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冷执事

第十五章 冷执事

第二天一大早,萧寒就起床活动了一下筋骨,整个人有一种气贯长虹的味道,再也没有昨天那种受伤后死气沉沉的模样。

阿丑很快就过来找萧寒。

“阿丑师兄,你来了。”萧寒笑眯眯的招呼道。

“你小子真没事了?”阿丑呆若木鸡的问道。旋即忍不住过去拍了拍萧寒的肩膀。不过阿丑也并没有多问。这云雨宗,武者无数,谁没有自己的秘密?盘根问底是大忌!

“嗯,没事了。阿丑师兄,你现在带我去武技阁吧。”萧寒搓着手道。

“那行,我这就带你过去。恰好,我看上一门身法武技,攒了好几个月的真武币,今天终于可以去借阅了。”阿丑带着萧寒离开别院。

“恩?阿丑师兄,借阅武技秘籍,还需要真武币?”萧寒奇道。

“那当然。萧寒,外门弟子只有在挑选第一门武技的时候,才是免费借阅。从第二门武技开始,就要花费真武币去借阅了。”阿丑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今天我要借阅的是一门身法武技,‘乘风步’,修成之后,速度翩若惊鸿,最适合用来保命。不过要足足200枚真武币,贵得要死。所以说,萧寒,第一门免费的武技,你一定要选好。要选择最适合自己修炼的武技。”

“这样啊?”萧寒哑然无语。

“所以说,外门弟子之间,也很少把自己修行的武技传授给别人。毕竟,都是自己耗费了真武币去借阅修行的,何必白白便宜别人?除非关系特别铁的,亦或者双方互换武技。”阿丑笑道。“不过萧寒你放心,我们是好朋友,我之前修行的是一门‘巨木掌’,重如山岳,碎人脏腑,我可以私下传给你。”

“哦,那多谢阿丑师兄了。不过我还是自己去武技阁看看,说不定有更适合我的武技。”萧寒连声称谢。

“萧寒,武技阁在另一座山峰,我现在带你翻山过去。”阿丑领路。

两人来到一条大道,直行。

就在这时……

“什么?怎么可能!我是不是活见鬼了?那…那活靶子!居然…居然没死!而且…而且还在这儿大摇大摆,招摇过市!”

“他的伤全好了!一夜之间,伤势痊愈!这家伙难道真是打不死的铁人?亦或者是什么凶兽转世?”

“没有错!就是那个活靶子,萧寒!你看他那气定神闲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受过伤似的!”

……

沿途所见的外门弟子,个个都驻足围观萧寒,口中说着惊叹不已的话,眼睛里都写满震惊和不解。

“萧寒,现在你出名了,在我们这一峰,彻彻底底的出名了。”阿丑挤眉弄眼的对萧寒道。“一个炼脏境中期的武者,暴打你数百拳,都没有把你打死,反而被你崩毙了。而且你只用了一夜时间,就生龙活虎的出现在诸多外门弟子眼皮子底下,蹦跶来蹦跶去的,你想不出名都难!恐怕过不了多久,你的名声会在整个外门十峰都传遍开来!”

“我不管那么多。眼下我只专注武道,好好修行。”萧寒无所谓的道。

………

杨磊的别院。

杨磊正坐在花园中,捧着一杯香茶,细细品尝,他眉头舒展,稳如山岳。

“杨磊师兄!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令狐松失魂落魄般冲进别院,连声大叫,神情极为慌乱。

“令狐松,大清早的,你鬼叫什么?”杨磊脸色一变,十分不悦。

“杨磊师哥,那活靶子…那活靶子……”令狐松结结巴巴。

“死了?”杨磊笑了笑,眼睛眯缝。“我料定他挨不过昨晚。嗯,死了就好。他若不死,武岩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

“没…没死…杨磊师哥,他没死!不但没死,而且,还…还白日衣绣,招摇过市…”令狐松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上唇,比手画脚的说着。

“砰!”

杨磊手中的茶杯跌落在地,摔成粉碎,他霍然站了起来,指着令狐松怒叱道。“令狐松,你瞎说什么?你脑子没病吧!伤成那样,还能大摇大摆的出来走动?你当我是三岁小儿?”

“杨磊师哥,我怎么敢诓骗你?今天早上无数外门弟子亲眼所见。那活靶子和阿丑一起,往武技阁那边走去,两人一路上谈笑风生,春风得意,十分可恶。”令狐松嘴角不停的蠕动,“杨磊师哥,我一向对你和凌飞羽师哥忠心耿耿,岂敢有半句诳语?”

杨磊深深的看了令狐松一眼,旋即大声道。“备马!马上去武技阁!那活靶子大有古怪,千万不能够让他顺利挑选武技!”

