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活靶子

第二章 活靶子

云雨山脉,绵恒千里,终年云蒸霞蔚。如一条蛟龙匍匐,南北走向,贯穿烽火帝国。

山中仙气飘渺,修建无数宫殿,道场,亭台楼阁。白猿献灵果,仙鹤衔灵芝,有一种仙家福地的味道。

上古时期,一尊武道大能先贤,途经云雨山脉,感悟到群山大势,晨霜晚露,朝云暮雨,继而心灵触动,悟通武道极致,自创武道无上秘技‘云雨大真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横扫八荒,亲手缔造出来万年不朽的宗门……‘云雨宗’。

‘云雨山脉’,便是因为‘云雨宗’而命名。

云雨宗的威名,在当今天下,那是着实响亮,如雷贯耳。

千百年来,宗内可谓是高手辈出,无数惊才绝艳的妖娆俊杰,在此崛起,演绎出来一段段惊天地泣鬼神的辉煌传奇。在近乎永恒无休止的人族和妖族之间的漫长战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功勋不可磨灭。

作为‘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之一的‘云雨宗’,底蕴深厚得可怕!

时值深秋。秋意漫洒苍穹。整个云雨山脉沐浴在一层慵懒的色调中。

外围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峰。峰顶设有一习武道场。占地数十亩。场地中散乱摆放了一些诸如石墩,沙袋,木桩之类修炼肉身外功的道具。

十几名虎背熊腰的青年男子在场中举石墩,打煞力气;或是在四肢上捆绑几个沙袋,奔跑,跳跃,上下翻腾,虎虎生风。

这些青年男子的肉身力量已经锤炼得极为饱满强劲,稍微一个踢腿,一拳甩出,都发出撕裂空气的爆鸣声。他们动作矫健,雷厉风行,全身动作都是腰胯合一。雄鹰博兔,饿虎扑羊,尽在其中。

这些练武青年,都是云雨宗的入门弟子。

在道场边缘,还站着数十个体格相对孱弱,脸有菜色的男子,他们年龄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不一而足。此时,这些男子个个胆战心惊,听闻到道场中入门弟子出拳扫腿迸发出来的音爆声,都心悸得周身瑟瑟颤抖起来。一个个的哭丧着脸,像是在办丧事。

这些人便是供给入门弟子当成肉沙包恣意踢打的‘活靶子’。

在一群活靶子中,其中一个看上去年龄最小的少年,估摸着也就是十五,六岁。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入门弟子的每一个动作,一招一式,偶尔微微点头,似乎略有所悟。

这少年便是萧寒。

萧寒从方师哥除妖那小镇返回云雨宗,已经两个月有余。

在这两个月中,萧寒足足憔瘦了一大圈。

都是心脏疼痛给闹的。

从小镇返回云雨宗的当晚,萧寒便感觉心脏中如有无数蚂蚁毒虫在啃噬,又好像有千万把小刀在绞杀,剧痛感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痛得萧寒全身抽搐,直接昏厥过去。

萧寒本以为自己被小镇上的妖邪附身,命不久矣,不过,这心痛的毛病,第二天竟然缓和了一丝。第二天只疼了一个半时辰。

第三天疼了一个时辰。

最近几日,萧寒仍是每晚心痛,但亦只不过数分钟的时间而已。

到了昨晚,痛感仅仅一分钟,令得萧寒终于放下心来,料想今晚应该不会再疼了吧。

不过萧寒总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他心脏里了。但他终究见识浅薄,这件事又不敢到处去问,怕人把自己的心脏剖开来看,因而只能深深埋藏在心中,不去管它。

“这些入门弟子,修炼的是‘蛮牛炼骨拳’,据说是云雨宗的基础炼体功法。一招一式,我早就烂熟于胸,不过我无法修炼。我的身体素质太差,四肢和腰腹都没有力量,练起来就是花架子,一点用处都没有。”萧寒盯着场中龙腾虎跃的入门弟子,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暗道。“难道我萧寒就要做一辈子的活靶子,永远不能够出人头地?他奶奶的!齐石,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若非你将那方师哥赐给小爷的极品丹药抢夺,小爷恐怕现在就能够修炼武道了吧…可恨!可恨!”

