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4章 永不脱密

第234章 永不脱密

求订阅

【234】永不脱密

潍坊库区。

原本在夜晚,占地三千多亩,约两平方公里的库区大部分都沉默在很深的黑暗中。

可是就在这几天,库区的夜晚突然明亮了起来,一根根七八层楼高的灯柱被这里不断增加的解放军工程兵竖立起来,雪亮的高压氖泡重叠照射着这片地区,把围墙中的露天仓库照有如白昼。

库区外围,荷枪实弹的武警岗哨按照五十米一人的距离严密排布。库区中虽然很少人,但都是些技术人员,正在安装着各种实验仪器。

库区中堆放的货物五花八门,既有用防水帆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机械设备和水泥,也有傻大黑粗露天堆放的工业构件和钢材。所有的货物都分门别类的在不同区域堆放着,看上去整齐划一。

11月27日,晚上八点,姚梵进入库区,开始在一群科研人员的录影摄制下当场布置血祭大阵,晚上九点,血祭大阵布置完毕。

库区外的临时指挥部中,严军和一群穿军装的科研人员紧张的观察着临时搭建的多屏全息监控幕墙,幕墙上一个个显示器中有的是监控画面,有的是各监控仪器的实时数据。

“北京测控中心,尖? 兵七号已经到达工作航域。”

“881收到。”

“北京测控中心,环境九号已经到达工作航域。”

“881收到。”

“北京测控中心,前哨五号已经到达工作航域。”

“881收到。”

“空军临时指挥中心,实验侦察综合机12112号实时监控信号已经传回,目标锁定正常。”

“881收到。”

“空军临时指挥中心,星空数据链整合完毕,监控正常进行中。”

“881收到。”

“北京测控中心,尖兵七号已经发回多孔径雷达调试信号,各编码单元运转正常。”

“881收到。”

“北京测控中心,三星在轨姿态全部调试完毕,开始实施104号临时工作计划,对目标区域监控时长为15分钟。”

“收到。”

“北京测控中心,三星进入全功率监测状态成功,加密信号已经交付6684基地。”

“这里是6684基地,空天一体化监控已经开始,881,你们还有15分钟。”

严军拿起手中的对讲机:“姚梵,你可以开始了,你有15分钟。”

库区中,姚梵把手中对讲机放在地上,站在摄像机面前点了一根烟。

透过监控屏幕,严军看着姚梵点起香烟,忍不住双手紧握:“这小子!知不知道天上一秒,地上十万!知不知道调来三颗卫星和一架核试验基地的科研侦察机有多难!”

突然,严军看见屏幕上的姚梵动了。

姚梵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中指随手一弹,带着火星的烟头飞向半空。

严军面前的组合式屏幕上,画面开始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伴随着雪花点和嘶嘶杂音,十几个屏幕在几秒钟内相继变成蓝屏,同时严军感觉脸上一阵瘙痒。

“声波监测仪发现0.5赫兹次声波异常!”

“射线监测仪发现超高能射线瞬间反应,波长低于伽马射线,属于未知射线!”

“磁谱监测仪发现异常超高能磁谱,超过检测范围,无法估值测算!”

“光子监测仪发现无光子反应!无光子反应!目标区域进入无光状态!”

“电磁监测仪发现超高能电磁释放,磁控接收管突然受损,无法提供数据。”

……

随着各监控仪器的数据一一汇报集中到临时指挥部,严军对着整堵蓝屏的监控幕墙开始颤栗起来。

“我信了……我信了!”严军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恐惧,口里念叨着。

突然,幕墙右边一个分屏挣扎着结束了蓝屏状态,呈现出扭曲的带状图像,接着再次挣扎着恢复了正常显示。

画面中原本姚梵站立的库区空空荡荡,只有地上一个忽明忽暗的红点在随风闪动。

监视器操作员赶紧拉近图像,原来是却是那根姚梵点的烟,此时燃烧的只剩下烟屁股了。

严军很快镇静下来,抛弃麦克风,走进临时指挥部边上一辆卡车后的活动舱室,用指纹锁打开一个黑色铁匣,拿起电话向6684基地汇报了目前的情况。

电话那头毫无片刻迟疑,上级命令下达了。

“881实验项目组全体,从即刻起原地待命,禁止一切外界接触。

本次实验密级绝密,参试人员永不脱密。

所有参试人员在潍坊等待军内绝密专列抵达,准备向秦岭9215基地不间断转移。

安排情报人员24小时监控并保护姚梵家人。”

