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约战

第十二章 约战

萧寒被人当面挑衅,也是坐不住了,擦了擦嘴,直接站了起来。他城府不深,只觉得全身血液刷的一下就涌上头来,心里面非常不舒服。

那武岩一脸狞笑的看着萧寒。“怎么,活靶子,不服气?”

萧寒刚刚想说话,阿丑就从一边扑了过来,拉住萧寒,连连给萧寒递眼色,口中连连道。“好了好了,武岩,你厉害,我们惹不起你,我们让你还不行?萧寒,我们走……”

这时,食堂里的外门,就都哄堂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两个没用的东西!”

“如此的懦弱,还修行武道?简直就是丢我们云雨宗的脸!”

“一个活靶子,一个丑八怪,你们还指望他们反抗么?也就是这样了,乖乖的夹着尾巴滚蛋!”

……

阿丑眼中闪烁出来憋屈愤恨的神色,不过一直在隐忍,连连催促萧寒快走。

武岩双手环抱,冷笑道。“听着,是叫你们滚,不是叫你们走。知道什么叫滚么?”

“闭嘴!”赫然,萧寒暴吼了一声。

整个食堂,一下子就阒寂起来,所有用餐的外门弟子,都讶异的看着萧寒。

什么?这个活靶子居然敢顶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嗯?”武岩脸色一下子涨红了,额头青筋凸起,有一种老羞成怒的味道。“活靶子,你还敢咆哮?你居然敢咆哮?”

轰然之间,在武岩躯体中,脏腑之间,就迸发出来一阵闷雷似的声音,轰隆隆爆响,他气势拔高,拿眼睛瞪视萧寒,杀气凛凛。

“武岩你…你难道想在食堂动手?你…你敢!”阿丑惊道。

“我以前是个活靶子,没有尊严,不过从现在开始,我是外门弟子,我也修行武道。也就有了尊严。我已经发过誓,谁要是想践踏我的尊严,我就以死相拼。”萧寒也冷冷的看着武岩。

剑拔弩张。

“什么?一个活靶子,还高谈阔论什么尊严?活靶子有什么尊严?”一些外门弟子都觉得萧寒的话不可思议。

“这个活靶子倒是有些风骨。”

“有风骨是好事,不过前提是要有实力。没有实力,还讲什么风骨,那就是找死。”

“好,好,好,”武岩狞笑了几声,眼珠子一动,就对萧寒吼道。“活靶子,既然你想要维护所谓的尊严,那你敢不敢和我上擂台!一决胜负!你要是不敢,就不要谈什么尊严,以后看见老子,就远远的夹着尾巴躲开!”

“萧寒你不要答应他!他是在激将你!忍!忍一忍就过去了!只要你不答应上擂台,他们就不敢拿你怎么样!”阿丑惊恐不已。

“上擂台?好的。我答应你。”萧寒也没理阿丑的规劝,直接道。

“好!有骨气!不过通常死得最快的就是有骨气的人!哈哈哈哈!明天上午,我等你。”武岩嘶声大笑起来,旋即低声道。“活靶子,你死定了。”

这时,杨磊也走了过来,他后边跟着令狐松和另一名外门弟子。

杨磊走到萧寒桌边,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也没有说话。

顷刻之间,萧寒就感觉到一股宛如山岳般的压迫感,扑身而来!

“武岩,我们走,”杨磊淡漠的道。

“活靶子,记住,明天上午,擂台见。”武岩扔下一句话,便跟随杨磊一起走了。

那令狐松临走的时候,回头狠狠的瞪了萧寒一眼,那眼神似乎恨不得千刀万剐,生啖萧寒!

这时,食堂里其他外门弟子,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萧寒,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萧寒居然答应了武岩,要和武岩在擂台上厮斗。这…这不是找死么?他们原本都以为萧寒会当缩头乌龟的。

“这个活靶子完了。有可能被武岩直接废掉。”

“嗯,武岩的修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是炼脏境中期,不过这个活靶子还停留在炼骨境,双方的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那是,足足相差了一个境界,胜负没有任何悬念。”

“而且我听说这个活靶子是靠天材地宝淬炼根骨,无意中爆骨,这才进入外门。就好像一个暴发户一样,一点底蕴都没有,那有什么用?也就是个废人罢了。还敢争强斗狠?”

