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55章 成长的烦恼

第255章 成长的烦恼

【255】成长的烦恼

为了提高华夏人民共和国的国际地位,姚梵决定,向世界无偿提供先进的医学知识,提供了对于一百七十多种常见疾病的病理学研究和治疗手段。

当然,姚梵并没有放弃对于药物的专利和制造技术。

一时之间,全世界所有的医生都在孜孜以求的研究中国公布的资料。

东京兰医坊,这里是日本引进西方医学的研究中心,一批日本著名医生正在开会讨论中国向日本提供的医学资料。

“真了不起!中国的医学竟然如此昌明!”兰医坊的主事官大手宗向感慨道。

来自九州的当地著名医生毛利绅一激动地道:“正如中国卫生部所言,中国决定无偿向世界提供他们的研究成果,是造福全人类的国际共产主义宗旨。”

从熊本县进京的年青医师三条成点头道:“按照中国公布的这些资料,肺炎、败血病、脚气、寒热、伤口溃脓等等各种疾病,如今都能有效的完全治愈。一想到这些以往能够杀人的疾病居然在中国的药品和治疗方法下不堪一击,我必须表示我对中国医学的最高敬意。”

大手宗向道:“可是要治疗这些疾病,需要的全部是中国生产的特效药啊。”

毛利绅一抢白道:“只要能够起死回生,再贵的药也值得。如果去年能够得到中国的特效药,多罗宫亲王的幼子就不会在我手中死去了!”

这些日本著名的医师们纷纷点头,他们的病患大多非富即贵,对药品的价格并不敏感。

……

同样,欧洲和美国眼下也充斥了中国的药品,毕竟中国出具的一份份充满科学精神的医学报告本对西医来说很容易接受。

医生们在给患者试用了中国的药品之后,对于药效感到极度震惊。于是市场对中国产的各种药品的需求量如同坐了火箭一般直线上升。

此时的中德关系,随着贸易额的上升,进入了蜜月期。

通过代#理中国商品而发财的德国商人们形成了强大的买办势力,在他们的干涉下,德国首相俾斯麦终于选择性失声,放弃了调停英法与俄国之间关于博斯普鲁斯海峡出海口的谈判。

这虽然令国际银行团极为不满,但面对中国商品带来的丰厚利润,层层分销形成的强大买办阶级正在逐渐的控制属于他们自己的势力和政治代表。

1879年,姚梵在21世纪也结婚了,夫人是周含真。因为姚梵的强势追求,周含真在事业上取得了成功后,最终决定与其结为伴侣。

姚梵对于自己为军事情报部门工作的身份毫无隐瞒,只是没有告诉周含真自己进行的是时空贸易。

在中央领导同志的解释下,周含真面对姚梵两个月才能回家一次的工作性质表示了理解,毕竟是为国家谱写忠诚赞歌的秘密战线,周含真觉得虽然有些失落,但作为家属感到很光荣。

1880年底,第一个五年计划顺利完成。

华夏人民共和国初步建设成功了自己的基础工业,包括基础冶金、发电、基础化工、机械设计制造、仪器仪表制造、石油开采与炼化等等。

与此同时,沟通全国的铁路与公路干线完成了修造,共和国开始同时生产自己的蒸汽机车与内燃机车。吉普车和拖拉机开始大量投入民用。

共和国的各级政府也进入了稳定期,国有的银行覆盖了全国,国营百货公司和超市与私营的各种中小商业在全国蔓延。

由于采取了最严格的出入境管理,外国对于共和国的科技始终无法一窥究竟,屡屡被中国出口的新商品所蕴含的科技所震惊。

各国出现了大量的山寨产品,类似钢笔、保温瓶、自行车、折叠伞等商品都出现了质量低劣的竞争对手,但面对中国的高质量产品,各国只能通过提高关税来保护国内工业。

由于中国在世界贸易中的地位不断提高,欧洲各国的局势开始紧绷,受到中国商品重创的各国民族工业和手工业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失业或者转型。

其中德国由于与中国关系密切,工业上采取了转型措施,通过把国内港口建设为中国商品的集散地,大规模的为中国商品做配套,德国在整个欧洲一蹶不振的经济环境中一枝独秀。

一时间,德意志要作为欧洲叛徒,和中国人一起统一欧洲的说辞甚嚣尘上。

以英国为大本营的国际银行团开始策划,希望能够鼓动德国与周边国家开始一场大规模战争,从而使英国和国际银行资本从中渔利,最好是能够令整个欧洲大陆大伤元气,同时毁灭德国这个不断强大起来的欧洲叛徒。