对于入门弟子齐石抢走自己丹药的恶行,萧寒一直心怀愤恨,耿耿于怀,不过敢怒不敢言。

这时,道场中两个正在炼体的入门弟子,将手中石锁一扔,退到一边,略作休息,笑眯眯的交谈起来。

“宋师哥,站在那边的家伙,就是你所说的‘活靶子’么?”

“嗯,活靶子。就等于是会动的肉沙袋,供我们入门弟子恣意踢打,磨练招式,锻炼肢体的协调性。端木师弟,你刚刚入门,所以不知道这些。不过接下来你就明白了。嘿嘿,为兄告诉你,打活靶子可是非常爽的,一拳一脚,把他们打得崩飞出去,那感觉,舒服极了。打活人可比打死物有趣多了。”

“打活靶子?这…这也太…太过残忍了吧?”

“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端木师弟,活靶子是什么?不过是一些低三下四的东西罢了。不能够把他们当人。当今天下,阴邪残暴的妖族常常祸害人间,兴风作浪,就导致许多地方兵荒马乱,生灵涂炭,尸骨盈野。不会武道的凡人,简直就是危如累卵,朝不保夕,因而就诞生出来许多孤儿,难民,灾民,逃荒者。这些凡人为了苟活求存,就想要得到武道宗门的庇护,拿我们云雨宗来说,每年都会有数以十万计的难民蜂拥而来。这世界的人很多很多,难民也多,若然无缘无故的收留他们,不出几年,我们云雨宗的弟子也不用修行了,恐怕漫山遍野都是难民,孤儿,那成何体统?”

“我们修行武道之人,应该以诛杀妖孽为己任。杀一妖,如救千人!这才是大功德!为了收留这些难民和孤儿,浪费修行的时间,简直就是舍本逐末,倒行逆施!因此天下武道宗门,绝不会贸然收留难民。不能够开这个仙河。难民要想得到庇护,求一生安宁,就必须为宗门做出贡献。许多宗门都把投奔而来的难民和孤儿整编,让他们当活靶子,供给入门弟子修行。”

“宋师兄,这…这真是越听越残忍…丝毫不会武道的凡人,被这么当成活靶子打,三两下也就打死了…可怜,真是太可怜了…”

“哈哈哈,端木师弟,你太多虑了。哪有那么容易被打死的?我跟你说,活靶子挨打之前,都要穿藤甲的。这藤甲,乃是用云雨山脉特产的‘钨铁藤’为原材料,经过能工巧匠加工编绞而成,又用桐油浸泡九九八十一天。此甲坚韧无匹,刀砍枪刺不入,遇水不沉,就我们入门弟子的力量,顶多也就是将活靶子打伤打残,要打死,不是那么容易的。况且,大多数入门弟子也就是一拳一脚打中一个活靶子,便收手,不会连续暴打。除非是一些天资凌云,根骨强悍的入门弟子,一拳开山,瞬间打爆藤甲,把活靶子打得四分五裂,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但一年下来,整个云雨宗,充其量也就是有寥寥几百个活靶子被打死。不算什么。”

“啊?一年有数百人被打死,这还不算什么?”

“端木师弟,早跟你说过了,活靶子就和猪狗牛羊一般,和蝼蚁一般,不要把他们当成人来看。他们若然不当活靶子,也早早死于乱世了,不是饿死就是冻死,说不定还会被妖族活活吃掉。再说了,给宗门当活靶子,他们都巴不得呢。挨个十几年打,侥幸不死,就可以获得良田牛羊牲口,余生就这么安然渡过了。再不济,宗门也是在供养活靶子,每日三餐,还有药渣洗浴,草药调养身体。”

“这世道,凡人真是命贱如狗…哎…这些凡人根本没有犯下罪过,却要在这里挨打…”

