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食堂风波

第十一章 食堂风波

萧寒兴致盎然的在花园中玩了一会儿,便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这房间极为宽敞,大气,舒适。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灰尘。窗台上摆放着几个雅致的盆栽,散发出来沁人心脾的幽香。

床很大。

“嘿嘿,不错”萧寒一屁股坐在**,就感觉到软绵绵的,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而后,萧寒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只见衣柜里放满了云雨宗外门弟子所穿的银白色袍服。大中小号都有。

萧寒将自己身上的褴褛衣衫脱掉,换上一件合身的袍服。这袍服是用蚕丝和高贵的布料编织而成,轻若无物,穿在身上十分舒爽。

换了衣服,萧寒举手投足之间,居然再也看不见活靶子的影子,反而显现出来了一些宗门武道弟子的气势。

萧寒坐回**,拿出那本小册子,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一看,萧寒就入迷了。

册子上说,萧寒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叫做‘真武大陆’。真武大陆究竟有多大?这个没有人知道。这几乎是一个茫茫没有尽头的世界!浩瀚无边!

在真武大陆上,有无数未知区域,存在着无数的危险和机遇。

在真武大陆正中,有五大域。分别是东域,西域,南域,北域,中域。

册子上对其他几域并没有多做介绍,只是讲了南域。

因为萧寒目前所在的云雨宗,就地处南域。

南域有七大帝国,二十七个中等国家,至于小国家,那就多不胜数了。南域的总人口,没有人去统计过,也统计不出来。

云雨宗在烽火帝国,而烽火帝国只是南域的七大帝国之一,人口就超过了百亿!

除了云雨宗之外,烽火帝国还有四大顶尖宗门,分别是八荒殿,烈焰门,名剑山庄,药王谷。而中等宗门和小宗门,那就太多太多了。

总的来说,这是个武者的世界,武力至上,盛行丛林法则。

册子上还简述了妖族。

妖族是天地万物初开之时,就和人族并存的一大种族。

妖族和人族是天敌。因为…妖族把人族视为猎物。它们以猎食人类的脑浆而繁衍生存。

妖族最可怕之处在于,它们可以伪装成人族。当一头妖族吸食掉某个人类的脑浆之后,就拥有了该人类生前的记忆和思维,甚至可以继承该人类生前的技能。并且变化成该人类,混迹在人族中,伺机继续猎食。

看到这里,萧寒忍不住就想起上次在那小镇上,一头妖族变化成镇长的儿媳妇,混在镇中,不被发现。就连手段通天的方师哥,都耗费了一番波折,才将那妖族找出来斩杀。

“妖族太可怕了…”萧寒感觉到一阵心悸。

不过萧寒很快就把负面情绪抛开,继续阅读。

他开始阅读册子上描述的武道。

武道,分为肉身境界和真气境界。

萧寒如饥似渴的阅读,也渐渐明白了很多道理。

别的不说,就单说肉身境界中的‘炼脏境’。这是萧寒马上就要修行的境界。

原来,炼脏境是通过特殊的呼吸吐纳方法,配合丹药,对内脏进行锤炼,去芜存菁。当炼脏境修行到极高的火候,五脏六腑坚硬如金刚铁石,百病不生,呼吸连绵深远,体力悠长,心脏跳动如雷鸣。身体内甚至可以发出潮汐涌动的声音。

炼脏境又分为……入门,小成,中期,巅峰。这几个阶段。

入门就是学会炼脏的特殊呼吸吐纳方法,这个很简单。

小成是指举手投足之间,至少拥有5鼎之力,中气充沛,随随便便吼一声,三里之外都能够被人清清楚楚的听到。

中期至少拥有10鼎之力,话说的声音,可以传递到5里之外。

巅峰至少拥有20鼎之力,声音传递10里,肉身力量可以生撕巨象,奔行如豹,力敌上百名炼骨境巅峰的敌人,随随便便就跳跃起来几丈高,甚至摘叶飞花,伤人立死!

“厉害,太厉害了,”萧寒看得连连咂舌。他因为得到了奇遇,修行了‘不灭金身’,炼骨炼得很好,骨爆200响,所以比绝大多数炼骨境巅峰的人强,力量大概有5,6鼎。但是现在他明白了,他目前的实力,在一名炼脏境巅峰的武者面前,完全就不够看。

“炼脏上边,是炼髓,最后才是换血…那薛剑风是顶尖外门弟子,已经在开始换血了…他的力量不知道有多么恐怖。而且他还修行了精妙的武技……”萧寒舔了舔嘴角,“看来我和他差距很大。不过我萧寒好不容易走上了武道这条路,任何的困难,都必须要去克服!勇猛精进,不断斩杀一切荆棘!”

