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25章 炮兵集 群

第二卷 山东一年旱 刘项十万兵 第225章 炮兵集 群

【225】炮兵集群

中国陆军炮兵集群在星星点点的十几发校射完成之后,依靠前线侦察和无线电引导,加上远距离光学观察下的直接指挥,324门82mm迫击炮的第一轮齐射开始了。

之前的校射中有几发打得很准,甚至有一发落在了左翼日美联军齐整的步兵队列中,造成了五十多人的死伤。

这样的炮火打击如果出现在现代战争中,无疑会造成士兵们立刻紧急散开进行躲藏,尽一切可能撤离炮火打击的区域。

可是这年的步兵讲究的是冒着弹雨向前挺进的勇气,英军甚至能如木头一般盯着对方线列步兵的齐射,听着鼓点和苏格兰风笛,排着整齐的队列,走到对方线列前三十米再开枪,力图在第一轮齐射下尽可能的多杀伤对手,从而占据士气的优势。这年头的铅弹如果不命中致命部位,卡在肌肉中并不致命,因为这年头全世界没有人研究子弹在进入人体后的毁伤效应,膛线的目的只是希望打得更远更准,并不考虑到子弹本身相对于保证精度和速度之外,冗余的高速旋转给人体带来的毁伤。

在挨了一炮死伤惨重的同时,担任左翼指挥的美军上校布**长**风**文学 朗和日军少校乃木希典却都认为这是偶然情况,只有继续前进才能获胜。

而中路的英法联军看见前方落下两发炮弹,虽然对着蘑菇云惊叹爆炸威力,但也毫不畏惧,反而愈加的催促部队立刻列阵,准备迎击。

在五国联军总指挥内皮尔看来,中国人既然开炮,而且打的这样近,想必炮兵阵地就在联军前方一公里到两公里处,因此现在必须立刻排成战斗队形。于是中路英法联军的纵队立刻排成了横队,以线列横队那逼人的气势,向着前方密集挺进。同时命令炮兵将火炮从挽马上卸下,立刻展开成炮击阵势。

五国联军左中右三翼全部都是一个想法,尽快接敌,尽快投入战斗。

中国陆军炮兵集群的第一轮齐射开始了。

324发迫击炮弹几乎在几秒内就被接连不断的送进炮膛,叮叮、咚咚、嗵嗵、铛铛、的座钣撞击声在炮兵阵地上此起彼伏,犹如一曲编钟敲打的秦王破阵乐。

12个迫击炮营接到的命令是一轮齐射后迅速校正,在连续校正中完成十轮齐射,争取在第一波的十次齐射中摧毁敌军有生力量大部。

呼啸的炮弹实在是太密集了,弹体的消音设计在这样密集的发射下已经成了摆设,死亡的啸叫汇集在空中,编织成了这场屠戮的第一乐章。

内皮尔也听见了这诡异的声音,丰富的战场经验让他判读出,一定是敌人的炮击来了。

“是炮弹的啸声,北佬果然有不少火炮……”

话音未落,空中的炮弹雨就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

此刻分明是白昼,可是大地上却出现了雷鸣夹着电闪,电闪中又带着雷鸣!

死亡的炮弹雨,骤然间覆盖了五国联军的所在区域,这炮弹雨轰隆隆的下着,气势磅礴,如神明的惩罚,仿佛是要彰显天地的威严与统治。

硝烟在迅速膨胀爆发,土壤中的水蒸气被爆炸形成的一个个蘑菇云蒸腾上半空,尘土被卷扬,弥漫在四面八方。

这片大地上的生命在颤栗中急速消失着,一发炮弹落在内皮尔男爵的身侧,连同法军总指挥拉法叶少将和几名年轻的白人军官一起撕碎。无数的钢珠和破片随着爆炸在大地上欢快的飞舞,收割着一条条生命,人类的尊严、情感、行动、语言,在这场死亡的天罚中全都变的苍白无力。

一发炮弹落在拉炮的挽马身边,那马儿瞬间就被爆炸和几千个钢珠打成了气态,马后刚刚卸下的铁质大炮被炸成四分五裂、碎片飞溅,炮兵携带的一箱箱一车车的黑火药在殉爆,配合着炮弹雨爆炸出滚滚的浓烟,炮兵们已经消失在空气中,只有混合了刺鼻硝烟的血淋淋气味,提醒着世间,这片屠宰场上曾经有过生命的痕迹。

一发炮弹恰好落在步兵空心方阵中,这队两百多人排成的中央突前的空心方阵,立刻向四面呈放射状倒下,飞溅的血花和碎肉如花瓣绽放。地狱有十八层,这里是第十九层,扭曲的嚎叫和痛苦的胸音从奇怪的地方冒出来,有的声音仿佛是从尸体背后的洞口窜出的,有的声音像是从无头的喉咙里钻出的,还有的声音像是从胸前泊泊冒血的黑洞里挤出的……