“是。”严军面无表情的应道。

……

姚梵回到1876后立刻联系上了警卫团,按照姚梵穿越前的指示,警卫团一直在潍坊库区外守护着。

警卫团的战士们将近两个礼拜没见姚梵,这时突然看见姚梵从库区中走出,不由得全都围了上去。

“主席,您什么时候来潍县的?咋不通知一声,俺们好去接您呢。”新任警卫团团长不久的段国新激动地道。

段国新的前任,姚梵的贴身警卫牛虎已经被姚梵安排去了公安部担任部长,段国新是从战士中提拔上来的,和牛虎一样,仅仅私塾学历。

“大家辛苦了,啥也别说了,我也想你们。现在通知潍坊驻军和当地干部,立刻组织物资搬运。”北方11月底的天气已经很冷,姚梵哈着白气下令道。

“主席,库区办公室里锁着这段时间北京发来的电文,您抽空过目一下。”段国新道。

“好,我这就去看。”

姚梵回到库区办公室,仔细的通读了这段时间的电报,感觉事务繁杂,各方面的工作都在按照自己离开前的部署,有条不紊的推进着。

“李鸿章和日本人谈崩了……”

“德国公使巴兰德求见,希望指定时间进行交换国书……”

“英法在香港增兵备战……”

“英国军舰在长江口炮击轮船招商局的靖安号货轮,导致船体受损严重,死伤五十多人,目前轮船招商局的沿海运输已经停顿……”

姚梵看到炮击靖安号事件,这下有些坐不住了。

“看来不把香港和安南拿下,就不能切断英国军舰的北上补给线。可最重要的还是建立海军。”

姚梵命令警卫团立刻发报,通知中央,自己将即日回京。

在警卫团和沿途驻军的一路护送下,姚梵乘坐的拖拉机卡车大队于12月2日抵达北京。

重新坐镇京城后,姚梵立刻着手处理这段时间的遗留事务,安排全国的地方建设。

姚梵这次与德国公使巴兰德的见面由马克思陪同。

“亲爱的巴兰德大使,经过这次交换国书,德意志帝国已经是实质上与中国建交的第一个主权国家,虽然正式的仪式将在1877年十月一日以后进行,但实质上我们已经提前正式建交了。”姚梵说。

“您是说华夏人民共和国的建国仪式将在明年的十月一日进行?那还有十个月呢,您为何要拖这么久?”巴兰德不解的问道。

“眼下英国人还在封锁我们,靖安号事件您想必已经得知了吧?英国人居然用军舰炮击我国商船,造成五十多名平民死伤。”

“我代表德国政府,对英国的这种行为表示愤慨,德国政府认为这种攻击平民的行为是非法的,各国的商业安全必须得到保护!确实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帮您进行居中协调。”巴兰德道。

姚梵当然不会以为巴兰德很担心中国平民的死伤。

历史上德国人在占领青岛之后,用无数中国劳工修建了青岛的地下军事设施,也就是后世的公知们跪舔传唱的青岛下水道,这些地下甬道连接着青岛的各军事要塞和海岸炮台,可以储备战争物资和士兵,当然兼具排水功能。

后来在日本人进攻青岛时,投入了4万人和几百门大炮,才攻陷了区区3000德军把守的这一依靠中国劳工用无数生命修建的工程。

至于修建工程的中国劳工,由于知道了地下道的所有建筑结构情报,无疑被统统扔进了大海灭口。

德皇威廉二世在1900年臭名昭著的匈奴演说中称“……你们如果遇到敌人,就把他杀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谁落到了你们手里,就由你们处置。就像数千年前埃策尔国王麾下的匈奴人在流传迄今的传说中依然声威赫赫一样(杀人盈野),德国的声威也应当广布中国,以至于再不会有哪一个中国人敢于对德国人侧目而视。”

1900年八国联军进中国时,德军在京津地区杀人放火**掳掠,尸体堆积堵塞了整条整条的胡同。

所以从本质上说,姚梵根本不相信任何外国人。

“亲爱的巴兰德,面对战争威胁,最好的办法是以战争回敬,在得到足够的教训之前,我不认为英国人会接受您的调停。”姚梵道。

巴兰德点头道:“你说得对,但我们不能眼看着英国人把封锁扩大,一旦他们把矛头针对上中德目前迅猛发展的海上贸易,那我们会损失惨重。”

姚梵道:“通过新土地所有制下的新型公粮税制改革,中国可以筹集足够的政府财政经费,因此我们并不担心英国的海上封锁。

当然,我们的确希望德国能够拿出勇气和力量,阻止英国的海上暴力。但我个人对此不太乐观。”

“我会找英国人谈的,无论如何,不能允许他们攻击德国的商船。”巴兰德有些郁郁不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