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27章 发钞

第227章 发钞

欠的一章下周发,增加些下周点击量:《…………

【227】发钞

西安,左宗棠也得知了革命军一战歼灭五国联军的消息,连日里喜不自胜,每每对部下言:“中华复兴,指日可待。”

当姚梵再一次派人捎来书信,左宗棠终于答应,尽快与姚梵派出的西路军完成西北防务的交接,自己交出兵权,去北京与姚梵一晤。

左宗棠在回信中请求姚梵,务必令新到营官善待三湘健儿“不堪用者可悉数遣返”。

眼见得天下尽在掌握,姚梵开始颁布一系列新法,其中就有婚姻法和教育法赫然在列。

此时的中央政府已经初具规模,各种后世的部委机关建制一一成立并充实,借助无线电报的力量,政令以前所未有的高速传达向各个行政区。

北京的中央临时政府也在筹划着建国的方案,一片忙碌中,姚梵根本无法脱身。

目前的临时政府中,军队清一色为姚梵的嫡系部队,各地方政府的第一书记也都是军中出生,基层政府则是由人民选出的农会代表和军转干部组成。

旧的满清政权官员在经过几轮的筛查之后,确认没有贪腐劣迹而余下的实在不多,这些大浪淘沙般剩下的旧官》 员大都是进士举人的出身,靠着过人的学习能力从科举中脱颖而出,又没有背#景无法出任实缺,只好担任没什么油水的京官,

这些人中,凡是年富力强有培养前途的,在接受了目前设在原太学官邸的中央党校的速成培训之后,被姚梵挑选出来安插在中央政府各级机关中担任文职,为各部委一把手担任秘书,处理日益增加的案牍文书和文件的起草斟酌。

因为起家的速度太快,姚梵目前手里的干部不多,因此极为倚重中央党校的造血功能,同时姚梵设立了中国第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大学,依旧是借用皇家园林的清华园作为场地,复制般的取名清华大学,任命了从国外紧急召回的容闳担任校长。

容闳作为中国近代史上首位留学美国的学生,又是官派留美学生的倡导者和负责人之一,姚梵以为,命他来操办大学是再合适不过了。

在中央政府财政工作会议上,姚梵给与会的各路干部们算了一笔账:“中国目前耕地面积大约12亿亩,北方种植春小麦、冬小麦、玉米、高粱等作物,南方种植双季的水稻,年粮食产量估计3600亿斤,全面土改之后,政府征收15%的公粮,约540亿斤,粗略按照小麦出粉率80%和稻谷出米率65%来计,大约可以得360亿斤精粮。

按照以往年份的精粮均价50文计,可得18000亿文,就按2000文一两银子的高价银来算,折银大约有9亿两!”

听姚梵粗略算了一遍后,现任财政部部长王贵振奋地道:“正是这样,即便不算工商税、海关税、比起满清四五千万两的财政收入来说,增加了大约18倍!仅仅是国家体制的一个转变,就能让国力增强这么多,革命的意义毋庸置疑!”

李鸿章作为政协主席,被姚梵邀请参加了财政工作会议,他自从剃了辫子之后,选择了向后梳成大包头的头发始终用桂花油抹得锃亮。听说有这样多的财税收入,也开口赞道:“此皆革命政府之伟力哉,若是加上海关税,接下来再开征工商税,还有其余矿税河捐,加起来岂不是要有10亿两!国力增加20倍,国家还有什么洋务办不得!中国复兴大业,定自姚主席始!”

会场里立刻有干部激动地挥拳高呼:“姚主席万岁!中华党万岁!”

一时间欢呼的口号声响成一片,与会的十几名干部们纷纷鼓掌、点头附和。

姚梵面对大家的兴奋,也鼓了一会掌,接着示意大家安静,冷静地道:“按照四两银子兑换一英镑,这不过是两亿五千万英镑,大家知道吗,就在去年,英国财政收入突破了20亿英镑,几乎是我们的十倍。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满清政府永远不可能战胜英国了吧,那个大清国根本就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政府,那种腐朽没落的制度继续存在下去,只会让中国与世界强国的差距越来越大,甚至会很快被日本这样的后起国家超越,日本去年的财政收入已经接近了3000万两白银,随着日本的洋务运动发展,工商业迅速起飞,给他二十年,他可以很轻松超过满清,那时候,中国必将遭遇一场灾难。”

干部们静静的听着姚梵的讲话,即便心中有那么些不以为然,但也立刻打消了念头,现在他们对于姚梵的崇拜,已经到了极点,对于姚梵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在他们眼中,姚梵是伟大的战略家,是不可超越的神祉。

姚梵喝口水润了润嗓子,继续道:“随着政府财政收入骤然增加了20倍,中央政府的直接投资必然猛增,可是中国国内的白银数量却丝毫未变,货币流通量势必要极度吃紧,白银的国内价格一定会暴涨,粮食价格必然大跌,农民利益会受到严重损害,市场上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通货紧缩,假如我们的市场处于开放状态,那么这种极度通缩对于海外资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趁机捡便宜的大采购。

对于经济工作来说,这种情况是不可容忍的!

