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28章 建立师范

第228章 建立师范

【228】建立师范

姚梵现阶段的工作主要围绕着新体制与旧体制的交接展开,大量的新旧官员被斟酌混用,同时为了强化思想教育,姚梵提出党员终身学习制度,各部委制定了严格的工作章程,比如每天的早晚例会等等。

眼看全国的统一指日可待,政府各部门朝着建国的目标更加努力的工作着。

由于科举制度被宣布取消,姚梵预计新政府会遭到全国读书人的非议,为了尽量少挨骂,姚梵命令全国各省一一建立省立师范学校,课程只教数理化和社会主义思想教育。说是教学,其实姚梵连合格的数理化教师都没有,只能寄希望于学生自学。

半年的数学速成班学习,毕业后能进入教育部担任三年制小学的数学教师;一年的数学学习班学习,毕业后可以担任中学数学教师;另外还有两年制的数理化加强班培训,毕业后可以担任中学的物理和化学教师;三年制的数理化高级研修班毕业后,可以担任高中数理化三科的教师。

姚梵给各省的师范学校提供的教材,都是姚鹏请了31世纪的高级教师精心编排,内容详实易懂,非常适合自学。

姚梵并不担心这年头的科举学子的自学能力,整个科举之路,说白了就是一个磨练恒心与毅力的国家级自学考试,这些人能把四书五经背的烂熟于心,姚梵不相信他们理解不了中小学程度的数理化。

当然,要想短期内拥有大批自学成才的小学、中学数理化教师,没有鼓励措施也不行。

为了调动全国秀才们进师范读书的热情,姚梵宣布,凡是有秀才功名的,进师范学校就读完全免学费,不但如此,国家还负责解决他们在各省省城的师范学校的吃住,另外发给统一的免费校服。这对于那些家境贫寒的学子,无疑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

清朝国子监学生每月有二两五钱银子的津贴,地方上的秀才却只有一两二钱银子的津贴,还经常要被督学克扣。姚梵命令按照国子监待遇,扩大到全国的秀才功名的师范生,一律给予二两五也就是两块五的教育部特殊津贴。这也是考虑到目前全国仅仅二十来万秀才,即便全部按照国子监待遇,一个月也就多支出五十万两银子罢了,一年五百万两银子,对于手握10亿两财政收入的新政府来说,根本不是难事。

姚梵另外规定,凡是秀才功名的,也可以直接进入政府正在全国筹建的小学和初中担任语文和历史教师,只是待遇不如数理化教师,普通数理化教师每月10两银子的工资,而语文和历史教师只有六两。这种政策倾斜属于无奈之举,姚梵现在手里文科生多如牛毛,唯独理科生奇缺无比。

此外,师范学校还向社会招生,任何人只要支付书本费,就能领到全套数理化课本,在家自学师范数理化课程,可以参加全国性的师范学校统一毕业考试,拿到文凭就能毕业,国家同样给予安排教师工作。

政策下达之后,全国那些秀才们的抱怨果然少了很多,但是对于不能考试做官,很多人还是耿耿于怀。

于是姚梵又制定了高考计划,宣布今后国家要大力培养大学生,任何师范学校毕业或者依靠书本自学成才者,都可以报考全国目前唯一的一所大学——清华大学,大学生是国家的栋梁,不但学费全免,国家还给予同样是每月二两五的生活津贴,并且只要毕业就给安排工作。

全国的秀才们琢磨着,大约新朝廷是拿这个大学代替科举了。

这么一来抱怨的人就更少了,读书人全都跑去当地省城要求入学师范,或者干脆购买教材回家自学,希望吃透新教材将来考进大学。

唯有那些年纪实在太大,读不进或者不愿读新书的读书人,整天唉声叹气抱怨新政府,居然胆敢改变沿用了几千年的科举规矩。

由于土改的深入,地主的大规模消失,造成了大批地主阶级出生的知识分子生活出现了巨大反差,从之前的锦衣玉食饭来张口,一下子落入了要亲自下地干活的困境。

大批的地主家族只被批斗和处决了首恶份子,其余家庭成员有的被抓去劳改,有的给予释放分田,对于那些逃过处决的地主家庭成员来说,在这样的社会大革命中,生存下来是幸运的,可是一想到要自己亲自耕作土地,他们又觉得生不如死。

