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29章 中俄密约

第229章 中俄密约

【229】中俄密约

布策原本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激动:“首先,我必须代表俄罗斯帝国,对于贵国姚主席能够理解斯拉夫民族渴望实现全民族的统一的夙愿,表示由衷的敬意!

罗曼诺夫家族作为上帝在东正教徒和斯拉夫人中的唯一的至高无上的世俗代表,绝不会坐视无耻的土耳其人对于斯拉夫民族的残酷暴行和对于俄罗斯帝国的狂妄挑衅,伟大的俄罗斯帝国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侮辱,沙皇陛下将代表上帝,惩罚那些残忍卑鄙的异教徒!

但是对于俄军在上海所遭受的不体面的处决,我们同样要求得到贵国的解释与道歉。”

郭嵩焘对于布策的反应很满意。郭嵩焘觉得,如今有了姚梵这样的强硬派政府作为支持,自己好像是一只从笼头里挣脱出的野马一般,浑身充满了爆发般的力量,这样的谈判感觉实在爽快极了。

“新中国作为一个民主文明的主权国家,决不容许任何外国军队踏足我们的领土半步,对于俄国之前在英国的挑唆下,**裸的派出军队干涉我国内政,我们是及其愤慨的!

请问布策先生,如果中国军队与英法联军一起,登陆圣彼得堡,俄国会采取什么行动?”

布策坦诚而坚定地道:“所有胆敢侵犯俄国领土者都将被绞死!”

说完他紧接着道:“但你们不该处死我们的军官!那些高贵的年轻人和士兵不同,他们中很多都是有身份的上等人,贵国的这种做法不会得到我国贵族的谅解。”

郭嵩焘伸手示意道:“请用茶。”

随后他自己抿了一口茶,说道:“五国联军在上海**掳掠平民,这是对于代表全体中国人民的新中国政府的最大侮辱,中国有权对于侵略军采取任何形式的报复!

中国并没有加入日内瓦公约,据我们所知,亚历山大二世沙皇目前也还没有批准俄国加入这一公约,因此中国处决战犯的行为,完全是合法的!

这是新中国对于全世界所有企图侵犯中国神圣领土和至高主权的野心家发出的严正警告!这并不是针对任何单一的某个国家,俄国完全不必大惊小怪。

事实上由于这次战役规模宏大、战斗激烈,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战俘,几百人罢了,而俄国士兵被英国指挥官派在最前线当炮灰,因此处决名单上完全没有俄国战俘的存在,大使先生完全可以骄傲的回禀你们的沙皇,俄国士兵都是在前线战死的,被处决的都是躲在后方的英国佬和法国佬。”

由于参战的五国联军被全部屠杀殆尽,布策也没法拿出证据,只得皱眉道:“既然部长先生这样说,我暂且接受您的解释。

但是,那些战死的俄国士兵的家属非常愤怒,我认为,贵国应该拿出一定的补偿,以弥补他们的宝贵损失。在补偿的问题上,我希望贵国能够重视俄国,拿出足够的尊重来。”

郭嵩焘愤怒了:“中国政府目前没有追究俄国的侵略,这就是最大的宽容和补偿!

姚主席对英国公使威妥玛说过一句话,我记得十分清楚。“在陆地上,尤其是中国的领土上!从今往后,都是中国人说了算!如果你不服气,那么就让大炮和机关枪来辩论吧!””

郭嵩焘的强硬,完全是基于姚梵之前对他说的话:“尽管谈,谈崩就谈崩,打仗就打仗,他想打多久,我们就和他打多久,一直打到完全胜利!千万别给中华民族和新中国丢人。说到底这个世界上的话语权,只在枪杆子硬的那一方手里!”

布策被郭嵩焘的愤怒压制住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沉默了老半天后才说道:“中国难道希望把俄国推向英国的怀抱吗?”

郭嵩焘此刻已经恢复平静,他说道:“中国人民在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时,并不在乎面对的是多少敌人,为了保卫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即使全世界都向我们宣战,我们也不在乎!

