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60章 海上封锁

第260章 海上封锁

【260】海上封锁

在水面搜索雷达的帮助下,北海舰队第三支队很快发现了出港逃亡的俄国战船。

两条037猎潜艇在李璐的指挥下破浪冲锋,拉着雪白的尾迹直插敌舰。

当俄国战船进入第三支队两条037猎潜艇的57mm双联装主炮12公里的最大射程后,标准排水量只有375吨的037猎潜艇一前一后,向俄国舰队的侧面迂回,当航向与目标呈45度夹角时,李璐下令开炮了,这时双方距离仅有9公里。

得益于火控雷达的帮助,距离、夹角、相对行驶速度都在火控计算机的测算之下。每秒射速四发的双联57mm主炮第一轮齐射,就打在了距离俄国战船萨里夫公爵号仅仅70米外的海面上。

观察员在舰桥上用望远镜看得真切,立刻汇报给李璐。

“保持航向,连续开炮!”李璐下令道。

阿穆尔湾外,东南风微微的刮着,午后的海面如蓝宝石一般澄澈,从海参崴东西两港中逃出的俄国战船排着整齐的纵队,如林的烟囱冒着滚滚煤烟,以最大的马力向东逃窜。

按照舰队指挥官鲍里索维奇的想法,补给满满的舰队有两个选择,一是北上同在远东的已经入春解冻的奥利加港,另一个就是直接开往日本避难。

考虑到中国对远东的全面进攻,以及奥利加港的物资贫乏,无法对舰队实施维护保养,鲍里索维奇最终选择了去日本的函馆口岸。

当不远处海面上出现炮弹的如水爆炸之后,俄国远东舰队旗舰萨里夫公爵号上顿时炸了锅,刚从硝烟弥漫的海参崴港口逃离的俄国水兵们乱成一团,再次紧张的进入了战备状态。

舰桥上高耸的瞭望塔上,观察哨兵对着连接舰桥的铜管传声器喊道:“发现敌舰!是中国快艇!左前方46度,距离大约9公里!”

鲍里索维奇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早就听说中国人的火炮射程极远,在海参崴要塞的防御战中,俄国守军的火炮在中国人的远程重炮下不堪一击,毫无还手之力,远远的就被十公里外的中国炮兵打得落花流水。

陆炮说白了就是舰炮的简化版,舰炮是陆炮的升级版,鲍里索维奇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国家的陆炮射程有多远,舰炮射程就有多远。

“保持全速,冲过去!所有炮门打开,准备决战!”鲍里索维奇绝望的喊道。

副舰长刘湖钰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笑着对李璐说道:“敌舰烟囱的黑烟更浓了,俄国人想要决战呢,他们航向没改,想等我们靠近呢。”

李璐轻蔑的道:“决战?就凭那三条铁甲舰和十几条机帆船?俄国人是想跑。”

刘湖钰毕业于从福建马尾船政学堂改建的福州海事学院,他用一口福建味普通话笑道:“跑?天底下就没有舰队能比咱们中国海军更快!”

相对于这年头全世界各国海军顶多18到20节的航速,037猎潜艇超过30节的航速简直就像是奥运短跑运动员与小学生之间的百米赛跑。双良57mm主炮12公里的射程相对于目前世界海军普遍在6到8公里的射程,好比是姚明和郭敬明打拳击。

“支队长,要不要命令鱼#雷艇进攻。”刘明钰问。

李璐连连摇头:“给我连续炮击!这是037猎潜艇装备我军后的第一战,可不是平时训练的打靶,机会难得,怎么能让给鱼#雷艇呢。”

刘明钰大笑道:“我也是这样想。”

随着两条037猎潜艇一前一后,如游龙戏凤一般的从俄国舰队侧翼绕过,俄国远东舰队连续中弹。一发发57mm高爆燃#烧弹和高爆杀伤弹从两条037猎潜艇的前后两个炮弹以每分钟210到240发的射速激射而出,削铁如泥的钻入俄军军舰舰体,一条条的瘫患着俄军的战舰。

至于那些连铁甲舰都不是的木质战舰,在57mm高爆燃#烧弹的**下,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高速的炮弹甚至把木质舰体打得对穿。被击中的蒸汽机锅炉发生爆炸,滚烫的蒸汽在舰体中高速流淌,把俄国水兵们蒸熟了。

俄国远东舰队司令鲍里索维奇望着海面上中国快舰的超高射速攻击,惊得瞠目结舌,中国快舰上装备的57mm双联舰炮吐出的红色炮口焰几乎毫无间断,如机枪扫射一般的发射着杀伤力威猛的小口径炮弹。

这常上战斗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俄国远东舰队就有12条战舰相继起火和抛锚,鲍里索维奇所在的萨里夫公爵号的舰桥几乎被削平,前炮塔被整个的炸飞了。

眼看着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在被两条037绕着整个舰队完成了一个绕圈攻击之后,鲍里索维奇下令挂起白旗,宣布投降了。

此时的俄国远东舰队几乎每条船都带着伤,形状惨不忍睹,而中国海军的两条037猎潜艇却连油皮都没伤着,耀武扬威的带着在远处观战的鱼#雷艇,气势汹汹的对俄军舰队下令,要求其开进阿穆尔湾,在海参崴港口停泊受降。

