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爽死我了…

第五章 爽死我了…

“不灭金身?好…好霸气的名字…这…这真的是一套功法?”萧寒简直就不敢相信。

这时,屋子里的所有幻象,潮水般退走,湮灭。那些光茧,图案,神辉,神符,都彻底的消失了。

“难道我是在做梦?”萧寒用力甩了甩头。

然而,躯体内滋生的那道丝线般的热流,却时刻在提醒萧寒,这一切,不是做梦!那道热流,蕴含了勃勃生机,徘徊于萧寒胸口的肿伤处,一阵阵清爽惬意的感觉,传递给萧寒。

不多时,萧寒低头一看,胸口那团鸽子蛋大小的淤肿,居然已经被抚平!

“咦?不怎么疼了,”萧寒用手轻轻摁了一下伤处。

紧接着,萧寒又开始修炼起来,这回,不再是演练三个动作了,而是足足十个动作,连成一气。

萧寒越练越娴熟,十个动作,周而复始的循环演练,每练完一次,体内的热流就略微壮大一丝。

“哈哈哈哈太好了!果然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终于,萧寒彻彻底底的不再怀疑今晚发生在他身上的荒唐和匪夷所思了。

萧寒深深的看向自己的心脏位置。就感觉到,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深深的隐匿着,十分的平静,并没有丝毫异状,只是随着自己的心跳,极有韵律的微微跃动着。然而,萧寒明白,今晚的奇遇,心脏中的奇怪东西,是始作俑者!

“究竟是什么东西钻到我心脏里去了?居然能够完善那张羊皮纸上的功法……非同小可,绝对非同小可。可惜我又不能把心脏挖出来看。”萧寒按捺住极度亢奋的状态,坐下来细细思考盘算起来。

“不灭金身。嗯,原来,羊皮纸上记载的功法,并不是粗浅的挨打法门,而是一套绝世神功的残篇。我现在学会了这套神功的十个动作,但似乎依旧不是完整的。”萧寒记得很清楚,这十个动作,是从10枚光茧中爆裂显现出来的。然而,光茧的数量,足足有100个。剩下还有90个光茧,并没有裂开。

“难道这套功法一共有100个动作?”萧寒蹙眉。“那么,就还有足足90个动作,我没有学全。可惜了,100个光茧,并没有统统炸开,使我不能够一窥全豹。不过也没什么,或许将来有一天,我终究能有机会学全剩下的90个动作。这种事情,不能够去强求。”

“咦!心脏中的奇怪东西可以完善羊皮纸上的功法,那么,蛮牛炼骨拳呢?能不能完善?”萧寒心中一动。

旋即,他站了起来。一拳一脚,一招一式的比划着。

是云雨宗入门弟子修行的基础炼体功法,‘蛮牛炼骨拳’。萧寒每天都看到入门弟子修炼这套功法,早就偷偷的学会了招式。

然而,打了好几招,心脏中的奇怪东西竟没有丝毫反应,犹如一潭死水,只是偶尔随着萧寒心脏的跃动而律动几下。

萧寒又打了几招,一无所获,最终不得不放弃。心想,看来,并不是任何功法,都可以得到完善和还原。

萧寒抛开蛮牛炼骨拳不管,重新修炼起‘不灭金身’的前十个动作。这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萧寒完全不知疲倦,体内那道热流随着萧寒的修炼,不断的茁壮。到最后,已经有小拇指粗细了。

东边天际泛出鱼肚白。眼看就要天亮了。萧寒整夜都没有睡觉,都在修行,此时只觉得精神奕奕,生机勃勃,居然没有半点困乏。

“咚咚咚”

