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43章 香港海战

第243章 香港海战

【243】香港海战

北海舰队司令邓世昌亲自坐镇第一鱼#雷艇大队的指挥艇。

经历了长江口海战的他现在信心十足,如今的他已经明白了姚梵给他的密信所含的意思。

之前对铁公爵号发起的偷袭就来自于第一鱼#雷艇大队的16004号鱼#雷艇,16004这个编号中,第一个1是北海舰队的编号,6是鱼#雷艇的舰种类别号,004是该艇在海军中的战斗编号。

16004艇的偷袭非常成功,该艇通过一次50节的急速掠海飞行,在接近铁公爵号3公里处成功发射了一枚533mm大口径鱼#雷,正中联合舰队旗舰铁公爵号的舰尾。

由于026鱼#雷艇的满载排水量不到40吨,艇身目标太小而且涂装灰色,速度又快的离谱,以至于铁公爵号直到中招才反应过来,自己遭到了敌袭。

伴随着铁公爵号的末日降临,三个大队的鱼#雷艇第一波攻击也已经完成,其余29发鱼#雷被成功射出,如高速穿行在海水中的海豚一般以每分钟1500米的速度向着目标掠去。

由于阉割版的533mm鱼#雷射程极短,2013方面并没有对鱼#雷速度进行前中后段的设定,而是统一为满功率的50节冲击状态。

这批鱼#雷在海军705所下属生产厂进行阉割时,705所完全搞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奇葩国家会要求#购买这样一批既没有线控,也屏蔽了无线电引导功能,不带尾流追踪,只带主动声呐探测头,发射距离在4公里以内的“废物鱼#雷”。

但既然是外贸产品,实打实的赚钱项目,大家使劲干活完成任务就是了,归根结底,迅速完成500发训练弹和1000发实弹的生产指标才是大事,至于外国人买去咋用,那就不是咱们操心的事了。但是大家普遍猜测,这大概是别国买去用来炸礁的……

虽然这批鱼#雷被2013建议最佳发射距离是3公里,但考虑到对快船进行尾随追击的情况,这批鱼#雷实际加注的燃料航程都超过10公里。一旦将这批鱼#雷上暂时屏蔽的无线电引导功能打开,十公里外的发射攻击是不成问题的。

即便不打开这一屏蔽的无线电引导功能,10公里外的偷袭,只要确保鱼#雷大致方向正确,在4公里处声呐打开后,只要敌舰处于前方扇形范围内,能够被搜索到,依旧是会被准确锁定。

只是这样一来,攻击命中率当然不如3公里内几乎弹无虚发的最佳发射距离来得高,但也足以确保百分之五十的命中。

香港外海在燃烧。

29发鱼#雷居然全部命中目标!

尽管由于声呐的自动锁定出现了混乱,导致多弹攻击一个目标的情况,但29发鱼#雷几乎摧毁了整个联合舰队。

皇家海军东印度舰队的15条战舰4条运输舰,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远东舰队大小11条战辅舰,香港殖民地各贸易公司和轮船公司的35条从220吨到千吨以上的货轮,大小65条船只已经全部陷入了火海。

正如未能登船离港的英国移民们所诅咒的一般,皇家海军下了地狱,陪葬的是法国远东舰队和无数英国商人和他们满载商品与财物的货轮。

这次共和国历史上的香港海战,由于发生在南丫岛东南外海,所以也被后世一些人称为南丫海难,甚至南丫大屠杀。

原因是这些人认为当时的实力对比太过悬殊,联合舰队和武装到牙齿的北海舰队比起来,这些炮舰组成的老式舰队在三个鱼#雷艇大队30条026艇组成的狼群攻击阵型面前,完全是羔羊般任人宰割。

邓世昌在15001号026鱼#雷艇担任的指挥艇中意气风发的指挥道:

“二大队,三大队听我命令,完成第一次攻击之后立刻分散折返,在预定海域重组队形,各大队长立刻观察战况,准备安排本大队鱼#雷艇第二波攻击目标。务必全歼敌舰队残存的反击力量!”

二大队队长罗丰禄得令后,在无线电中激动地高喊道:

“中国人民革命军海军北海舰队鱼#雷艇部队二大队全体官兵听令!为了共和国!突击!!!”

作为福建船政学堂驾驶班的优秀毕业生,罗丰禄一毕业就分配在战舰上担任二管带,在被调离大船分配到鱼#雷艇大队时,他还曾经闹情绪,想要回家务农。可是老家来信立刻打消了他的念头,他这才知道,就是因为他在海军,罗家作为福州大族,被土改工作组特赦为开明士绅,免去了家中族长脖子上的一刀。

当罗丰禄真正掌握了026鱼#雷艇之后,他便再也不愿意回到之前的蒸汽风帆战舰上去了。

这段时间,他经常对新提拔为蒸汽风帆战舰舰长的海军战友们吹嘘:“别看咱船小,可是我这一个大队十条船,每条船单打独斗你们两条都没问题!

我的鱼#雷左一发,右一发,汝等大炮可能打到我50节的快舰?总有一天,我一个大队就能灭洋人一个舰队!绝不比邓司令长江口海战的成绩差!”

联合舰队的65条大小船只现在都紧张的把焦点对准了中国人那种奇异而飞快的袭击艇,每条船上负责观察的水手都发现,那三个恐怖的鱼#雷艇大队在制#造了惨剧后虽然高速离开,却在远方海面上诡异的完成了一个头咬尾巴的圆圈运动,似乎在重新整队。

之后突然,那些会发射恐怖鱼#雷的快艇们再次展开,三个方向的圆圈被一一拉开,成了三把笔直的利剑,再次向联合舰队急速刺来。

正在死亡的地狱中燃烧的联合舰队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作战的意志,幸存的战船和商船纷纷挂起白旗,船上悬挂的铜铃被水手们摇的铛铛作响,希望提醒对面中国海军注意到自己已经投降,能够高抬贵手。

香港海战终于结束了。

古老而又年轻的中国舰队大获全胜。

胜利的捷报通过无线电波不断地传向祖国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