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2章 密会

第232章 密会

232密会

“姚先生,那是您的女朋友?”

姚梵转首一看,身边站着售车经理妈ry。

“我给你个地址,你们把帕梅拉开过去,玛莎拉蒂我自己开走。”

姚梵没有理睬妈ry的好奇心,在纸上写下明珠小区的地址后,开着玛莎拉蒂离开了车行。

当晚姚梵就在机场外接到了刘哲夫。

“老刘。”姚梵在机场外看见刘哲夫,隔着老远亲热地喊道。

刘哲夫见姚梵亲自来到机场接他,心里确实感动,赶紧迎上去寒暄一番。

上了姚凡的玛莎拉蒂,刘哲夫大呼过瘾。

姚梵笑道:“我这次找你来真的有急事,我的客户又要做个采购,可还有个条件,需要把他们手里的黄金换成人民币。”

刘哲夫坐在副驾驶,双手平静地搭在腿上的皮包上。

“这次采购点什么?”

“56半,大约三百万只,子弹五十亿发,81式轻机枪三十万挺,另外还要采购重型火炮,海军巡逻炮艇。

除了常规武器之外,我的客户还希望采购一批制造军火的设备和技术,争取能够做到自产轻武器、弹药和火炮。”

刘哲夫听得乐呵呵,嘴都合不拢了。

“好呀!这没问题呀!你来找我就对啦!”

姚梵道:“可问题是我的客户害怕大规模的资金流转会被某些大国追踪,因此只能支付黄金,进行易货贸易。”

刘哲夫若有所悟的道:“哦,原来是这样,不过黄金是硬通货,比起一般的易货贸易来,让人放心的多,我打个报告上去,领导肯定批准!”

刘哲夫听着跑车那劲道十足的低沉轰鸣,目视前方,心里极快的盘算价格。

“好家伙!这么算起来,这一单很可能交易额要上百亿!这姚梵真是个金娃娃!作为一个国际军火掮客,这小子真是能量十足!”

姚梵请刘哲夫吃了顿海鲜,便把他送回了宾馆,二人在宾馆又详谈了一番之后,姚梵才告辞离开。

姚梵还没到家,手机上就接到周含真的短消息:“姚梵,我们不合适。”

把手机塞进口袋,姚梵苦笑着开车回家睡觉。

次日一早,姚梵和刘哲夫一起去了北京。

刘哲夫把姚梵的采购请求告诉西北工业的总经理程书苍时,程书苍一口答应:“没问题!黄金就黄金,你叫他把黄金存在我们指定的银行,当日存入,当日折现,价格上就按存入当日的上海黄金交易所三十日收盘均价结算。”

程书苍调来了西北工业集团公司的财务部经理易融熔与刘哲夫一起操办此事,姚梵与易融熔签订了黄金结算协议,约定了以中国人民银行青岛市市南支银行作为交易结算库。

易融熔作为一家年营业额三千亿人民币的巨无霸公司的财务主管,举手投足霸气十足:“姚总,你们环球铝业的黄金什么时候到岸入库?分几批?每次多少吨?”

姚梵老实回道:“最迟明天就能全部入库,一共180吨,现在这些黄金已经在市工行的黄金期货交易结算库里存放着了。”

易融熔是按照程书苍命令过来的,之前并不知姚梵的底细,闻言倒吸一口凉气,立马仔细打量了姚梵一眼,心说这笔交易真是够大的,也不知这姚梵是何方神圣。

刘哲夫瞪着眼睛,敏感的问姚梵:“进口手续有吗?”

姚梵皱眉道:“还没来得及办,东西太多了。”

刘哲夫有些傻了,望着易融熔道:“易总,你看这情况……”

易熔融立刻反应道:“虽说黄金进口没有关税,可报关总是要的,小刘,你们这样搞可不行,要出事的!”

刘哲夫心说关老子屁事,这特么都是姚梵这小子整出的幺蛾子。

易熔融站起身道:“我得给程总打个电话问问,程总要是同意,我照办。”

说罢,易熔融走出会议室,一个电话打到程书苍处。

程书苍一听说这么多黄金,也觉得事情麻烦,可一想到姚梵打算下的天价订单,便底气十足的吩咐道:“人民银行那边作为我们的代收行,手续什么的都好说,这个客户对我们公司今年业绩很重要,这笔交易不能卡在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上面。”

易熔融一听程书苍这样吩咐,心里也清楚,这时候要以公司利益为重。

程书苍继续在电话中吩咐道:“海关和情报处那里我去打招呼,总之交易不能停,先把合同款拿到公司账户上才是真的,其他的咱们先别管。”

