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65章 暴风骤雨

第265章 暴风骤雨

北京,星期天。++++

姚梵靠在车后椅背上,微微拉开窗帘,从这辆红旗车的车窗望出去,远方天边的乌云已经很厚了,又压得低,天色已经变暗,这时空气也闷热,显见得是要下一场大雷雨。

姚梵自言自语道:“这雨下下来才快活。”

中央警卫连连长战红旗从副驾驶上向后侧首,见姚梵没吩咐,便又警觉的把头正过去,观察着车辆行驶的街道。

街上的自行车穿梭往来,行人们面色平和,看来并不担心这场雷雨,入夏已久,人心都盼望来一场雨,解一解这酷暑。

如今北京街上的行人,服装都是各式各样的,白衬衫、各色t恤、印着标语口号的文化衫、棉背心占了主流,还有些从胡同里带着孩子出来街边坐,一边乘凉一边指点孩子看汽车的老大爷,都精赤着上身,扇着蒲扇。

从京郊拉着板车进城卖西瓜和青萝卜的农民,把车停放在人行道上用白色油漆画出的方框里,西瓜和萝卜码在地上,堆的很整齐,自己也盘坐在地上,用草帽扇着风,用毛巾擦着脸。

这是姚梵命令北京市委划出的临时销售处,方便农民进城销售自家瓜果,虽然不用交管理费,但是要求农民必须自己用扫帚把这片地区清扫干净,同时不能大声吆喝,影响周边地区百姓的休息。

四辆军绿色的吉普和红旗车缓缓驶入胜利三村,这个小区是去年底盖好的,水电供暖俱全。

黑色红旗轿车停在小区的车道上,姚梵下了车。

小区的草坪上,七八个孩子在追逐打闹,边上一溜排的小板凳,一群妇女围坐着,一边家长里短的闲聊天,时不时瞅一眼草坪上正在嬉闹的自家孩子。

现在北京的军转复员干部很多,家属都是农村人,大约又都是已婚的妇女的缘故,穿的都随便,身上穿的汗衫子前印着“为人民服务”、“劳动模范”、“大干一整年,向祖国报喜”、“灭四害能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第三搪瓷厂”、“第六棉纺织厂”等等等等五花八门的字样。年纪稍大的都不习惯戴胸罩,胸前黑乎乎的两点凸起着,大#奶瓜子把胸前文化衫挺得鼓鼓的。

看到姚梵一行人走过来,女人们好奇的张望着,有眼尖的看见姚梵,顿时就傻了,坐在那里,手里的扇子也停了,只呆呆的望着。

姚梵跟着警卫员们走向15号楼,带着两个警卫员进了一单元,上了六楼,其他人都在楼下警惕的放哨守着。

“王大姐,看啥呢。”

“俺,俺。俺好像看到姚……算了,俺肯定看错了。”

“王桂芬,那是不是姚主席?”

“是吧,霍大姐,那看着是像姚主席吧?!”

“唉呀妈呀!唉呀妈呀!不会真的是吧?!”

女人们一下子激动起来,暴#动一般聚拢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人人脸上都带着一股子不可思议和极度亢奋的劲儿。

姚梵亲自敲开李海牛家的大门,李海牛现在改回了本家姓名吉东云,和苏三姐结婚后就住在这套划拨给北京市城建局系统购买的三室一厅90平米的商品房里,虽说按照苏三姐卫生部部长的级别,他们夫妻完全能住进高级别墅小区,但是吉东云坚持要住本单位房子,苏三姐也不反对。

“您找谁。”开门的是个年轻的姑娘,头发却在脑后挽着个圆圆的老气发髻。

“您好,这是吉东云家吗?”

这姑娘大概是认出姚梵的长相了,又从姚梵身后楼道里站着两个面带笑容的人脸上得到了确认。

“姚……姚主席?”