萧寒的心志,反而愈发坚定和沉稳起来。

继续阅读。

对于真气境,小册子上讲述得不多。萧寒也看得似懂非懂。不过其中有一点,对萧寒极为有用。

当一名武者从肉身境界修行达到真气境,就等于是超凡入圣,一步登天,寿命悠长,甚至可以克服衰老等自然现象。绝对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而且,真气境可以自我内视!可以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骨骼经脉,都看的清清楚楚,犹如掌上观纹,历历在目。

看到这里,萧寒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心脏,喃喃自语道。“我心脏里蛰伏着很古怪的东西,虽然这东西帮助我修复完善了‘不灭金身’,不过我始终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我总不可能让人把我的心脏剖出来研究吧?所以我只能够自己修行到真气境,能够自我内视,才会得到答案。”

“必须要尽快修行到真气境啊,否则,始终有一种生死命运被人操控的古怪滋味…”萧寒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合上那本小册子。

这时,就听到大院门被敲响,并传递过来阿丑那洪亮的嗓音。“萧寒,出来吧。我带你去食堂吃饭。”

“好,阿丑师兄,我现在就出来。”萧寒把东西收拾好,关上房门就出去了。

此刻已经是日暮西山,黄昏时分。阿丑带着萧寒走出这片区域,朝这一峰外门弟子用餐的食堂走去。

“阿丑师兄,之前听那主事说,你炼脏已经炼到巅峰了,拳开20鼎,声传10里,你很厉害啊。”萧寒有感而发的说道。

听到萧寒夸赞自己,阿丑咧开嘴大笑起来。“哈哈,萧寒,我这点三脚猫的修为,根本不算什么。炼脏境巅峰,拿到外面世俗去,的确是很稀罕,但是在云雨宗,就一抓一大把。而且,我这个人很愚蠢,对武技的领悟能力,十分驽钝,没有别人的天分才情。萧寒,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我还打不过一些天赋好的炼脏境中期外门。惭愧,惭愧。”

“呃…”萧寒一窒,旋即笑着拍了拍阿丑的肩膀。“阿丑师兄,你千万别气馁,说不定,你是厚积薄发型的。”

“嘿嘿嘿,说得也是。”阿丑笑着道。“好了,萧寒,食堂到了,我们进去吃饭。记住,要注意风度和修养,在食堂里不要大叫大嚷的。”

“嗯。”萧寒点头。

这食堂,建造得犹如一个宫殿,虎踞龙盘,远远的就散播开去奇异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萧寒和阿丑一起走进食堂。

只见这食堂内非常宏大,摆满了用珍贵的海底沉香木制作而成的饭桌椅子。此时此刻,足足有上千名外门在食堂里用餐,但一点都不觉得拥挤。

萧寒一看,那些外门果然十分有素养,吃饭的时候,并不发出喧哗,同桌彼此交谈,也都是低声细气。

“走,萧寒,跟我来,”阿丑带着萧寒,两人各取了个名贵的翡翠餐盘,就到一排架子上挑选食物。

“咦,倒是跟地球上的自助餐差不多。”萧寒心中微微一动。

菜品极为丰盛,什么乌鸡汤,水晶猪蹄,清蒸玛瑙鱼,红烧雪豹,各种山珍海味,还有药膳。

萧寒以前当活靶子的时候,哪里吃过这等美食?

“啊!太好了!”萧寒不断的将各种美食往自己餐盘里装。

“萧寒你喝酒不?”阿丑站在一个摆满了纯酿美酒的架子边,笑眯眯的对萧寒问道。

“酒?阿丑师兄,酒也是免费的?”萧寒连忙道。

“都是免费的。”阿丑点头。

“那喝!怎么不喝?阿丑师兄多拿点!”萧寒吞咽了一口口水道。

“嘻嘻…师姐你看,那个就是今天通过考核,成为外门弟子的活靶子,”站在萧寒旁边不远的一个娇美女弟子,就拉着另一个女弟子,对萧寒指指点点的。

“果然连一点素养也没有,下人就是下人。”另一个女弟子扫了萧寒一眼,立即嗤之以鼻。

那个娇美女弟子掩嘴低声笑道。“师姐,你看看,也就是阿丑那个丑八怪,愿意和那个活靶子一起。要不然,谁理那种下人啊…”