德国在感觉到英国的恶意之后,立刻与中国私下秘密沟通。

之后威廉一世悍然决定,将具有国际银行团背#景的俾斯麦解职,同时加大与德国国内社会民主党、德国共产党等左翼党派的和解力度,同意提高工人最低工资,条件是停止搞罢工和破坏生产机器。

同时姚梵也勒令共产国际德国支部停止闹事,但继续大力发展基层党组织。

俄国在中国的贷款支持下,面对英法的封锁保住了黑海舰队的出海权。同时,俄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一样,通过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的附加税,从而一方面保护了国内工业,另一方面也赚到了高额的税收。

俄国在继续大力投入建设西伯利亚铁路的同时,希望能够以东正教领袖和各斯拉夫民族的救星身份,领导各个斯拉夫国家和地区,从奥斯曼土耳其手中获得君士坦丁堡,从而彻底控制黑海出海口。

1881年,活跃在俄国地下的各种极右翼资产阶级自由化政党在国际银行团的资助下,联合成立人民意志党,密谋刺杀沙皇,推翻帝制,建立资产阶级政权。

俄共得到情报后通知了中国,对此,总部设在北京的共产国际选择了不参与,同时也不警告俄国政府,命令俄共袖手旁观。

1881年春,刺客向亚历山大二世的马车下投掷炸#弹,沙皇终于严谨的按照历史,被炸断了双腿,在他一生中所遭遇的这第五次暗杀中因为流血过多而身亡。

亚历山大三世继位后,一方面加强对新疆伊犁地区实施渗透,一方面纵兵对蒙古地区进行了一次目的在于掠夺劳动力的军事行动,用哥萨克骑兵在中俄边境地区虏掠了上百名蒙古牧民充作工人,以加速西伯利亚铁路修建。

在亚历山大三世看来,这既是对于中国支持俄共等一大批以俄共为首的乌七八糟的左翼政党的回应,也是作为对于中国屡次拒绝对俄出售先进技术与设备的反击。

同时亚历山大三世还有一个考虑,就是通过此举缓和与英法的矛盾,希望英法把枪口对准和中国关系密切的德国,放松对于俄国在巴尔干地区的干涉。

这几年中国的发展让俄国看到了不祥的预兆,在目前一大批俄国贵族们看来,左翼政党比右翼政党更像洪水猛兽。这些左翼政党勾结的全部是工人和农民,闹着要造反。

人家右翼政党不过是要搞资产阶级专政好吧,贵族地主换个旗子也照样能过日子,可要是无产阶级专政,安南、朝#鲜乃至中国国内的那些皇族和地主的下场,现在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

又由于这两年俄共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理论联系实际,地下活动和渗透异常凶猛和激烈,开始搞罢工,要求提高工人待遇。俄国多次警告中国,却被姚梵断然否认,反而要求俄国提高工人地位,承认俄共合法化。

可俄国这年头连君主立宪都没搞,怎么可能接受俄共和其他几个左翼政党联盟的合法化呢?于是俄国与中国的关系开始急剧恶化,越闹越僵。

姚梵很生气。

搞刺杀的是极右翼政党,和共产国际之间特么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亚历山大三世跑来和老子抖什么威风?你知道自己算老几吗?

姚梵也很尴尬。

他原本的目标是东南亚,只要欧洲一乱,他就打算拿下东南亚,把英国的马来亚和西班牙的菲律宾夺下,彻底把西太平洋变成中国的内湖。

可是亚历山大三世这么一闹,自己总不能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但这关系到自己整个的战略布局。这就像下棋的先后顺序,颠倒的话,效果就截然不同。

和俄国一旦打起来,如果不能一战灭国,两国漫长无比的边界线将成为很大的麻烦,小规模的冲突必将连续不断。战斗民族的操性就是死磕到底。

可要是一战灭国,德国必然吓尿了,全欧洲也许会团结起来抵御“黄#祸”,英国这根搅屎棍子又得到了喘息机会。

况且一战灭国的难度很大,上万公里的跨度,出兵的后勤和补给消耗实在太大,毕竟西伯利亚铁路还没修好呢。

于是中央军委开会讨论,整整一个星期的会议,各军区军委委员和总参谋部给出了各种计划,说来说去到最后,姚梵终于拍板决定,调整之前的战略,既要对英国的马来亚、西班牙的菲律宾、荷兰的爪哇下手,又要同时对俄国进行痛击。

“有些事情,靠嘴巴说没有用,只能靠打,枪杆子拿在手里,不是当烧火棍用的,你不狠狠打一顿,杀一些人,嘴巴说一万遍也没人把你当回事。”姚梵在会议上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