偏偏姚梵又在建国前夕颁布了新版的土地法,明文规定,全国土地归国家所有,耕作者个人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使用权,但是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手倒卖和出租,对于无耕种能力的人,家中的土地流转出租要申请各村村委会和当地农会,批准后才能合法进行租金不得超过公粮比例,也就是15%。

于是大批地主家庭出身的读书人觉得师范是个可行的出路,有秀才功名的便一股脑的去报名,指望着能领政府教育津贴,没功名人的仗着自己认识字,也去想方设法的买教材,希望将来能当上国家教师,好歹那也是吃国家公粮的。更性急等钱用的那些人,则直接报名当小学教师,教授语文、历史、社会主义思想这些不需要数理化知识的文科。

姚梵在自己丰泽园的办公室里审阅着文件,目前政府并没有任命总理,姚梵党政一把抓,权利虽大,但也辛苦得很。

好在最近中央办公厅的秘书处来了不少新人,都是经过党校培训的知识分子,其中有个叫袁昶的,1867年中过举人,被马克思看中,说他很能干,再加上原本就负责新闻总署和出版总署的黄云天,姚梵现在有了两个秘书,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在审定了国徽国旗之后,姚梵往椅背上一靠,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为了避免浪费时间,姚梵并没有搞什么国旗国徽的征集工作,而是搞了拿来主义,直接把现代的五星红旗和国徽拿来用了,这样就连改都不用改,直接可以从后世采购。至于国名,姚梵为了避免重名忌讳,改用了华夏人民共和国,英文翻译却依旧是.。

眼下俄国公使与日本公使的态度转变,提出希望和谈,姚梵已经派出李鸿章和郭嵩焘去谈判了,姚梵给二人交了底,详细的说明了目前革命军的实力,让二人鼓足勇气,拿出中国的的尊严去谈判。

郭嵩焘负责交涉俄国人,李鸿章负责日本。

郭嵩焘曾经在翰林院任职,跟随曾国藩多年,曾经因为筹饷,在上海江浙等地辗转,对于洋人的轮船和机器印象深刻,担任广东巡抚期间,与时任两广总督瑞麟不合,罢官回家。

在接到李鸿章和姚梵的亲笔信作为邀请后,郭嵩焘当官的心思再次热切起来。

他判断姚梵既然打垮收编了淮系,拿下了北方,推翻了满清皇室,天下必然大乱,他觉得一个汉人王朝即将建立,也是心潮澎湃,因此在接到邀请后,欣然同意,进入姚梵的联合政府担任外交部第一部长。

由于鸿胪寺被政协占用,外交部目前搬到了与鸿胪寺一墙之隔的钦天监,郭嵩焘穿着长衫,新剃的革命头如李鸿章一般梳的油亮,只是李鸿章前额本来就不怎么刮,不需要留发,郭嵩焘却正在养发器,头发前短后长,有些滑稽。

穿着长衫披着狐裘的郭嵩焘虽然发型有些滑稽,但人一点不滑稽,在钦天监刚刚置办好的会议室中,老郭直截了当的告诉俄国公使:

“姚主席要我带个话,中国人民从来没有欺负过俄国人民,反倒是俄国一直奉行大国沙文主义,屡次侵略中国,在东北地区和西北地区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新中国对于俄国这样的行为是不能接受的。

中华民族尊重斯拉夫民族的感情,两国作为有着漫长边界线的邻邦,理应作好邻居好朋友,不然的话,今后双方都不会有太平日子过,这对我们双方都是不利的。

在我们看来,俄国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巴尔干地区,那里的斯拉夫民族正在遭受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有计划的屠杀和奴役。我听说土耳其苏丹将巴尔干半岛上的俄国人吊在树上绞死,用铁链拴住四肢钉在地上晒死,用铁项圈拴狗一般把成百上千的斯拉夫人集中在城市广场上公开处决。

姚主席托我向贵国转达他对于斯拉夫民族所受的苦难和侮辱的无比同情和愤慨,如果俄国对于这样的侮辱也能够无动于衷,那么我们觉得,俄罗斯不配与已经独立自主的站起来的中华民族平等生存。

我不喜欢废话,如果俄罗斯想要友谊,就请拿出诚意,如果俄罗斯想要欺负中国,中国将用铁和血与俄罗斯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听完郭嵩焘的话,匆匆忙忙从海参崴赶回北京的俄国驻华公使布策惊讶极了,面对眼前这位明显刚剃了辫子的中国外交部第一部长,他不由得沉思了好半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