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妖族

第一章 妖族

秋。有风。残阳如血。萧瑟如刀。

小镇的青石板路上,一字排开五具尸体。

死相极惨。

每一名死者都是头颅被洞穿碗口大的骇人豁口。脑浆已经被吸得涓滴不剩。暗红色的血迹早已经干涸,凝结在豁口边缘,和枯草般的乱发胶着在一起,引来嗡嗡作响的绿头苍蝇。

一名麻衣年轻人,束发,背剑,神色淡漠,缓缓从五具尸体前踱步走过。他周身宝光萦绕,双目开阖之间,有深深的锋芒在滚动。举手投足之间,全部都是威严。

“大…大人……几位…几位的尸首,便,便在此处了…看…看样子…是…是…传说中的…妖族…妖族手段…”一名身穿藏青色长袍的富态中年男子,额头上汗如雨下,抖抖索索的说道。

在那麻衣背剑年轻人的气势压迫下,他差点就要匍匐下去。

在这个中年男子身后,还贴墙站着数百口人,男女老幼,妇孺,贩夫走卒,尽皆是这个小镇的土著。此刻个个都噤若寒蝉,面如土色,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你就是这个小镇的镇长?”麻衣背剑年轻人身后,亦站着好几人。都是青年男子。个个劲装结束,龙精虎猛,体格健壮。其中一人就指着那富态中年男子喝问道。“小镇上的所有人,都到齐了?”

“是,是,小人是镇长,出了这件弥天大祸,小人也惶恐不安…所有人都到齐了,统统到齐了…”那富态中年男子,正是这个无名小镇的镇长。

“方师哥,看来,是有妖族混入这个镇的土著中,伺机袭杀我云雨宗弟子…请方师哥出手,降妖除魔,为三名入门师弟,两名老嬷嬷报仇!”先前喝问那镇长的青年男子,朝麻衣背剑年轻人深深一躬。

那‘方师哥’微微一挥手,青年男子立即噤声。

“这个小镇有妖气…”‘方师哥’微微一闭眼,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眸子中竟然闪动起来一抹亢奋,他目光一扫,锋芒毕露,那镇长和贴墙站满的小镇土著,顷刻间纷纷仆倒在地,全部跪下!

“很好。居然还隐匿在这小镇上。”方师哥森然一笑。“莫非还想袭杀我云雨宗弟子?哈哈哈哈哈!倒也有点道行,居然能够暂时瞒过本座。有意思,有意思。”

方师哥踏前一步,俯视跪在地上筛糠般抖动的镇长。

那镇长惊恐道。“大人,不是小人…不是小人…小人不是妖族……”

方师哥冷笑一声,脚步一转,走到一名老妪身前。

那老妪喉咙咯咯作响,魂飞天外。“老身不是妖族…饶命…大人饶命…”

方师哥挨个在这些小镇土著身前走过,每经过一名土著身畔,那土著必然惶恐嚎哭,竭力辩解,磕头不已。

不过,方师哥似乎终究并没有从这些土著中找出妖族。

就在这时,一条黄狗突兀从街边一栋房舍中跑出,呜呜吠叫两声。赫然之间,方师哥躯体中剑啸如龙,一道剑气隔空斩杀出去,将黄狗直接钉死在地上。

小镇土著们更是吓得心胆俱裂,几欲昏厥过去。

方师哥挥了挥手。

立时,跟随方师哥前来的一名青年男子,便朝墙角唯唯诺诺站着的几名男子招了招手,喝道,“你们都过来!”

而后,这青年男子对方师哥低眉顺眼道。“方师哥,事发当晚,三名入门师弟和两名老嬷嬷都惨遭妖族毒手,而这几名随行的活靶子却侥幸不死。”

“看来是一头修行到妖兵境巅峰的妖族,想觉醒妖气,晋升妖将境,因此铤而走险,潜伏在这个我宗外出采购所必经的小镇上,伺机袭杀我宗武道弟子,吸食脑浆。”方师哥心神微微一动,“妖兵境的妖族,对于不谙武道的普通人脑浆,自然没有太大兴趣。这几个活靶子才逃过一劫。”

“事发当晚,你看到了什么?”方师哥弹了弹指甲,对一名‘活靶子’发问道。

那名‘活靶子’是个三十几岁的男子,满脸菜色,青衣小帽,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惊魂未定,连声哀呼道。“我不知道…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第二天早上,便…便都死了…三名入门的大爷和两名老嬷嬷都死了…头上一个大洞…死了…都死了……脑浆都被吸干了…”

