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35章 东方大学

第235章 东方大学

求订阅,

【235】东方大学

巴兰德接着提出希望中国对德国转让制造新型染料的技术,被姚梵一口回绝。

“中国可以和德国成为很好的朋友,但中国的技术只对社会主义阵营进行有条件的开放,科学技术关系到中国国家存亡和未来发展,我们不可能把它当普通商品进行交易。”

姚梵说完后,马克思涛涛不绝的用母语和巴兰德讨论了一番德国的现状。

马克思希望巴兰德转告德皇威廉一世,停止迫害德国工人和工人运动,停止对于德国国内的共产党实施抓捕,停止对于左翼报纸和言论实施白色恐怖。

马克思在侃侃而谈中,一脸的大胡子如狮鬃般威武晃动,满脸油光中透着红光。

自从到了中国以后,马克思一天比一天更喜欢这个国家,随着姚梵在军事上的节节胜利,马克思甚至把家人全部接来了中国享福,不光是夫人燕妮,还有三女儿艾琳娜,中央党校校长的工资为245元,如果仅仅按照汇率来说,相当于六十英镑,这钱即便在伦敦,也足以令马克思一家生活十分富足。

另外马克思的大女儿燕妮和二女儿劳拉作为共产国际欧洲支部的领导人,享受着中国领导下的! .. 共产国际发给的高级海外干部津贴与活动经费,同样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现在的马克思,正在全身心的投入国际共运的幕后组织与策划。

受到社会主义在中国成功建立政权的激励和姚梵的怂恿,马克思和围绕在他身边的一群国际共产主义分子正在积极地策划向全世界输出革命。

巴兰德对于姚梵重用马克思深恶痛绝,从马克思一开口,巴兰德的脸色就难看之极。

“既然无法得到中国的技术转让,那么请允许我提前告辞。”巴兰德礼貌的起身,向姚梵告别,顺便给马克思一个闭门羹。

送走巴兰德后,姚梵对马克思道:“您这么做是缘木求鱼,向一个帝国主义分子要求社会主义改良,您应该明白这是行不通的。”

马克思用生硬的中文说道:“但我认为我们必须要有干涉他国内政的勇气。”

姚梵听马克思说完这话几乎愣了。

马克思继续道:“我们必须给这些国家足够的压力,不要让他们觉得伟大的社会主义政权在乞求他们的友谊。应该让他们明白,想要成为我们的朋友,就要在政治上进行调整,要付出代价,不付出代价就得到的友谊是经不起考验的。”

姚梵感觉马克思说的也有道理,这大概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吧……

……

时间一转眼到了元旦,习惯在家里猫冬的农民们却闲不下来,各级政府的建立,中央下达的建设任务也已经摆在了各级政府面前。

眼下中央给各地的建设任务集中在修建粮库和道路这两方面。由于粮食的收储从地主手中转移到了政府手中,全国所有县都需要大规模修建粮库,考虑到公粮的数量巨大,必须赶在开春之前完成每个县的粮库集中建设任务。

而道路的整修则是疏通国家血脉的重要工作,在交通部的安排下,要求做到在原有土路的基础上进行大规模拓宽和加高,国道、省道、县道的标准也被落实了下去。

中央政府对于参加工程建设的农民工提出了优厚的补偿方案,通过崭新的农具、胶鞋、布匹、肥皂的折价发放,来充当建设经费。

如果没有土改,新中国政府不可能完成这样大规模的建设任务。但眼下经过土改之后,分到田地的农民干劲十足,在政府给予的物质刺激下,各县、乡、村都分派到了建设民工的名额。

工业建设也在持续的推进之中。

铁路线的路基建设非常顺利,中小型铁桥石桥的建设是比较大的难点,但在姚梵大规模的水泥和钢铁支援下,铁道部部长徐寿带着一干共产国际从欧洲聘请的工程师们精心筹划,沿线各条铁路桥相继完成了桥基建设,开始合拢。

作为新中国头号工业基地进行规划的山东地区,徐建寅领导下的北方工业集团下属煤矿、铁矿、热电站、钢铁厂、机械加工厂、化学原料厂都在一个个的拔地而起。

北京郊外,纺织工业部设立的纺织厂已经完成了土建和机器调试,只等着电力到位后开始试生产。

在全国一片建设热潮中,中国人民革命军却披着厚厚的冬装进行着军事训练和军事任务。

根据以姚梵为首的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革命军在一月发动了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各集团军带着他们在进攻中不断组建扩大的民兵部队,向着所有投诚地区和偏远地区进军,将新中国的疆域几乎完整的扩大到了之前朝廷统治的极限。

