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61章 苏武牧羊于北海

第261章 苏武牧羊于北海

【261】苏武牧羊于北海

几枚炮弹呼啸着从部队头顶上飞过,那是伊尔库茨克的炮兵部队正在胡乱的对舍列霍夫防线的方向开炮。马林诺夫将军皱眉对传令兵道:“告诉要塞炮兵指挥奥古斯耶维奇,停止这种没头苍蝇似的炮击。”

这时他率领的近卫步兵团和第四纵队正在一座公路石桥前拥挤成一团。

石桥下的急流发出哗哗的巨大水声,水流拍打着桥墩,汹涌回旋的穿过桥洞,春天的到来使得雪水解冻,加剧了河流的湍急,但狭窄的石桥只能容纳一辆四轮马车通行。

南下的士兵们在桥北压缩成了漏斗状,偏巧步兵团那些用三套马车拖拽的步兵炮在桥上发生了一次碰撞侧翻,堵住了大多数士兵的道路。一时间马蹄咚咚作响的敲打着桥板,士兵们胡乱的叫骂,军官们抽出马刀用刀背噼啪打着身边乱挤的士兵。

马林诺夫当先骑马过了桥,踩着马镫站在河道南面,焦急的看着桥上乱哄哄的景象。

这次出击与其说是冒险,不如说是一次勇敢的决战。

马利诺夫判断,中国军队的攻势非常猛烈,如果不能把他们的前锋部队压制在舍列霍夫,那一旦被敌人兵临伊尔库茨克要塞,按照中国的火炮威力,后..果不堪设想。

贝尔加湖是俄国在西伯利亚草原上的最大宝藏,这座世界第一的深水湖拥有地球上五分之一的淡水储量,可谓当之无愧的世界明珠,后世苏联和俄罗斯的潜艇试验基地就设在贝尔加湖。

俄罗斯历代君主深知拥有贝尔加湖才能控制整个蒙古地区,经过数代人对蒙古地区的软硬兼施,俄国终于在这里建立了伊尔库茨克要塞。

马林诺夫望着拥挤在桥头的士兵们,悲哀的想,难道伊尔库茨克要在自己的手中丢失吗?

正当俄军半渡而未过之时,先行南下的俄军先头部队与中国军队发生了遭遇,一小股哥萨克侦察兵发现了中国军队的踪迹,急忙打马赶回汇报。

马林诺夫将军带着先过河的近卫步兵团,勇敢的冲到了舍列霍夫外的这片原野中。

根据一队哥萨克侦察兵的汇报,只要骑马跑上这片草原西面的小山,就能远远望见中国人的大股部队正在从南方赶来。

马林诺夫知道中国军队行进速度很快,他们有大量的汽车和拖拉机,骡马辎重总是要等到次日,才随着后继部队赶到。

近卫步兵团和哥萨克骑兵连的军官和士兵跟着马林诺夫,在这片草原和森林的交汇线边上等待着后继部队的到来。

军官们舔着嘴唇,时不时掏出锡制的小酒瓶灌一口伏特加,他们松着手里缰绳,任凭马儿无聊的嚼着草地。士兵们则站着晒太阳,一边心不在焉的谈着女人和酒,一边紧张的四下#注视着四周。

这片森林包围的草原静悄悄的,午后的阳光懒散的照射在野花和杂草上,肥沃的黑土松软多#汁,似乎用手一把就能挤出水来。

远处的舍列霍夫小镇被一片森林阴影笼罩着,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轮廓。

森林和草原的边际线影影曈曈,黑色的森林深处,似乎隐藏着敌人,俄国军人使劲凝视,却一再确认不过是一团又一团的阴影。

负责侦察的哥萨克骑兵成双结对,从这片空旷的原野上散开,向四面八方辐射出去。

远处不时地传来枪声,看来哥萨克侦察兵已经和中国军队交上了火。

近卫步兵团的军官们设法把马匹排列的整齐后,远方的枪声逐渐的稀疏,大地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嗡~~~~~~”

突然天空中传来奇异的轰鸣,俄军纷纷抬头,只见一架绿色的飞机反射着刺眼的阳光,从远处的森林上空穿出,低空呼啸着,向他们所在的阵地扑来。

马利诺夫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压着嗓门对身边的士官生呵斥道:“镇定!”

于是俄军呆呆的站在原地,观赏中国飞机的表演,只见那飞机在他们头上掠过之后,又盘旋了回来,再次掠过,前后航线形成了一个十字交叉。

“这里是7006,舍列霍夫以北三公里,发现敌人大股部队集结,罗盘数据显示方位,北纬52度15分16.68,东经104度12分55.85。

重复,这里是7006,敌人坐标北纬52度15……”初教六上的飞行员机械的读取着数据。

“这里是7集空指,坐标收到,将通知炮兵部队给予火力打击,7006请继续侦察,协助炮兵火力校射。”第七集团军空军指挥部在无线电中回应。

“7006明白。”飞行员轻轻地踩下左舵,飞机顿时倾斜着向下方掠去。

终于,除了飞机的嗡嗡作响,空中发出了奇异的啸叫。

“炮弹!”有军官惊叫起来。

四发炮弹打在原野上,距离俄军的集结阵地只有一百米不到,恐怖的爆炸威力和伴随升腾的蘑菇云令那些没见过中国火炮发威的俄军震惊不已。

一名靠前的士兵被弹片击中,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上帝啊,看在主的份上,救救我,疼死啦!疼死啦!”

旁边几名士兵试图搬动这个伤兵,于是他惨叫的愈发厉害:“疼死啦!别动我!疼死啦!”

突然,远处通往舍列霍夫的森林中突然发出了隆隆的轰鸣,林荫道中猛地窜出了一辆庞然大物,绿色的车体上蹲着一个半圆的炮塔,炮塔上长着一根长长的炮管。

一辆两辆三辆四辆五辆…………连续不断的坦克冒着青烟从森林公路从冲进平原,十几辆结成一个楔型横列,箭头般向俄军阵地碾压过来,接着森林中出现了无数的中国士兵,他们一个个头戴钢盔,一队队高举着红旗,红旗上的铁锤和镰刀狰狞的在风中舞动。

“杀!!!杀!!!”

“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嘀嘀嗒嘀!!!”

冲锋号和喊杀的吼叫交织,与坦克的轰鸣声一起震动着贝尔加湖流域的大地,这片苏武牧羊的故地仿佛从千年的沉睡中被唤醒,在高天之上长吼着“我就是北海,苏武的后人们!!!我就是北海!!!”

马林诺夫望着平原上越来越多的坦克和步兵,无言的打了个寒战,突然踩着马镫从马背上站立起来,对身边的近卫步兵团和第四纵队的军官们高吼道:

“中国佬要延伸炮击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勇敢的小伙子们,冲啊!杀光他们!

决战的时刻到来了!!!

俄罗斯帝国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