这名‘活靶子’显然已经精神迷糊,颠倒错乱了。

“废物!”方师哥屈指一弹,空气中一阵波动,那个‘活靶子’一下子就被隔空弹飞出去,跌了个狗啃屎。

紧接着,第二名‘活靶子’被方师哥叫出来训话,依旧是语无伦次,答不上话。被方师哥一指弹飞,头破血流。

这时,第三名‘活靶子’被叫了出来。

这‘活靶子’是个少年,年纪幼小,估摸着顶多也就是十五,六岁,他眉清目秀,一双眼睛极为灵动,五官结合在一起,有一种人畜无害的痕迹。

“你看到了什么?”方师哥淡漠道。

“方…方爷,那天晚上,我们一行人从‘铁环城’购买了大批粮食种子,花卉种子,冬衣,就要返回宗门,可惜到了这个小镇,天色向晚,田爷就安排大家伙在这小镇上先住下来。喏,就是住这间客栈。”那少年伸手指向对街的一间客栈,“当时,田爷,罗爷,楚爷,还有许婶,陈婶,他们住在二楼,我们几个活靶子便守着采购回来的物资,住在一楼的柴房。半夜的时候,我饥肠辘辘,想起来找点吃的,就摸黑从柴房里出来,偷了两个馒头吃,我…我好像是从窗户外面看见一道白影闪了一下…当时我没在意,就回到柴房继续睡觉。可没想到,第二天田爷,罗爷,楚爷,许婶,陈婶,就统统…统统遭了毒手……”

这少年口才便给,说话有条有理,显得十分机灵。并不像其他活靶子般浑浑噩噩。

“噢?”方师哥神色稍微一动,“你倒有些胆魄。你也是活靶子吧,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名叫萧寒。”少年萧寒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上唇,回答道。

“很,很好。”方师哥点着头,“萧寒,你还记得那晚你所见的白影么?你看见那道白影从什么地方闪掠过去?”

“这个…”萧寒眼睛里露出思索的表情,旋即一转身,就指着一栋房舍道。“白影好像是从这里闪过…”

萧寒所指的那栋房舍,朱漆大门,兽环,铜钉,门口还蹲着两尊石狮,看样子是小镇上的大户人家。

随着萧寒所指,镇上土著,尽皆下意识的看向镇长。

“大人…这…这…这正是寒舍…”镇长脸上肥肉簌簌抖动,栗栗危惧,颤声道。“可,可是,小人身家清白……家里不可能出现妖族…大人…”

方师哥嘴角微微一扯,抬步朝镇长走了过去。此时此刻,方师哥身躯稍微一动,躯体中就有剑气涌动出来,在周遭形成莲花形状,如有实质。剑气成莲,这是剑术修行到极高境界的现象。

萧寒两眼放光的看着方师哥,心中不停的道。“真气境!这就是传说中的真气境!这就是那些入门弟子所说的真气境!太厉害了!如同仙人一般!我萧寒要是有朝一日能够修行成为真气境的高手,那可爽死了…”

方师哥走到镇长身前,左右环顾,看了看镇长身边跪伏的家眷。

“哇哇哇”

就在这时,婴孩啼哭声响起,打破了小镇肃杀的氛围。

“牛牛乖,牛牛不哭…”镇长身旁的一个穿碎花袄子的少妇,怀中抱着啼哭的婴孩,不住的柔声哄着。她姿容清丽,面目姣好,倒也有几分少妇的韵致。

“公公,牛牛想必是饿极了…”少妇低声对镇长说道。

“大…大人…这…这是我儿媳妇小洛…我孙子饿了…还望大人行个方便,让我儿媳妇回家,给…给我孙子喂奶……”镇长陪着笑脸抬头看向方师哥,脸上全部都是哀求的神色。

赫然之间!

“噗!!!!”

怪异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只见方师哥背负的长剑已经出鞘,剑如秋水,精芒四射,他左手握住剑柄,直指少妇,长剑已经直接穿过少妇的前额,剑尖从后脑勺透出!

没有人看到方师哥到底是怎么拔剑的!

也没有任何人想到方师哥会突然暴起出手,斩杀少妇!

四周一片死寂!

