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福利

第十章 福利

登记完毕,萧寒正式成为云雨宗的一名外门弟子。

萧寒心道,听那些入门弟子说,一旦成为外门弟子,就等于是在武道上登堂入室,会得到宗门的培养,每个月都会派发下来丹药,还可以挑选武技秘籍之类的,真是太好了…

“萧寒!”这时,一名主事目光犀利的看着萧寒。

“噢?”萧寒一愣。

“萧寒,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我云雨宗的一名外门弟子。我云雨宗乃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之一,门下弟子,个个都非同小可。到外面去行走江湖,也受到尊敬。你以后要多多注意休养和气度,一言一行,都不能够儿戏。万万不能够堕了云雨宗的威名。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够和妖族勾结!妖族乃我人族之天敌,我云雨宗门下任何一个弟子,上至真传,下至入门,但凡发现妖族,必须拔剑就杀,拔刀就砍,丝毫不能够心慈手软,更不能够被妖族迷惑,你明白么?”

“噢,这个我知道,妖族靠吸食我们人族的脑浆为生,十分残忍凶暴,我若遇到妖族,自然是先发制人,哦,不,先发制妖,否则,脑浆被它们吸食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萧寒深以为然的点头道。

“嗯,这就行了。还有,你是靠天材地宝完成的爆骨,可以说毫无武道根基,因此,你千万不能够自满。武道毕竟还是靠天赋和悟性的。”另一名主事就有些厌恶的看着萧寒。

萧寒看了看这名主事的眼色,心中不由一动…难不成,因为我出身不好,这些人就处处针对我?

一名主事鉴貌辨色,笑道。“萧寒,你也不要多想,宗门该给你的福利,都会给你。不过,你记住,云雨宗外门弟子数量庞大,竞争极其激烈,宗门只会重点培养其中的佼佼者。并不会花太多人力物力去培养那些平庸者。优胜劣汰。总而言之,只要你有前途,宗门不会计较你的出身。好了,现在我就叫人带你去领取福利,安排住处给你。”

说完,那名主事目光就看向广场边缘。那些驻足围观的青年男女,纷纷掉头就走。

“这些家伙…”这主事哑然失笑,旋即对广场边缘一个并未打算离开的男青年招了招手。“阿丑,你过来。”

“噢,是的,主事。”那男青年健步如飞,走了过来。

“萧寒,这是阿丑,算起来也是你的师兄,修为也达到了炼脏境巅峰,为人极好。”那主事笑眯眯的对萧寒介绍道。

“呃?阿丑?”萧寒抬眼一看,只见那个男青年倒是长身玉立,精力弥漫,气息悠长,只不过一张脸是彻彻底底被毁了。

他脸上有一大块红色疤痕,像是什么癣,足足占据整张脸的四分之三,甚至连鼻子和嘴唇都被恶癣覆盖了。那癣不但红彤彤的十分惹眼,甚至上面还有一粒粒凸起的小豆豆,看起来十分恶心。

“这…阿丑…怪不得这人叫阿丑…也,也的确挺丑的……”萧寒心中嘀咕,不过旋即想到,“我就是个活靶子,出身不好,有什么资格谈论别人的美丑?”这么一想,萧寒就对那阿丑坦然笑道。“阿丑师兄,我是萧寒,刚刚进入外门,请多关照。”

“哈,萧寒师弟,好说,好说。”那阿丑鉴貌辨色,发现萧寒眼中并没有很明显过分的鄙视和厌恶,因而显得十分高兴,连声和萧寒客套。

“嗯,哈哈哈,阿丑,我看你和萧寒倒是挺投缘的。那你就带萧寒去领取福利吧。也把外门的一些规矩告诉萧寒。”一名主事就笑着朝萧寒和阿丑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萧寒师弟,请跟我来。”阿丑十分热情的对萧寒招呼道。

“好的。”萧寒跟随阿丑,离开广场。

“哈哈哈哈,你们看,一个出身低贱,是活靶子;一个其丑无比……这两个人,倒是惺惺相惜,臭味相投啊…”

“哈哈哈哈哈哈……”

三个主事忍不住大笑起来。

萧寒由那阿丑带着,离开广场,步入一条大道。沿着大道直走。

这条大道十分宽敞,起码可供十马并行,路面上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道路两旁栽种了无数千年老树,古意盎然。一缕缕仙气游荡在萧寒身边,飘渺无定。另外,一间间店铺,鳞次栉比。萧寒稍微一呼吸,就从空气中嗅到了浓郁的药香,心旷神怡。

路人尽皆是青年才俊。男的或是龙精虎猛,或如蛮兽转世,或风度翩翩,或冷漠孤傲;女的有长姣美人,有小家碧玉,有巾帼英雄……

这些男女,人中龙凤!