“端木师弟。无能,便是罪。猪狗牛羊同样没有罪过,却要被人宰杀烤吃。道理是一样的。”

……

不多时,场中习武的十几个入门弟子纷纷停下修炼,将石墩沙袋扔到一边,就一边活动着筋骨,发出来噼里啪啦骇人的骨节爆炸声,一边朝场边站立的活靶子们走来。他们眼中都透露出来戏谑的表情,有的还狞笑连连。看样子就好像是一群猛虎朝几只绵羊走了过去。

活靶子们身躯更加不受控制的剧烈筛糠抖动起来,如丧考妣。一望而知,显然是吓得要死。

“齐师哥,昨天您说我的‘蛮牛炼骨拳’,有几处地方发力不对,我回去之后,又细细斟酌演练了一番。的确是有几招使得不明不白,就感觉有些艰涩,没有齐师哥您所说的那种‘力透拳脚,刚柔并济,圆润饱满,酣畅淋漓’的感觉。还请齐师哥您当面指教。”

十几个入门弟子站定之后,当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纪,肌肤黝黑,脸上坑坑洼洼,铁塔般屹立着,威风凛凛,双手环抱,一脸傲气,似乎是这群人中的主心骨。正是当日蛮横抢走萧寒那枚白虎炼骨丹的齐石。

立刻就有人点头哈腰的奉承齐石,口口声声讨教武学。

“哼”齐石装模作样的冷哼一声,懒洋洋的道。“我们修行的这套‘蛮牛炼骨拳’,乃是我云雨宗的基础炼体功法,修炼到极致,全身筋骨坚韧无匹,皮膜结实,一口气憋足了,皮膜硬邦邦的堪比牛皮,钝器刀剑击杀在肌肤上,都完全可以抵挡;骨头坚硬如铁,全身上下,腰腿骨骼,大筋,脊椎肩膀,四肢,力量连成一气,想软就软,想硬就硬,刚柔并济。动起手来,骨骼中甚至会发出推磨的声音,雷音滚滚,给人山岳般的压迫感!”

“是,是,齐师哥,‘蛮牛炼骨拳’,的确非同小可,可以让我们修行达到肉身境界中的‘炼骨境’巅峰,一旦突破,接下来就是‘炼脏境’。齐师哥您天赋异禀,短短两个月时间,修为突飞猛进,从‘骨爆五十响’,直接飙升到‘骨爆九十响’的程度。距离‘炼脏境’,也就是一步之遥,随时随地都可以突破达到。”先前那个装模作样求教武学的入门弟子,大肆溜须拍马的奉承着齐石,脸上是彻彻底底的谄媚。“嘿嘿,齐师哥一旦修行到‘炼脏境’,便登堂入室,由‘入门弟子’晋升为‘外门弟子’,地位飞升,一步登天。以后我们还得多多仰仗齐师哥啊。”

其余的入门弟子,也都纷纷唯唯诺诺的巴结讨好起齐石来。

武道由锤炼肉身开始。肉身境界细分为养生境,炼筋皮境,炼骨境,炼脏境,炼髓境,换血境。层层递进。到最后肉身彻底圆满,坚不可摧,无往不利,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五马不能分其尸,犹如人形凶器,可以在千军万马中取得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

炼骨百响。是说炼骨境修行到巅峰,稍微活动筋骨,在躯体之中,就可以连续迸发出来整整一百次骨爆声,从而正式踏入下一阶段,炼脏境。

如今的齐石,‘骨爆九十响’,几乎要接近炼骨境的百响圆满。

“嗯,为兄乃是厚积薄发。”齐石大言不惭的说道。他呼吸之间,药香四溢,体内显然还有残余的药性未能完全吸收炼化干净。

齐石能够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修为飞升,彻彻底底就是那枚‘白虎炼骨丹’的功劳。和他自身的根骨资质,全然没有半分关系。

