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灭金身

第四章 不灭金身

萧寒在露台上沉下心来修炼那张羊皮纸上描绘的图案。也就是三个简简单单的动作。萧寒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周而复始。

月光之下,只见一道几乎微不可查的波动,随着萧寒的肢体动作,在萧寒肌肤下面快速滚动。

那是一口气。萧寒就是凭借这一口气,硬生生的抗下了不知道多少顿毒打。

良久…

“呼”萧寒长长的吐了口浊气,停止修炼,额头上已经汗水涔涔。

“纵然已经知道这只是一门粗浅的挨打功夫,但我也必须勤练不辍,不能够有丝毫的松懈。再不济要先把命保住再说。”萧寒自言自语道。眼眸却抛向头顶上方的深邃夜空。

皎洁的圆月绽放出曼妙仙姿,星罗棋布的繁星闪烁点点碎金,勾勒出来好一片神秘且壮丽的月夜星辉图。

萧寒的目光变得星云般迷离起来,“这么多星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颗是地球…”

就在萧寒萧寒神思恍惚的时候,忽然,一把沉雄的嗓音,平地惊雷般的在峰顶炸响,洪钟大吕一般,远远传播开去,中气充沛得可怕,“所有活靶子,统统滚出来!”

话音刚落,萧寒就看到几尊虎踞龙盘的身形,步入到达吊脚楼下面的空地上。

是几名年轻男子!

萧寒就看到其中一个男子,眉毛如剑,天庭饱满,大约十七,八岁上下,背了一口长剑,整个人气势非常凌厉,锋锐,有一种吞噬虚无,切割万物的威风。他的眼神横扫一切,目无余子,展现出来很大的骄傲和抱负。

赫然之间,萧寒心中杀机大动!无可遏制的仇恨和怒火,彻彻底底的沸腾燃烧起来,令得萧寒双目如要喷火,双拳紧紧捏住,指甲深深的镶嵌到掌心肌肤中。

“是他!”

这个年轻男子,正是在三年前,将‘活靶子萧寒’一拳轰碎的天才入门弟子!

薛剑风!

当初,这‘薛剑风’入门数月,就已经‘炼骨百响’,到达‘炼骨境’巅峰,稍微试试力量,就把‘活靶子萧寒’崩碎!

虽然说,原本那个萧寒,已经死掉了,现在附身这躯壳的,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萧寒。但是现在的萧寒继承了以前那个萧寒的躯壳和记忆,情感,对于他来说,薛剑风就是杀他的仇敌!

不共戴天啊!

浓烈的仇恨和杀机,在萧寒胸臆间翻腾起来!

此时此刻,萧寒恨不得冲上去生生撕裂薛剑风!但是他没有力量!

没有力量!!!!

面对杀害自己的仇人,却没有力量去报复!

“恨!!!!”萧寒简直就是五内俱焚!

此刻的薛剑风,早已经由入门弟子,晋升为外门弟子,甚至内门弟子,周身气势比三年前雄浑了不知道多少倍!萧寒和他比起来,简直就如蝼蚁一般!

“活靶子们,一个个的都下来。”站在薛剑风身旁的一尊男子,身高九尺,气势巍峨如山,中气充沛,似乎随随便便说一句话,都能够将人的耳膜震碎。

很快,居住在这一片吊脚楼的活靶子,就纷纷病怏怏的畏畏缩缩的下了楼,规规矩矩的站成几排。

萧寒亦是穿好衣服下了楼,站在活靶子们中间,深深的低着头,双拳紧握,指甲已经将掌心肌肤刺穿,骨节苍白,鲜血淋漓!

“表弟,你刚刚成为入门弟子,需要励精图治,刻苦修行才对。那枚‘芙苓洗骨丹’只能够保持三天药性,你必须要加练才行,在药效流失之前,不停打熬筋骨,淬炼形体。争取在这三天内成功爆骨。现在你就挑选几个强壮的活靶子回去,好好加练吧。”那名喊话的九尺壮汉,便对身旁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说道。

原来是武道弟子过来挑选活靶子回去加练。

活靶子们尽皆诚惶诚恐,但是不敢说多话,否则直接被打死都有可能。

很快,那名少年便跃跃欲试的筛选了五名身材较为魁梧的活靶子。萧寒运气很好,并没有被选中。

“好了,白师哥,活靶子挑好了,我们这就速速返回吧。小弟还有一门剑术需要参悟,不能够耽误太多时间。”薛剑风神色冷峻,淡漠出口道。

“嗯,薛师弟,我们马上就走。”九尺男子笑了一下。“你现在是我宗外门的绝世天才,得到宗门大力培养,为兄可不敢耽误你修行。走吧。”

说完,这些人便带着五名活靶子离开这片区域。

突然之间,那薛剑风停下脚步,凌厉的眼神直接看向人群中的萧寒!