再说了,我实在找不出俄国要成为新中国敌人的理由,我们之间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反倒是英国,正在全力支持奥斯曼土耳其对塞尔维亚和门的内哥罗发动战争。

请问布策大使先生,贵国陆军大臣米柳金准备何时出兵干涉?据我所知,奥斯曼土耳其目前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眼下,就在我们谈判的同时,土耳其人在他们占领的土地上,对斯拉夫人血腥的报复性杀戮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据说贵国全国有72万兵力,16个军,18个步兵师,目前已经集结了七个军在俄土边境地区。难道说,你们还打算和拥有三亿多人口的中国在远东同时打一场大规模战争吗?

在我看来,只有疯子才会这样做!

中俄目前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英国和法国。假如中俄合作,就能让英法在远东和巴尔干疲于奔命,假如中俄敌对,那么受损失的一定是俄国。因为中国并不打算对外出兵,我们只希望和平的发展。

新中国是人民的政权,是社会主义的国家,我们的农民拥有土地,他们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土地而打仗,俄国士兵是为了沙皇而战,他们自己并没有土地,战争热情并不高。

如果进行全国动员,新中国可以轻松的拥有几百万英勇的的军队,让任何胆敢来犯的野心家尝尝人民战争的滋味。而且我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武器储备,我们已经储存了足够的步枪和子弹,还有兵工厂正在不断地生产和扩建,我们能够把战争一直打到世界末日!

布策先生,不要用老眼光看中国,经过革命的中国已经不是封建王朝了,经过统计,我们下一财政年度的收入将从4500万两白银,增加到十亿两!完全超过英国!而这一切,仅仅是通过土地国有化而产生的15%的公粮所得!

请问,俄国现在有这么多钱吗?”

布策听到这里几乎要颤栗起来,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十亿两白银!两亿英镑!天哪!俄罗斯现在的财政收入仅仅约合七千万英镑罢了!”

作为外交家,布策当然明白政治制度和社会体制对于国家实力的影响,中国的大革命目前正在被欧洲的各路有识之士紧张的分析研究着,对于中国的土地国有化政策,欧洲的共产党人已经在发出惊人的预言,声称中国仅仅凭借农业收入,就已经一夜之间跻身了世界强国之林!

布策问道:“你们的政权刚刚建立,就这样非法的剥夺人民的土地,难道就不怕人民起来反抗吗!”

郭嵩焘一听这个问题,苦笑道:“中国有句老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也许我的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姚主席和中华党已经成为了中国现在至高无上的领导者,任何背叛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厉惩罚。

目前中国的有识之士已经同意把土地交给国家,选择成为开明士绅,等待他们的将是商业和工业的全面开放,我们坚信,土地的国有化平均政策将为我国带来永远的内在和平,自由开拓的工商业将为我国带来强大的发展动力。”

……

在连续两天的谈判之后,布策终于同意与中国签署密约。

该密约规定了,双方在保持之间现有疆域边界的同时,和平共处,同时加强商业往来,中国向俄国提供1876和1877年的贸易最惠国待遇,期间维持俄国商品现有的5%关税,该贸易最惠国待遇实行年审制,每年一审,是否维持,则要视两国关系而定。

同时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俄国即将打响的俄土战争中,中国政府要公开发表声明,从道义上支持俄国,同时谴责英法有可能采取的干涉,以达到牵制英法在远东的军事力量的目的。

中国还许诺,在俄国需要的时候,从广西南下,对盘踞在印度支那的法国远征军发起进攻。对于这一点,双方从现在起就开始进一步的谈判,以确定俄国需要为中国履行该行为付出多少代价。布策对于这一点尤其满意,如果谈下来花费不大的话,这一行为很有可能让中国帮助俄国打乱英法的节奏,有可能成为这一次俄土战争结束时,促成俄国与英法谈判时获利的一个重要砝码。

在布策看来,目前摆在俄国面前最重要的,毫无疑问就是迫在眉睫的第十次俄土战争。

果然,该密约在传回俄国之后,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立即给与了批准,并且要求布策尽可能的用高价引诱中国出兵,至于之后是否赖账,不支付这笔开支,亚历山大二世却另有算盘。在沙皇看来,远东的这个社会主义政权极度危险,在解决了俄土战争之后,早晚要认真对付一番!

在姚梵看来,郭嵩焘的谈判无疑是很成功的,此时此刻让俄国放心大胆的和英法支持的奥斯曼土耳其死磕第十次俄土战争,中国搬个小板凳,磕着瓜子在一旁观看,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