不多时,一阵沉闷的晨钟敲响,将栖息在这座山峰的所有活靶子从睡梦中惊醒。

萧寒伸了个懒腰,便走到露台上用山泉水洗了把脸,而后提起藤甲面罩头盔,和往常一样,下了吊脚楼。

在这座山峰栖息的活靶子,都各自提着藤甲下了吊脚楼。

数十名脸容麻木,眼神阴鸷的老妪,在峰顶派发早饭。

无非也就是一些冷硬的馒头和稀饭。但这却是维持活靶子们一天营养的珍贵口粮。

萧寒领了早饭,一边吃着,一边同一大群活靶子,翻山越岭,前往入门弟子修行的山峰。

云雨宗的入门弟子基数极其庞大,没有十万都有八万。如此多的入门弟子,不可能聚集在同一座山峰进行修炼。他们都分散开来,形成一个个的小团体,每日在不同的山峰操练。为了避免和那个狂妄自大,丧心病狂的齐石碰面,生出枝节,萧寒故意绕开昨天那座山峰,同数十名活靶子一起,到达另一座山峰。

峰顶。练武道场。一群入门弟子已经在熹微的晨光中锤炼肉身。他们周身精力弥漫,蛮兽一般强壮,上蹿下跳,虎虎生风。一拳一脚,将空气打爆。

其中有一个入门弟子,白衣飘飘,身材修长,但并不显得十分魁梧,他大约十七,八岁,面目俊俏,眼如星辰,鼻似悬胆,眉梢眼角颇有一种读书人的斯文和秀气。此时,正捧着一本线装书在翻阅。他像是来早读的,不似武者。

“屠一飞,”萧寒倒是认得那个白衣书生。“今日他居然在这座山峰修行,看来,今天又有活靶子要倒霉。”

这屠一飞,乃是云雨宗无数入门弟子中,根基相当雄浑的一位。别看他清秀俊逸,打起活靶子来,那可是相当残暴的。他年纪轻轻,就已经爆骨九十七响,比那靠丹药完成炼骨的齐石,修为还要更胜一筹,距离炼脏境,真真正正的一步之遥。他一拳打出,龙虎相随,开碑裂石,死在他手中的活靶子,不下双十之数。萧寒就曾经被这个屠一飞打过一次,藤甲尽碎,在**躺了好几天才缓过劲来。

不多时,那群入门弟子完成了基础功课,就都一窝蜂朝活靶子们走来。只有那屠一飞依旧还在读书,不为所动。

站在萧寒身旁的活靶子,个个都栗栗危惧,如丧考妣。

在这些入门弟子的狞笑声中,一个个活靶子被点中,穿上藤甲戴好头盔面罩步入道场,被入门弟子用来试拳,一个个的打飞,极其残酷。

就在这时,那屠一飞将手中线装书一扔,眼皮一掀,精光爆射,直接朝活靶子们走了过来,只听到他筋皮之下,不断的迸发出来‘嘣蹦蹦’的声音,好似强弓硬弩齐射。紧接着就是雷鸣般的爆骨声,震得四周灰尘漫卷,气流狂涌。

“啊!屠师哥要出手了!”其余入门弟子纷纷散开,脸上都显现出来一丝惧色。

活靶子们吓得抱头鼠窜,在道场中哭爹喊娘的狂奔起来。

“吼!”屠一飞骨爆整整97响,周身神力节节攀升,终于蓄到巅峰,嘶吼一声,脚下如狂风席卷,虎入狼群,扑身而来!

“砰!砰!”两个活靶子被直接崩飞,藤甲尽碎,跌落在地上直挺挺的一动不动。

“你奶奶的,”萧寒只见屠一飞拳出如风,所过之处,尽皆是惨淡的拳影腿风,沙尘翻滚,一个个活靶子被打得飞出去,场面令人发指。

赫然之间,屠一飞一个箭步,直接朝萧寒扑了过来。

萧寒侧身一闪,避开屠一飞的重拳,岂料屠一飞右腿横扫千军,拦腰踢了过来,空气撕裂,音爆连连!