萧寒心中一跳,牙齿紧咬。

“噢,是你?”薛剑风忽然一笑,“我记得你。当初我还是入门弟子的时候,修行达到‘炼骨百响’,就拿一个活靶子试拳。就是你。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打爆你的藤甲,将你打得生机泯灭,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很,很好,你的命很硬。”

闻言,萧寒全身瑟瑟抖动起来,恨意滔天,杀气如潮,但是他没有力量,他只能低声道。“是大爷你手下留情罢了。”

“嗯,想必你心中十分恨我。不过这没什么,你是活靶子,天生就是贱命,挨打的份,而我是武道上的天之骄子,我们的生命层次不同。你是蝼蚁,我是雄狮。”薛剑风背负双手道。“你恨我也没什么,蝼蚁憎恨雄狮,本就是一个笑话。好了,既然你捡到一条命,从此之后,就安分守己的挨打,运气好,没有被打死,还可以分配到良田牲口,这一世,就这么过去了。”

说完,薛剑风便飘然远去。

萧寒深深的凝视着薛剑风的背影,心中滴血,“生命层次不同?天可怜见!若然我萧寒有朝一日,能够拥有力量,一定要报仇!一定要一寸寸的将你捏爆!”

发生了这么一场波折,活靶子们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窃窃私议。萧寒却一言不发的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吊脚楼。

站在露台上,萧寒心潮澎湃起伏,久久难以平息。胸臆中杀机仍在暴走,双目赤红,种种怨念,纷至沓来。

“我萧寒眼睁睁的看着杀生仇人,当面挑衅,侮辱,却没有力量报复,真是枉自为人!不行!我萧寒睚眦必报,我萧寒不甘心!力量!我一定要拥有力量!”

萧寒几乎想要发出咆哮,宣泄心中的愤懑,几乎是下意识的,萧寒不知不觉又开始修行起来羊皮纸上的三个动作。

盖因为这是萧寒唯一能够修炼的法门,心中渴望力量,渴望修炼,竟不自觉的演练起这三个动作来。

萧寒正自悲愤修炼,突兀,心脏莫名悸动了几下。

“嗯?”萧寒全身动作一僵,脸上显出来一抹痛苦的表情。“妈的,又到了心脏疼痛的时候了。”

自萧寒从那小镇返回后的两个月时间里,每晚到了这个时段,心脏都会绞痛。只不过每天疼痛的时间越来越短,昨天晚上,萧寒只不过疼了一分钟而已。

然而,此时此刻,萧寒的心脏只是微微悸动几下,却并不像往常那样钻心疼痛。

“昨晚疼了一分钟,今晚果然不疼了?那可太好了!这心疼的毛病纠缠了我足足两个月时光,也该结束了吧。”萧寒等了几分钟,依旧没有察觉到疼感,心中倒是一喜。

就在萧寒紧绷的一颗心慢慢放下去的时候,忽然…

萧寒只觉得心脏位置一热,然后,就感觉到一道玄之又玄的热流,渗透到达自己的心脏正中!似乎是一下子融入到了心脏里!

“啊?!”萧寒惊得几乎原地跳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萧寒迅疾捂住自己的心脏,眼睛忍不住东张西望,显得又是紧张,又是惶恐。“怎么回事?好像有什么东西跑到我心脏里边了……”旋即,萧寒勃然大怒,“贼老天!死老天!你让老子穿越到一个活靶子体内,已经是置我于死地了。现在,又想玩我?!”

过了好半晌,萧寒才忐忑不安的低头凝目看向心脏位置,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且他的身体也没有感觉到丝毫不适。他稍微松了口气。但他百分之百肯定,一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钻入自己心脏了。这东西有形有质,似乎在随着自己心脏的跃动而跃动。

准确的说,在两个月之前,小镇上,第一次心脏疼痛的时候,萧寒就感觉有东西强行钻进自己心脏了,而此时此刻,仿佛那东西竟然是彻彻底底和自己的心脏融为一体了!

“晦气!”萧寒暗自咒骂了一声。旋即,他刻意憋一口气,令得心脏暂时放缓跳动,而后放空心灵去感受。萧寒就察觉到,无论心脏跳动多么的缓慢,心脏里蛰伏的莫名东西,却是按照特有的韵律在一直微微颤动。

萧寒愣了半天神,依旧不得索解,只好作罢。旋即又开始修行那三个动作。

练着练着,猛然,萧寒的心脏再度莫名其妙的高速悸动起来,并发出来轻微的嗡嗡颤音!

