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简直不是人!

第十三章 简直不是人!

第二天一大早,萧寒就从**爬了起来。他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周身噼里啪啦炒豆子般爆响起来,精力弥漫。

“好!今天就看看不灭金身到底有多大的潜力。如果连一个炼脏境中期的人都对付不了,我何谈击杀薛剑风报仇?想都不要想!”萧寒穿好衣服,就来到花园中。

过不多时,阿丑就跑过来敲门。萧寒开门将他迎了进来。

只见阿丑双眼中布满了血丝,显然是昨晚没有睡好。

“阿丑师兄,我看你精神不是很好。”萧寒笑道。

“我好个屁啊!昨晚都没睡着。”阿丑不停的摇头晃脑道。“萧寒,实不相瞒,自从我面目毁掉之后,在这一峰,所有外门弟子都对我避如蛇蝎,就好像我是什么灾星一样。这也就罢了,他们还个个都嘲笑我,落井下石。不过我看得出来,你心里并没有看不起我,我好不容易有了你这个谈得来的朋友,可不想你有什么闪失。”

“噢?阿丑师兄,你这…你这脸,本来不是这样的?”萧寒疑惑道。

“我怎么可能一出生就这样?萧寒我告诉你,以前我可是非常英俊倜傥的,说一句玉树临风也不为过。或许是老天嫉妒我的英俊,因而降临下来一场祸事,让我毁容……算了,不说这个了。”阿丑连连摇手。

“哈……英俊倜傥?”萧寒哑然失笑。“好了好了,阿丑师兄,你现在就带我去擂台那边吧。”

“你真要去?”

“去!怎么不去?不去就成缩头乌龟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别院。阿丑带着萧寒朝这一峰的擂台方向走去。

在这座山峰的半山腰,有一片区域,用巨石建造起来十几个擂台,每个擂台占地数亩。这些擂台就是为这一峰的外门弟子之间切磋武技,约斗,甚至了结私人恩怨所准备的。

习武之人好勇斗狠,宗门弟子更是如此。一旦上了擂台,各安天命,生死不论!

此时此刻,擂台区域已经汇聚了上千外门弟子,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彼此议论不停。

“今天武岩要和那个活靶子萧寒较量,真是有趣。”

“有趣什么?这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局面。甚至可以说是武岩单方面的屠杀。”

“既然你觉得无趣,那你还巴巴的过来围观?”

“我主要是想看看那个活靶子是怎么死的。哈哈哈”

“不知道活靶子能撑几招。”

“什么撑几招?我看是秒杀之局。一个是炼骨境,没学过武技;一个是炼脏境中期,修行了武技……差距如天壤云泥!

……

在一个擂台旁边。

杨磊双手背负,气度斐然,嘴角挂着嘲弄的笑容。

武岩,令狐松,以及另外几名外门弟子,簇拥着杨磊。其中还有两个女弟子,粉雕玉琢,正笑得花枝乱颤。

“武岩,等会你要替我堂弟‘令狐轩’报仇。一定要把那活靶子的每一根骨头都敲碎!”令狐松咬牙切齿的道。

“令狐师哥你放心,一个偶尔得到奇遇的活靶子而已,我一根指头就碾死他。”武岩一脸狞笑。“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查过了,那个活靶子只有3鼎力量,弱得跟绵羊一样!就连我的肉身防御都破不了!彻彻底底一个废物!”

就在这时……

“来了!那个活靶子果然来了!”

“还真敢来!我都有点佩服他的胆魄了。”

……

在诸多外门弟子的喧哗声中,只见萧寒和阿丑并肩走了过来。

“嘿嘿”武岩面色狰狞不已,“来了就好,就怕你不来!”

“活靶子,上来吧!”武岩当空一跃,跳上一个擂台,肉身撕开空气,噼啪一声,一种惊涛骇浪的气势,就从他躯体内爆炸出来。

“阿丑师兄,我上擂台了。你在下面看着。”萧寒拍了拍阿丑的肩膀,也走上擂台。

阿丑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擂台上。

萧寒和武岩对立,间隔数十步。

“你会死得很难看的!”武岩眼神中充满了血腥和残暴,嘴角扯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整个人有一种猫戏老鼠的味道。

擂台下面围观的上千外门弟子,现在个个都紧盯擂台。

“砰!”