萧寒不管那么多,端着餐盘就和阿丑一起找座位。

这个时候,食堂里用餐的外门,就都纷纷抬起眼睛看向萧寒,而后低声交流起来,眼睛里面全部都是讽刺和嘲笑。

“萧寒,我们坐这里吧。”阿丑找到一个四周都没有人的冷清座位,和萧寒一起坐了下去。

萧寒立即狼吞虎咽起来。

“萧寒你慢点吃,注意素养,素养…”阿丑连忙道。

“好吃…太好吃了……我以前当活靶子,每天吃糠咽菜,从没吃过这种美食……”萧寒一边咀嚼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

在食堂的另一边。

一名年轻男子气定神闲的坐着,眉宇之间有些威严,手中举着一个酒杯,浅饮杯中美酒,他目光看着萧寒,冷森森的,面部表情更是阴晴不定。

在这个年轻男子下首,还坐着三名男子。其中一个,国字脸,眼睛里写满了愤恨和仇怨,他咬牙切齿的对那个喝酒的年轻人道。“杨磊师哥,就是那个活靶子,狗一般的人物,居然把我堂弟打了!”

下首另一名男青年蹙眉道。“令狐松,你堂弟是‘令狐轩’吧,入门弟子中的顶尖人物,16岁就爆骨130响,也算是个天才了。怎么,居然被一个活靶子反打了?”

“妈的!”那‘令狐松’捶了捶桌面,眼睛里面像是要喷出火来。“我堂弟少年英雄,天纵奇才,8岁养生,13岁炼筋皮,14岁爆骨,16岁爆骨130响,是我们令狐家族有史以来最优秀的人才,未来一定出人头地,光耀门楣!没想到,居然被那活靶子打残了!杨磊师哥,我们都是凌飞羽师哥的心腹,在这一峰上,横行无忌。这次你不要阻拦我,我一定要灭了那小子!否则誓不为人!”

那喝酒少年杨磊,显然是这几个人中的头目,他把酒杯往桌上一放。“令狐松,难道你想在食堂里动手?我警告你,不要坏了宗门的规矩!”

令狐松表情一僵,旋即面红耳赤,额头上大筋跳动,牙齿磨得咯咯咯直响。“杨磊师哥,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那不可能!”

“好了,令狐松,也就区区一个活靶子,下贱的人物,任由我们拿捏!”杨磊用手指敲打着桌面。旋即对另一名男青年道。“武岩,你过去挑衅那个活靶子。不过记住,不要动手,最好是和他定下时期,在擂台上好好教训他一顿。打死打残。”

“好嘞”那男青年‘武岩’眼睛里面全部都是亢奋,蠢蠢欲动的站了起来,拍了拍令狐松的肩膀。“令狐松师哥,你不要焦躁,小弟这就过去给你找回场子。一个活靶子,狗一般的人物,值得你大动肝火么?你放心,只要他敢上擂台,小弟就把他全身骨头一根根的敲碎。哈哈哈哈!”

说完,那‘武岩’就端着餐盘,大摇大摆的朝萧寒那边走去。

四面八方吃饭的外门弟子,就都看出来风头不对,纷纷交头接耳起来,统统都是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萧寒正一边喝酒,一边享用美食,十分快活,忽然之间……

“砰!”

一个餐盘从天而降,几乎是直接砸在萧寒和阿丑所坐的这张桌子上。

萧寒立即抬起眼睛一看,就看到一名壮硕的男青年,一脸嚣张挑衅的看着自己。

“武岩…你,你这是做什么?”阿丑立即大声道。

“这个座位是我的,一些低贱的东西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快快滚开!”那武岩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萧寒。

“什么座位是你的?武岩你不要欺人太甚…”阿丑的声音里蕴含了怒意,不过眼神有些躲闪,分明就是有很大的忌惮,整个人有一种外强中干的味道。

“阿丑,你给老子闭嘴!你皮痒了是吧?”武岩用眼尾扫了阿丑一眼,十分的不屑。然后再度看向萧寒,他的目光居高临下,似乎是在看什么蝼蚁一般的东西。“活靶子,你没听见老子说话么?还不快滚!”

萧寒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油腻,慢吞吞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