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56章 勿谓言之不预

第256章 勿谓言之不预

堂皇最近有点忙,但一定不会欠章。求订阅。

【256】勿谓言之不预

说到俄罗斯,很多人就觉得这是一群智慧不足勇悍有余的匹夫,其实不然,倘若毛子果真是无谋,早就在连续不断被外族征服的过程中崩溃了。

这个民族曾被蒙古人征服,把高于车辕的男子屠杀的七七八八,又曾经被波兰攻入莫斯科,血洗建立傀儡政权,还曾经为了争夺圣彼得堡这个波罗的海出海口,被强大的瑞典陆军海军一次次虐得死去活来。”“

俄国人说苦难是磨刀石,中国人说多难兴邦。俄罗斯民族就是在屠刀下磨砺了百年之后,形成了极端的鲜明个性。

在彼得大帝和接下来连续几位明主执政下,俄国不光是极端注重军事上的强大,也把外交上的合纵连横发挥的淋漓尽致,每一次对外掠夺土地,几乎都是巧妙地利用了欧洲大陆的战乱局势和各国间复杂的同盟关系以及秘密约定。

战神圣罗马,战拿破仑,战波兰,每次都前赴后继。死磕瑞典,死磕奥斯曼土耳其,每一次战争都绵延不绝、年复一年,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和了又战,战了又和,无数被称作灰色牲口的俄国士兵前赴后继,用生命为这个民族捍卫了丛林法则下的生存权,为子孙留下了广袤无垠的土地。

这样的民族,绝不是简单的匹夫之勇。

当俄罗斯狡猾而彪悍的逐渐发展成一个超级怪兽之后,终于被整个欧洲所忌惮起来。

这很正常,这时的俄国已经北有波罗的海出海口,可以威胁整个波罗的海乃至北海和大西洋;南有不断成长的黑海舰队,可以影响地中海、北非和苏伊士运河这样的命脉;东有海参崴,对英国控制下的东亚虎视眈眈。这样的怪兽,谁都希望他赶紧去死,何况他还和国际银行团关系恶劣,被犹太人视为全球头号反犹国家。

作为代表国际银行团利益的世界霸主,英国人早已开始对俄国的雄心感到厌恶和畏惧,并不断试图给俄国穿小鞋,乃至直接军事干涉俄国参与的战争,收买刺客暗杀沙皇,资助各种势力暴#乱……

历史上英国联手美国扶植日本,贷款亿美元给日本,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支持日本打日俄战争,斩断俄国对英国控制下的东亚的觊觎之心。甚至再后来秘密资助列宁从瑞士回俄国发动革命,都是为了搞乱这个国家,当然,这次资助的后果是令国际银行团们意想不到的失败结局……

姚梵在深思熟虑之后,觉得要让俄国老实,就得让他看不见诱惑,却只看见威胁。

要让一个国家对诱惑免疫,甚至对利益死心,唯一的办法是不给他机会。

海参崴是俄国在东亚的唯一出海口,要想让俄国再也看不见插手东亚的机会,想让俄国再也看不见东西夹攻威胁中国的机会,就只有拿下海参崴。

上朔唐、宋、辽、金,自古以来海参崴就有中国人活动,直到1858年才被清政府用一纸《瑷珲条约》划给俄国,又用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割给了俄国乌苏里江地区包括库页岛在内的40万平方公里领土。

历史上直到1891年西伯利亚铁路开通之后,俄国才算是真正放心的控制住了海参崴。

姚梵决定收复这块刚刚割让二十年出头的祖宗之地。

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央军事最高会议定下对俄作战的基调和大致方略后,中国人民革命军下属各战区立刻进行了统一部署,沈阳战区、北京战区、兰州战区立刻全力调动,三个战区下属16个集团军出动了12个,分三路向着中俄边境进发。

姚梵同时又发布主席令,命令全国立刻新编10个集团军,从目前的40个集团军扩编为50个。按照目前每个集团军连后勤辎重部队大约15000人计算,军队规模从60多万人扩张到了75万余人。

