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72章 中国的亚洲

第272章 中国的亚洲

272中国的亚洲

姚梵对俾斯麦坦言:“据我们判断,目前欧洲的军备竞赛正在升级,俄法正在趋向于形成同盟关系,再加上英国,英法俄三国对德国的包围圈已经形成,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欧洲很有可能爆发一场世界大战。

那么,在战前尽可能的削弱英国和他的盟友的实力,已经成了中德目前至关重要的战略目标。”

姚梵顺理成章地向俾斯麦勾勒了一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图景:法俄同盟,约定当德国或奥匈帝国进攻俄国时,法国将进攻德国;如果德国进攻法国,俄国将进攻奥匈帝国和德意志帝国;

英国无疑会站在法俄一边;

意大利不可靠,因为这个国家的亲王和公爵们是一团散沙,资产阶级议会脱胎于贵族,摇摆不定是他们的天性,他们有很大的可能背离德奥同盟;

比利时、荷兰、瑞士将遵循伦敦的国际银行家的意志,加入对德国的战争,保加利亚早已厌烦了俄国对所有斯拉夫民族的指手画脚,他们的贵族将遵循历史的惯性,倒向奥匈帝国……”

姚梵真诚的对俾斯麦道:“我的朋友,对这一切,中国全无畏惧,各民族同胞和阶级兄弟们千年以来,从未如今天这样强大和自信。

但欧洲需要领袖来维持和平,并建立一个新秩序来确保今后长久的繁荣,这个领袖不是英国就是德国,落败者将坠入地狱。

我无意贬低英国,但她秉持的帝国#主义政策无法令人尊敬。

德国是中国在欧洲乃至世界最亲密的贸易伙伴,我们的共同利益正在不断增加,因此我们乐于看见德国的强大。”

俾斯麦从姚梵的坚定预言中看到了他的信心:“您是一位战略家,看得很远,德国很幸运,能够从一开始就是您的朋友。

可一旦您现在对暹罗、柔佛、亚齐、文莱、爪哇、菲律宾这些东南亚地区进军,英国人会毫不客气的切断苏伊士运河,切断印度洋,中德贸易将彻底中断。

这次德国海军来中国访问,如果不是中途在印度半岛西侧的葡萄牙殖民地果阿和东侧的法国殖民地马德拉斯得到了补给,我们将有可能面临最后一段航程的极度艰难,即便如此,这样的远洋航行还是令人感到生畏。

德国的海军力量比起英国还差得很远,陆地上也无法威胁英国,这样一来,德国将处于极度被动的境地。

所以我坚决反对您从英国、荷兰、西班牙手中夺取东南亚的政策,”

姚梵知道这是个难题:“您的意思是,一旦中国进入东南亚,英国就要全面封锁中欧航线?德国不能幸免?这等同于对德国的宣战。”

俾斯麦叹道:“这个可能性很大,您不能冒这个险,这对中德两国来说都是不划算的,德国并没有做好面对英国封锁的准备。”

姚梵断然道:“华夏人民共和国一贯反对任何国家独占殖民地的市场和港口,反对任何干涉自由贸易的行为,英国必须对商船开放所有殖民地港口,。”

俾斯麦惊讶道:“您觉得英国会答应吗?”

姚梵斩钉截铁的道:“如果英国不答应,我就进攻印度。”

俾斯麦惊得嘴都有些合不拢,过了半响,有些愤怒的道:“德国使节团刚刚访问过中国,您就对东南亚出兵,所有人都会以为中德一起编织了一个阴谋,在联手发动战争。”

姚梵道:“可是我已经做好了战前准备,甚至……”

俾斯麦急道:“甚至什么?”

姚梵道:“甚至此刻,我国的战舰与登陆艇已经出发了。”

……

华夏人民共和国西贡战区和南海舰队此时已经开始了对东南亚的作战计划。

1882年春,西贡战区第12集团军突入暹罗,闪电般直插曼谷,迅速扶植当地劳动党成立了暹罗社会主义民主共和国,宣布华夏人民共和国拥有在暹罗151个县建立军事基地的权利。

西贡战区第27集团军乘坐大批067型和271型登陆艇,与鱼#雷艇、猎潜艇、补给船组成护航舰队,一路直插马来半岛南端,攻入了吉隆坡和新加坡,控制了马六甲海峡。

广州战区第21集团军同样乘坐登陆舰艇,在东海舰队的护航下,从高雄出发南下菲律宾,对西班牙驻军、战舰和当地伪军实施了突袭和登陆作战,很快攻入马尼拉。

借助于北京-广州-西贡铁路的强大运力,此时的华夏人民共和国拥有的军事动员能力显得超乎想象,大概也是对手太弱的缘故,整个东南亚地区很快就被解放。

俾斯麦是恼火的,一次友好的大规模访问居然变成了战争的开端,现在所有国家都认为德国与中国达成了密约。

为了补偿德意志帝国,姚梵同意向德国转让了后世的毛瑟98步枪的生产图纸和加工资料,以及一些19世纪末化工和冶金上的技术。同时双方约定,一旦英国对德国发起进攻,或者封锁中欧航线,中国都将进攻印度,甚至进一步对英国全面宣战。

俾斯麦回到欧洲之后立刻四处游说,声称世界各国应该尊重中国在亚洲作出的任何决定,因为亚洲自古以来都是中国的亚洲。

英国面对中国在亚洲的占地盘行为,居然表现出了出奇的沉默,或者说是绥靖政策的19世纪版。

尽管英国国内已经炸开了锅,西班牙与荷兰的驻英国议会代表连续愤慨的发言,此时的英国首相格莱斯顿却不敢轻启战端。

作为英国自由党的领袖,格莱斯顿和议会中的有识之士们这些年越来越看清了华夏人民共和国的实力。

当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教授和学者们一次次的赞叹中国的科技之先进时,英国对中国先进工业品的仿制,一次次陷入困境和劣质的烦恼时,英国的上上下下已经明白,中国的崛起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早就有议员在国会里大放厥词,声称在中国这样一个飞速崛起的超级大国周围,英国任何试图维持自己的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行为,毫无疑问都是不明智和不合时宜的。

这些畏惧中国实力的人声称,英国应该立刻缓和与中国的关系,承认中国在亚洲的合法霸主地位。

自由党首相格莱斯顿也觉得,只要英国能从饿狼一般的中国人手中,保住印度和澳大利亚,西班牙和荷兰的东南亚殖民地损失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这些年来,英国的议会中,关于中国的话题,争吵从来没有停息过,但是这一次,矛盾变得尖锐,大英帝国似乎只存在两个选择,战争或者沉默。

因为除了这两个选择之外,任何的语言都会显得愚蠢,会让大英帝国成为世界的笑柄。

格莱斯顿最终决定先和中国进行谈判,希望能够得到中国明确的答复,双方制定一个合理的计划,重新划分东南亚的殖民地。

而此时的英国社会,舆论的焦点集中在海军的不战而逃,堂堂皇家海军太平洋舰队,居然在中国进攻马来半岛时,一枪不发逃往了棉兰。

为此皇家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被停职并要求作出解释,皇家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中#将莫斯利被紧急召回伦敦,当他在议会中进行发言时,沮丧而又坦率地承认,他认为皇家海军太平洋舰队所拥有的25条战船,完全无法战胜中国南海舰队。

“既然打不过,为什么要让小伙子们去送死?”莫斯利中#将直截了当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