镇长和家眷用惊恐而绝望的眼神,看着头颅被利剑洞穿的少妇。

婴儿啼哭声亦戛然而止。

场面落针可闻。

就连那几个跟随方师哥一起过来的青年男子,都惊吓得后退了一步。

“咦?她…她怎么没有血?”少年萧寒的声音突然响起。萧寒目瞪口呆的指着那少妇,“为什么没有血?一丁点都没有?”

正如萧寒所说,少妇的前额被利剑直接刺穿,居然连一滴血都没有渗出来!情形极为诡异。

“你若不故意掐哭婴孩,本座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找到你。”方师哥忽然笑了,他握剑的手稳如磐石。

“嘎嘎嘎”骤然之间,那少妇面容扭曲起来,形成一抹极其诡异狰狞的表情。不似人类。

“噗”

少妇左颊上猛然崩飞出去一块死皮。

“噗”“噗”“噗”

少妇整张面皮,彻彻底底的龟裂开来,四处崩飞!三两下,她的面皮蜕去,里边竟然是空洞洞的,不见任何颅骨脑浆血管!情形诡异到了极点!

“嘎嘎嘎嘎不愧为云雨宗的真传弟子!真气境的高手!”那少妇的声音变得粗重起来,瓮声瓮气的,从无头尸体的躯干中发出,阴森森如来自九幽地狱!

“妖族…是妖族!”还是那个少年萧寒,大吼一声,然后转身就跑,反应极快。

下一刻……

“噗!”

一股妖气从少妇躯体中冲天而起,猩红如血的妖气,遮天蔽日,悬浮在半空中,渐渐凝聚形成一尊不停蠕动的人形生物!凶煞弥天!吞噬一切!

这人形生物高约两米,周身布满大筋和虬龙般交错的肌肉,双手长满鳞片,逆鳞如刀,手臂粗如水桶,手掌如蒲扇,十指如钩,锋锐无匹!

它头大如缸,双目如血海,血盆大口,稍微一呼吸,就散播出来暴戾和蛮荒的气息,仿佛动不动就要吃人!

一道道妖气在它身体周围不停滚动,化为一条条孽龙,咆哮,嘶吼,嚎哭,有杜鹃啼血猿哀鸣的声音传递出来,声声泣血!

“轰轰轰”

它周身筋骨稍微一活动,就爆发出来山崩海啸的声音,似乎在身体中,蕴含了撕裂一切的力量!

妖族!

一头妖族!

“啊!!!!”小镇的土著们纷纷屁滚尿流,嚎哭不已,但是在妖气席卷之下,他们浑身血肉似乎都已被冻结,别说逃了,就连站都站不起来,就一个个的匍匐在地上不停的蠕动着。

别说这些小镇土著了,就连跟随方师哥一道而来的青年武者,现在个个都失魂落魄,脸上血色褪尽,面容苍白如纸,连滚带爬,四散躲开,竟然连看都不敢看那头妖族一眼!就其中两个青年武者,甚至当场吓得失浸,尿了出来。

“好可怕…连动都不能动一下了,心里全部都是恐惧…”少年萧寒躲在镇长家门口的石狮子后面,他本来想再躲远一点,但是在那头妖族的气息威慑之下,他发现动一动手指头,都变成了一件极为困难的事。全身寒毛倒竖,背脊骨上冷意翻滚,心脏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魔手紧紧抓摄住,简直要窒息了!

“噢?是妖兵境界的妖族,这没有错,不过…为什么之前能够隐瞒住本座,使得本座不能够直接将其找出来?而且,妖兵境界的妖族,是不能够悬空的…古怪,这头妖族,有些古怪。”全镇人族,就只有那方师哥面不改色,他气息飘逸,浑身宝光熠熠,剑气如虹,眼中微微露出思考的神色。

“噗”方师哥长剑稍微一抖,那具被妖族占据过的少妇尸体,立即被绞碎成齑粉,满天飞卷,旋即被剑气蒸发。紧接着,方师哥轻轻一挥手,之前那个被妖族抱在怀里的婴孩,羽毛般轻飘飘的移开几步,落在失魂落魄的镇长怀中。

“哈哈哈哈…想不到,云雨宗竟然派出一尊真气境的大高手来对付我…哈哈哈哈……真气境的武者,啧啧,滋补啊…只要吸食一尊真气境高手的脑浆,我立即突破,达到妖将境,觉醒妖气,一步登天!哈哈哈哈!”那尊妖族,仰天咆哮起来,四面八方热浪排空,妖风弥漫,震得小镇中房舍的屋瓦都扑簌簌抖动起来。

“死吧!真气境的人族!”赫然之间,那尊妖族暴虐狂啸,双掌一拍,平地惊雷,凶蛮镇压,直接拍向方师哥头顶!狂暴的力量使得地面都摇动起来,许多房舍竟然被连根拔起,方师哥站立的区域,出现道道龟裂!

