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49章 巨变将至

第249章 巨变将至

【249】巨变将至

作为朝#鲜国王李熙派出的二百名士子之一,金顺昌在其中绝不是最聪明的一个。

然而,他作为那种对新事物最具接受性的人,从一开始就从中国的变化中收到了极大的震动。

在北京东方大学,金顺昌和同行的士子们学到的第一课不是富国强兵,而是马克思主义与姚早帆思想。

这些课程在政治上的激进性质令人难以想象,以至于朝#鲜方面派来的督学在课后发出了强烈抗议。

课程如此激进,反倒令金顺昌感到热血澎湃,作为本次赴华留学的士子中出身贫寒的一个,金顺昌直觉的感到,自己的头脑中出现了一股澎湃的力量,这种力量也许会改变自己的一生。

金顺昌做了一件事,他说服了身边一批与自己关系密切而且志同道合的士子,联合中国方面的官员向督学施压。

“富国强兵需先武装头脑,中国教授也表示朝#鲜学子可以有条件的选择性学习,既然这样,朴督学你的反对就是站在了不希望朝#鲜富强的贼子立场!汝欲作国贼乎?以为吾等会坐视乎?”

朝#鲜督学极为愤怒,悍然在东方大学朝#鲜留学生办事处中要求对金顺昌等人实施逮捕,遣送回, 国。

中方非但没有答应,反而在姚梵的授意下当晚就逮捕了朝#鲜督学,理由是煽动暴#乱,第二天一早实施了枪决。

接下来擦屁股的事情,全都交给了外交部。

对于金顺昌等学子对督学的反抗,中方极为赞赏,称之为革命的精神,开始带着惶恐不安的朝#鲜留学生们参观中国的工厂,在参观了北京新成立的纺织厂、印染厂、玻璃厂、砖厂、热电厂、无线电厂之后,留学生们受到了极大地震撼。

现在每个朝#鲜留学生手中都有一个中方赠送的无线电,每月还免费发放电池,每个人还领到了中方免费提供的丰富的生活补贴,如亮闪闪的不锈钢钢笔、印刷精美的笔记本、做工精湛穿着舒适的秋衣秋裤、衬衫、外套和皮鞋。

为了和中国的生活相配套,很多留学生在金顺昌的带头下剪掉了长发,留起了革命头。

面对朝#鲜国王驻华代表的强烈抗议,中国外交部以宗主国身份进行了严厉呵斥,要求朝#鲜国王李熙立刻反省,早日接受中方提出的驻藩归中一揽子提议,尽快进入政治体制对接的日程表。

朝#鲜在惊恐之余,国内乱成一团,亲华派也分裂成两派,一派表示,只要不土改,尽可能接受眼下如日中天的中方的改革要求。另一派表示,只要能保住藩国地位和朝#鲜国王的封建统治,不执行归中,可以接受中方索取大笔的岁贡。

另一派自称开国派,背后有日本势力的支持,要求朝#鲜立刻开国,实行君主立宪,投靠日本和欧美列强,依靠外力来对抗中国。

在朝#鲜国内一片争吵声中,中国的建设步伐一刻也没有停止。

随着黄金储量全国第一的山东招远地区金矿的开采,以及解放安南的战役不断推进,大量从安南运来的黄金和山东本地开采的黄金被铸成金条,从21世纪换回了大量的轻工业。

通过与俄国政府还有德国美利士洋行的紧密合作,中国得到了欧洲运来的奶牛、小麦等作物的良种,美利士洋行甚至从巴西为中国运来了适合中国种植的三叶橡胶。

第一家汽车厂,第一家玩具厂,第一家纺织厂,第一家制鞋厂,第一家水泥厂,第一家制表厂,第一家锅炉厂,第一家仪表厂,第一家电解铝厂,第一家电解铜厂,第一家电线厂,第一家保温瓶厂,第一家糖厂,第一家卷烟厂,第一家肥皂厂,第一家电线厂,第一家耐火材料厂,第一家磨具磨料厂,第一家衡器厂,第一家自行车厂,第一家橡胶厂,第一家灯泡厂,第一家钢笔厂……

第一个五年计划几乎包罗万象,这些正在疯狂建设的全国乃至全球第一家的工厂,除了土建之外,多媒体化的人员培训也在飞速的推进。

但姚梵心里很清楚,这里除了少数项目,其余全是轻工业,而且在投产后的头几年,很多核心材料都需要从21世纪进口。

至于这些工厂的生产线,1878更是无法独立制造,全部要依赖从21世纪进口。

初步估算下来,姚梵觉得起码要二十年,1878才能完成建设一个独立的建筑于20世纪中叶科技水平上的工业体系。

但姚梵还是比较知足的,二十年后,哪怕是三十年后,华夏将在很多领域领先全球50年,这还有什么不满足吗?

而就在几年前,这个国家还落后全球一百年。

由于中国在安南战线上步步紧逼,俄国也在土耳其战场上熬过了寒冬,英法两线作战受到极大的压力,而德国又拒绝加入英法的对俄作战,英国迫不得已只能选择尽早从对俄国战场上尽快抽身。

英法在俄土战争上的懦弱一经显示,立刻被俄国利用。

俄国在付出十多万的伤亡之后,终于兵临君士坦丁堡,奥斯曼土耳其苏丹被迫与俄国签署了《圣斯特法诺合约》,承认波斯尼亚和黑山在奥斯曼土耳其境内的自治,承认蒙特内格罗、罗马尼亚、塞尔维亚独立,承认保加利亚作为奥斯曼土耳其的藩属国身份进行独立,割让四个奥斯曼土耳其在之前的克里米亚战争中得到的边境地区给俄国,同时无条件允许俄国军舰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

这样丧权辱国的条约顿时震惊了英法,眼看着俄国从此拥有了从黑海进入地中海的权利,从而能够把海军的影响力扩大到北非,尤其是苏伊士运河,乃至影响意大利法国等地中海沿岸国家的利益。

英国在大惊失色之余,在德国首相俾斯麦的协调下,准备与俄国谈判,要求缩小《圣斯特法诺合约》的利益获取。

英国的底线是,起码不能让俄国黑海舰队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入地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