“噗”

萧寒腰部给结结实实的踢中,藤甲立时四分五裂,整个人纸鸢似的飞了出去。

“砰”的一下,萧寒重重的摔落在地,身体抽搐了几下。

“耶?那不是号称活靶子中最耐打的‘萧寒’么?也被屠师哥一脚踢飞,恐怕就此一命呜呼了。屠师哥天神下凡,横扫一切!没有他打不死的活靶子!”就有入门弟子嚎叫起来。

然而,此时此刻,萧寒躺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旁人还以为他饱受痛楚,岂料,他竟然是被爽得四肢抽搐不已……

就在刚才,屠一飞一腿扫中萧寒,萧寒体内那股小指母粗细的热流立即涌了过来,并产生一股浅浅的吸力,将屠一飞的力量,吸收了一小半。

刚刚中腿的时候,萧寒只觉得全身一阵剧痛,差点要惨叫出来,然而,当那股热流吸收了一部分屠一飞的腿力之后,竟然反哺出来一阵阵暖流,瞬间传递到萧寒的周身筋肉皮膜骨骼,令得萧寒如泡温泉,如洗药浴,周身暖洋洋,麻酥酥,温润润的,生机勃勃,犹如醍醐灌顶,又好似一枚极品炼体丹药,在萧寒体内瞬间挥发出来药力,滋养全身。真是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啊啊真……真爽…真爽……”萧寒心中连连叫道。“原来,修炼了‘不灭金身’之后,不但更能挨打,还…还这么爽…比起用药渣洗浴,爽了几十倍不止…”

一阵阵暖流在萧寒体内如龙似蛇,蜿蜒逶迤,不断循环游走,随后,萧寒感觉到周身清凉爽快,酣畅淋漓,口腔中居然分泌出来果香四溢的津液。他不由自主的大口大口吞咽,唇齿生香,神清气爽,精神从来没有这一刻般的凝练豁达,头脑也变得愈发灵活敏捷起来,稍微一呼吸,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香气。与此同时,全身毛孔噗嗤噗嗤的喷薄,就从肌肤表面爆出来一层乌黑肮脏,恶臭无比的黏稠污垢**,泥浆一般。似乎是淤积在萧寒体内的杂质,通过细胞毛孔,排泄了一部分出来。

一股恶臭从萧寒身上顺风飘散出去。

“啊!那个萧寒被打出屎来了!好臭!妈的好臭!”就有入门弟子捏着鼻子躲开几步。

萧寒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做双目无神状,直勾勾的看向屠一飞,双脚乱抖。“不要再打我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再打就打碎了……”

“求饶也没有用!蝼蚁!给我死!”屠一飞被萧寒身上散发出来的臭气熏得怒火冲天,直接扑杀过来,斧凿刀刻般的一拳,奋力砸在萧寒胸口!

“啊!!!!”萧寒迸发出来一声惨叫,崩飞了出去。

“死了,这下子,这个萧寒必然暴毙,全身五脏六腑都碎成齑粉了。”入门弟子和一些活靶子都看向摔落在地的萧寒,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微微摇头叹息。有一个年龄只有十三,四岁的入门弟子,甚至喃喃道。“这个活靶子,真是太可怜了。屠师哥也太狠了,这一拳下去,莫说是一个活靶子了,就算是巨象猛虎,都要打碎。”

“爽啊”中了这一拳之后,萧寒最开始奇痛彻骨,几乎无法忍受,要痛得昏厥过去,但很快就被一股汹涌的暖流反哺。

“砰砰!砰砰!”

暖流包裹住萧寒的心脏,使得萧寒心脏跳动加快。每一次心脏跳动,都沉重有力,生机雄浑。血液循环,一丝丝强大的力量注入到萧寒的躯体中。强壮体魄,淬炼筋肉,皮膜,骨骼…

“噗嗤噗嗤噗嗤”越来越多的泥浆状乌黑秽物,从萧寒身上喷溅出来,满地肮脏,臭气熏天!然而,每喷出一丝秽物,萧寒就觉得身体清爽一分,到后来,全身似乎变得轻盈无比,头脑清晰,就连思路都变得顺畅起来。

“爽…太爽了…爽死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