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我来自未

第273章 新移民

第273章 新移民

【273】新移民

东南亚的岛屿成千上万,很难用语言来描述这一地区的任何国家,因为对于当地土著来说,国家的概念离他们还很遥远,在其中的很多岛屿上,原住民还过着原始部落般的生活,宛如非洲。

正因为这一地区盛产岛屿,因此海盗成了东南亚很有前途的一项职业,一道道山峡,一个个渔村,一窝窝岬湾,都是海盗天然的巢穴。

愚昧的土著和疯狂的海盗,使得没有国家愿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国土来#经营,荷兰人,英国人,西班牙人,把这里定义为彻头彻尾的殖民地,把土著当成丛林猴子加以驯化,为他们耕作一个又一个的种植园。

华夏人民共和国内,颇有几位有见解的同志,向姚梵提议,把东南亚作为傀儡国或者说殖民地来#经营,而不是纳入版图。

对这些同志,姚梵总是耐心地告诉他们:“看看那里有多少华侨呀!看看那些土著有多么的野蛮和愚昧呀!这两种极端的对立,必将导致这一地区,要么极其崇拜华夏文明,要么就极其排华。并入版图是为了防止后一种情况的发生。”

考虑到中国自古以来对这一地区拥有毫无争议的统治权,因此大多数人还是非常支持收复这一地区。

这条编号35021的037猎潜艇在马六甲海峡驰骋穿梭,艇长黄远茂眯缝着眼睛,指着远处海面上两条三桅帆船对政委钟真说:“凭我的经验,那一定是海盗船,半个月来,我们在这附近打掉的海盗窝点,用的全是这种快速的荷兰帆船。”

黄远茂自信的一笑,又道:“看见我们打旗语不回,掉头就跑,船身吃水又浅,绝不可能是商船。”

钟政委微微点头:“要能把船夺下来就好了,对付这些木船,我们一开炮就只能收尸了。”

黄远茂谨慎地道:“虽然有中央下发的这一地区大致水文资料,可要论对这一地区具体的水道和岸礁的了解,我们可比不过这些海盗,他们现在拼命的往峡湾在靠,谁知道那里有没有暗礁?”

钟政委一拍额头:“老黄你说的对,万一战舰有个闪失,回头这个报告可就真没法写了,还是赶紧打掉吧!”

黄远茂自信的点点头,拿起手中对讲机:“一号炮位准备,目标海盗船,开炮!”

面对中国海军的炮击,自觉没有可能甩掉037猎潜艇的高速追击的海盗们,很快挂起了白旗,乖乖的按照中国海军的喊话,把船靠了过来。

类似这样清剿海盗的行动,从菲律宾到马六甲海峡,到处都在上演。

与此同时,土地改革就像神器一般,用到哪里哪里就见效,从西班牙人和荷兰人的残酷统治下解放出来的当地土著,很快开始了内部斗争,贵族、长老、地主、一个个原先的统治者被砍掉了脑袋,一片片土地有了新的主人。

在当地华人的组织下,土著们被组织起来建设当地的基础设施,大片的雨林被砍去,木材被运走加工,荒野被焚烧,无尽的沃土展现在眼前,温暖潮湿的气候,使得东南亚无论作为种植园还是耕地,都能进行一年四季毫不间断的耕作。

当35021号拖着两条被缴获的三桅帆船驶入棉兰港的时候,一条从广州远道而来的4500吨级蒸汽邮轮“白云03”,拖着长长的煤烟和蒸汽,汽笛长鸣的进了港。

“老黄啊,第二批标准化移民团到了。”钟政委面露喜色。

艇长黄远茂笑道:“好啊!再来这么十条八条大邮轮,棉兰地区荷兰人留下的这一百多万的水田和种植园就不愁没人种了。”

钟真摇摇头:“十条八条的哪里够,根据中央估算,光是咱们棉兰港地区,待开发耕地面积就超过二百万亩,加上已开发的,耕地面积要远远超过三百万亩。按照西贡战区移民规划局的要求,三口之家分地三十亩,这里将来要有十万户农业居民,加上城镇人口,少说也有40万移民。”

黄远茂笑道:“棉兰这里土著人口还不到六万,咱们国家的人口可真多。”

钟真道:“别说棉兰了,整个苏门答腊岛加上周围的小型群岛,总人口只有61万!知道咱国家去年人口普查的数字吗?突破四个亿!”

黄远茂吐了吐舌头。

钟真一边看着副舰长跑出甲板上招呼着大副安排进港,一边道:“从暹罗的曼谷到新加坡的这整个马来半岛,人口只有55万!

苏门答腊岛东边的爪哇岛人口多一些,270万。

新加坡东面,爪哇岛北面的婆罗洲岛,荷兰人叫加里曼丹岛的那里,人口才20万!

老黄你知不知道,爪哇岛面积大约13.2万平方公里,婆罗洲面积大约74万平方公里,苏门答腊岛面积大约47万平方公里,这三个岛和周边附属的小岛加起来总共大约140万平方公里左右,潜在耕地面积超过40万平方公里,那可是6亿亩耕地啊!按照一户30亩的移民规划,可以养活两千万户!”

黄远茂的舌头都快缩不回去了。

钟真谈兴正浓,又道:“加上菲律宾和马来半岛,东南亚的耕地足够移民一个亿,要是再加上安南和暹罗,那就更没法算清这笔账了,总之咱们国家光是东南亚地区,最起码就有一亿以上的农村劳动力缺口。可是这片地区总人口实在太少,暹罗、安南、柬埔寨、老挝地区加起来,人口才330万、加上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爪哇岛、婆罗洲、菲律宾,这才860多万,还不到一千万人口呢!”

黄远茂把舌头缩回去,咽了口唾沫道:“政委,我看您的水平,别说兼咱南海舰队棉兰支队的政治部主任,就是兼整个南海舰队政委都够了。”

钟真哈哈笑道:“胡闹,真要是让舰队罗政委知道我今天和你瞎吹牛,还不得把我送去农垦兵团当支书啊,哈哈哈。”

黄远茂和钟真二人一边说笑,一边注意着脚下,带着037猎潜艇上的军官实习生们步下舷梯,指挥着远处两条三桅帆船,在押船的水兵们和拖船的帮助下靠岸。

海盗们在投降之后,被037猎潜艇靠帮时意图反夺船,被杀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目光呆滞,此刻一个个灰溜溜的,被绳子捆住双手押上岸,等待他们的将是漫长的劳改,东南亚需要修建的道路还有很多。

从大陆开来的“白云03”邮轮这时也完成了靠港和放下舷梯,根据国家政策,从贫困山区整户整户搬迁而来的移民们正在吵吵嚷嚷的下船。

“啊呀,别挤别挤,挤坏了俺的鸡子,要你们赔!”

“这就是棉兰啊,这码头看着就气派。”

“阿爸,快点呀,磨蹭啥呢,要去晚了,说不定挑不到好地呢。”

“小玲,你抱好阿福,爸爸妈妈要拎行李。”

“孩子他爸,棉兰这地方咋比广州还热呢?”

“福子,把爹的木匠箱看紧了,在船上俺就打听了,这一趟就你爹我一个木匠,嘿,这下可发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