“比绝大多数妖兵的力量强大数倍…”方师哥丝毫不为所动,他自顾自的低语,等到那尊妖族双掌几乎要拍击到达他头顶的时候,他才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中长剑。

顷刻之间,一道门板大小的剑气,破空而出,冲天而起,这道剑气堂堂皇皇,绽放出来朵朵剑莲,几乎有一种撕裂苍穹,切割万物的味道!

“噗!”

剑气一闪即灭!

妖血狂飙!

那尊妖族的左臂,已然被齐根斩断!断臂还未落地,便被剑气余韵绞杀成粉末!

“吼!”那尊妖族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叫,猛然之间,它躯体一动,撕裂空气,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长长的气浪,气浪汹涌如潮,噼里啪啦声中,眨眼之间,那尊妖族已经暴退千步,转眼就要逃走。

“留下来吧。”方师哥淡漠出口,他右手隔空抓摄而出,磅礴的真气凝聚成一尊数亩地大小的巨掌,五指如山岳,隔空将那尊妖族抓住!!

萧寒躲在一旁看着,眼睛都呆滞了。他心想,这方师哥不愧为云雨宗的真传弟子,手段之高明,几乎就是通天彻地了。

岂料,那妖族挣扎了几下,躯体猛然一爆炸,直接炸成千万道妖气,从方师哥的真气手掌中四面八方逃窜开去。

“天妖解体大fǎ?”方师哥首次露出惊容。“区区一头妖兵,怎么可能动用这等妖族秘法?就连妖将级的妖族,也不能够吧?古怪…”

说话间,万道剑光齐射,剑气通明,笼罩全镇,将夕阳下的小镇,渲染得烈日当空,骄阳万里。

“噗!噗!噗!噗!”

那头妖族爆炸出来的所有妖气,都被截杀,被剑气彻彻底底的粉碎蒸发。

下一刻,小镇恢复往日的宁静,不再有任何一丝妖气作祟。

“方师哥真是神功盖世!降妖除魔,一念之间!”很快,那几个随同方师哥一起过来的青年武者,就纷纷跑了出来,大肆吹捧。“方师哥的手段,真是无敌!”

萧寒也赶紧从石狮子后面跑出来,用惊为天人的目光看着方师哥。

“可惜,没有活捉这头妖族。它身上必然有些古怪。”方师哥踌躇了片刻,便万物不再萦怀,举步欲走。忽然,他停下脚步,看了看萧寒。

“你叫萧寒对吧?”方师哥淡然道。

“是,是,小人叫萧寒。”萧寒连忙点头道。

“你有点意思。”方师哥微微点头,旋即从怀中掏出一件物事,随手一抛,扔给萧寒。“这里有点小东西,兴之所至,给你玩玩吧。”

萧寒下意识接住。抬头一看,方师哥已经化为一道剑光,冲天而起,顷刻间烟云渺渺,不见踪影。

“厉害,太厉害了,这就是大人物啊!真正的大人物!那些入门弟子和这个方师哥比起来,简直狗屎都不如!”

萧寒言念及此,忽然,鼻端闻到一股浓郁的药香味。

他低头一看,自己掌心中正握着一枚白色药丸,龙眼大小,药香四溢,萧寒只是稍微闻到这股药香,就感觉全身骨骼酥麻麻的,整个人心旷神怡,甚至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味道!

“丹药!这是丹药!”萧寒脱口而出道。

“是白虎炼骨丹!极品炼骨丹药!淬炼根骨,洗毛伐髓!寻常炼骨境的武者服用下去,就算天赋一般,修为都能够暴涨!”那几名练武青年,直接围了上来,将萧寒围在中间。

“齐石,你修为一直凝滞在‘骨爆五十响’,若能够服用下去这枚‘白虎炼骨丹’,有望在半年之内完成‘炼骨百响’,正式踏入肉身‘炼脏境’。”一名鹰钩鼻男青年,就对一名虎背熊腰,面目黝黑,脸上坑坑洼洼的男青年笑道。

另一名枣红色面皮的男青年笑道。“齐石,我们早已经完成‘炼骨百响’,进入外门,因此这枚‘白虎炼骨丹’,对我们的效用不大。而你可凭这枚丹药,短时间内由入门弟子晋升为外门弟子,地位飞升。真是天赐良机。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我就说过,你跟我们一起出来见见世面,也是有好处的。你看看,若不是今日随同方师哥一起出来降妖,你哪有这等气运?”

