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0章 十八万手黄金

第230章 十八万手黄金

【230】十八万手黄金

李鸿章与日本公使森有礼的会谈就不那么顺利了,原因在于姚梵对于日本的要求,相对于俄国来说比较苛刻。

在姚梵看来,外交这东西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看人下菜碟儿。

俄国一方面是北方的大熊,与中国有着广大的陆地接壤边界,姚梵在没有彻底统一全国之前,只有稳定住这头大熊才能够更好地腾出手来完善国内的政权建设。更重要的是,姚梵还指望着俄国在巴尔干半岛大打出手,给英法找点事做,这个时候给亚历山大二世添堵显然不合适。

但是日本就不同了。

首先同样作为亚洲国家,日本野心太大,总梦想着要当亚洲老大,虽然明治那帮人现在嘴里不说,但怎么可能骗的了姚梵?

其次日本也没能力帮姚梵牵制英法,而姚梵当然不会、也没工夫帮着日本去摆脱英法等西方列强强加给它的不平等条约,因此谈不上互惠。

第三来说,日本现在占着琉球,又还惦记着朝鲜这块肥肉。他们满心希望堤内损失堤外补,用对外扩张来弥补西方列强加在它身上的不平等条约对其自身的压制。如此一来,中日双方在实际利益上的矛盾简直就是不可调和的。

因此姚梵对李鸿章提出的要求是,日本要想中日和平共处,就必须先做到三点,第一、归还琉球;第二、赔偿中国50万两白银作为军费损失;这正好是1874年中日《北京条约》清政府赔偿日本的数额。第三、废除日本逼迫朝鲜签订的《江华条约》。

李鸿章一看姚梵开出的这三点条件,好家伙,完全是狮子大开口!

老李当时就急了:“苛刻如许,日本人安能应允?”

姚梵道:“李老只管告诉日本人,如果要和中国建立和平友好的外交关系,就必须立足于双方互不侵犯的基础之上,想要占了便宜又卖乖,这是不可能的事!日本如果把以前的老账结清,中日今后还好商量,不然咱们没完。”

李鸿章皱眉不语,他知道姚梵对于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有着可怕的逻辑性,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思想深邃程度犹如宇宙星辰,他居然把国家关系分成了极其复杂的各种定义。

当初李鸿章第一次拿到姚梵发给的外交关系定义小册子时,一看之下,顿时咂舌不已。姚梵按照后世的做法,把外交关系分为单纯外交,睦邻友好,互惠关系、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合作伙伴,战略合作伙伴,全面合作伙伴,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李鸿章深读之后,才明白其中的微妙区别。

“主席,新政府眼下还没向任何国家派出大使,也没有任何国家向我们递交国书,即便是与我们贸易密切的的德国,他们皇帝的国书也至今还没到。”

姚梵自信的微笑道:“外交关系宁缺毋滥,不必在意,真正对华友好的国家是需要时间和事件来考验的。”

李鸿章按照姚梵的指示,去和日本驻华公使森有礼谈判,果然一上来就陷入了僵局。

森有礼的意思是双方既往不咎,中国继续和日本保持之前1874年《北京条约》中约定的平等关系,另外继续给予日本目前的5%关税。

李鸿章表示,要恢复正常交往关系,就得答应姚梵开出的三点要求,至于关税,那需要另外谈,目前中国海关主权已经收归国有,不再由外国人把持,上百种商品的进出口新税率都是海关总署订的,至于贸易最惠国待遇则需要一年一审,由国家主席批准,而且只给予关系最密切的友好国家或者战略伙伴。

如此一来,双方只能陷入僵持的扯皮。

姚梵安排好各项繁忙的事务,于1876年11月16日带着目前属于他的专用拖拉机车队,有的车带人,有的车装油桶,一路赶回青岛,再次穿越回到2012。

途经潍坊的库区时,姚梵简单视察了一遍,感到很满意。

潍坊库区是姚梵命令山东省委办的头号大事,整个库区在大批民工的强修下,地面全部被加高夯实,外围筑起了两米多高的土木结构围墙。

姚梵回到青岛后,在戒备森严的青岛姚家庄库区带着他的货物穿越离开,由于青岛库区已经成为了时空穿越的贵重物品堆放地,这里驻扎了整整一个军的兵力。

时隔四个月再次见到姚梵,母亲李红梅激动不已,嘘寒问暖的说了老半天,可是姚梵却很有耐心的听完了母亲的唠叨,生平第一次不觉得母亲啰嗦,只觉得心中温暖而明亮。

“梵梵,你怎么八月份也不回来一趟,人家真真的音乐会你都错过了。”

“哪个真真?……哦,您说周含真……错过就错过吧,妈,像我这样成月的不在家,哪个女跟了我都是受罪……”

接着姚梵开始询问公司的账目和潍坊的物流仓库,姚鹏告诉姚梵,公司目前请了各路专家出具各类项目规划书,按照初步工业化的思路,已经采购了大量的工业设备和原料,包括施工设备、图纸、视频教学,统统都已经运抵了潍坊的仓库。

“太好了,潍坊那片仓库所在的地区已经被我叫人清空了,还盖了土木结构的围子,我已经视察过潍坊库区,对照显著的地貌特征用光学测距仪测量过,完全能够把您给的地理位置的数据包含在内。”

“梵梵,你真的已经统一了全国?”

