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66章 工会代表

第266章 工会代表

【266】工会代表

临走时,姚梵进了吉家的卧室,又抱了抱吉东云和苏三姐的孩子,这才出门。

姚梵刚推门走进楼道,就发现警卫连连长战红旗站在吉东云家门口,焦急的满头是汗。

“主席,楼下好多群众,您大概是被认出来了。您还是先在吉老总家躲躲,我这就派人去通知中央警备司令部,多派些部队来清场,确保安全。”

姚梵从楼道往外望了一眼,果然看见小区楼下盛开着一朵朵伞花,悄无声息的肃立在暴风雨中。

苏三姐也蹙眉道:“主席,要不还是等等吧,留下来吃顿饭再走。”

姚凡摆摆手,不高兴的道:“人民群众有什么不安全的?大家无非是想看看稀奇嘛,我又不是旧社会没出阁的大小姐,有什么看不得的,动物园狮子老虎都看得,我凭什么看不得。”

暴雨哗哗的下着,气温降得很快,穿着短袖的姚梵甚至有些凉意。

可是战红旗却满头大汗,他显然已经下过楼,浑身都湿透了。

“主席,我已经在小区门口传达室打过电话了,牛部长说立刻带人赶过来,您再等一会吧。”

姚梵有些生气,不耐烦的道:“等什么等!群众想知道我长啥样,那就让看嘛!看看我有没有三头六臂,有没有青盆大口!”

说着姚梵就往楼下走,楼下的群众从楼道的阳台中看见姚梵,顿时激动起来,开始疯狂的呐喊:“姚主席万岁!姚主席万岁!姚主席万岁!”姚梵笑着,一边下楼,一边不停地微微摆手,人群更加激动了,热情的声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哗啦啦的雨声完全被人声盖了过去。

姚梵下了楼,发现楼道口堵满了同行的警卫连战士,一个个如临大敌。外面的小区步道和草坪上站满了人,小区的居民们一个个打着伞,不顾狂风暴雨,密密的肃立着,脸上挂着雨水和激动地泪水。

姚梵一边向大家挥手,一边向外走去。

战红旗高喊着:“大家让一让,主席要回去了!大家让一让,主席要回去了。”

人群开始自觉地让开道,人人口里都在说:“让一让,让一让,让主席过去。”可是后面的人闻讯而来的人想要看一眼姚梵,却还在往里面挤。

姚梵心中很高兴。

自从进了中南海,除了乘坐火车专列下各地区视察工农业建设,他已经很少有机会近距离的接触共和国日益变化成长着的普通公民们。

姚梵喜悦的笑着,一边从警卫连战士们拼命挤出得得通道里往外走,一边伸手和人墙中的居民们握手。

于是人潮愈加的兴奋汹涌,“姚主席万岁!”的喊声响彻整个小区。

“王桂芬,那真是姚主席!”

“是吧,霍大姐!我没看错吧!是姚主席呢!真是姚主席!!!”

第一批发现姚梵到来的小区妇女们聚在吉东云家对面楼道的二楼走道阳台上,激动地又蹦又跳,使劲挥舞着手臂,对楼下姚梵的方向尖叫呐喊。

“姚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姚梵在雨中微微抬头,看见周围楼上的居民们一个个都挤在窗口,疯狂呐喊着,感到心中无比的自豪。他高高举起手,对楼上的居民们了挥,点头示意。

“呀!姚主席看见我了!霍大姐!姚主席看见我了!”王桂芬拼命地喊着。

霍大姐怀里抱着儿子,也不理会王桂芬,激动地一个劲的指着楼下姚梵的方向对儿子道:“虎子!快喊姚主席万岁!!!喊姚主席万岁!!!”

旁边一个妇女一边激动地挥手,一边扭头对王桂芬道:“真太可惜了,我家那口子今天加班。”

王桂芬也遗憾地道:“可不是,俺家那口子今天也加班呢,等他回来,俺一定要跟他说,俺今天看见姚主席了!”

……

从吉东云家楼下到小区车道一分钟的步程,姚梵一行人挤了十分钟才上了车。小区居民们簇拥着姚梵的红旗轿车,缓缓地一直送到了外面的马路上,才依依不舍的目送车辆远去。

姚梵坐在车中,愈发的确信自己带着的这个共和国,走的是一条金光大道。

于是一场以各级党委、组织部、公安、国安,依据《贪污腐败惩治法》、《反谋夺国有资产法》、《国家安全法》这三项法规,1881年,华夏人民共和国依法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三反五反运动。

天安门广场上,万人集会,公审公判贪#腐分子大会开的如火如荼。

广播中每天播放着新落马的大老虎名单,老百姓听着那一个个拥有显赫头衔和官位的蛀虫和叛徒被当众处决枪毙的消息,感到大快人心,一个个奔走相告,可谓普天同庆。

夏末的夜,

篾席胡同,

时家祖孙三代,搬着小凳围着大槐树下的小桌,正在吃晚饭。

桌中央的搪瓷盆里堆着小山也似的馒头,每人面前一碗稀粥,五个菜围着馒头盆放着,凉拌豆腐,拍黄瓜,炒萝卜干,炒绿豆芽,红烧肉,

时老爷子手里拿着白面馒头却下不了口,他唉声叹气的对儿子道:“富庭,你咋敢举报你们行长呢?这可咋说的呢?”

时富园咽下嘴里的馒头,喝了口粥,说道:“哥,我佩服你!

姚主席说得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些社会主义的蛀虫、叛徒,敢把国家的钱往家里拐,难道还不兴咱老百姓举报了!”

时老爷子握紧两根筷子使劲的在二儿子脑袋上敲了一下:“你闭嘴!咱老百姓就是老百姓,放在哪朝哪代,也不兴民告官!”

时老爷子说得激动,放大声音道:“老话说的好,民不与官斗!要在大清国那会子,民要敢告官,按国法,先要你赤膊滚钉板!滚完了才许你上堂开口!”

时老爷子越说越痛心疾首:“富庭,咱家和你们行长无冤无仇,那就更犯不着出这个头了!他又没占咱们一分钱,又没短你一分钱的工资奖金,他贪得都是公中的钱,你这又是何苦呢!”

张春桃带着时小顺,和时家二儿媳妇谢舒兰,三闺女时富香在院子另一边的小桌上吃饭,春桃耷拉着脑袋听着公公教训自己男人,一声不敢吭。

石富庭虎着脸坐在男人桌上,捧着碗低着头,一字一顿的道:“爹,咱是社会主义国家,百姓坐天下,公家的钱就是百姓的钱,谁要贪污,谁就是在偷咱老百姓的钱,谁就是杀千刀的贼!”

时老爷子大喝一声:“放屁!小兔崽子!反了你了!满口的国家国家国家!国离了你就不成国了?”

石富庭的脸也黑了:“我是工商银行复兴路分行职工工会会长,工商银行北京18家分行总工会的工会委员,我是职工们选出来代表他们的,是选出来监督企业合法运营的,是选出来维护职工利益和国家利益的,不是选出来发毛巾发茶缸发脸盆的!”

时老爷子气的把碗“咚“的一声撂在桌上,把筷子一扔,起来就要走。

春桃吓得赶紧起身过来道:“爸,您别生气。”又对石富庭道:“你吃了枪药了,还不赶紧的劝劝。”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