就都是外门弟子,不但肉身力量比萧寒见过的任何一个入门弟子都饱满圆润,而且精神气度更是高人一等。

“啧啧,这气象…”萧寒忍不住感叹起来。

“萧寒师弟,这外门气象如何?”阿丑笑道。

“好,非常之好。怪不得个个入门弟子削尖了脑袋都想进入外门。太好了。处处都有一种超然物外的味道。”萧寒由衷的点头道。

“那是。”阿丑亦是点着头。“萧寒,我跟你说,你做几年外门弟子,混混资历,以后出去,到处都是受到人的尊重。”

顿了一顿,阿丑又介绍道。“萧寒,像这种外门山峰,我们云雨宗一共有十座,被称之为‘外门十峰’,每一峰上面,大概就是2000多名外门弟子。”

“什么?外门十峰?每一峰2000多名弟子?啧啧,那整个云雨宗,岂不是有2万多外门?”萧寒一惊道。

“嗯。萧寒,外门十峰,彼此竞争,堪称惨烈,我们这一峰,有些势微,在十峰里,大概就是排名第七,第八这个样子。若不是我们这一峰有‘凌飞羽师哥’和‘孟然师哥’这两大天才撑着,恐怕排名还要下滑。不过凌,孟两位师哥,随时有可能进入内门,到时候我们这一峰很可能就要垫底了。”阿丑面露忧色。

“噢…是这样啊。”萧寒点着头,旋即他心中一动,低声道。“阿丑师哥,我想打听一个人。”

“谁?你想打听谁?萧寒,我进入外门也有五年了,别的不说,人还是认识很多的。你想打听谁?”阿丑道。

“是不是有个外门弟子叫‘薛剑风’的?”萧寒声音微颤。

“薛剑风?”阿丑一窒,旋即瞪着眼睛道。“那可是外门弟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啊!天纵奇才,三年前进入外门,如今已经开始换血,肉身几乎要锤炼到达锋芒毕露的程度,他也就区区十八岁吧,剑术无双,已经达到进入内门的资格,不过他为人桀骜不驯,声称要接引真气入体,成就真气境之后,再风风光光的成为内门弟子,甚至直接一步飞升,成为真传。”

“怎么,萧寒,你认识薛剑风?他是外门十峰,势力最强那一峰的超级高手。如果你和他有交情,那你以后的日子就很好过了,在外门,没有人敢惹你,甚至于一些内门弟子,都要给你面子。”阿丑看着萧寒道。

“这么厉害啊…”萧寒舔了舔嘴角,“阿丑师兄你误会了,我不认识他。我也就随便问问而已。我一个活靶子,怎么可能认识这种天资凌云的人物?”

“那也是。薛剑风这个人太孤傲了,朋友很少。或许天才的朋友都会很少吧。”阿丑笑呵呵的道。

忽然,萧寒用极低的声音喃喃道。“薛剑风…我失去了一件很珍贵的东西,有朝一日,必须要向他讨回。”

“萧寒你说什么?”阿丑狐疑道。

“噢…没什么没什么,”萧寒连声道。“对了,阿丑师兄,这外门还有什么规矩,你都给我说说吧。”

“也没什么特别的规矩。事实上…”阿丑压低嗓门道。“规矩都是假的,只要实力强,谁还管规矩啊,规矩个屁。不过外门弟子之间,严禁私斗,有仇有怨的,双方必须要事先商议好,在擂台上了结。就比如说,我得罪了其他外门弟子,按照规则,他们是不能够当面揍我的,如果想和我打,就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双方约定好时间,上擂台,一决胜负。”