“对了,好像杨磊对那个活靶子,也十分不满,我看啊,就算这个活靶子明天不死,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

萧寒舒了口气,就拉着阿丑道。“阿丑师兄,我吃饱了,我们回去吧。”

“哎……”阿丑长叹了口气,跟着萧寒一起离开食堂。

“完了,萧寒,这下子完了。”出了食堂,阿丑连连哀呼。“萧寒,你当着那么多外门弟子的面,亲口答应了要和武岩上擂台一决胜负,那你就不能反悔了,否则在这一峰抬不起头,永远受到耻笑。要么你就不答应,答应了就必须上。完了,这下子真的完蛋了。萧寒你为什么不忍忍?你刚刚进入外门,为什么要去好勇斗狠?”

“阿丑师兄,这也不是好勇斗狠。以前我当活靶子的时候,每天被入门弟子辱骂和毒打,那时候我就暗自发誓,有朝一日,假如我拥有了力量,就绝不允许任何人欺侮我,踩我。被人践踏尊严的滋味,可真不好受。阿丑师兄,尊严这东西,千金难买,我失去了一次,再也不能失去第二次。”萧寒舔着舌头说道。“人生苦短,犹如蜉蝣一梦,我可不想自我憋屈。”

“唔…”听到萧寒的话,阿丑暗叫惭愧,旋即忧心忡忡道。“萧寒,那个武岩的修为是炼骨境中期,有10鼎之力,还修行了几门武技,你可万万不是他的对手…现在你准备怎么搞?要不然,上了擂台,见势不妙,就直接认输算了。”

“10鼎之力?”萧寒心里估摸了一下,自己修行了不灭金身,之前那些顶尖入门弟子,个个都是3鼎之力,击中自己,就跟挠痒痒一般,现在面对10鼎之力的武岩,能否抵挡一二?

不灭金身,是萧寒目前所能够依仗的最大底牌!

不过萧寒并不打算将自己修炼了不灭金身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包括阿丑,因而挤出一丝笑容道。“阿丑师兄,你不要为我担心,明天我见机行事。你要知道,这次我要是隐忍服软了,这辈子就别想抬起头来做人。我的武道必须是勇猛精进,斩杀一切,不是退缩和憋屈。”

“哎,萧寒……”阿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萧寒,那个武岩,包括杨磊,令狐松等人,都是凌飞羽师兄的跟班。得罪了他们,很不好收场。”

“凌飞羽师兄?”萧寒一愣。

“是的,凌飞羽师兄和孟然师兄,是我们这一峰最超然的天才。受到我们这一峰所有外门弟子的崇拜。他们都是换血境的强人,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可以晋升为内门弟子了。”阿丑脸色发苦道。“不过最近,凌飞羽师兄和孟然师兄,都在江湖上历练,不知道他们能否冲开窍穴,接引真气入体。萧寒,总而言之,得罪了武岩和杨磊这批人,就等于得罪了凌飞羽师兄,简直就是弥天大祸。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忌惮武岩么?武岩本人算个屁啊,炼脏境中期,修为还不如我。我忌惮的是杨磊和凌飞羽师兄。杨磊这家伙,也是尊小天才,炼髓境的人物,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杀人。是狠角色。”

“好了好了,我不忌惮那么多。”萧寒挥了挥手,“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有的事情越想越怕,越想越放不开手脚,畏首畏尾的,终究难成大事。我想那么多干嘛?阿丑师兄,我就先回去歇着了,养精蓄锐,明日一战!”

萧寒也不想听阿丑絮絮叨叨不停,当即和他分开,直接返回自己的别院。

月上中天。

萧寒在自己别院的练武场中。

“砰!砰!砰!”

萧寒周身骨骼乱爆,拳出如锤,腿出如斧,迅猛狂暴的修炼蛮牛炼骨拳。练了一番拳脚,萧寒由动转静,开始演练不灭金身的十个动作,一股热流在萧寒体内不断的冲刷游荡,滋养他的筋肉骨骼。

萧寒将自己的体力,精气神状态,调整到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