同志们,货币是社会财富的体现,而无论是金本位或者银本位的货币发行制度,都是一种保护大资本家财富的手段,是对创造财富的劳动人民的一种剥削。金银都在资本家和银行家手中,劳动者创造的财富越多,金银所挂钩的货币越是值钱,这是变相的在掠夺无产阶级的劳动果实。

目前我们国内流通的货币还是白银,而中国并不是白银的主要产地,所以我们无法根据社会需求投放足够的白银,只有从国外进口,西方世界自从本世纪中叶开始,列强已经逐一放弃了银本位,改用金本位,他们有充足的白银,但他们绝不会轻易地流给中国,为中国解决通缩难题贡献力量,白银作为贵金属,一直都是西方富豪和银行家的一种保值储备,一旦他们发现中国国内出现通缩,只会令他们决定操控手里的白银价格,以谋求从中国得到更多的利益。”

姚梵说完,大家恍然大悟,思考着姚梵的讲话。参加会议的都是目前姚梵手下的财政工作骨干,没有一个是蠢货,再加上都学习过姚梵下发的各种经济学和会计学小册子,姚梵的话说的这样简单明了,他们立刻就明白了。

贸易部部长贺万年点头道:“中央政府之前发行了银元,规范了白银的使用,通过加工,26克白银被代替为一两白银,这样倒是能够增加货币流通量。”

姚梵道:“这个法子不是长远之计,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短期内缓解货币短缺的压力,但是这个办法对于我们的白银缺乏问题没有根本上的解决,不是长远之计。”

李鸿章道:“那主席觉得,应当如何才能解决这个……通货紧缩?倘若真的出现银价暴涨,那么米贱伤农,实在是于百姓不利。百姓若没钱,工业品也更加难卖了。”

姚梵道:“说得对,因此我决定发钞。”

李鸿章心中一凛,急道:“发钞?!”

李鸿章一直觉得,姚梵在造反之前,通过李经述三人建议自己发钞的办法,是故意的想要搞乱大清国。

李鸿章曾经仔细寻思过发钞那玩意,觉得是个弊政,只有国家财政难以为继,急于填补窟窿的时候才能硬着头皮使用。倘若国家发钞成为常态,那国家只要把钞票存进钱庄就能吃息,来年即便把钞票收回,也净赚利息,发钞越多,赚的越多。简直是饮鸩止渴、图财害民的第一弊政。

姚梵点头道:“正是发钞,我们成立国有中央银行,以我们手中的白银作为储备,发行纸币,就叫人民币好了,一元人民币币值对应一两白银,用纸币换回市场上的白银,我们手中白银储备越多,纸币发的就越多。

同时我们以政府明年的财政收入为抵押,比如说,估计明年财政收入10亿两白银,也就是10亿人民币,那我们在综合了通胀和折价等基础之上,以明年财政收入折价70%为抵押,向央行发行个7亿元的国债,央行从而能够发行7亿元人民币。

央行发行的这7亿元人民币一部分支付给国家财政部,作为中央投资的资金来源和政府运营经费,另一部分则由央行借给国有的商业银行进行商业贷款,促进民间投资。

如此一来,我们就完成了把货币的定价权握在国家手中的伟大工程,西方的银行团将无法利用操纵白银和黄金的对华贸易,从而操纵中国市场上的白银黄金流通量来控制中国的货币币值。

从今往后,中国就能从经济上独立,摆脱世界上任何外来的金融风险。

并且我们通过调整货币流通量,能够有效的控制通胀,防范市场上出现类似米贱伤农的恶劣事件。而国家也能够利用信贷工具作为杠杆,获得更多可支配的资金吗,可以更大规模的进行投资。

至于我们的国债年限,当然也要和国家投资的行业建设与盈利的周期对照,防止国家投资出现亏损。

因为我们的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央行和国有商业银行都属于人民的国有资产,因此央行和各大银行获得的利息收入也都是国家财政的收入,这些钱可以由国家控制支配,想要销毁也是很轻松的,因此可以有效的达成货币控制。

至于纸币的防伪,我们正在设立专门的特种纸张厂和印刷厂,可以保证无人能够仿制造假,至于印钞成本,我得说,这要比铸币厂制造银元还要低。”

与会干部们刷刷的记着笔记,心中对于姚梵的崇拜更加无以复加。

李鸿章听得瞠目结舌,感觉这里面博大精深,门道必然极多,一时间对姚梵更加钦佩。

“主席天纵奇才,若是能够真的如此这般实现了货币的管理和控制,此政策堪比始皇帝统一度量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