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24章 中国陆军

第224章 中国陆军

继续求订阅。订阅上不去,要被强制太监的……

【224】中国陆军

“尊敬的山县中#将,您的顾虑是多余的,当日本的一千骑兵和四千步兵在向马陆镇行军的同时,贵国另外三千步兵和三个炮兵大队两千人,将和美国、俄国的两千人向东南方的方泰镇出击,而大本营将从中路向前挺进,穿过马陆镇和方泰镇的中央,进逼太仓。”

山县皱眉道:“为什么只有我所在的右翼没有炮兵支援?左翼有两千炮兵,中路有贵国的一千炮兵,而右翼却一门大炮都没有!”

内皮尔板着脸道:“我们所有的骑兵一千人马,都在您的右翼,亲爱的山县阁下请您注意这一点。”

山县心里发苦,知道英国人的战术是个什么名堂了,那就是以左翼为基点,用炮兵压住阵脚,右翼的日本骑兵和步兵则作为冲击力量,中央的英法联军居中调度,主要是对右翼实施支援,使得整个战线能够出现一种像砍刀一样的从右砍向左的态势。这种打法,损失率最高的便是担任右翼的冲击群。但英国人既然把日本的三个大队两千名炮兵和另外三千步兵保留在相对来说损失率最小的左翼,也算是一种公平的做法。

但是山县有朋不是傻瓜,他一琢磨,发现左翼是俄国、美国和日本,并没有英法,这说明什么?

说明左翼也不安全!英国人肯定认为,左翼也有可能受到猛烈地进攻!

是的,中国人现在把战线拉得简直不可思议的宽大,仿佛是纵兵劫掠一般的从上百公里的宽度上分散兵力出击。毫无疑问,中国人在把士兵从这样可笑的大宽度上放出去之后,不可能完成对每一个进攻部队实施指挥,他们必然要为分散兵力付出代价,可是这种情况下,针锋相对的用小宽度的密集横列推进,损失最小的,无疑是中路的英法联军!

山县虽然脑子想明白了,可是却没法提出反对,毕竟对方才是总指挥,而且这个战术看似公允,自己若是不听指挥,倒是让人看扁了大日本帝国的陆军。

“嗨!”山县有朋简短的应了一声,大步向帐篷外走去,右手戴上军帽,左手扶着指挥刀,对帐篷外等候命令的日本陆军军官下达命令,开始出发。

华东战区总前委敢于采用大宽度大纵深的全面包抄,实在是得益于无线电联络系统,如果没有无线电指挥,这个年代全世界的所有陆军,战场宽度都不过是十公里左右,就以拿破仑的滑铁卢战役这样的决定欧洲命运的大规模决战为例,整个战场宽度仅仅六公里,纵深不过三公里。

五国联军的行动很快被华东总前委察觉,天空中一时间布满了肉眼无法察觉的密密麻麻的电波。四个集团军的主力在总前委的调动下,加速了对五国联军所在地区的穿插包围。江南平原上,无数绿色的身影急速的跑动着,按照总前委的部署,拼命地与时间和地点赛跑。

上午十一点左右,首先遭遇五国联军的是第十集团军29师的先头部队,中国人民革命军第85团,他们的进攻方向正是马陆镇。

团长佟向红在得知发现敌军之后,要求全军立刻进入战斗准备,同时报告了华东战区总前委,总前委命令,全军以三三制原则,抓住战机,轮番扑上去,死死咬住对手,不给敌人从容布置阵地的时间。

胡广亭在电报末尾中强调道:“希望你部发扬我军野外运动战的灵魂原则,坚决贯彻伟大导师姚主席教导的三猛战术,猛打猛冲猛追,尽一切可能,机智灵活的消灭对手有生力量,彻底压制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佟向红接到电报,激动地大吼道:“总前委命令!打!!!”

山县有朋骑着一匹黑马站在一处略高的土丘上,通过望远镜也看见了对面大约两公里外的这些中国?军人。

“原来清国北方叛军的样子是这样的啊……绿色的衣甲很鲜明啊……军帽很特别,听说是钢铁做的……不可能,一定是木头,钢铁多贵啊,又沉重,怎么可能作军帽……他们不打算集合成线列步兵吗?这么说,这些全都是猎兵?打算用全面的散兵线作战?……不愧是一群农民……太愚蠢了……”

山县有朋立刻下令,命令两个骑兵队向前突出,冲击革命军的散兵线,对散兵实施屠杀。

铃木重则和长田雄一郎是这两个骑兵中队的队长,接到命令立刻出发,带领各自手下250人的骑兵队从步兵后面冲出来,缓缓小跑着向前方突去。

在铃木重则看来,中国人用散兵突前,实在是愚蠢到了极点,没有线列步兵密集的射击和严整的方阵,散兵在骑兵面前就是待宰的羔羊。

铃木重则一马当先的骑在前面,紧握缰绳吼叫道:“天皇的勇士们!敌人是散兵,不会结阵!一旦发现我们一定会逃跑!大家到时要抓住机会追击!建功立业的时刻到了!”