“是。”易熔融也觉得在目前这样合同签约在即的关口,应该免生枝节。

于是姚梵开始与刘哲夫谈判采购事项。

“考虑到姚梵的采购数额巨大,其中的利润高的令人发指,于是刘哲夫答应,以一百亿的总价,交付三百万只战备库中的56半自动,六十亿发子弹,三十万支81轻机枪,一亿颗手榴弹,另外提供一个步枪厂、一个子弹厂,一个手榴弹厂相关的机械设备和技术,包括相关特种金属的冶炼、加工,化学原料的制备提纯等等。”

“刘经理,我的客户工业底子很薄弱,基本上什么都不能造,但是他们很好学,愿意花钱建立起完整的工业体系,眼下军工方面,我们不求高精尖,只求能够达到我国六七十年代的水平,也就是主要以轻武器为主,国防战略立足于人民战争。”

刘哲夫呆呆的看着姚梵,心里却在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篦着,怎么都想不出姚梵究竟是代理哪个国家的军火进口,怎么能够如此没有技术含量。

姚梵是本着花钱买平安的原则,痛快的砸了一百亿给西北工业,这相当于投名状,令西北工业不得不重视他的存在和安全。

“刘经理,从上次受到情报部门调查开始,我就很不安,希望西北公司能够给我提供安全上的保护。”

刘哲夫道:“姚总你放心,上次你走后,我们公司程总已经和上面表过态了。至于具体事项,今晚我们公司有个欢迎宴会,程总会单独和你谈。”

姚梵默默点头,知道自己这次必须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只有真相才是最合理的解释,但是穿越这种事情,能作为真相存在吗?

新时代大酒店门前的人工瀑布很壮观,水流从十米高的辅楼上冲下,在五米高的中间水潭里聚集,然后从隘口里突然泻出,落入地势最低的人造河。人造瀑布虽然没有自然景观的雄奇,但那种力与光的交错折射,融合汇聚,依旧令欣赏者感到压迫。

姚梵在新时代大酒店顶层的特别宴会厅中与程书苍见面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级别的央企老总。

程书苍年过五十,身高一米八,白净的脸庞儒雅而精瘦,和姚梵寒暄时,声音如他的身高一般宏亮。

“姚总真是大手笔啊,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几次采购让我们西北工业受益匪浅,真可谓是蓬荜生辉。”

姚梵握着程书苍的手道:“我也很高兴能给国家带来利润。”

程书苍点点头:“互利合作是友谊的开始,我很期待我们双方今后的合作。”

新时代大酒店的特别宴会厅很大,层高七米的大厅中此刻却孤零零的只放了一张桌子。

姚梵进来就看见,程书苍和另一个穿军装的少将站在一起聊天。程书苍在与姚梵寒暄后介绍道:“姚总,这位是情报部的严军少将,今天这顿饭就我们三个人。”

姚梵看着严军,感觉此人其貌不扬,但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整齐端庄的印象。

三人入席坐下后,酒菜流水般上了来,然后服务员离开,整个顶楼宴会厅只剩下三人静静的吃饭。

大家也不客套,轻松地聊了些家常,酒过三巡,严军开口道:

“姚总,对于你的客户,你能透露一下具体情况吗?”

姚梵喝了口苹果汁,润了润喉咙道:“其实我一直很想对国家坦白,因为我觉得我掌握的资源对于国家来说非常有利。可我一直以来有个疑问,不知道国家在得到情报后会如何对待我。”

严军道:“这你可以放心,我们也知道军火生意里有很多忌讳,不会强求你作不愿意的事情。眼下之所以想找您核实情况,主要是因为目前对于你的进出口渠道,我们非常关注。”

姚梵点点头:“可以理解,毕竟我的军火采购数量不是小数目,可是问题不在于我,而在于你们的诚意。”

严军问道:“你希望我们拿出怎样的诚意呢?只要在中国境内,我可以保证你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甚至可以给你安排另一个身份。当然,你也许会顾忌自己在海外活动时的生命安全,所以我们今天的会面完全是不公开的,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今天在这里,你来这里也只是作为程总的客人赴宴。”

姚梵道:“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在中国,从来没有出国。”

严军的目光清澈的望着姚梵,同样,姚梵也用清澈的目光看着严军。

“你是说你每次出境都不经过海关吗?这个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也确实希望你能说明一下,毕竟这是不合法的,尤其是该地下渠道并不在国家的监控之下,那就更加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