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67章 七点嘱托

第267章 七点嘱托

267七点嘱托

这时华夏共和国已经完成了中央党校对全国县委书记的第一遍轮训,来自全国农村3000多个县的县委书记,经过初步学习,已经明白了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是怎样的一种价值观。

姚梵参加了每一届培训班的结业仪式,为这些共和国的基层干部们鼓劲,所有县委书记都记住了姚梵的四点嘱托“忠诚、自律、为民、务实、清廉、耐得住寂寞、有担当”,这七点嘱托被印在党校的结业证书上。 ”

在覆盖全国的广播网中,姚梵亲自进行了讲话动员,重点号召全国农村,在农会和党委的领导下行动起来,依照国家法律法规,切实抓好三反五反运动,坚决与一切党内及政fǔ中的叛徒和蛀虫斗争到底,与一切歪风邪气作斗争。

到1881年底,三反五反运动进入高‘潮’,重心开始从三反向五反转移,又有一大批涉及偷税漏税、行贿、骗取国有资产、盗取国家情报的犯罪分子落网。

丰泽园中姚梵的办公室里,去年新任华夏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的李君正在向姚梵汇报工作,李君穿着一身中山装,坐在姚梵身边的沙发上说道:“这次宏图公司的案子闹得有点大,李鸿章托人来说项,希望能给李经方一个机会。”

姚梵冷哼一声道:“李经方买通政fǔ官员和莱钢集团下属厂,倒卖钢材,这案子牵扯了十几个官儿,不但有旧官僚,还有新党员,这个影响太坏了。

这次三反五反,他也是赞同的,现在火烧到他儿子身上,所以老李现在跳出来了,我看总要给他面子的,毕竟要收拾他也不在这一时。”

李君点头,说道:“要说李鸿章两个亲生子倒是都‘挺’上进的,64年的李经述在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就留校任教了,还入了党,是清华目前最年轻的讲师之一。66年的李经璹目前也快要毕业了,也是物理系,成绩也非常好,目前是预备党员。”

姚梵道:“这个案子要闹得大些,也给那些开明士绅一点警告。对那些勾结在里面的党员和官员,一律按照法律惩办,该枪毙的一个也不能少,全部在广播和报纸中公示出来,对李经述,我来发主席特赦令,但是要在报纸上狠狠地批,批倒批臭,要让大家知道,躺在娘老子的功劳簿上躲得过一死,躲不过身败名裂。”

李君道:“李鸿章现在是政协主席,这么一来,他脸上怕是挂不住。”

姚梵端详着李君,想要看出李君心中的想法。

姚梵暗暗叹气,心想我怎么能告诉你说,我知道曾经有一个红‘色’国家,他的前总理掌握着后世俄罗斯百分之40的天然气,前团中央书记开着俄罗斯最大的银行,七大寡头,280多个亿万富豪,全是党内高官,控制着这个国家大部分石油、矿产、工厂呢?

我怎么能告诉你说,这些原来的党内高官依靠和西方寡头联手,打着红旗反红旗,勾结西方势力推翻人民政权,狼吞虎咽的瓜分了那个国家人民群众近百年的劳动积累,所有原属于人民的国有资产一眼之间都被这些人装进了自己腰包呢?

姚梵淡淡道:“脸上挂不住,那就证明他在本质上还是反动的,没有清醒的认识。那样的话就干脆‘逼’他跳出来,最好让他带着他的那伙人一起跳出来,疖子出头了才好挤。”

李君道:“他要不跳出来也没关系,左宗棠和他一直不对付,到时候只要给左宗棠敲敲边鼓,让他出来批。我们批的话,李鸿章不敢还口,左宗棠出头,李鸿章未必能忍得住,就算他能忍住,他手下那帮子人,也一定会跳出来猖狂进攻。”

姚梵点点头,又道:“相对党外这些反社#会主义的旧统治阶级代表,我倒不是太担心,这些士绅现在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他们暂时也没本事和海外的财团勾结起来,现阶段闹不出名堂。

我看我们的反腐重心还是在党内,对于党内那些享乐主义的,要留意,这些人容易被腐蚀,要给他们敲警钟。

其中最难办的就是那些拉帮结派搞山头的,他们想把自己的部‘门’或者省市经营成水泼不进的铁桶阵,这些人对中央的‘精’神只是口头应付,手底下依旧我行我素,搞小王国自立‘门’户。

这些人暂时没贪#腐,但是却在为将来做更大的坏事进行铺垫,对他们要防着点,也要做一下提醒,如果顽固不化,中央的刀子也不是豆腐做的。”

李君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主席是说哪里?”

姚梵道:“这期的县委书记培训班结业仪式上,有些县委书记向我反映,有些大领导听不进下面的意见,或者根本不听下面的意见。他们为了筹钱搞省会建设的各种项目,摊派各种税费到农村。

下面的县领导如果有不同意见,省里就动用组织部的力量搞换人,农民和农会反对也没用,很失民心。也搞得现在有的县委书记坐在位子上战战兢兢。现在很多人说,农会支持的县委书记狗屁用也没有,上面一句话,就让你滚蛋。那要农会干什么?解散了算了。”

李君点头道:“这个问题我一定要在下次常委会上提出来。这样做是伤害农民利益,伤了农民的心。”

姚梵道:“还有,关于农会,五年选一次代表时间太长,有些人刚上去就‘露’出狐狸尾巴了,我看一年选一次,一个村子就那点人,村口、打谷场、地头,哪里都行,大家坐在一起,商量一下就选好了,不用搞得像选国家领袖一样,五年搞一次。”

李君道:“我看县农会也不要选会长,都是各村的代表,互相不认识,选也选不出什么名堂,反而造成不团结,我看县委书记就兼农会会长好了。”

姚梵首肯道:“我看可以。还有,各大战区成立的时间久了,有些人大概有点以为自己是土皇帝了,我看要做一下调动。”

李君问道:“是哪些战区?”

