存。

对此,上海道道台于绍富还有闽浙总督李云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还勒索江浙士绅拿出军饷和粮食,提供给五国联军,只盼着五国联军赶紧帮助他们守住浙江,然后北上天津,夺回大清国的江山。

在于绍富和李云鹤二人看来,只要能恢复大清,他们就是再造清鼎的重臣,国之柱石,朝廷栋梁,加官进爵封妻荫子是毫无疑问的。

《新民晚报》接连不断报道了一桩桩租界内的抢劫杀人案,最新的一起尤其恶劣,二十余名法国殖民地步兵的法籍士兵和军官,冲入一处民宅,**了全家老小一共八名女眷,抢走所有金银首饰,并勒死了这家里的两名男子。

姚梵本来布置的是沿着镇江、常州、无锡、苏州一线设防,等英国人出上海,野战歼灭。可是当他拿到了从青岛发来的电报,看到了最新一期《新民晚报》上刊载的外国军队在上海的罪行之后,再也忍不住了。

十月八日,中央军委向第九、第十、第十六、第十七,四个集团军下达了进攻命令,要求勇敢的中国人民革命军军人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不惜一切代价,对上海和嘉兴地区的外国侵略者,及其一切反革命武装,给予彻底的歼灭。

姚梵在电报中明确指出:“……这些外国侵略者已经背叛了他们的阶级,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恶棍和强盗,对他们不要宽恕,要彻底的执行肉体消灭,一个俘虏都不要!”

姚梵考虑到前线战场态势复杂,电报有可能被耽误,这次充分放权,急令中央颁布了人事任命,第九、十、十六、十七四个集团军军长胡广亭、王光兴、张二炮、杨为益四人加上各军政委,组成华东战区总前委,共同协调,全权指挥本次战役,随时汇报中央战役走向。

一时间,华东平原上开始了大范围的穿插,各部队在总前委的调度下,形成了上百公里的大宽度进攻,后世的军事学家评价此战,称这次战役是世界军事史上第一次采用如此大宽度的全面进攻,四个集团军调动了九个师,27个团,12个炮兵营,大约五万人的兵力,从常熟、苏州两地,以犄角之势不断散开,北路以长江为界,南路兼顾嘉兴、湖州,整个长三角地区都被革命军的行军队伍覆盖了。

一时之间,前出在嘉定南翔镇的五国联军司令部接到无数告急的快马传书。

“革命军已经抵达太仓!”

“革命军已经抵达昆山!”

“革命军正在扑向安亭!”

“革命军攻打赵市堡!”

“革命军攻打白镇江!”

“革命军攻进青浦!”

“革命军攻进东家沙!”

……

联军总指挥内皮尔几乎懵了,大战临头,为什么这些来自北方自称革命军的军队在决战之时不知道集中兵力,而是疯狂的向四面八方出击呢?这是什么战术?会战不是应该双方集中兵力在一处进行吗?

内皮尔故作镇静的看着帐篷中的地图,身边的法军总指挥拉法叶少将高高的抬着下巴说道:“男爵阁下,我认为,当敌人向我们扑来的时候,我们唯一应该做的是拔出指挥刀,而不是盯着地图看。”

内皮尔厌恶的憋了一眼这位曾经长期流亡伦敦的波旁余孽,还没等他想出怎么回答这位自诩为伯爵世家的轻浮货色,俄军总指挥捷尔年科子爵就站起来说道:“我同意内皮尔伯爵的看法,刺刀比地图要管用的多!”

内皮尔心中微微叹气,只得转首对身边翻译下令道:“告诉山县中#将,日本一千人的骑兵队分成四股和四千步兵一起,以四个步兵纵队前往马陆镇,在马陆阻击太仓方向的革命军,留下三千步兵和三个炮兵大队。”

内皮尔说的山县,名叫山县有朋,作为陆军中#将,是日军这次出兵的总指挥。

山县有朋听说要自己打头,倒也并无怯懦,他冷漠地抚摸着自己仿照西方教官留的唇髭,想了想,歪头对翻译耳语了几句。

翻译听完,对内皮尔转达道:“总指挥大人,山县中#将表示,没有炮兵随行,他很为难。”

内皮尔这时已经看了一会地图,他认为革命军的进攻是一种散漫的打法,这种大规模散开的接近,只会被齐整密集的联军在野战中如镰刀般收割。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