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45章 禁止外资银行

第245章 禁止外资银行

【245】禁止外资银行

被德国公使巴兰德引荐给姚梵的这位德国银行家叫阿达姆。

姚梵看见阿达姆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他带着的黑色小帽,精美的三叶草刺绣用银线秘密的环绕着帽边,俏皮的扣在他的后脑勺上,姚梵很担心这帽子会不会随着阿达姆的抬头而掉落。

“你好,阿达姆先生。”姚梵礼貌的伸出手来。

阿达姆的面色有些黝黑,双颊透着红润,泛白的两鬓梳的整整齐齐。

看见姚梵伸手,阿达姆微微欠身,恭敬的与姚梵握手。

姚梵不喜欢执礼恭敬的长者,根据他的经验,这种社会阅历丰富、而且高贵富有的长者如果对你过于恭敬,那准没好事。

“阿达姆先生你不必客气,坐下谈吧,巴兰德是我的老朋友了,请你也把我当成一个老朋友,开门见山的告诉我你的来意吧。”姚梵老练的道。

阿达姆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在恭维了姚梵几句之后,阿达姆说道:

“我今天来拜访伟大的华夏共和国主席,是代表法兰克福银行家联盟,向您这位当今世界最伟大的共和国缔造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谢谢你,阿达姆先生,你说的法兰克福银行家联盟,是指以罗斯柴尔德家族银行为首的国际银行团吧?”

阿达姆一怔,随即笑道:“尊贵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对您抱有深深的敬意,您用伟大的智慧与卓绝的意志统一了中国,全德国的银行家都为您感到高兴。”

他舔了舔嘴唇,继续道:“法兰克福银行家联盟希望您能够允许我们在中国开设银行,为您代#理海外贸易结算。

当然,如果您愿意的话,以罗斯柴尔德家族为首的银行团还可以为您提供国内的货币发行和财务管理。

我们的财务管理体系在欧洲已经运作了上百年,为几乎全欧洲的所有国家提供中央银行的结算与货币发行,我们的客户包括欧洲所有的王公贵族与政府,不论是君主还是首相,我们都对他们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力。

我们的信誉是世界第一的。”

说着,阿达姆的语速加快起来:“不过这都取决于您,尊贵的主席先生,但我们的确认为,在迅速而且不断提高的中德贸易往来中,需要有一家信用卓绝的银行为所有交易提供风险担保和信用支付。

目前中国正处于战争之中,面对这样庞大的战争,难道您不缺钱吗?我们愿意为您提供贷款,有了我们的贷款支持,您可以购买足量的武器和物资,维护您新生的政权。

正如罗斯柴尔德银行的布雷克劳德先生鼎力支持俾斯麦首相创造捏合出原本不存在的德国一样,我们也能全力支持您,让您的统治稳如磐石。

总而言之,我们能够让姚主席您变得富有起来,再也不用为钱发愁。”

姚梵笑道:“难道现在中德贸易的发展势头不好吗?中国以国家作为信用主体与德国的商行开展贸易,这种信用是建立在国家财政担保的基础上的,是牢不可破的。

通过对全国的钱庄实施公私合营的国有化改造,我们新成立的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正在建立覆盖全国的收储体系,我们完全有能力为中德贸易提供金融支持。”

不过你说的富有倒是很具吸引力,我个人有国家给的工资,劳动党人也不追求个人成为富豪,但我们的人民的确需要改善生活,你说说看吧,你怎么令中国人变得富有起来。”

阿达姆闻言心想:“这个姚梵满嘴都是胡扯,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不爱钱的首领,即便他自己不爱钱,堵住了手下赚钱的路子,他的位置也坐不稳。”

阿达姆道:“如今整个欧洲都是金本位制度,这是因为只有金本位才能保障人民的利益,只有金本位才能确保人民手中的财富不会日渐贬值。

中国之前实行的是银本位制度,但随着全球各地发现的银矿越来越多,白银已经不再是稀缺金属了。

也就是说,只有黄金才能保值!

中国如果发行金本位的货币,那么中国货币的信用将与英镑、马克、美元、法郎一样坚挺。中国可以用金本位的货币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购买任何产品。”

姚梵直接打断阿达姆:“中国有金矿,但并不盛产黄金。

如此一来,随着国民创造生产出的财富越来越多,但政府却没有黄金作为担保来发行足够的货币,这将导致市场流通的货币不足,造成通货紧缩。

通货紧缩这个经济学概念最早是由我国中央党校的马克思先生发现的,如果您不明白,请阅读资本论。

既然黄金代表货币,那么我们假设,如果全中国只有一吨黄金,就意味着这一吨黄金代表了全中国的所有社会财富,如果明年中国还是只有一吨黄金,没有货币增量,那么也就是说,一年以来的所有国民生产,全都被注入了这一吨黄金之中。

谁手里拿着黄金,即便一点活都不用干,就能坐在家里剥削全国所有劳动者,把他们辛苦劳动创造的社会物质价值剥削过来。

这就是你的金本位!阿达姆先生。

这是银行家的强盗把戏!是金融寡头剥削劳动人民和中小资产阶级的工具!

