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50章 对俄贷款

第250章 对俄贷款

【250】对俄贷款

中国驻俄大使许景澄在克里姆林宫面见了亚历山大二世。

融合了拜占庭、罗马、俄罗斯、巴洛克四种建筑风格的克里姆林建筑群被统称为克里姆林宫,绵延不绝的钟楼、教堂、军械库、内卫军营、皇室内库、皇家花园、贵族大会堂、皇家宴会厅、沙皇寝宫等等功能建筑沿着波罗维茨山,在五百年的不断建造完善中构成了如今整个宏伟的克里姆林建筑群。

许景澄被亚历山大二世特许,乘坐马车从斯巴斯塔楼大门这一沙皇专用进出通道进入克里姆林,四轮马车穿过特洛伊塔楼下的深邃通道,直达沙皇的行政宫殿所在,克里姆林殿。

这座巴洛克风格的宫殿看上去可爱动人,黄白二色的外墙刷着掺金粉的明黄色涂料,镶嵌纯白大理石作为窗框和外柱结构。

克里姆林殿的六个部分被以大石精心镶嵌的路面分割开来,四周是一片片绿油油的草坪和修剪别致的灌木从,春蔷薇从灌木丛中爬出来,攀上巴洛克风格的白色大理石的外柱,令人感觉一派童话般的景象。

克里姆林殿的六个部分层次不同,最高的是五层楼,最矮的是两层楼,但五层楼不显高,两层楼不显矮,亚历山大二世就是在两层楼的主殿亲切接见了许景澄,这两层楼的主殿一楼的层高达到八米。

“陛下,这是我国姚主席今天上午发给您的信,现已翻成了俄文,请您御览。”许景澄打着一条银白色的领带,彬彬有礼而英气逼人,身上的报喜鸟毛料西装配着步森皮鞋,看上去帅气而时尚。

亚历山大二世接过姚梵的密电,展开看罢,不由得一边沉思,一边打量着穿着时尚的许景澄。

以高等贵族的品味,他很欣赏许景澄的这件休闲外套,简约而俏皮,尤其是那银色的领带极具气质,但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隆重的正装。

“大概中国人以为西方的礼服就是这样的休闲外套吧。”

亚历山大二世回到正题:“许大使,贵国提出愿意向俄国提供两千万人民币的低息贷款,年息10%,只能用来购买中国的工业品,用来换取俄国不对英国妥协,这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许景澄道:“俄国海军得到博斯普鲁斯海峡的自由通行权对中国意义重大,如果俄国能够在东地中海,尤其是苏伊士运河出海口拥有一定程度的话语权,那么英国绝不可能放心的将大批陆海军调往印度和东南亚。”

“姚主席对于俄国一次性清偿二十万卢布用于支付中国向安南出兵的行为非常赞赏,认为俄国是一个守信用的国家,因此愿意与俄国开展更深程度的交流合作,总的来说,就是扩大两国的共同利益,加强双边经贸往来,妥善处理边界纠纷。”

亚历山大二世微微颔首:“对于中国能够履约向安南出兵,从远东牵制英法,俄国对此同样感到赞赏。伟大的俄国刚刚取得自己应得的利益,与奥斯曼土耳其签下《圣斯特法诺合约》,英法就迫不及待的联合德国与奥地利对俄国施压,这是极不公平的。用你们姚主席的话来说,这是英国的霸权主义思想在作祟。”

“如您所言,事实正是如此,《圣斯特法诺合约》是用十几万俄国士兵的生命换取而来,如果仅仅因为俾斯麦和他背后的银行家们叫嚣制裁,俄国就放弃博斯普鲁斯海峡出海口,陛下您的威信何在?”