萧寒整个人如同泥塑木雕般的呆滞住了。瞪大了眼睛,身体纹丝不动。

“咔擦……”

萧寒心脏中迸发出一声脆响,竟然有一种挣脱桎梏,解除封印的味道,玄之又玄。

不多时,萧寒心脏中鼓瑟齐鸣,仙乐阵阵…

下一刻……

“噗!噗!噗!”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萧寒的心脏中,竟然喷射出来无数光影!

五颜六色,光怪陆离,犹如千丝万缕的神辉,在屋内穿插游走,极尽绚丽瑰美。空气波动如水,鱼龙曼衍,气氛祥和。

“天啊!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萧寒整个人彻底被震慑住了,恍如置身于一个梦幻的海洋世界!

紧接着,一枚枚古朴的神符出现,天马行空,到处游走。

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彻彻底底已经超出了萧寒的认知。萧寒下意识的伸手抓向一枚从自己眼前掠过的神符。却抓了个空。

他似乎明白了一件事……自己所听到的声音,所看到的一切,似乎都是幻象,并不是实体,而是一种精神波动,影响到了自己的脑域,令自己产生了海市蜃楼般的幻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神辉,光影,神符,统统融为一体。“噗嗤”一声,竟然爆炸出来密密麻麻,犹如蛋壳般的圆形光茧。错落有致的悬浮在萧寒眼前。

感觉到这些异象似乎对自己不会构成伤害,萧寒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他仔细数了一数,悬浮在自己眼前的光茧,一共有100枚之多,分成10排整整齐齐的罗列着,每一排不多不少,各有10枚。

“这…这是什么…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萧寒稍微走上前几步,试探性的伸出手,去摸其中一枚光茧,但却如同在抚摸空气,并没有触摸到任何实感。

“幻觉…海市蜃楼…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幻觉…”

就在这时……

“噗!”

一枚光茧破碎了。

吓得萧寒连退数步,凝神一看,是100枚光茧中,最下面一排,从左数的第一个光茧,一下子炸开。

下一刻,炸开的光茧扭曲几下,神辉交织,竟然显现出来一幅图案!

是一个裸|身男子,摆出来一个奇怪的姿势,透明的身体上,有一道道红色光线在游走。

“什么?!!!!”萧寒看到这幅图案,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他脱口而出道。“这…这不是我那张羊皮纸上的图案么?”

萧寒捡到的羊皮纸上,有三幅图,描绘的是三个摆出古怪造型的裸|身男子,其中第一幅图案,赫然就跟眼前这枚光茧中爆出的图案,一模一样!

就在萧寒惊魂未定的当口,最下面一排光茧,从左数起的第二枚光茧又破开了。显现出来第二幅图案。依旧是一个裸|身男子。分明和萧寒那张羊皮纸上的第二幅图案,一般无二!

紧接着,第三枚光茧炸裂,形成第三幅图案,恰好又是羊皮纸上的第三幅图。

“咕咚……”萧寒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噗”

“噗”

“噗”

……

那一排的光茧连续破碎。每一枚光茧破碎,必然有一幅图案显现出来。全部都是裸|身男子,各自摆出造型,体内红色光线游走不定。

100枚光茧中,最下面一排的10枚破开之后,形成10幅图案,剩下的光茧,便不再破裂。

10幅图案,代表了10个动作。每一个动作之间,似乎都环环相扣,融为一体,不可分割。简直就是一套完整的动作,被剖解成10个部分。

“啊!”猛然,萧寒只觉得惊心动魄,心神触动,“这…这难道说……是…是一套功法?我捡到的那张羊皮纸上,只有前3个动作,的确是残篇,而现在我看到的,却……却是完整的……”

萧寒福至心灵,心随意动,开始从第一个动作修行起来。前三个动作,萧寒这两年间不知道修行了多少次,闭着眼睛都能够行云流水般演练出来,开始演练第四个动作的时候,略微有些生涩,但因为有前三个动作铺垫,萧寒也是很快的学会了第四个动作。

第五个动作,第六个动作……

在演练这些动作的时候,萧寒憋了一口气,让这口气随着图案上,那些裸|身男子体内红色光线游走。

当萧寒演练完十个动作之后,心中赫然涌起一种酣畅淋漓,一气呵成的快感,下一刻,一道丝线般的热气,竟然在躯体内滋生!

这道热气游走到萧寒今日被那齐石暴打而留下的淤青肌肤下面,萧寒立时感觉到一阵清凉,那处的肿痛,竟然消散了一分。

与此同时,一股莫名的意志,轰然传递到达萧寒脑域……

“不灭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