中国绝不会采用金本位或者延续银本位!中国将不断推进货币信用化的进程!白银将加速退出市场货币流通,有着政府信用的人民币纸#币将成为唯一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将永远不会私有化!

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发行将依照国民每年创造社会财富的总量,科学的制定发行量。同时配合经济运行的状况,以一部分政府财政收入作为担保,合理的控制政府投资,控制货币增量,调节通货膨胀与紧缩。”

阿达姆整个身体都开始发僵,他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样的公有制主体体制,这样懂经济的国家元首。

一时之间,阿达姆汗如雨下,感觉自己此行的目标已经离自己远去,达成的希望极其渺茫。

他嘴硬的道:“这样的话,您将无法保证中国货币的币值!没有人会愿意把商品卖给一个币值不稳定的国家,来换取随时可能成为废纸的货币!”

姚梵道:“中国可没求着别国出口商品给中国,华夏人民共和国建国虽然不久,可到目前为止都是处于贸易顺差。

即便我们需要进口商品,我们也可以通过易货贸易。”

阿达姆抑制住内心的焦躁,说道:“易货贸易!那太原始了,现代国家怎么可以采用易货贸易!”

姚梵笑道:“是否原始,商人们有自己的评价标准,当然我承认,这是银行家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种贸易形式。但到目前为止,德国从中国进口商品都是采用黄金支付的,这从本质上来说,不就是易货贸易吗?”

阿达姆道:“这种贸易绝不可能长久!德国需要黄金作为货币发行储备,德国没有这么多黄金来继续支付!

这样的贸易会损害德国利益!法兰克福银行家联盟将考虑向德国政府建议,限制甚至取消这种损害德国利益的贸易!”

看到阿达姆居然拿出了恐吓的招数,姚梵索性哈哈大笑道:“贸易作为一种你情我愿的商品自由流通形式存在,买卖双方都是出于自愿原则进行的等价交换,我可看不出哪里损害了德国利益。

事实上德国作为中间商,通过转手中国的商品,获得的黄金更多。”

阿达姆沉默了片刻,只得再次恢复柔软身段,建议道:“好吧,姚主席,那请您至少允许在中国成立外资银行,以方便德国乃至世界各国的商人在华进行贸易结算。”

“银行是经济的命脉!掌握银行就等于掌握了国家!在本国的银行体系得到基本完善的布局之前,华夏人民共和国在未来几年内暂时不考虑允许外资银行进入中国。”

……

于是姚梵和阿达姆的会面不欢而散,没有达成任何结果。

德国公使巴兰德悻悻而归,没有多说什么。尽管他希望阿达姆能够说服姚梵,但他作为美利士商行的股东,现在通过垄断中德贸易赚的盆满钵满,完全不可能为了银行家的利益去得罪姚梵。

姚梵心里清楚,阿达姆其实是控制着全欧洲的犹太国际银行团对自己发起的一次试探。

姚梵对犹太人毫无偏见,作为同是二战中的受迫害民族,甚至有些好感。

这是一个智慧而可爱的钱迷民族。由于基督教教义不允许放高利贷,于是犹太民族在几百年的发展中,控制了全欧洲的金融业,金融业几乎成为了犹太民族的立身根本。

正是因为犹太银行团的支持,一个从民族、地域、法理、道统上,全都很难立住脚的国家凭空出现了,那就是德国。

一百多个莱茵流域的小邦在犹太银行团支持、怂恿、资助和大力奔走下结合成了一个整体,成了一个德国,极大促进了该地区商品与金融流通。可以说,没有犹太银行团的暗中策划和资助就没有德国这个国家。

同样姚梵也很清楚,金钱会摧毁一个人的良知和理智,大笔的金钱甚至可以让人成为禽兽。

正是犹太银行团对德国的全面控制,对各阶层的无止境的金融掠夺,导致了德国社会后来对于犹太银行家们的仇恨扩大化,最终波及了整个犹太民族。

犹太银行团的金本位制度对于工业家和平民的疯狂剥削,他们牢牢把持的货币发行权对于实业家的产业掠夺,各种金融工具和高利贷的横行,最终让这个他们一手缔造的国家站起来反对他们这些缔造者。这实在是一种悲哀。

世上的确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偏见乃至仇恨的产生有其根源,尽管在金钱的悦耳作响下,这种根源被欧美媒体噤声不敢言。

但中国人还是应该明白,同为受迫害民族,中华民族是因为落后而挨打,犹太民族是因为过于贪婪而残酷的金融剥削而遭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