全国范围内除了西藏和香港,所有地区全部被解放,于是全国范围的剿匪工作开始大规模的进行。

这年头的土匪与荷枪实弹的革命军比起来毫无战斗力可言,虽然补充进了一批逃进山中的土豪劣绅,但是这些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抵挡住革命军的机枪和迫击炮,单单是一个班的56半自动的火力攒射就能打垮上百人的土匪。

坐镇北京的姚梵通过电报,每天看着胜利的捷报发来,心中喜悦。

……

这天,经徐寿推荐担任邮电部部长的华蘅芳兴冲冲的来到中南海,向姚梵报告喜讯。

“主席,好消息,玉泉山的铁塔已经搭建完成,铆接加电焊固定,总高度26米!北京热电厂规划的16套汽轮发电机组目前已经完成第一套的发电调试,除了给首都各政府机关供电外,还能驱动广播系统!您说的覆盖全国的广播网,第一步已经成功迈出。”华蘅芳一脸的激动。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人员培训进行的如何了?”姚梵问。

“邮电部下属板肠胡同多媒体培训中心已经完成了第一批骨干人员的培训工作,现在只要系统调试完成,就能开始广播!”

“所有人员的政治素质一定要过硬,保密工作要做好。”

“是。”

“眼下还没成立电力工业部,邮政和电力集中在一起办,你辛苦了。”

“哪里的话,主席,看到中国现在大规模办工业搞科学,我这个一辈子和科举无缘的人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高兴。”

“北京的电话系统安排的怎样了?”

“目前部里打算在首都各中央机关和部门首长住宅之间把电话网拉起来,第一批大概装200部左右。”

……

终于,在1877的2月10日,中国乃至世界上第一个公共广播电台开通了,第一个电话网也在北京建成。

年后的2月18日,雨水节气中,黄金莺为姚梵生下一个女儿,姚梵为女儿取名为姚雨甜。

“早帆,我哥说了,外甥女的满月酒他来办,总要大大的乐呵一下才好。”黄金莺在丰泽园姚梵的办公室里一边哄着女儿一边说道。

姚梵一想起自己那老丈人黄澄琏和大舅哥黄金山,皱眉道:“你哥哥黄金山现在是交通部副部长,岳父他现在又是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让他来大操大办,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你既然不愿意,那我们俩自己办。”黄金莺很干脆。

“照我说不要办什么满月酒,只叫厨房多做些红鸡蛋,给认识的人发一遍就行,自己家里人再吃顿饭庆祝庆祝。”

“我听你的。”黄金莺满脸欢喜的望着怀里的娃娃。

随后她又加了一句:“李海牛改名了,你知道吗,他本名吉东云。”

姚梵见黄金莺赖在他办公室不走,干脆放下笔说道:“你想说什么?他本名我早就知道,当初在青岛,他就对我说过他的底细。”

黄金莺道:“他和三姐打报告结婚了。这两人一个是城建局局长,一个是卫生部部长,这报告得你批吧?你同意不同意?”

“同意。”

“那你去不去喝喜酒?”

“去。”

黄金莺闻言一脸的高兴:“那就好,我这就给三姐打电话。”

……

和清华大学同时成立的还有一个大学,虽然挂牌时静悄悄,但这一学府的成立同样具有重要意义,这所大学的名称叫做北京东方大学,是一所专门培养外国共产主义学生的大学。参考另一时空的莫斯科东方大学,这所大学的建立,对于输出革命有着重要作用。

此刻东方大学中,来自朝鲜的学生占了大多数。在姚梵拿下北京之后,迫切希望和姚梵政权建立关系的便是朝鲜驻京办的官员。

朝鲜在北京一直设有驻京官员和机构,但作为藩国,并不具备领事馆的职能,只是被宗主国安排在鸿胪寺居住。在中华社会主义劳动党横扫天下之后,驻京的朝鲜官员受到了很大的思想冲击,尤其是革命军一举歼灭五国联军之后,更是被朝鲜派出的外交官员视为宗主国的雄风再起。

经过简称中华党的中华社会主义劳动党派出的干部接触之后,朝鲜官员很快联络到了时任朝鲜国王的李熙,李熙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什么是中华社会主义劳动党,他只以为中国有了个新的皇帝上台,这人叫姚梵。

让李熙激动的是姚梵公然命令外交部与日本谈判的李鸿章,对日本提出废除《江华条约》,这在李熙看来是毫无疑问的宗主国的庇护。

于是按照中华党中央的要求,李熙毅然派出了两百名国内的士子,前往中国学习富国强兵的新文化,这些学生被全部安排在了北京东方大学,学的不是别的,正是马克思主义和姚早帆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