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3章 真实的谎言

第233章 真实的谎言

【233】真实的谎言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始终没有离开中国的土地,我只是穿越了,带着我的采购,从2012时空穿越到1876的时空。”姚梵坦白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严军微微摇头,露出有些迷惑而焦急的表情,他很不喜欢自己处于这种听不懂对方话的情况。

“时空穿越,从现代时候回到过去。但那不是和现代连接的过去,那只是一个时空分支,我在那里活动了很久,根据我的观察,这两个时空毫无联系,我的行为并没有改变2012。”

严军目不转睛的看着姚梵,眼神里有一丝恐惧。

“严将军,我没有撒谎,请你相信我的诚意,我知道你是国家情报部门的最高领导,今天能够见到你我很欣慰,这也是让我决定说出内情的原因,事到如今我没有必要再欺骗你。”

严军脑子已经有些糊涂了,微张的嘴巴半天没合拢,最后他终于点头,大概是听懂了姚梵的意思。

“你是说,你的黄金、珠宝、古董,都是从另一个时空带来的?那里是1876?而你采购的所有物资都被带去了1876?所以我们无法追踪,是这个意思吗?”严军问。

“是的。”姚梵不安的看着严军。

程书苍在一旁听得也傻了,他看的出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像是在撒谎,起码以他五十多年的人生阅历来看,这个年轻人的谈吐很诚实。但偏偏他说的完全是一种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内容,如果他没有疯,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程书苍双手环在胸前,手肘支在桌上,看着身旁坐着的这位年轻人,只见他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摊开掌心放在桌上,平静的一动不动。

“他很有钱,富可敌国,他的客户可以给他180吨黄金委托采购,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信任。他为什么要说谎?或者真相是……那可太妖了……无法解释啊……”

严军的想法和程书苍差不多,但他见识过各种古怪,在对于奇异事件的理解力上远远超过程书苍,因此听姚梵这样说完,反而倒是觉得事情好办了。

“他肯开口,这就是一个突破口。不管他是不是胡说,起码他愿意谈这个问题。”严军想。

“你父亲姚鹏成立了一个环球贸易铝业公司,大规模的采购和定制各种老式的工业设备,请了很多各行各业的专家和咨询公司来出具各种报告和技术材料,还改编了很多书籍,抹去书号和出版商以及出版年月,删去大量涉及现代的词汇,还找了几家印刷厂大规模印制。”严军口中平静地阐述着事实,大脑却剧烈的翻腾起来。

“严将军既然知道这个情况,应该已经察觉到了,这些书籍很多都标注了姚氏藏书,或者直接用我父亲的名字当成作者。”

“这么说来,这些书都是给你带去1876的?”

“那里是清朝。

清朝末年。

很多令中国人心如刀绞的历史事件已经发生,还有很多令人痛心疾首的历史事件即将发生。

我是个爱国者,一想到自己通过历史书籍曾经感受过的那种耻辱和愤懑会实打实的落在那个时空的中国人面前,我就痛苦的不能自拔。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个时空的国家一步步走向屈辱的未来,我不能装作那一切都和我没关系,我不能只顾着自己进行时空贸易赚钱。

我得做点什么。”

“所以你买了武器,印制了书籍,准备过去造反?”眼前这个军人的声音变得温柔而和气。

“我只想赌一把,我想,结果再烂也不会比历史更烂吧?”姚梵戏谑的笑道。

严军咽了口唾沫,有些捉摸不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你知道,你说的这些话很离奇,简直像是小说,现在有很多穿越小说,我也读过一本,叫什么《1949我来自未来》,那书和你说的很像,只是没有写完。”严军艰难地道。

“现实往往比小说更离奇。”姚梵低头道。

严军沉默着喝了口酒,又拿起茅台的瓶子,亲自给姚梵满了一杯。

“姚梵,我愿意相信你,可你知道你说的东西有多么不可信吗?”

姚梵笑道:“我当然知道……干杯。”

严军不动声色的举杯喝干,温柔地道:“姚梵,你愿意接受测谎仪测谎吗?”

“是不是还要请几个精神病医生来和我谈话,鉴定一下我的精神状态?”姚梵忧虑地问。

“是的,最好能这样。

你放心,我以一个军人的尊严向你保证,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不会受到伤害,即便医生说你精神不正常国家也不会送你进精神病医院。”

“会送我进监狱?”