“哈…这规矩不错。”萧寒打了个哈哈。

“好了,到了,萧寒,我带你进去先把福利领了。”阿丑把萧寒带到一栋气势恢宏的建筑物外面。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阿丑出面,帮萧寒办理了一些手续,领取了一个锦缎包袱出来。

“萧寒,你自己打开包袱看看吧,这是基本福利,每个月领取一次。”阿丑笑道。“一边看一边走,我现在带你去住的地方。喏,包袱里有把钥匙,就是派发给你的院落大门的钥匙。你住的地方,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大家有个照应也好。现在直接带你过去。”

“好好好,一切都劳烦阿丑师兄帮小弟张罗。”萧寒笑着把包袱打开。

包袱不大,里边只有一串钱币,一本小册子,一把钥匙。

“呃?”萧寒一窒。“怎么没有丹药?我听说外门弟子每个月都有丹药领取的。”

“萧寒,你看见那串‘真武币’没有?那是我们烽火帝国武道宗门流通的货币。手持‘真武币’,可以在烽火帝国境内任何一个武道宗门,购买到丹药,武学秘籍,武器,秘境地图……这是我们武者的硬通货。你看那边的店铺,有丹药铺,有武器铺,还有那边的地摊你看见没有?有的外门弟子会摆地摊,出售武功秘籍,各种材料,草药,奇珍……只要你有足够的‘真武币’,没有买不到的东西。”阿丑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

“哦……原来不是直接发丹药,而是发钱币…”萧寒恍然,他看了看那串‘真武币’,大约是有100枚的样子。

“每个月100枚‘真武币’,就是我们外门弟子的基础福利了。”阿丑咧嘴一笑道。“外门十峰,每一峰的弟子,每个月拿到的基础福利,是不一样的。譬如我们这一峰,整体势力只能够排列到十峰中的第七,第八名,那我们拿到手的基础福利就只有100枚‘真武币’了。而势力排名靠前的峰,啧啧,我跟你说,就薛剑风所在的那一峰,随随便便一个外门弟子,每个月都能拿到1000枚真武币…”

“什么?我们这一峰每个月100枚,他们每个月拿1000枚?这是什么道理?相差整整十倍!”萧寒立即叫了出来。

“谁让我们势力不行呢?不要怨天尤人,这个世界没有公平,谁的拳头大,谁得到的好处多。我早就看淡了。”阿丑无奈的笑了笑,“好了,萧寒,你好好修行,只要实力够强,以后你赚取真武币的机会多得是。”

“还有,那本小册子主要就是介绍武道肉身境界的基本常识,还有我们所在这个世界的大概地理概况,风土人情,帝国宗门…你回去有空的时候,再好好研究吧。”阿丑继续道。“后天,我带你去典藏武学宝典的山峰,领取炼脏境的修行吐纳功法,你还可以挑选一门武技。”

“武技?太好了!我到现在就只会‘蛮牛炼骨拳’,据说只是基础炼体功法,不值一提。”萧寒亢奋道。

“那是当然,武技阁随便一门武技,都比蛮牛炼骨拳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阿丑连连点头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一处鸟语花香,翠藤缠绕,植被丰盛的广袤区域。林木掩映间,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红墙绿瓦的房舍。每一栋房舍都有大大的院落,看样子比世俗中的大户人家还富贵。

丛林中不时有梅花鹿,猿猴,羚羊,等等温驯的动物走来走去,也不怕人。

空气中有草木清香味,萧寒稍微呼吸一口空气,都感觉到神清气爽。

不多时,阿丑就把萧寒带到一片枫叶林中,林木深处,有一栋华贵宽敞的别院。飞檐翘角,琉璃瓦,白石阶,竟然有一种金碧辉煌的味道。

萧寒眼睛都直了。他以前当活靶子的时候,住的是简陋吊脚楼,而且是群居,和眼前这个别院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云泥。

“萧寒,这是也外门弟子的福利,这个别院就属于你了。快快拿出钥匙,开门进去。”阿丑拍着萧寒的肩膀道。

打开大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花园,还有一个小型练武场。

一个花园,就占地数亩;练武场也有数亩大小。

到处都是亭台楼阁,修竹摇曳,流水涓涓,空气中,氤氲着仙气。

看得萧寒直吞口水。

“萧寒,你先进屋休息一会儿。吃晚饭的时候,我再过来叫你。”阿丑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