赫然之间,萧寒躯体内骨骼一爆,犹如炸药炸山,全身筋肉皮膜骨骼涌动起来,肌肤下面,就发出强弓硬弩爆射的声音,筋骨齐鸣!

紧接着,萧寒脚步沉重,在擂台上来回践踏起来,将石板踩出道道龟裂痕迹!犹如一头被激怒的蛮牛!

“噢?这活靶子的筋骨倒是炼得不错…蛮牛炼骨拳,有很深的火候。”

“那有什么用?蛮牛炼骨拳只不过是最粗浅的炼体法门。武岩最拿手的是一门‘巨蟒拳’,刁钻犀利,出手就要人断手断脚,可比蛮牛炼骨拳厉害数倍不止。”

……

“废物!”武岩咆哮了一声,旋即,他体内五脏六腑开始鼓动,隐隐约约有风雷之声传出,口腔鼻息之中吐纳出来沉雄的气息,长吟惊天,随随便便一吼,声音就传递到5里开外!在他肌肤下面,似乎蛰伏着一只癞蛤蟆,不断的跳动,咕咕咕的声音不绝于耳!

下一刻……

只见武岩双拳一扭,整个人显现出来一种阴冷的气息,让人感觉他此刻犹如一条巨蟒,匍匐在草丛中,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钻出来吞噬猎物!

“巨蟒拳!”

武岩吼了一声,脚下走位极其刁钻,躯体左右摆动,数十步的距离,一闪而至!

“什么?速度好快!”萧寒眼睛一花,武岩就已经近身!

劲风撕裂,空气爆炸,武岩的右拳绕了一个弯,如蟒蛇出洞,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一下子崩在萧寒胸口!

“噗!”

这一下,武岩拳开10鼎,开碑裂石,瞬间就将萧寒打飞出去!

“砰!”

萧寒重重的摔落在地,砸出一个人形凹坑!

“啊…痛……”萧寒咬牙低吼。刚才武岩这一拳打在萧寒身上,萧寒只觉得胸口如受雷击,痛不堪言,喉头一热,一口鲜血几乎就要喷出来。不过,瞬息之间,体内热流涌动,不灭金身自动运转,吸收了一部分拳力,并第一时间反哺出来暖流,裹住萧寒被击中的部位,不停的冲刷滋养。

萧寒只觉得全身骨骼麻酥酥的,开始膨胀起来!

几个呼吸之间,萧寒的痛感消除了一大半,整个人反而充满了力量和精神!

擂台下……

“这也太弱了吧?一个照面就打飞出去了…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武岩这一拳,足有10鼎之力,可以秒杀一头巨象,那个活靶子,现在肯定是全身骨骼尽碎,生机彻底泯灭了。”

“萧寒!”阿丑在擂台下惊恐欲绝的大叫起来。

另一边的杨磊和令狐松等人,也都轻松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武岩长声嘶笑,满脸狞恶,就朝萧寒走了过去,“老子现在慢慢的把你全身骨骼一一捏碎,这才叫过瘾。”

岂料…

突然之间,萧寒双手撑地,竟然慢吞吞的爬了起来。

“嗯?结结实实受了这么一拳,10鼎之力,居然还能站起来?”台下的外门弟子,尽皆有点愣怔。

“萧寒赶快认输!”阿丑尖声叫道。

“妈的…”萧寒被打出了火气,满目杀机的瞪着武岩,一步步慢吞吞的走了过去,筋骨之间,砰砰砰乱爆。

“什么?还能站起来?”武岩咬了咬牙,脚下一动,灵蛇般游弋到萧寒身前,反手一拳,再次将萧寒崩飞!

“砰!”

10鼎之力,也就是足足一万斤力量,崩在人躯体上,那种声音简直令人毛骨悚然!萧寒这次横飞出去,在天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砸在地面,四周全部都是龟裂痕迹。

“这回该死了吧?”擂台下的外门弟子纷纷点头。“还不死?还不死就是怪物了。”

而萧寒…

“太痛了…痛死老子了…不过痛完之后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爽…”萧寒体内的热流循环冲刷,生生不息,不灭金身催动到极致!

众目睽睽之下,萧寒再次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动容了!