“萧寒,快快把丹药拿过来!”那‘齐石’目中尽是贪婪,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对萧寒狞笑道。

“不…不行……这是方爷赏赐给我的丹药……”萧寒立即将手中丹药死死握住。

“放肆!你一个活靶子,肉沙包,你拿丹药来做什么?速速拿过来,否则,本大爷要你好看!”齐石面目狰狞的威胁着萧寒。

“我萧寒总不可能一辈子当活靶子吧?”萧寒脱口而出道。“再说了,这是方爷赐给我的丹药,你们…你们强行抢夺,就不怕方爷责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些练武青年,都发出揶揄的笑声。

“真是白痴!方师哥是什么人?真传弟子!你是什么东西?活靶子!你这一生,很难再有机会见到方师哥了!再说了,方师哥只不过兴之所至,随手扔给你一枚丹药,你还真以为,方师哥记得住你这号人?方师哥堂堂真传弟子,会赏识一条狗?萧寒,你想法太多了!哈哈哈!说不定,人家方师哥此时此刻,就已经把你这种蝼蚁一般的家伙忘记了呢!哈哈哈哈!”齐石大手一伸,直接就来抢夺萧寒手中的丹药。

萧寒勃然大怒,手一扬,就要将那枚丹药强行吞下去。

岂料……

“砰!”

那齐石一脚抽过来,正中萧寒胸腹,萧寒整个人立即崩飞出去,手中丹药脱手而出。

“哈哈哈哈!白虎炼骨丹!哈哈哈哈!气运!真是我齐石的气运!”齐石将那枚丹药抓在手中,意气风发的嘶笑起来,说不出的得意。

“走吧,返回宗门。齐石,你有了这枚白虎炼骨丹,爆骨百响,成为外门弟子,指日可待。”

“齐石,那个活靶子,怕是被你打死了吧。你小子下手也忒狠。”

“哈哈哈哈…各位师哥,死不了的。你们还不知道吧?萧寒这小子,号称活靶子中的奇葩,一等一的耐打。走走走,我们这就返回宗门,今晚上,我请各位师哥喝酒!”

……

过了片刻。

“萧寒…你,你没死吧?”

另外几个活靶子等到那些练武青年走远了,才敢过来看萧寒。

萧寒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眼睛里全部都是愤懑和无奈。

“妈的!齐石,老子总有一天,要打得你满地找牙!”

一想到自己到手的丹药,被齐石那厮横加抢夺,萧寒就五内俱焚。心中发誓要报复。

“好了好了,萧寒,别说瞎话了。怀璧其罪你懂不懂?咱们做活靶子的,哪有资格服用那等极品丹药?还是老老实实最好,否则惹火烧身。”几名活靶子规劝道。

萧寒愤恨了一会儿,便有些心灰意冷,颓然道。“走吧走吧,我们也快点返回宗门,这年头,到处都是妖族,一个不好,脑浆就被吸食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群活靶子举步朝镇外走去。

就在这时……

就在刚才方师哥和那头妖族战斗过的地方,一间房舍外的水缸里,悄然跃出一道流光。这道流光,赫然便是刚才那头妖族在使用‘天妖解体大fǎ’之后,未被方师哥剑气斩灭,唯一残留的一道妖气!这道妖气最是诡异,竟然骗过了方师哥的神识!

“咻”的一下,这道妖气直接朝几个活靶子飞了过去!

这道妖气,竟然鬼使神差的射入萧寒体内!

“啊”萧寒只觉得自己心脏猛然一阵绞痛。似乎有什么利器,刺入到心脏中了,简直痛彻心扉。

萧寒痛得弯下腰。

“萧寒,你怎么了?”几个活靶子赶紧停下脚步。

“疼……我……我的心……”萧寒痛得全身抽搐**不已,过了好一阵,才缓和下来。

“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钻到小爷我心脏里去了…”萧寒惊疑不定。

“萧寒,别说胡话了,赶紧走吧。”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