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44章 寰宇乱纷纷

第244章 寰宇乱纷纷

双更!

求订阅!求各种票票!堂皇需要大家支持!

【244】寰宇乱纷纷

南国的冬季气候凉爽,适合战争。

广州军区完成了收复港澳的军事行动之后,再次迅速的完成了集结和补充,联合昆明军区,以三个集团军的兵力直下安南。

越南国王的封建军队在革命军的进攻下土崩瓦解,随着革命军的不断南下,安南省的土改工作开始在通晓当地语言的新培训的干部指导下,有条不紊的进行了起来,得到土地的安南百姓对于宗主国废藩置省的决定无比拥护,在政府的组织下自发的成立了民兵组织,为革命军提供运输和后勤保障。

英国和法国在香港海战之后如遇雷击,举国震恐。

英国国内这次发生的**,甚至超过了上次上海战役中五国联军被歼灭。

英国自由党内甚至首次出现了求和派,要求与中国议和。

自由党求和派领袖特雷迪在全国党部临时会议中发言道:“随着中国完成了现代意义的社会体制改变,从封建制度下解放出来的华夏共和国已经成为了东方最重要的力量。”

“一个人口接近四亿的国家一夜之间突然摆脱了封建时代,其所爆发出的巨大动员力和这种动员力所包含的恐怖军事潜力,将令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都不能轻易的远渡重洋,耗费巨大的后勤补给与士兵消耗去与之作战。”

特雷迪言之凿凿的道:“拿破仑预言的那头睡狮已经醒来了,他睡了那么久,以至于一旦醒来,浑身将充满着亟待释放的暴力与毁灭的冲动。大不列颠即便与之为敌,也应该成为一个机智的猎手,而不是逞一时的匹夫之勇,与其正面肉搏。”

自由党党部中一时间争论不休。

要知道自由党的对外政策关系着1880年大选花落谁家,自由党如果这个时候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极有可能导致保守党连任首相,继续主导议会。

“我也觉得我们不能再和中国人继续死磕,他们的人口太大了,兵员近乎无穷无尽,从他们对外公布说已经拥有30个集团军的情况来看,毫无疑问他们已经具备了自行生产新式步枪和火炮的实力,退一步说,即便是刺刀冲锋,那也是可怕的人海。一个国家一旦从封建制度下转为现代政体,士兵的战斗意志有多可怕,我想大家都知道。”一个议员表示同意特雷迪的观点。

“那些该死的黄皮猪就应该被全部绞死!大不列颠决不能和这群暴徒议和!”类似这样的声音也不断地从自由党议员们中发出。

“如果中国人占领了安南,完成了他们所说的诸藩回归,那下一个就是暹罗!一旦他们得到暹罗,那我们的缅甸将会受到直接的威胁!还有我们的马来亚!这会导致大不列颠在亚洲的全面溃退!我绝不能同意与中国人议和!”一名议员激动地发着地图炮。

“和谈并不意味着放弃缅甸和马来亚,只是默许中国接收原本是法国势力范围的印度支那,暹罗作为大不列颠的马来亚和缅甸殖民地与中国的缓冲地带必须保留,我认为中国人并不会傻到进攻暹罗,他们作为一个新兴的共和国,急需要休养生息,巩固国内政治。”特雷迪道。

“如果和谈能够确保不列颠得到与德意志同样的贸易优惠,我可以同意暂时和谈。”又有一名自由党议员表示支持特雷迪。

保守党眼下同样面临着这种纠结,陆地陆地打不过,海上海上打不过,不列颠什么时候曾经遭遇过这样的尴尬!尤其是长江口和香港的两次海上惨败,简直是让整个日不落帝国蒙羞,一时间所有英国人都在怀疑,日不落帝国是否还有能力充当世界霸主,维护他遍布全球的殖民地。

在受到议会中大多数议员的责难之后,保守党首相迪斯雷利迫不得已宣布解除原海军大臣的职位,任命沃克男爵担任新的海军部大臣。

法国巴黎。

此时法国总理已经不是五国联军上海战役时的杜弗尔.