“厚积薄发?”萧寒听到齐石说出这番厚颜无耻的话,简直就是目眦欲裂。

不过萧寒总不可能站出去当面拆穿齐石吧?只能够隐忍。

这时,齐石又大马金刀的挥了挥手,“你们懂得什么?什么是登堂入室?什么是一步登天?简直是鼠目寸光!武道肉身境界,只不过是在打基础!只有冲开窍穴,接引真气入体,修炼到达真气境,这才算登堂入室!这才算一飞冲天!”他眼睛微微一眯,“真气境,乘烟霞,御云气,逍遥自在,可以修行各种神功,手段万千,威力无穷,举手投足都能够移山填海,擒龙掷象,吼落星辰!一念之间,斩杀妖族于千步之外!我要修成真气境,那才叫快活!”

“真气境…我要是能修炼达到真气境,该有多好…到时候,就只有我打人的份,断然不会再挨打了吧?啧啧,如那方师哥般威风八面,我这一世才不算枉费。”萧寒也微微闭了闭眼睛。

“齐师哥天纵奇才,假以时日,晋升真气境,顺理成章,不在话下!”那些入门弟子打蛇随棍上,继续拍着齐石的马屁。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虽然齐石距离真气境尚有十万八千里的差距,但他此时此刻亦是被吹捧得踌躇满志,面露得色,脑子里做着黄粱美梦,连连点头道。“你们要我指点一二,也不是不可以。不久后我便修成炼脏境,成为外门弟子,那时候你们再想见我,也就比较困难了。”

“那请齐师哥先指点小弟吧!”先前说自己发力不对,要向齐师哥讨教的入门弟子,一步踏出,挽了挽袖子,就指着站在道场边缘几个活靶子道,“你,你,你,还有你,出来。统统滚出来!”

那几名被点中的活靶子,眼中都划过心悸的神色,但不敢不从,咬了咬牙,就都唯唯诺诺的道。“是,是。”

他们各自弯腰从地上取了一副藤甲,穿在身上。这藤甲看起来似乎是用特殊的枯草和野藤绞成,又用油浸泡过,乌黑乌黑的,极其坚固。

几名活靶子穿好藤甲,戴上头盔和面罩,俨然是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接下来,那名入门弟子就昂首阔步,走到道场中间;穿好藤甲的几个活靶子紧随其后。

双方站定,相距十几步。

赫然之间,几名身穿藤甲的活靶子同时发喊,旋即分别散开,便在场地中乱蹦乱跑起来,绕着那入门弟子兜圈子。

“吼!”那入门弟子一声暴吼,气势瞬间拔高,威猛无俦,他脚下一蹬,整个人利箭般飙射出去,右拳裂空轰出,直取其中一个活靶子胸口要害!

这一拳霸道无双,撕裂空气,发出来‘呜呜呜’的爆鸣声。

这个活靶子被压制得匍匐下去,就地一滚,十分狼狈的躲了过去,看起来像是经常挨打,因此练就了一身奔走逃命的本事。他滚了一圈,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撒丫子就朝反方向跑去。

“好!”那入门弟子狞笑一声,几步抢上,“骨爆!”

“砰!砰!砰!”那入门弟子躯体中立时迸发出来鞭炮似的爆炸声,震得四周烟尘卷起,那活靶子肝胆俱裂,急速奔跑的身形一窒。

下一刻,入门弟子前脚弓,后脚蹬,挺胸,塌腰,沉髋,左拳划了个圈,右拳捣出!

拳风呼啸,伴随着可怕的推磨声,厚重如山,猛的一下,直接砸在那个活靶子背部!