姚梵拿起茶杯喝了口水,道:“全部,司令副司令,连同参谋长,打‘乱’了重新分配一下,给他们换个新环境。”

李君哑然。

姚梵道:“这事我和国防部部长胡广亭、萧初开、刘进宝他们打过招呼了。”

李君点点头。

姚梵继续道:“他们现在正加紧海军和空军的建设,尤其是总装、总参、总后下面各个研究所、军工厂、军事院校的建设。我很赞成,这个马虎不得,要放在第一位,你这个总理要给他们支持。”

李君道:“现在各所大学都在建设和扩大,毕业生很抢手,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也大多给了军工单位。”

姚梵道:“这个你商量着办,我也知道人手上是紧张的,所以教育上更要加强工作力度。”

李君道:“我国的教育已经是投入世界第一了。”

姚梵道:“不要和矮子比,自己和自己较劲。”

李君道:“二五计划中,打算把小学延长一年,增加到四年,这又增加了培养成本,不如还是三年小学,省下来这笔钱。”

姚梵道:“这是已经定下来的了,朝令夕改要被人戳脊梁骨,我看还是鼓励人民资产管理委员会下属的各国企集团,让他们大办职工夜校的好。”

李君点头,在笔记本上记下来,又道:“俄国人现在和我们僵在谈判桌上,死活咬着北海不松口,希望一半对一半的平分。”

姚梵道:“地方在我们手里,我们不要急。北方农牧区的土改非常受农牧民欢迎,我们的兵团农场和贫困山区移民团也在按照计划一点点的进驻,形势一片大好。急什么呢?我是不急的。”

李君笑道:“只要库伦到新北海市的铁路一开通,就能把钢铁和水泥大量的运进去,加快新北海市的建设,预计五年内城市规模能到15万人。”

姚梵道:“西伯利亚地区潜力巨大,贝尔加湖,也就是北海的水资源丰富,水质极好,可以作为70亿人的自来水,连续供应五十年,以后北京、河北、甘肃、陕西要是缺水,就搞个北水南调工程,子子孙孙喝不完。

我们不要把潜艇试验基地设在那里,如果污染了水源,我们对不起子孙。”

李君一想到北方这片被收复的故土,就难掩喜悦之情:“我看资料,说那儿的野生动物资源很丰富,是个‘毛’皮的宝库。”

姚梵道:“是啊,水电资源也丰富,汛期主要是雪水,支流也少,比起在长江黄河上修水电站要方便省事得多。

除了水资源,西伯利亚还可以找到除了橡胶以外的世界上所有资源和矿场!石油、天然气、可燃冰储量极其丰富!

那里都是黑土地,一年种一季小麦,还是轮作制,就够苏联全国吃的,移民一千万过去,将来那就是个大粮仓!

放在老‘毛’子手里当作战略缓冲地带,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李君问道:“苏联是什么?”

姚梵回过神:“哦,我是说俄国。”

李君道:“不久前,德国美利士集团希望能获批在我国办电台,并入全国的广播中继系统进行全境覆盖发‘射’,宣传部‘门’正在研究这件事,主席您的看法是?”

姚梵道:“《新民晚报》现在是我国唯一一家中外合资的报纸,美利士集团这是尝到了甜头,但电台暂时不能开放。

宣传阵地很重要,能搞‘乱’一个国家,也能颠覆一个国家。

成年人倒也罢了,一般来说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可是对于学生来说,脑子干干净净,保持一颗红心,才能集中注意力在学习科学知识上,将来才有前途。

法国大科学家巴斯德说过,一个人成就的大小,决定于他持续集中注意力的能力。

宣传上一旦开放给外资,乌七八糟的思想就不受控制,学生满脑子困‘惑’谁来解答?学校里大部分教师能力有限,他们自己也未必能明辨是非,更别提给学生答疑解‘惑’坚定信仰了。

人的信仰一旦动摇,脑子里有了为谁学?为什么样的理想而奋斗的困‘惑’,那学业上就没什么前途了,等到将来后悔,那也已经是老大徒伤悲,没有后悔‘药’的。”

李君有些困‘惑’,努力的在思考。

姚梵继续揭秘道:“我们现在的红‘色’教材是第一道防火墙,如果学生的思想正确,价值观正确,就能和教材兼容,就容易学得好。

如果学生的家长、家庭和社会向学生灌输的都是些消极的自‘私’自利的思想,那就和我们的教材发生了价值观的抵触,而这些接受了错误价值观的孩子们,就和教材发生了不兼容,潜意识里出现困‘惑’和‘迷’茫。

这种思想上的矛盾,能够给学生在学习上造成困难,一般来说,越是聪明的孩子越容易受影响,产生困‘惑’,越难在学习上取得持续的集中注意力的能力,迟钝的孩子反而容易不受干扰。

这方面的意识形态斗争的‘门’道,既包含教育学也包含心理学。所以说,斗争是一‘门’科学的艺术啊。”

李君好像恍然大悟的道:“原来就连学生的教材里也有这么多‘门’道!”

姚梵心说我家老娘是搞教育的,这都是不传之秘。

姚梵继续道:“你看着吧,将来说不准还会有人要修改我国的教材,要拿掉其中关于阶级斗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资本剥削理论等等内容。”

李君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