由于上海战役中的惨败,毫无耐心的法国议会已经推举出了自1871年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成立后的第六任总理,朱尔西蒙。

法国远东舰队的全军覆没和大批船只被俘虏,这不祥的战报已经给朱尔西蒙的任期敲响了丧钟,可即便面对着议会里无数要求他下台的叫骂,朱尔西蒙依旧是唯英国马首是瞻,要求英国增兵安南,保护法国在西贡地区的殖民地和越北的通商口岸,把“无耻的野心家姚梵”的“卑鄙军队”从陆地上彻底赶出安南,或者至少达成瓜分安南的协议。

朱尔西蒙面对的处境极其尴尬,既要和英国一起干涉第十次俄土战争,防止俄国过度削弱奥斯曼土耳其,使得巴尔干地区的斯拉夫民族和俄国抱成团,又要在遥远的东方维护自己的殖民地统治。

对于法兰西民族来说,巴尔干地区的斯拉夫民族问题本与他不大相干。

但作为普法战争后签订丧权辱国条约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这个野鸡政府来说,要在49年内赔款德国50亿法郎,以含金量折算,相当于7.2亿两白银,比历史上的清朝辛丑条约和马关条约赔偿总额还要多。德军将在法国偿清赔款后从法国完全撤军。

可为了解决巴黎公社起义,这个野鸡政府居然答应通过变卖国产,在三年里凑够这些钱。于是德国坐视法军对巴黎公社起义实施了镇压屠城,之后法国在犹太银行团的担保下履行了变卖国产的承诺,凑够了钱欢送德军完全撤出法国。

这同时也令得法国彻底沦为了英国的小弟,于是英国的事情就等于法国自己的事情,英国既然要维持欧洲大陆的匀势,给俄国一点颜色看看,法国当然不能置身事外。

对于英国来说,维持欧洲大陆匀势的冠冕堂皇话语背后,实质上的原因是犹太银行团对于俄国的痛恨。

此时作为欧洲乃至全球金融中心的伦敦,俨然已经通过犹太银行团控制了整个欧洲大陆,几大犹太家族控制着英、法、德、奥、意等国的中央银行。

可唯一的问题是,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这个鸟人,他死活不同意成立私有化的中央银行,换句明白话来说,这导致了俄国犹太银行家们的银行居然无法控制俄国,垄断俄国的货币发行权!

更可恶的是,俄国通过派出舰队支持林肯这个大逆不道的家伙,只为了寻求对抗犹太银行团的盟友!

死鬼林肯是什么人?!

这是个胆然绕开私有中央银行体系,敢背离金本位依靠国家财政信用发行绿票的家伙!这家伙非但不从犹太银行团借高利贷,还篡夺私有中央银行权利,使得犹太银行团几乎没从南北战争赚的盆满钵满当然,把林肯变成死鬼之后,犹太银行团最终还是拿回了他们的“盆满钵满”。

所以此刻全世界最令大不列颠的实际控制者犹太银行团痛恨的国家,无疑是俄国。

从1867年亚历山大二世被刺杀未遂,直到1881年的再次刺杀,丫终于还是没能战胜国际银行团的金钱威力,终于还是死了,偏偏战斗民族是那种死磕的性格,亚历山大三世依旧没有同意私有中央银行,这是个一生只有两个盟友俄国陆军和海军的家伙。

当然这都是后话。

反正一言以蔽之,英国是绝不能容忍俄国这样一个不开放金融市场给犹太银行团的国家存在并且壮大的。

所以英国决定必须干涉俄土战争,必须给不听话的俄国吃苦头!

再说此时的俄国。

亚历山大二世对于中国的军事胜利极为震惊!

他原本还对中国是否会傻乎乎的为俄国当枪使存有疑虑,即便是在姚梵同意对安南出兵后依然存在顾虑,不断催促中国加快军事部署。

可如今战报传来,亚历山大二世几乎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中国人不但对安南出兵挑衅法国,还在出兵前收复了香港澳门,并在海上#将英国东印度舰队和法国远东舰队打成了渣。

中国这种偶尔露峥嵘,不经意间闪电般暴露出的海陆双全的恐怖实力,令整个俄国上层都受到了震动。

“我需要全面的了解中国,不,是新中国,这个华夏人民共和国,我要知道他的经济结构是什么样的,他的中央银行在谁的手里,他对于俄国是否怀有敌意!”亚历山大二世在克里姆林宫中激动地吹着胡子喊道。

毫无疑问,在亚利山大二世看来,一个国有中央银行的、不受犹太资本控制的东方国家,如果具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又能与俄国保持友好关系,那对于俄国来说,将面临着一个外交政策的调整机会,也许整个世界的格局都会有所不同。

“陛下,据我们所知,德国目前是中国最亲密的伙伴。”

“如果中国的权利掌握在一个聪明人手里,那么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下的德国早晚会把他和他的国民彻底惹毛!”亚历山大二世预言道。

北京。

姚梵目前正在接受德国的惹毛。

德国公使巴兰德满脸热情的对姚梵介绍道:“姚主席,请允许我向您介绍这位德国银行家,阿达姆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