只听“噗”的一声,犹如钝器狠狠敲打在皮革上,那个活靶子哼都没哼一声,人就飞出去十几步,然后重重摔落在地,跌了个狗啃屎。

可想而知,若然不是事先穿了藤甲,这一下就足以将人活活打死!饶是如此,那个活靶子依旧痛呼哀嚎,在地上蚯蚓般蠕动着,抽搐着,半天爬不起来。

紧接着,那入门弟子旋风一般在场中奔跑起来,一拳一脚,犹如开山大斧,将其余几名活靶子生生锤飞出去,

“躲都躲不了两下,一群没用的东西!快快滚到一边去吧!”那入门弟子洋洋得意的道。似乎也不把被打飞的活靶子当人看。旋即冲齐石谄媚一笑。“齐师哥,您看我这通拳脚的发力…”

齐石不屑的挥了挥手。“只能说马马虎虎。你现在顶多骨爆二,三十响。苦练三五年之后,或许有可能达到‘炼骨百响’的地步。”

“齐师哥,换小弟来试试。”另一名入门弟子跃跃欲试的站了出来。并随意的点了几名站在道场边缘的活靶子。几名活靶子不敢怠慢,连忙穿上藤甲,戴好头盔面罩,同这名入门弟子一起进ru场地中间。

和刚才的情况一样,这名入门弟子不动如松,动如猛虎,三两下就把几个抱头鼠窜的活靶子崩飞出去。

齐石却连连摇头,“就你这资质,怕是终生无法达到‘炼骨百响’,除非是得到什么洗毛伐髓的极品丹药。不过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就这样,一个个入门弟子分别叫出站在道场边缘的活靶子,让他们穿上藤甲,当肉沙包,一拳拳的锤飞,一脚脚的踢倒。

齐石便在一旁煞有介事的品头论足。

到最后,所有活靶子都被打过了,就只剩下萧寒还未曾入场。

齐石捏了捏拳头,骨节爆炸,空气震荡,脸上全部都是狞笑,“各位师弟,先前你们打活靶子,力道方面都或多或少有些差错,这样,现在为兄亲自替你们演练一下‘蛮牛炼骨拳’修炼到巅峰的威势!”

“好!请齐师哥赐教!”入门弟子们都哄叫起来。

齐石一步踏出,就指着站在道场边缘的萧寒道,“你出来。噢?萧寒!是你小子!你小子号称活靶子中的奇葩,比泥鳅还滑溜,很难被打中。而且,曾经多次被打爆藤甲而不死。活靶子们都叫你‘打不死的萧寒’,哈哈哈哈,有意思,很有意思,我今天就要看看,你有多么耐打!出来!”

萧寒眼眸中划过一抹深邃的憋屈和愤恨,更多的是无奈,但他没有多说什么话,弯腰捡起地上的藤甲,头盔,面罩,一一穿戴好,入场。

“诸位师弟看好了,为兄一拳就要将这活靶子萧寒的护体藤甲打碎!你们就细细琢磨一下为兄发力的分寸!”齐石咆哮了一声,龙行虎步,进ru场中。

此时,萧寒和齐石遥遥对立站定,间隔十来步。

齐石脸上布满了狰狞的笑容,看着萧寒,他的气势不断拔高,整个人似乎又长高了几寸,居然涌现出来一种并吞山河的霸气,身躯随意一动,躯体中都骨爆响彻,犹如闷雷一般。

萧寒眼眸中的无奈,憋屈,愤恨,统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警惕和凝重。他全身肌肉已绷紧。犹如一只同猛虎遭遇的羚羊。但求生的本能却让他愈发的冷静下来。

齐石周身迸发出来呼呼呼的推磨声,肉身凝练,赫然一跃,雄壮的躯体撕裂空气,完全无视那十几步的距离,眨眼间蹦到萧寒身前,右拳如开山巨锤,对准萧寒的头颅,轰然砸落。四周一小片空间的空气被拳风绞碎,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

看到齐石秋风扫落叶般的力量,围观的入门弟子纷纷叫好喝彩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齐石一拳刚刚砸下,萧寒居然向后一仰,一个铁板桥往地上一躺,间不容发的闪开了齐石的当头一拳。

下一刻,萧寒手脚并用,连滚带爬,仓惶逃开数步。

身手倒是极为敏捷。

“呼呼”这一下死里逃生,似乎耗费了萧寒许多体力,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喘息,一边死死盯着齐石。