但令人敬畏的是,这远非华夏人民共和国的动员极限。

从1876年起事至今近六年时间,人民革命军的五年兵役制下已经复原转业了一大批军人,复员和转业军人建立起了遍布全国的人民武装部、民兵系统、警察系统、情报系统、行政系统、司法系统。

在工业上,1881年的华夏人民共和国已经拥有了突破200万吨的钢铁产量,超过450万吨的水泥产量,300多万吨生铁产量,100万吨原油产量,40万吨硫酸产量,2亿吨原煤产量,2万公里铁路线,8万公里水泥公路,70亿千瓦发电量。

对比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完成后的水平,各项指标都还欠缺个三五成,但即便如此,对比21世纪的中国,各项指标都还只是百分之一乃至千分之一的水平。

但姚梵知道,这样的工业实力,动员个两百万军队都不在话下,勒紧裤腰带的话,四五百万也能动员的起来,假如砸锅卖铁,全民皆兵不是空话,毕竟社会主义国家的体制放在那里,以苏联在二战中的动员力为依据,完全可以把军事比重达到占国民经济的90%以上而不崩溃,这一点没有任何资本主义国家能做到。

这时,与对俄军事行动同时发动的,还有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实施完成的遍布全国的广播网。

“……同志们,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对华野心和他的父亲一样卑劣,尽管我们一再忍让,甚至友好的提供了大笔贷款和援助,可是并没能打消俄国侵略者豺狼般的贪婪欲望。

在新疆伊犁,在北蒙古库伦,在东北的海兰泡、黑河、珲春、东宁,俄国侵略者一次次的挑战着中国人民的底线,武装渗透和掠夺边民的行为屡屡发生。

中国不可欺!中国人民不可欺!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俄国侵略者将遭到最严厉的惩罚。

目前局势是险恶的,后果是严重的,我们要正告俄国当局,勿谓言之不预也。”

全国各地的广播和报纸都刊载了人民日报的这篇社论,姚梵按照自己的趣味,把勿谓言之不预这句黑话放在了最后面,在21世纪,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准备棺材吧。

随着广播和报纸的不断报道,国内开始出现了大规模游行集会,愤怒的学生们在俄国驻华大使馆外连日连夜的大声抗议,臭鸡蛋和墨水瓶时不时的从人群里飞出来,砸在俄国使馆靠外墙的窗户周围。

新任俄国驻华公使克里扬站在去年翻修一新的大使馆二楼阳台,刚一露面就被下面的抗议声浪吓了回去。

克里扬焦虑不安的吩咐下属:“再给莫斯科发报,快!我们绝不能和中国人在远东打一场毫无希望的战争!这头苏醒巨龙的恐怖不是克里姆林宫里那些大腹便便的贵族空谈家们所能想象的!一旦战争开始,我们在远东的百年经营都将毁于一旦!

这个疯狂崛起的国家有太多的未知!太多的不可思议!其国内隐藏着恐怖的潜力!

他们的人民对政府的拥护近乎狂热!年轻人们个个自诩为领袖的忠诚战士!每个人都以为国家牺牲为荣!一旦开战,我们将被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冲来的士兵淹没!”

作为驻华大使,克里杨对中国的现状和发展有着清醒的认识。

从去年初来到中国,克里杨就被深深地震撼,虽然中国的法律规定了外国外交人员的活动地域和权限,可即便是通过对北京的仔细观察,克里杨也能知道这个国家的肌肉每天都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生长着。

这个首都城市的各条大街都铺上了水泥路面,出口价格昂贵无比的吉普车、卡车以及拖拉机在路面上顺畅的行驶;

主干道边上竖立着高高的路灯,彻夜不息,自行车有着自己的专用车道,每天上下班时的自行车流量如同倾巢出动的蚂蚁;

城市的外围犹如被一个大工地包裹着,把城市的外沿不断的向四周延伸;

各种建筑物拔地而起,一个个由几十栋五六层楼组成的居住小区在城市中竣工,新小区中的暖气和水电俱全;