这是一场全面的进攻,炮火不光**着海参崴,哈巴罗夫斯克、布拉戈维申斯克、赤塔、伊尔库茨克、伊犁、喀什等地,这些中俄边境此刻都笼罩在中国陆军的大炮威力之下。

到了四月,中国革命军在拿下了海参崴和哈巴罗夫斯克、布拉戈维申斯克、赤塔这四个远东要塞之后,已经等于控制了整个贝加尔湖以东地区。

而中路的北京战区和西路的兰州战区,也已经穿越了草原和戈壁沙漠,兵临伊尔库茨克和阿拉木图、杜尚别。

伊尔库茨克郊外,俄罗斯帝国西伯利亚第一军团和紧急征召成立的两万多步兵正在与从库伦(乌兰巴托)进攻而来的北京战区第7、第29、第30集团军进行着激烈交火。

“将军,中国人已经攻进了舍列霍夫!”一个军服潦草、沾着污泥的上校军衔的军官冲进伊尔库茨克要塞中的司令部,口中惊惶高喊。

俄国西伯利亚方面军司令兼西伯利亚第一军团司令马利诺夫闻言大怒:“尼古拉耶维奇,我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夺回舍列霍夫!”

尼古拉耶维奇上校满脸的憔悴,虚弱的从司令部的近卫士兵手中接过一杯伏特加一饮而尽,然后垂着头,用麻木的语气说道:“完了,我的旅全打完了。中国人的火炮太猛烈了,他们会摧毁一切,士兵们在我眼前化为齑粉,太惨烈了……他们还有飞机,那鬼东西一直就在我们头顶上盘旋,我们的兵力部署和炮兵阵地被他们完全掌握了……一旦中国人的飞机盘旋一阵子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炮击!中国人的炮弹像是用不完,威力巨大无比,我亲眼看见一个在公路边集结待命的步兵团被一发炮弹打入中央,几百人全部丧命……将军,前方是地狱,中国人制造的地狱……”

马利诺夫将军严肃的打断尼古拉耶维奇上校的呓语:“命令第一近卫团和第四纵队集合,你们跟我一起,去把那些该死的中国佬打回去。在莫斯科的援兵到来之前,我们一定要要守住伊尔库茨克。”

“总司令来了!”传令兵高喊道。

伊尔库茨克司令部外的广场上,第一近卫团的士兵们列队整齐,脸上带着不安和欣喜的表情,等待着马利诺夫将军的检阅。

从开战起,中队就一路势如破竹的从库伦北上,在乌兰乌德,由于骑兵团的血战,付出了两千多骑兵阵亡的代价之后,俄国终于抓住了几个中国俘虏,审问中得知,这支中队是从北京战区派出的精锐。

中国俘虏在被绞死前骄傲的宣称,这三个集团军总兵力超过五万人,有无数的坦克和汽车、拖拉机。

随着传言的扩散,整个伊尔库茨克俄军都动摇了,对于未知的坦克武装到牙齿的中队,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付出极大代价缴获的中国步枪、手榴#弹、军服、携行具、水壶、工兵铲、以及一把手枪被紧急送往莫斯科。

中国人的小分队在乌兰乌德受到俄国骑兵的突然袭击之后,显然激怒了他们,现在他们的推进速度越来越快,俄军之前派出的几个步兵团全部被中国人歼灭了,现在中队沿着贝尔加湖一路进攻,已经冲到了伊尔库茨克南部二十多公里处的舍列霍夫,并攻进了那个小镇。

马利诺夫没有多说话,他在近卫团整齐的队列前翻身上马,稳定住身子后拔出军#刀。

“立正。”近卫团团长喊道。

士兵们一致举枪,整个队列在颤动。

“将军阁下万岁!”士兵们吼道。

马林诺夫忧郁的点了点头,说了几句话,声音很轻,后排的士兵几乎听不清,只听见几个单词,什么“勇敢……血战……杀死……中国佬……”。

随后将军带着近卫兵团冲出了伊尔库茨克,与由西伯利亚军团第5、6、7、16步兵团组成的第四纵队汇合,向着舍列霍夫进发。

……

由于第七集团军下属第一骑兵团在乌兰乌德遭到俄国骑兵伏击,第一骑兵团派出的两个由骑兵班组成的侦察支队不幸覆灭,尽管在后继到来的步兵和骑兵协助下,第七集团军以无坚不摧的火力密度彻底打垮了俄国骑兵,但在战后的战场搜索中发现,俄军掠走了大约三到五名俘虏和装备。

北京战区司令员刘进宝在蒙古库伦指挥部里大发雷霆,命令第七集团军不惜一切代价,日夜兼程向伊尔库茨克进军,消灭驻守的俄军。

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也受到了震动,在严格的武器管制下,这毕竟是第一次丢失中国的先进步枪和手枪。

北京,中南海。

情报部长白小旗道:“由于骑兵的特殊性,所有人都配发了手枪,所以这次俄国人也得到了我们的五#四式手枪。”

现任国防#部部长的李君在会议上皱眉道:“看来骑兵在侦察上很容易被敌人发现和俘虏,我看国家给山丹军马场的第三期建设拨款可以缓一缓,我觉得主席提出的机械化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姚梵摆摆手:“步兵武器泄密是早晚的,就算不打仗,敌人也会不惜重金,千方百计的搞到手,能拖到今天才泄密,已经是奇迹了。

前年广州战区就发生过武装暴徒冲击军区哨所的事件,丢了两把步枪至今也没找回。虽然我们怀疑是英国人干的,可是英国人至今也没仿制出56半,说明我们的武器对全世界来说存在着加工困难和弹药匹配困难。

高级武器加工是个系统工程,高级定装子弹也是加工程序繁复,不是看一眼就能造的。我看不用太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