萧寒第一次被打倒之后能够站起来,这并不足以让人动容,顶多也就是惊讶。

然而,第二次被打倒之后,还能站起来,这就让人不得不动容了。

“武岩,你在玩什么?还不快快打死他!”杨磊极为不满的叫了一声。

旋即一脸怒容。“武岩这人果然没有真本事,平时也就溜须拍马厉害,对付一个活靶子,低贱的人,都拖泥带水……哼!”

萧寒站起来,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口痰,心中杀机暴动,再次向武岩走去!

“吼!!!!”

武岩被彻彻底底激怒了!当着上千外门弟子的面,居然连爆两拳,都不能够打死一个活靶子,这让他彻彻底底没有了面子!

“蟒蛇四连击!”

武岩整个人的气势催动到巅峰,雷厉风行,一下子冲过去,左右开弓,连出四拳,拳拳到肉,全部命中萧寒躯体!

‘蟒蛇四连击’,是‘巨蟒拳’中的绝杀大术,四招齐发,专门断人筋骨,碎人内脏,同境界的武者中了这一拳,几乎会四分五裂!

“砰!砰!砰!砰!”

萧寒连中四拳,被崩飞出去百步,直接摔在擂台边缘,整个人直挺挺的躺着,纹丝不动!

四周一片死寂!

三十个呼吸之后。

“呼终于死了。”武岩松了口气。然后看向台下的杨磊,擦汗道。“杨磊师哥,幸不辱命,终于将那活靶子崩灭。”

岂料,杨磊脸色剧变,直勾勾的看着武岩身后!

“嗯?”武岩本能的回头一看。

只见,萧寒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胸前衣衫片片粉碎,露出淤青红肿,触目惊心的胸口,头发凌乱,嘴角全部都是血污,不停的咳嗽,连连吐血。

不过他确实站了起来,并一步步的朝武岩走去!眼睛里全部都是狠劲!

“怎么?怎么回事?”武岩心中发毛,骤然间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要知道,武岩也曾经行走江湖。有一次遇上一尊小宗门的炼脏境巅峰武者,武岩突然偷袭,一招‘蟒蛇四连击’,直接将对方轰成一滩烂泥。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区区一个炼骨境的活靶子,能够在这招绝杀大术面前全身而退。

“吼!”武岩爆吼一声,山岳一般朝萧寒碾了过去!然而,有心人可以听出,武岩这声断喝中,或多或少,已经有一丝丝慌乱…

“砰!砰!砰!砰”

只见武岩手脚并用,几近疯狂,连连暴击萧寒,步步紧逼,打得萧寒连连后退。

这一通狂风暴雨的攻击,倒是打得武岩体力耗尽,全身几乎虚脱!而萧寒连中上百拳,最后才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这一下,铁人都打得粉碎了,不可能再站起来了。”那些外门弟子个个都瞪大眼睛。

阿丑简直就吓傻了。

此时此刻的萧寒,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骨头了,痛彻心扉,大脑一片空白。

不过,在体内热流的滋养冲刷之下,痛感在一点一滴的消褪,潮水般反哺而来的暖流,令得萧寒的体力和精神,慢慢的恢复着。

“呼……呼……呼……”武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停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武岩一边弯腰喘息,一边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萧寒。只见萧寒一动不动的伏在地上,似乎是死透了。

良久……

“武岩,你过去看看死没死!废物!打个活靶子,还差点把自己累死。没见过你这种没用的废物。”杨磊愠怒不已。

“杨磊师哥,死了,肯定死了,这样还不死,那他还是人么?”一名女弟子娇笑道。

武岩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朝萧寒走了过去,他现在走路双脚都微颤,他的体力,也是几乎透支了。

一步步走过去,眼睛盯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萧寒。武岩不住的对自己说。‘死了,肯定死了…绝对死了……’

十步,八步,五步……

武岩快要走到萧寒身前。

就在这时!

“妈的!痛死老子了!老子搞死你!”赫然之间,一直趴在地上不动的萧寒,一下子跳了起来,一个箭步冲到武岩身前,右拳推磨,雷音滚滚,“砰”的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武岩胸口!

事出突然,再加上武岩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他竟然没有躲开这一拳!

而且,萧寒的力量,远远不止3鼎,猛然一下子爆炸出去,也瞬间撕裂武岩的肉身防御,打得武岩筋断骨折!

“砰!”

武岩被打得横飞出去!

“老子搞死你!”萧寒吐了口血痰,一步抢了上去,一脚爆抽而出!