装电话的机构甚至个人也越来越多,城市中的书报亭里全都配上了电话;

货架上放满了琳琅满目书籍的五层大商场新华书城;设有十二个放映厅的大光明电影城;出售各种商品的超级百货公司;一座座容纳上千名学生就读的小学、初中、大学;一个个社区图书馆;正在兴建中号称将有十五栋楼群组成的国家图书馆……

一桩桩一件件新奇的事物,如雨后春笋般在这个城市出现,以至于这个城市的人已经光荣到近乎麻木的程度。如今他们向外国人投来的眼光中满是骄傲和自豪、可谓自信满满,丝毫没有几十年前的那些俄国驻华公使带回国内报告中所提到的麻木与畏惧。

大街上再也没有留辫子的成年人,曾经伴随这个国家人民而随处可见的辫子,眼下只有在妇女和蹒跚学步的小童脑后才能找到。

在俄国和欧洲卖的死鬼的收音机,在这个城市的售价只有欧洲的三分之一,政府还在不断地把收音机和电池作为福利发给工人,现在几乎每户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收音机。

到目前为止,欧洲和美国的科学家都没能看懂中国收音机的构造,甚至连外面那种被称为塑料的外壳都不知道怎么生产。

在中国第五次拒绝向世界公布他的这种技术之后,上个月,各国教会异口同声的怒斥那收音机里面一个个如蜈蚣一样多脚的小片为魔鬼邪物,新任教皇在梵蒂冈大声呼吁全世界的信徒们不要购买会令人堕落入地狱的玩意,他声称收音机是魔鬼的粪便所制,每听一次都会让人堕落一分。

可即便教会如此抨击和反对,各国商人们却都纷纷从中国采购设备,委培安装人员和操作人员,建立了一个个造价昂贵的商用电台,每天播放着中国提供的音乐和各语种歌曲,当然还有无休止的广告。而上流社会的贵族们现在只要出行,如果手腕上不挂个小型收音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明人。

在去年,奥地利皇宫举办的新年舞会上,奥地利伊丽莎白皇后手腕上挂着一个居然只有茶杯底大小的镶钻石和红宝石的收音机,还配有和中国同步上市的软线耳机,简直轰动了全欧洲,据说那是用华夏人民共和国主席姚梵送给这位曾经的茜茜公主的国礼,经过奥地利皇家御用珠宝工匠的精心加工才最终制成的。

克里扬参观过北京的各级学校,所有学生都显示出良好的营养状况,表现出了在极为严格的军事化纪律下才能养成的坚毅品质和举止。

根据共和国政府介绍,中国的教育经费支出占到整个政府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四十,这真是恐怖的比例,欧洲任何国家都不会像中国这样提供大规模的免费教育和免费的校内午餐。

共和国政府甚至还给学生发放统一定制的服装,这简直是靡费到了极致!更别提中国的大学居然是包吃包住包穿的所谓三包教育。

中国的三年小学和三年初中是义务教育,据说已经在全国普及,初中毕业生有三分之一可以进入三年高中,其余会进入三年制工商学校,高中毕业生中的三分之一可以进入五年制大学,其余大多选择进入工厂接受内部培训,或者进入高级工商学院。

而中国的大学被学生们私下称为电视大学,据说大学里八成以上的课程是用一种叫做电视的东西来进行教学。尽管市面上流传着电视的各种传说,可是中国暂时还没有对国外出售他们的那种所谓电视的打算,据说要等到1883年也就是两年后才开始接受全球限量预定。

可惜的是,克里扬的警告并没有惊醒俄国当局,亚历山大三世已经决定,在被中国拒绝转#让技术之后,倒向英国抛来的缓和对俄关系的橄榄枝,用对华的不友好行动作为投名状,寻求英国支持其在巴尔干地区获得更大的利益。

当然,他也打定主意,如果中国妥协,他就给英国一个闭门羹。

亚历山大三世坚信,两个选择无论最终实行哪个,都将给俄国带来不菲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