姚梵笑着点点头问道:“爸,现在公司账上有多少钱?”

“最近花钱速度太快了,各项工业采购价格不菲,目前账面还有五亿多,不过耀福金楼里还有两百多公斤的黄金,另外还有些珠宝首饰没有出手,差不多也价值五、六个亿。”

“行,我知道了。这次带了不少货回来,公司账面马上就会大大有钱。

下次我再回来,还从青岛库区带货过来。您一定记着,把库区给腾空,安排保安严密警戒。今后我凡是带货过去,一律走潍坊库区,带货回来,一律走青岛库区。”

“梵梵你这次什么时候回去?”

“办完采购就回去,半个月总是要的。”

一家人絮絮叨叨的聊了好久,其乐融融。

姚梵始终没有提起自己在1876年已经结婚,黄金莺已经有了身孕,他感觉,如果自己说了出来,一想到永远不能亲眼见到儿媳和孙子孙女,父母一定特别难过。

与其这样,不如不说。

姚梵这次回来,带了181吨黄金,除了这段时间的土改所得,主要是从北京的王公贵族和大内皇宫中起得的。

由于时间仓促,因此这次姚梵只带了181吨。另外还有数以百吨的黄金正在被全国各地的军队押运往青岛。除此以外,姚梵这次还带回了大批古董,书画、瓷器、家具、珠宝,可谓应有尽有。

按照姚梵的嘱咐,姚鹏现在已经把环球贸易铝业公司办成了一家大规模的商贸集团,下属还有保安公司。

由于暴富的太快,姚鹏心里也是忐忑,所以现在一家人出入都带着保镖,甚至连李红梅出门买菜,走到哪里,身后都有两个精壮的黑西装黑墨镜的保镖跟着。李红梅觉得不快,现在很少出门,雇了两个保姆在家,又买了五个保险柜放在二楼,专门用来存放她喜欢的首饰收藏。

姚鹏跟着姚梵来到库区后支出保镖,打开集装箱看到里面一箱箱的黄金咂舌不已。

“这么多黄金,耀福金楼的保险柜也放不下啊!不算你带回的古董,光是181吨黄金,连着盒子就有十几个立方!”

“爸,看来环球贸易铝业公司看来要修个保险库才行,我估计总投资起码要五六千万才够。”

“是啊,但这钱花的值得,这么多古董,如果因为保存不当而受损,我们可就成了罪人。目前公司的保安子公司已经拥有了武装押运资质,保安数量一百五十多人,平时全都在库区,库区的墙里墙外还安装了两百多个摄像头,红外线报警器,所以这个库区还是很安全的。保险库可以就修在库区里。”

“爸,古董可以慢慢出手,但是黄金可要立刻卖掉,我现在缺钱,新中国政府需要大批的军用和民用物资。”

“那我现在就安排金店来融铸3000克的99.95纯度交割金锭,然后送去青岛工行的交割存放库,明天就在期货市场上出手!

眼下国内黄金期货已经涨到每克超过350了,民间炒黄金的风气已经狂热的厉害,我看不是好事,还是早点出手划算。”

“爸您别犹豫了,不管今后涨还是跌,筹集资金要紧。”

姚鹏口中念念的计算到:“1000克是一手,一吨是1000手,留一吨给金店自用,180吨是18万手,眼下金交所的主力品种一天一般成交三万到六万手,我这么砸盘,估计金价要狂跌的……”

姚梵皱眉道:“那您上次的18吨黄金是怎么出手的?”

姚鹏道:“那才一万八千手,虽然金交所会员单位的限仓额度是5000手,但我托人找了其他会员单位帮忙,用实物抵押的方式一起出手,一个礼拜就全部卖空了,到期就实物交割,结果谁知道现在市场价格根本下不来,还在涨。”

姚梵道:“我看这价格是最后的疯狂。一般来说国家的黄金储备占到外汇储备的10%左右,中国目前大约只占2%不到,现在国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正在提高黄金储备,国际买家在这个时候大力推高黄金价格,也就是提高中国政府收储黄金的成本。”

姚鹏道:“我看这波涨势里美国高盛叫的最欢,只怕不是好事。之前还有朋友告诉我,说我上次联合其他会员单位合伙出手的一万八千手实物空单套住了某些大鳄的热钱,哈哈,想不到我姚鹏老了老了还能干出这样大手笔,真是托了你的福。既然是外国人要涨,那我这次就偏偏把他砸下来!”

说罢姚鹏哈哈大笑着,很为自己现在拥有的砸盘能力感到得意。

姚梵也笑道:“眼下金价的走势我也看了,确实像是高位整理出货,那明儿个我什么事都不安排,就看您砸盘!”

姚鹏道:“看了也白看,5000手仓单可不够我用,上次我可是找了三家别的会员单位帮忙,这次我看三家也不够呢,哪怕再找个五六家帮忙,按月交割,这些黄金也要一年多才能全部出手。如果每月都这样满仓的往外砸,我现在想想都有点害怕。”

姚梵闻言冷静下来,说道:“这倒真是个大麻烦,说不定会招来大麻烦。我来试试看想个办法,不然一口气砸一年的盘,说不准就要惹出事来。

这样吧,您明天先按部就班的在市场上出手,我同时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人帮忙,加速把这批黄金变现。”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