“呃?”齐石满以为以自己如今的身手,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中萧寒,可事与愿违,萧寒居然用一个超出常人的动作,避开了他的拳头。齐石有点发懵。

那些喝彩的入门弟子,尽皆噎住了。

入门弟子打活靶子,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一般来说,三拳两脚之后,若然没有打中活靶子,便会收手不打。这关系到面子。若然不顾身份的追打一个活靶子,传扬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倒和泼皮无赖市井斗殴差不多了。

萧寒心想,这齐石如今好歹也已经爆骨九十响,跻身为入门弟子中的顶尖人物,自持身份,一拳不中,应该会收手不打了吧?

岂料,齐石黝黑的脸膛刷的一下就红了。他嘴角抽搐了几下,阴森森的看着萧寒。

刚才,齐石在众多入门弟子面前夸下海口,要一拳将萧寒身穿的藤甲打爆,然而这自信爆棚的一拳,却无功而返。这让他颜面大失。

“好,好得很,”齐石伸出粗糙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他老羞成怒,暴吼一声,手脚并用,朝萧寒碾压而至!

“齐师哥!打死他!打死这个活靶子!”入门弟子们呐喊助威。

齐石使的是云雨宗入门弟子锤炼肉身的基础功法,‘蛮牛炼骨拳’,这套功法并没有任何攻击技巧,也没有太多招数,旨在锤炼皮膜筋骨,对敌的时候,讲究的是猛冲猛打,雷厉风行,以强大的肉身力量,蛮不讲理的碾碎对手。

齐石一阵猛攻朝萧寒打过去,招招直指要害,却没想到萧寒比狸猫还灵活,比泥鳅还滑溜,他或是侧扑,或是后仰,或是打滚,甚至还做了一个后空翻的动作…

齐石猛攻几招,一共是打了足足四拳,踢出两脚,居然统统被萧寒几乎间不容发的躲开。

此时的萧寒,体力几乎透支,额上冷汗涔涔,汗珠渗透到眼睫毛上,但他不敢稍闭眼睛,亦不敢伸手去抹,他依旧一瞬不瞬的盯着齐石,微微弯腰喘息。

四周鸦雀无声。

萧寒一边喘息,一边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齐石,心道,“王八蛋!差不多了吧?还要打?你还要不要脸?”

“给我死!!!!”

猛然之间,齐石躯体中迸发出来雷电霹雳般的爆骨声!四面八方空气波动,烟尘四起,他的气势节节攀升,肉身力量几乎凝练到极致!排山倒海,惊涛拍浪!在齐石身后,气流涌动,似乎隐隐约约凝聚成一尊蛮牛虚影!

“齐师哥动了真怒,爆骨了!爆骨九十响,几乎是炼骨境的最高境界!那活靶子萧寒必然被打得四分五裂,尸骨无存!”

电光火石之间,齐石将速度飙升到极限,几乎是一眨眼,就闪到萧寒身前,右拳推磨,山岳压体一般轰向萧寒!

萧寒自知再也躲不过去了,赫然之间,萧寒身体一扭,做出一个极为古怪的动作,并用舌尖抵住上腭,身体反而是放松下来,下一刻……

“砰!”

萧寒胸口中拳,整个人被崩飞了出去!

“喀喇!”

在半空中,萧寒身穿的护体藤甲,四分五裂,破败开来。

萧寒重重的摔在地上,直挺挺的躺着,眼睛紧闭,生死不知。

“哈哈哈哈哈!”这时,齐石才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为兄说过,要一拳轰爆这活靶子萧寒的护体藤甲!这就是‘蛮牛炼骨拳’的威力!已经被为兄修行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这个活靶子萧寒,就算立时不死,也落个半残的下场!哈哈哈哈!”

躺在地上的萧寒,忽然睁开眼睛,朝齐石那边看了看,然后又赶紧装模作样的闭上眼睛,就这般直挺挺的躺着,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