“你敢!”武岩从地上爬起来,奋力躲开萧寒这一腿,而后右拳又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打出,线路刁钻,直接击中萧寒心窝!

而这一拳的力量,还不到武岩平时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都不到,因而萧寒被这一拳打得只是稍微摇晃了一下身体,他怒吼一声,右拳雷霆万钧砸出,正中武岩胸口!

武岩被打得暴退,噗的一声,嘴巴里吐出一口鲜血。

萧寒不依不饶,近身暴打!

武岩亦是对萧寒拳打脚踢。

转眼间,两人就变成了近乎市井斗殴的架势,双方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腿,噼里啪啦的打在一起。

“完全是蛮干!”下面的外门弟子都惊得呆了!

擂台上,萧寒根本就是无视武岩的拳打脚踢,他感觉到,武岩的力气越来越小,对自己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了。倒是萧寒自己,越打越有精神,手脚并用,也暴打武岩。

此刻的萧寒,犹如孽龙转世,魔神附体,彻彻底底将自己的防御忽视掉,只求一拳一脚捶爆武岩!

很快,武岩就面肿如猪,双眼恍惚无神,鼻血狂飙,牙齿打爆,出拳踢腿的速度开始缓慢下来,不停的后退。

“老子搞死你!老子搞死你!老子搞死你!”

萧寒不停狞笑,狂风暴雨般乱打乱踢在武岩身上。

很快……

“砰!”武岩终于被萧寒打倒在地!

萧寒索性直接坐在武岩身上,双拳如擂鼓一般往武岩身上招呼。

“噗!噗!噗!噗!”

武岩体内不断的迸发出来骨骼爆碎声。

台下所有人,全部心胆俱寒……这活靶子还是人么?这彻彻底底就是一头蛮兽了!

萧寒打了上百拳,直到武岩全身再也没有一块好肉,好皮,好骨头,这才身子一歪,直接倒了下去。

擂台上,两个人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四下里死寂一片,没有人说话,甚至每个人都感觉到窒息。

过了好一会儿…

“令狐松,你上去看看武岩。快!”杨磊眼角肌肉不断跳动。

令狐松一个箭步跳上擂台,冲到武岩身边,俯身一看,旋即惊颤道。“杨磊师哥,武岩…武岩…已经…已经死了…被…被打成一团肉酱…好…好可怕…”

而与此同时,阿丑也跃上擂台,带着哭腔连声颤抖道。“萧寒,萧寒,你……你怎么样……”

阿丑弯下腰轻轻摇晃萧寒。

只见萧寒双目紧闭,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

令狐松抱起武岩那烂泥般的尸首,狠狠的瞪了阿丑一眼,轻轻跃下擂台,走到杨磊身边,低声道。“杨磊师哥,那活靶子多半也活不成了。”

其余外门弟子都纷纷毛骨悚然道…

“同归于尽。居然是同归于尽。真没想到,那活靶子居然如此凶蛮,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站起来,最后和武岩同归于尽。这家伙,简直不是人!绝对不是人!彻彻底底不是人!”

就在这时,天空中云层之上,一道剑光一闪而过。

剑光上,站着一尊麻衣,束发,背剑的冷峻年轻人,整个人锋利无匹,锐气勃发。此刻,他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低声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在这背剑年轻人身旁,站着一个绿衣少女,玉雪可爱,身上气息圆润,宝光闪烁,“方师哥,也就是两个外门弟子打架而已,你还看了那么久。很无聊好不好。”

“那小子果然有意思。”方师哥满脸笑意。

“谁?方师哥你说谁有意思?那个很能挨打的家伙?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站起来。方师哥认识他?”

“嗯,数月之前曾经见过一次。是个活靶子。叫什么寒……噢,对了,叫萧寒!没错,是叫萧寒!”

“啊?活靶子?”

“哈哈哈哈…好了,雪儿,我从北域带了点东西回来,你到我的山峰挑选几件喜欢的。”

此时,擂台上。

“萧寒,萧寒……”阿丑不停的叫唤着。

“死都死了,还鬼叫什么?”一名外门弟子听得心头烦躁,直接喝骂道。

就在这个时候……

“阿丑师兄,麻烦……麻烦你背我回去,我…我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萧寒一下子睁开眼睛,对阿丑说道。

萧寒这句话一说,四下里突兀一片死寂……

………

PS:兄弟们,新书榜太惨烈了,连连被爆,好凄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