一时间,“嗨!”“嗨!”……之声不绝于耳,伴随着密集的马蹄得得,日军两个中队五百骑兵就冲上来了。

随着距离的接近,日军骑兵队散开成所谓晏月阵型,看起来像个圆弧上拱的香蕉。一般来说,如果面对线列步兵,骑兵会排出菱形的冲击阵型,而面对散兵,大规模散开的冲击则更加有杀伤性。

日军骑兵越跑越近,可是看见对面绿色的革命军丝毫没有怯懦,反而无畏的朝着骑兵扑了过来。

铃木重则大喜,抽出指挥刀,挺身在马背上吼道:“突击击!!!”

中队全员立刻拔出马刀,带着兴奋地喜悦在头顶挥舞,叫喊成一片:“杀唧唧!!!……杀唧唧!!!…………”

日本骑兵还没跑进三百米的加速段,四百米外就听见前方的中国?军人开火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铃木重则从来没听见过这样异常的枪声,那声音听上去像是麻布被撕开时,麻线的连续断裂。

伴随着这声音响起,前方的绿军装们散开之势更猛了,仿佛要向骑兵的两翼包抄过来.

冲在最前头的铃木重则心惊之下,使劲催马,高喊:“杀唧唧!!”

话音未落,铃木重则就感到胸口仿佛被重锤凶猛的击打了一下,口中顿时喷出鲜血……

已经把机枪装备到每个排的革命军严格按照战斗纪律,野战冲击时以机枪为火力组,伴随突击组、支援组、爆破组,四组一队的发起进攻,尤其是面对骑兵时,讲究火力组的交叉配合,多角度覆盖射击。

钢铁弹雨之下,铃木重则的骑兵中队遭到重创,无数的骑兵坠马身亡。

紧跟铃木重则的长田雄一郎看见前方铃木重则队被打得稀里哗啦,死伤过半,吓得汗毛孔都竖了起来,阵前下令立刻右转,前往包抄革命军侧翼。

可是革命军一边开枪一边突击,根本停不下来,原野上暴戾的冲锋号也被无情的吹响:“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

“杀啊~~~~杀啊~!!!!”

全以北方汉子组成的革命军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震天杀声,携着扑天盖地的射击拼命地跑步压上,如绿色洪水一般从前方席卷过来!

现代武器压倒性的射程、精度、火力强度优势,在这些已经经过战争的磨练,熟练了战争技巧的军人手中,完全成了屠刀。

长田雄一郎的骑兵中队在阵前侧向迂回包抄,完全把骑兵变成了供革命军练习杀戮的活动靶,革命军如一条狂暴的巨龙,喷吐着死亡的鼻息,很快用弹雨把长田雄一郎骑兵中队屠杀的溃不成军。

山县有朋骑在马上,眼睁睁看着前方两个骑兵中队五百人马一眨眼就“玉碎”了,他的腿肚子猛然一抽,接着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打起了摆子。

“什么?……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混账!!!”山县有朋以一种日本军人特有的做作谈吐,强作精神给自己打气。

他急慌忙张的下令,叫阵地上所有四千步兵刚刚组成的八个五排式百人横队原地固守,另外两个骑兵中队躲在两翼的步兵身后,严禁出击。

同时山县有朋立刻派出传令兵,快马通知五国联军大本营,请求给予炮火支援。

就在屠杀序曲结束之时,此刻华东总前委已经将四个集团军十二个师下属迫击炮营调集完毕,全部十二个营的324门87式82mm迫击炮组成了超越这个时代任何国家炮兵力量的迫击炮炮兵集群,分成四个阵地,以六号装药在四公里外,对五国联军左中右三翼,凶猛的拉开了这场屠杀的第一章节。

324门迫击炮开炮,

每发高爆杀伤弹的毁伤半径为25米,

324发的一轮齐射,足以覆盖63万平方米的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