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68章 冬雪

第268章 冬雪

268冬雪

从进入深秋开始,寒流就席卷了整个西伯利亚,天气一天天的冷下来,驻守在原伊尔库茨克——新北海市的革命军官兵们按照精确的地图,赶在大雪封冻前,找到了三十多处温泉。

所谓贝尔加湖也就是中国北海的温泉资源非常发达,围绕着北海这个世界第一深水湖,有大大小小三百多处温泉,在后世是俄罗斯极富盛名的温泉疗养胜地。人们在纯净的空气中,在白雪皑皑的严冬中,泡在露天温泉里享受冷与热的交汇,这是一种何等美妙的享受啊。无怪乎前沙俄殖民者称北海为“圣海”。

新成立的库伦战区在入冬前,动用了最大的力量进行铁路线的筑基工作,战俘、民工、铁路工程兵、农垦兵团、牧民,全部被召集,投入这场修路大会战中。

按照中央要求,库伦战区是从北京战区抽调7,29,30,这三个集团军,新组建而成的。

由于俄国势力被赶出了远东太平洋地区,沈阳战区的压力大减,因此原沈阳战区被改为海参崴战区,防御重心也变为太平洋地区。

天空中已经开始飘起雪花,王光兴,新任库伦战区司令员,缩着脖子搓着手,快步的走进库海铁路建设临时指挥部中。

王光兴之前担任的是昆明战区司令员,如今被调到库伦战区担任司令员,负责库伦战区的组建。

从繁花似锦的春城昆明乘坐国防部专机来到库伦这个北方寒冷的边疆城市,刚走下运五运输机的舷梯,王光兴就被冻懵了。

库海铁路建设临时指挥部设在库伦以北200二百公里处的达尔汉旗,临时搭建的防寒板房沿着铁路线一字排开,足有一公里长。

王光兴走进设在板房中的临时指挥部,脱下带有毛茸茸的羊皮衬里的65式高寒区域棉大衣交给警卫员,自己走到火炉旁用铁钳拉开炉盖,把手摊在冒着红光的炉口不停地翻搓。

“奶奶的,冻死我了,这雪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了了!”

机要参谋乌恩其说道:“司令员,咱们这里一刮白毛风,那就是大白灾,不下个一米多深,雪不会停,有些迎风的坡面地区,雪有三米到五米深,跟本没法过人。”

王光兴道:“小乌,你是蒙古族,你说说,这样大的雪,以前成吉思汗是怎么行军的?”

乌恩其愣住了,他虽然是蒙古族,也没听说过这种天气下成吉思汗还能出兵的。

乌恩其挠了挠头:“司令,我家以前是王爷家的奴隶牧民,所以我也没听说过这种天气还能打仗的,反正我们牧民遇到这种天气,也只能躲在帐篷里取暖,先躲过白毛风和大雪再出门铲雪。要不我帮您找个老人家问问吧?那些上年纪的老人家兴许听过这些故事?”

王光兴跺着脚上的雪,搓着手道:“嗯,你抽空请教一下,这雪再下下去,整个工程就全停了。指挥部的很多指战员手上都生了冻疮,冻疮膏抹了一层又一层。”

乌恩其道:“达尔汉旗储备的物资很充分,之前从北京库伦铁路运来的煤炭、粮食和药品足够我们过冬,本地的牛羊也都宰杀了冻着呢。”

王光兴吸了吸塞住的鼻子,望着窗外道:“可也总不能老在板房里窝着吧,中央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这条铁路呢……”

新北海市却是另一番景象,革命军呆在俄国人留下的城市中,烧着木柴和煤炭,用着温泉水,喜洋洋的迎接着冬天的到来。

第七集团军政委文定带着战士,对土改之后的当地各族人民挨家挨户送温暖。

俄国要塞中储备的粮食和咸肉实在太多,足够吃五、六万人吃两、三年的,这些储备本是作为修建西伯利亚铁路的物资和西伯利亚军团的口粮。

如今新北海市只驻扎了第7和第29集团军,又搞了土改,搜集了大批俄国封建地主贵族的余粮,因此物资上极为丰富、

每到一户,俄国劳动党不远千里从喀山派来的中央委员阿廖沙就忙着帮革命军解释政策,分发过冬食物。

俄罗斯族百姓们得到粮食后,千恩万谢的感激着这些奇怪的“侵略者”,在他们看来,这些侵略者实在是太奇怪了,进城后非但没有烧杀抢掠,反而给他们送粮食,又带着他们扫荡贵族老爷的农庄,把农庄里的牲畜和农具公平的分给每一户农家,贵族领主庄园储藏室和地窖里的一桶桶果酱,一车车咸肉,一捆捆毛皮,一袋袋粮食,堆成小山的奶酪,全部被分发给这些穷苦的农户。

废除农奴制后,俄国农民依附土地而生存的处境并没有丝毫的改善,生存环境反而愈加恶劣。

以往作为领主的农奴,领主好歹还把农奴当成一种财产,尽可能希望这些活物不至于饿死,好为他们世世代代的劳作,可在废除农奴制之后,领主们就根本不在关心农奴的死活了,因此盘剥手段愈发的残酷激烈。

有了俄国劳动党的帮助,西伯利亚的各族人民很快明白了华夏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无产阶级的政权,明白了中国革命军带来的土改政策。

在各族劳动人民看来,这简直是上帝般仁慈的恩典,每一户都能分到自家的土地,这简直像是活在天堂里一般。

“米莎,不要再跟着我们了,我们不收女兵。”文定政委耐心的对一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族农家姑娘说道。

小姑娘戴着一顶羊皮帽,帽子边缘冒出几络浓密漂亮的金发,她身上穿着一件羊皮大衣,脚上套着一双羊皮靴,这些都是新的,是在土改中分得的。

她见文定终于肯搭理他,开心的叽叽咕咕说了半天。

俄国劳动党的同志阿廖沙笑着对文定政委说:“这小姑娘说,她看到革命军里有女兵,她知道你们是收女兵的,她说她对贝尔加湖地区了如指掌,能给我们当向导,找温泉,找林场,找鹿群和野鸭。”

文定踟蹰了一下,说:“她看到的那是各团团部直属的卫生连和宣传队的女兵。

不过说起来,我们确实有计划要招收一批俄罗斯族的无产阶级战士,这对土改和宣传工作的深入推进大有好处。

阿廖沙,你叫她跟我们回指挥部,我跟政治部说一下。”

阿廖沙对这位农家姑娘米莎一解释,她顿时开心起来,笑的像花儿绽放一样美,扑过来在阿廖沙脸上亲了一下,又在文定脸上亲了一下。

文定吓得浑身发僵,嘴里道:“男女授受不亲,这样可不行,要犯错误的。”

警卫员赶紧把金发姑娘米莎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