………

阿丑犹如识途老马,带着萧寒翻山越岭,来到一座青翠葱茏,烟雾萦绕的山峰。半山腰,木叶掩映之间,可以看见一座宝塔似的建筑,古色古香。

“萧寒,那就是武技阁了,”阿丑指着那座宝塔建筑对萧寒道。

“好!终于可以挑选武技了!阿丑师兄,我们赶紧上去吧!”萧寒亢奋道。

………

武技阁。

这武技阁,乃是专供云雨宗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挑选借阅各种武技秘籍的。真气境武者并不在此挑选武技功法。

武技阁呈宝塔形状,高六层,内中储藏着无可计数的武学秘典。炼体秘籍,身法秘籍,拳法,掌法,腿法,刀枪剑戟,应有尽有。是一大宝库。

此时,一个个外门弟子,正井然有序,满脸笑容的进入武技阁。

武技阁外面的白玉广场上,一名绿袍老者,枭面鹰目,负手而立。一望而知,是肉身境界的顶尖强者。

忽然,一头胭脂马沿着山道疾驰而至,旋风般驶入白玉广场,马上乘客翻身下马,对那绿袍老者道。“冷执事。”

绿袍老者微微一笑,“杨磊,你又过来借阅武技秘籍?那你这就进去吧。我听说飞羽这小子只身前往‘龙鳞海’,参悟海之大势,也不知道能不能冲破壁垒,进军无上真气境。飞羽这小子,天赋才情,高人一等,比很多内门弟子都强,我十分看好他。”

“冷执事,可否借一步说话?”杨磊低声道。

“哦?”那冷执事鉴貌辨色,旋即点头道。“你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步入武技阁。

武技阁二楼临窗一张桌边。

“嗯?一个活靶子,破天荒晋升为外门弟子,这件事我已经听说过了。”冷执事对杨磊点头道。“你们想拿捏这个活靶子?”

“冷执事,那活靶子立刻就要过来借阅武技秘典…”杨磊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锦盒,不动声色的递给冷执事,“我的意思是…一个活靶子,低三下四的东西,何德何能修行武技?”

“杨磊,你也知道宗门规矩,既然你们那一峰的主事,已经允准那活靶子成为外门弟子,登记在案,他就有了名分。那我就没有理由去刁难他。总不能不让他挑选武技吧?你让我很为难啊…上边责问下来,我也担待不起。”冷执事接过那锦盒,轻轻打开。顷刻之间,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只见,锦盒中,躺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参,这根参形状怪异,隐隐约约,犹如龙形!

“什么?青龙参?”冷执事神色一动。

“这是凌飞羽师哥赏赐给我的。最是固本培元。我特地孝敬给冷执事你。”杨磊笑道。

冷执事轻轻将锦盒关上,然后用手指敲击桌面。几个呼吸之后,他拍了拍额头,“好,我帮你这次。也等于是给飞羽一个面子。一个活靶子,没什么见识,我就糊弄糊弄他,也没什么。”

说完,冷执事弯腰从桌底抽出一张古旧斑驳的羊皮纸。

这张羊皮纸,也就是巴掌大小,皱皱巴巴,沾满了厚厚的灰尘,一向就是用来垫桌脚的。

“冷执事,这是?”杨磊疑惑道。

冷执事吹了吹羊皮纸,立即灰尘飞扬,“这张羊皮纸,据说是当年我宗一尊真气境大能从一处上古遗迹中得到,贡献给宗门。不过,经过宗门无数大能鉴定,这张羊皮纸倒是上古时期保留下来的古物,但绝非什么武技秘典,也不是地图之类的宝物。后来,这张羊皮纸就经过一番辗转,最后存放在这个武技阁。起初也有一些外门弟子误以为是什么武技宝典,巴巴的借阅回去研究,可是…哈哈哈,连真气境的大能都研究过,一无所获,外门弟子能研究出来什么?久而久之,这张羊皮纸也就没用了,我拿来垫桌脚,已经垫了好几年。”

“哦?”杨磊小心翼翼的用两根指头将那张羊皮纸接了过来,一看,只见羊皮纸已经严重腐蚀,上面没有任何文字,依稀就看见一幅画,不过这幅画的线条轮廓早已经被岁月风霜磨砺,到底画的什么,已经无从辨别出来。

“反正就一活靶子,什么都不懂,我就想一套说辞,将这张羊皮纸塞给他,让他回去好好研究,看他能否练成旷世神功。”冷执事眉飞色舞的道。“不让他挑选武技秘籍,这个不合规矩,上边知道了要责罚我玩忽职守。那行,我就给他一门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绝世神功’,反而是便宜他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冷执事办事,真是滴水不漏!哈哈哈哈!好,好,我也想看看,那活靶子能否从这张羊皮纸上研究出来什么无敌神功…哈哈哈哈……”杨磊揶揄发笑,心中终于畅快起来,觉得总算是出了胸中一口恶气。

就在这时,杨磊眼角余光一扫,就看见下面广场中,萧寒和阿丑,已经施施然步了过来。

“那活靶子果然生机旺盛,伤势痊愈!真是可恶!”杨磊目中阴光四射,杀机暗藏。“不过,我总有法子拿捏你!惹上了我,你生死两难!”

“冷执事,那活靶子来了。”杨磊伸手往下面一指。

“好,杨磊,你先回避,我亲自下去和他周旋。”冷执事将杨磊给他的那个锦盒,以及那张羊皮纸,一并放入怀中,站了起来。

………

PS:太凶残了,新书榜被爆出翔了。汗,求几张推荐票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