“不管鉴定出什么结果,你都是程总的大客户。”严军言下之意是不会拿姚梵怎样。

“只是鉴定结果如果证明你说谎或者精神有问题,今后你将受到更加严密的监控。”

“要我现场表演穿越?”

“如果可以的话。”

“那我接受测谎,也接受谈话,如果通过的话,我们再进一步讨论。”

严军感激的点点头,再次举杯:“姚梵,谢谢你的配合。”

……

北京昌平。

地下三百米。

国防部6684掩体城市工程,应急指挥中心。

“受试对象12079的生理与精神体征一切正常,第五次测试完成,两个小时回答了544个问题,所有问题全部通过。”一名军服外面套着白大褂的军医说道。

严军站在单面玻璃外,整整12个小时没有离开半步。

严军身旁,一名同样是少将军衔的白发军人声音有些颤抖:“这么说,他讲的全是真话。”

“即便是受过最严格测谎训练的特工,也不可能在这套最新型的系统下坚持十个小时连续五次全部通过!

这套系统对于脑电波能够最高精度的接收,对大脑皮层的活动能够动态的在屏幕上作全息观察,这是全世界目前最先进的科技,任何人都不能可能欺骗它,比起公安部现在用的通用型测谎仪,这套系统要强出百倍!”白大褂军医提高嗓门道。

严军干涩的开口道:“会不会是因为受试者有极度的妄想狂症状,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严将军,你觉得会有国家用一个患有深度妄想狂的精神病人当特工吗?我个人相信受试者说的全是真话!”白大褂的脸上露出了狂热的表情。

“是不是病人,经过精神专家鉴定就知道了。”白发将军说道。

说完,他低声补充道:“我也倾向于接受他说的,也许我们在时空中并不孤独。”

为其三天的测试终于结束了,姚梵从装修犹如酒店的房间里走出,在严军的陪同下通过外面长长的甬道,这条一眼望不到头的甬道的拱顶刷着白灰,两侧衬着木质墙裙。姚梵和严军很快走进了岔道,上了电梯。

“e3。”严军按下电梯里的通话键。

电梯飞速运转,之后门打开,两人再次进入一条相似的甬道,又走了几分钟才进入一间如电影放映厅般高大的长方形会议室,会议室里灯火通明,柔和的白光铺满每一个角落。中央是一张铺着白色桌布的威严大桌。

严军示意姚梵在这张巨大无比的桌子边坐下,随后他坐在姚梵身边。

“这里很少有人来过,上级对你很重视。”

“谢谢。”

“姚梵,现在假设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眼下就只剩一件事。“严军死死地盯着姚梵的眼睛:“证明给我看。”

“这次采购的所有货物都将和我一起消失。”

“你是说从潍坊?”

姚梵点点头:“那是我在1876设置的仓库。”

“这是上级发给你的持枪证。”严军掏出一张小本子,上面有姚梵的照片,签发单位一栏空着,签发人一栏却赫然印着一个令人耳熟能详的名字。

“等你离开这里时,会给你一把枪。”

“我下次回来,会怎样?”

“如果你证明了你的能力,你的生活会有很大改变,但总的来说,表面看上去没什么改变。”

“我需要做什么?”

“做你想做的。”

“我本来想发财,现在我发财了,所以有些失落。”姚梵笑道。

严军脱下军帽,挠了挠头:“你不是一直在作时空贸易吗?到时候你可以继续作。可能国家到时候会委托你做一些事情,你可以考虑接受。”

说完,严军想了一下:“你是党员,应该有这种觉悟。”

这话说完,姚梵和严军都笑了。

严军笑的很灿烂,伸出手来握住姚梵道:“同志,我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

姚梵这次带来的180吨黄金悄然无声的进入国库,成为了2012年度国家收储黄金。

由于金价暴涨,国内各个国有金矿的黄金收储计划都面临调整,考虑到市场价格因素,收储计划整个的放缓了。面对一路上行的金价,市场化收储也面临压力。

如今有了这180吨黄金,国家今年的黄金收储计划已经提前完成。

一时间各大金矿都开始货源充足,金交所的各主要会员单位也开始在黄金期货市场上大批抛出。

金价突然开始暴跌。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有些人故意作乱的黄金市场大牛市至此完结。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