本次炮兵集群作战总指挥,兼任青岛炮兵学校校长的桂八淡淡的望着远处已经被硝烟彻底笼罩的战场,望远镜里看不到那十九层地狱的屠戮,无线电中只有方位,他心中计算的只有覆盖率。

“三号阵地迅速调整一下,对东侧敌军的覆盖要加强。”桂八一手拿着用铁夹子夹在一块薄而小的木板上的炮兵算表和计算纸,一手拿着铅笔,飞快的一边计算一边下令。

第二轮齐射开始了,硝烟未尽的战场上,再次长出了新的蘑菇云,想必这片沃土将来很久都不用施肥,充足的氮元素渗透,会起到尿素的效果。土壤也会被炮弹的爆炸翻得疏松透气。

每一轮齐射中间的休息,就像是暴风雨的中止,但很快就会被新的风暴所取代,彻底笼罩在浓烟下的战场中,一阵阵的闪光透出来,在刹那中提醒着人们死亡的永恒。

第五轮齐射时,战场上已经听不到喧嚣,一阵阵嘶嘶燃烧声在土地上蔓延,焦臭的味道已经盖过了刺鼻硝烟。

突然间,雷神的嘶喊和咆哮再次伴随着第六轮炮弹雨,不可拦阻的君临天下,耀眼的电光撕裂白雾和黑烟,每时每刻的耀动闪现。

桂八在面前这个临时支起的小桌上的地图上画了个圈,自信地对贴身警卫员道:“通知总前委,不用再打了,六轮就够了,打满十轮就是浪费了。”

“是!”警卫员崇拜的望着自己的首长,迅速跑向通讯电台所在的帐篷。

于是随着总前委的命令,四个集团军的参战主力不待合围,迫不及待的吹响了冲锋号,江南平原上杀声震天,号角盈沸,穿绿军装戴绿钢盔的革命军,千军万马齐出发,对五国联军的阵地发起了总攻,士兵的洪流如岩浆般迅速覆盖了左中右三翼的战场。

“呕!!!~~~~~~呕!!!~~~~~~~~~~”

一名新战士如矫健的小马,当先冲进英法联军的中央阵地,看见面前的景象,喉头立刻控制不住胃里的酸水,拄着56半自动步枪就低头狂呕起来。

阵地上满是残破的尸体,炮兵集群那密集炮火的狂暴肆虐,让这里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首,缺胳膊少腿,无面目无首级的比比皆是,人类的四肢被以不可想象的诡异角度折断着,依靠皮筋挂连在躯干上,本该是圆的脑袋变成了扁的,甚至有的只剩半个,白色的脑浆已经在高温下变得焦黄,蛋白质烧焦的硫化物气味弥漫在空气中,仿佛无数臭鸡蛋被打烂涂抹在当场。

冲进西侧美日联军阵地的77团团长葛树楠捏着鼻子,恶心的对警卫员道:“发报,敌人被全歼,我部正在打扫战场,完好的武器不多,请首长有个心理准备。”

说完,葛树楠提起一把被弹片或者钢珠打碎了枪管的春田1855步枪,皱眉自语道:“白瞎了好东西,这玩意给民兵用来打猎都不行了,这可怎么算缴获……”

华东总前委在无锡城内的一处大宅中接到大捷的战报,在上报中央的同时,迅速决定,全军一股作气拿下上海及周边嘉兴、杭州、宁波等地,为下一步的南下铺平道路。

中央的电报很快就到了前线,完全同意华东战区总前委的意见,在年底之前解放整个华南!

在打扫战场的过程中,革命军最终还是发现了一批俘虏,按照姚梵的命令,对他们进行了集体处决。

随着上海的解放,上海的租界也被光复,皇家海军中国舰队带着上海的一批英国富商集体出逃,南下广州。

五国联军在上海战役大败、全军覆没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很快通过黄浦江上丹麦大北电报公司设在船上的有线电台,用连接香港的海底电缆传了出去。

到了十月底,革命军拿下了整个浙江、福建北部、江西北部、湖南北部、四川东部。天下大势已经明朗。两广总督刘绅一居然派人坐船到了北京,表示欢迎革命军和平解放广东广西。云贵总督刘长佑和因为马嘉理事件被免职的前任云贵总督刘岳昭也派人北上联系革命军,表示愿意按照开明士绅的条件,接受和平解放。四川总督文格作为满人,惶恐至极,居然在重庆被革命军占领后,于成都家中自縊身亡。其部属立刻出使革命军阵中,表示接受和平解放。

一时之间,天下几乎尽入姚梵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