姚梵拍拍她肩膀,径直走了进来,笑道:“三姐,你坐月子出来了吧?听说你今天晚上要摆满月酒,我提前来道喜。”

听到姚梵的声音,吉东云和苏三姐立刻从里屋出来了。

“主席,您来了。”吉东云和苏三姐连忙放下孩子,先后从里屋跑出来。

“来看看你们和孩子,今晚满月酒我就不去了。”姚梵简单的道。

三姐幸福的把孩子抱出来,递给姚梵。

“是个小子?”

吉东云呵呵的笑着,两只大手搓着道:“是个小子。”

姚梵轻轻地在孩子额头亲了亲:“眼睛像妈妈,鼻子像爸爸。”

三姐笑的更乐了:“主席……”

“叫大哥,这又没外人。”

三姐笑道:“大哥。”

吉东云赶紧掏出烟来给姚梵和警卫员,姚梵示意三姐把孩子抱进去。

警卫员都谢绝了香烟,姚梵借着吉东云手里的火点上,靠在沙发上道:“你们结婚这么久,你李海牛也没请我来你家看看,你行啊,翅膀混硬了啊,是不是还惦记着我撤你职的事情呢?”

吉东云听见李海牛三个字有些激动,哽咽道:“那是我自作主张,活该,主席您做得对,这种事情不能开先河……”

姚梵摆摆手打断他:“今儿个高兴,不说这些,你现在儿子也有了,回来工作吧。”

吉东云愣了愣神,没反应过来。

姚梵道:“中央决定给你恢复军职,过两天文件就要下来,我打算派你去南洋,你敢不敢去。”

吉东云此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低沉的声音犹如滚雷:“去!主席指到哪儿,我吉东云打到哪儿!”

姚梵道:“儿子有了,可军人没有休假,你想好了,舍得吗?”

吉东云重重点头:“只要能回到部队,没啥放不下的。”

姚梵道:“那你回头自己跟三姐说,我怕我说了要被她埋怨。”

吉东云呵呵笑道:“那能呢,那不可能,都是受组织培养教育这么多年的了,这点觉悟还没有吗。”

姚梵笑着点点头:“开门那小姑娘是你亲戚?”

吉东云压低声音道:“小苏她二姐。”

姚梵惊喜道:“找着了?我怎么瞅着比三姐年轻多了。这是大好事啊!一家团聚,三姐怎么也不告诉我。”

吉东云道:“姑娘过去吃了太多苦,她姐想给她找个好婆家,不敢声张。”

“现在哪工作?”

“第一毛纺织厂当工人。”

姚梵沉吟片刻,换个话题道:“你最近看什么书呢?”

吉东云道:“主席叫三姐捎给我的书,我全看了。

从党校第三次培训结业以后,我就想着,咱们这个国家这么大,社会主义事业前景这么辽阔,世界上列强环顾,时时刻刻都在风起云涌,我却犯了这样大的错误,白白辜负了党对我的培养,我很后悔。”

姚梵道:“你在城建局干得很好,现在北京市的各项建设在全国名列第一,你是有功劳的。将功抵过,我看你还是以前那个你。”

吉东云心下感激,紧紧地抿着唇,重重点了点头。

姚梵掏出口袋里的香烟,给自己和吉东云点上,抽了一口,缓缓道:

“今年下半年,我打算搞个运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主要是发动各级干部和群众检举揭发,等到年底,再扩展到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

归结起来,前面是三反,后面是五反,你怎么看。”

窗外的天空早已成浅灰色,一道长长宽宽的闪电划破暗沉的天空,黄昏时分的北京所有建筑物和人都被照的雪亮,接着就是一响暴烈的雷声,几乎要把窗户都震碎,雷暴雨终于到来了。沉重的大雨点在飙风中打着旋,怒鞭般凶猛的抽打着大地,毫不怜惜。

雨水打在窗台和大开的窗页上,噼哗大响,三姐和二姐赶紧急匆匆的出来客厅关窗户。

姚梵望着窗外,阴沉沉地道:“这雨憋了好久了,就是要下的大点,老百姓才凉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