许景澄从国内得到言之凿凿的情报,说俄国面对英法德奥的压力将选择吐出《圣斯特法诺合约》中的部分利益,主要就是放弃海军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出海权,以求得四国不对俄国试试制裁和后续军事行动。

要知道俄国在这一战中属于惨胜,所有参加第十次俄土战争的七个军损失过半,总伤亡十六万人,占到俄国全国72万兵力的五分之一还多,考虑到参战部队都是俄国在欧洲方面的最强精锐,尤其是王牌的皇家禁卫军和哥萨克骑兵在此战中被土耳其人装备的英法最先进速射步枪打得死伤殆尽,俄国步枪的低射速和低精度原形毕露。

亚历山大二世沉着脸,再一次阅读了姚梵的密信,抬起头来道:“中国方面将向俄国提供最先进的药品,能够把伤口感染导致的死亡和截肢大幅减低?”

“是的,我们的青霉素已经研制成功,并在解放战争中成功的在全国推广使用,效果无与伦比。”

“你们有能力提供俄国所有急需的毛呢军服和棉被?”

许景澄信誓旦旦的道:“即便俄国现在就订三十万条棉被和三十万件呢子大衣,中国也能顺利交付。

除此之外,中国还能向俄国提供大量便宜的硫磺皂,这种新型的肥皂能有效杀灭引起疾病的细菌和病毒,防止军队生病。

而中国生产的大量保温瓶也能帮助俄国人民在气候寒冷的冬季喝上热水。

中国还能向俄国出口手表和布料,钢材和水泥,这些都是俄国急需的。

在中国的支援下,英法德奥的封锁根本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二世早就从俄国驻华公使布策的口中听说了中国现在正在进行全面的工业大建设,同时疯狂的修建贯通全国的铁路干线,虽然不知道中国为何能一夜之间拥有如此强大的钢铁产能,但亚历山大二世内心早就极其忌惮这个远东苏醒的巨龙了。

“许大使,你说贵国姚主席早上发的电报,你下午就送呈给我,难道说你们在俄国境内已经假设了秘密电报线路?”

“有线电报早已过时,中国现在使用的是无线电报机,上千公里外的信息能够在当天就完成传递,而不需要依靠沿途建设无数的电线杆。”

亚历山大二世震惊的问道:“你是说,不依靠电线也能传递电报?”

“是的,这种伟大的发明已经在中国诞生,如果俄国愿意发展我们两国之间的盟友关系,中国愿意向俄国出口无线电报机。”

“一台多少钱?”亚历山大二世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台只要五千卢布。”许景澄已经被国内授权,允许向俄国出口电报机。集成电路和线路板的科技完全是当今世界各国不可逾越的鸿沟,可谓是即便拿到手也看不懂构造。

亚历山大二世踱步到窗前,沉吟片刻后问道:“中国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如果中国真的希望成为俄国的盟友,你们应该坦诚的告诉俄国中国的意图。”

许景澄道:“正如我之前几次向陛下转达的我国姚主席的密电,中俄之间拥有漫长的边界线,同时中俄都是迅速发展中的大国,如果我们互相之间处于敌对状态,那么俄国将无法抽出身来控制东欧乃至土耳其地区,而中国向东南亚发展的计划也将受阻。

这种情况下,得利的只有国际银行团,他们通过两头放贷,大发战争横财。难道陛下希望俄国和中国成为国际金融资本的奴隶吗?

俄国希望称霸欧洲,中国希望称霸亚洲,我们合作,就能加速彼此的目标,我们对抗,只能让别国趁虚而入,把属于我们两国的利益瓜分殆尽。”

亚历山大二世道:“中国现在对新疆、蒙古和东北不断增兵,这种行为我认为是极不友好的。”

许景澄道:“这恰恰是因为中俄双方还没有达成互信,没有在边界问题上取得一致的共识,俄国在几百年来一直试图侵占中国领土,比如远东的海参崴等等地区,都是俄国通过武力夺取的。

对于历史问题,姚主席提出要向前看,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所以中国希望能够和俄国加强关系,逐渐的化解双方的历史恩怨。

这个世界上,多个朋友要比多个敌人强得多。”

听到许景澄最后一句话,亚历山大二世重重点头:“你说的对,俄国需要朋友,但对于蒙古和新疆,我认为俄国必须得到一定的补偿,中国不应该独吞。”

许景澄顿时面色大变。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