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69章 联合国的梦想

第269章 联合国的梦想

269联合国的梦想

第7集团军的文定政委带着阿廖沙、米莎和警卫连的战士们踏着初雪,沿着新北海市整齐的石道走进要塞区司令部的大厅,雄伟的大理石壁炉中,火焰旺旺的窜着,大厅里温暖如春。。

警卫员带米莎去政治部登记,文定则带着阿廖沙走上楼梯,进入指挥部会议室。

会议室中的壁炉同样熊熊燃烧着,烤的人有些头晕,尤其是刚刚从寒冷的室外进入,更加觉得口干舌燥。

文定拿起水壶,给自己和阿廖沙倒上两倍白开水。

“阿廖沙,你带来的俄国劳动党的密信,已经通过无线电台用密码发给北京。

你跟我说俄国劳动党的同志们都盼着革命军穿过西伯利亚,冲进俄国,解放整个俄罗斯,这个恐怕是一厢情愿,革命军目前并没有这个能力啊,我们的补给线目前受制于铁路,目前暂时只能从铁路的终点站库伦,把补给线通过骡马和汽车,延长到新北海,再远的话,我们恐怕要重蹈拿破仑的覆辙。”

阿廖沙激动地摇摇头,用一口在北京东方大学练就的熟练中文说道:“有全俄罗斯无产阶级的支持,有我们俄国社会主义劳动党领导的左翼阵线联盟支持,伟大的革命军必将把红旗插上克里姆林宫和和冬宫!

伟大的无产阶级必将解放全俄罗斯!解放全欧洲!解放全世界!

拿破仑是资产阶级侵略者,他不受欢迎,俄国人民当然会反对他,但中国人民革命军是无产阶级的武装力量,是受到欢迎的,从现在伊尔库茨克的情况来看,已经很明显了,受苦受难的俄国农民对于土改的热情,傻瓜都能看出来,仅用了一个月,整个贝尔加湖流域的土改工作就完成了!

在革命军的带领下,这一地区两千多效忠沙皇的贵族地主被勇敢的俄罗斯农户们从他们的庄园豪宅中拖出来,活活打死、绞死、活埋、烧死。

愤怒的俄罗斯农民们对于土地革命的热情无比高涨,我看见他们的眼睛里迸发着几千年也不曾有过的光芒和希望,他们的勇气简直比喝了20加仑伏特加的沙皇近卫军团还要雄壮。

我敢保证,这些农民为了保卫他们刚刚得到的土地,会毫不犹豫的听从革命军发出的任何增兵令,只要中国劳动党的同志们一声令下,全西伯利亚的农户会把他们所有的儿女都送进革命军队,向沙皇发起神圣的人民解放战争!”

文定看到阿廖沙那激动的表情,心里也鼓舞,他抿了抿嘴唇道:“喝口水吧,我亲爱的阿廖沙同志。

革命热情固然重要,但战争能仅靠热情。”

说着,他反复的强调:“后勤!后勤!后勤!假如没有铁路的支持,我们甚至没有远远观望乌拉尔山的机会。”

阿廖沙也不喝水,激动的道:“姚主席教导我们,人民战争是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在我可怜而短暂的生命旅程中,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确信!”

阿廖沙的眼里冒着革命的火焰,一种特殊的光芒在闪烁:“亲爱的中国同志啊!革命军只要发起解放俄罗斯的战役,打响第一枪之后,全俄罗斯的无产阶级都将团结在劳动国际的周围!

俄罗斯社会主义劳动党将在全国发动总暴#动总罢工,破坏沙皇的所有工厂和铁路,配合你们的进攻,我们将贯彻姚主席的思想,在所有地区开展武装斗争,把土改推广到全俄罗斯!”

文定道:“这是最好的情况,可万一战局不顺利,后勤就会吃紧,亲爱的阿廖沙,你想过那会死多少人吗?”

阿廖沙如火般热情的语言熊熊的燃烧:“需要多少工人?亲爱的文定同志,你们需要多少工人?

只要你们能提供足够的口粮和最低限度的工资,俄国劳动党可以发动全俄国的革命青年和劳动者来贝尔加湖参加铁路的修建,你要多少?一万?三万?五万?我们会尽一切可能的发动所有俄国无产阶级来这里,投身这场无比伟大无比壮阔的事业,为了全俄罗斯无产阶级得到解放,我们愿意作出尽可能多的贡献。”

说着,阿廖沙开始唱了起来,这是一首眼下在俄国革命者中流传甚广的歌曲,它的法语版英语版德语版乃至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版,正在全世界的左翼党派中以一种秘密的地下的方式口耳相传。

这首歌实际上根据前苏联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改编的,马克思亲自为这首歌填了词,当然,他以为作曲者是姚梵,因此欣然同意,新歌的歌名叫做《联合国颂》。

“伟大的无产者,永久缔联盟。

解放的全人类,觉醒结合成。

各民族意志,建立联合国。

统一而强大,万年万万年。

自由的祖国,你无比光辉。

各民族友爱的坚固堡垒,

革命的红旗,人民的红旗,

从胜利走向胜利。

自由的阳光,照耀着我们。

伟大的供产主义,指明了道路。

社会主义国家,永远忠于人民。

理想激励我们,建立功勋。

自由的祖国,你无比光辉。

是各民族幸福的坚固堡垒。

革命的红旗,人民的红旗。

从胜利走向胜利。

在战争中学习,在苦难中辉煌。

敌人和叛徒,完全消灭干净。

斗争中决定,人类的命运。

引导联合国,向光荣前进。

自由的联合国,你无比光辉。

各民族光荣的坚固堡垒。

革命的红旗,人民的红旗。

从胜利走向胜利。”

听着阿廖沙那充满感染力的歌声,文定也不由得加入合唱。

“我想姚主席一定会作出正确的决定的,阿廖沙,你要相信组织,组织上一定会做出最适合眼下局势的决定。”

阿廖沙握住文定的手,期待的道:“无论劳动国际中央做出什么决定,我和俄罗劳动党的同志们都将服从,为了马克思先生说的全世界大同的解放日的到来,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