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天子神拳

第十五章 冷执事

萧寒和阿丑一起,来到武技阁下面的白玉广场上站定。

“萧寒,这就是武技阁了。”阿丑介绍道。

萧寒双目凝视,只见这武技阁楼高六层,古朴大气,散发出来沧桑和文明的味道,忍不住连连点头道。“阿丑师兄,这武技阁内,想必典藏了无数神功秘籍,也造就出来一代代强者。”

“嗯,我们云雨宗数千年的底蕴,就在其中了。走吧,我们进去。”阿丑说道。

就在这时…

一尊绿袍老者,枭面鹰目,龙行虎步,直接从武技阁中步出。

“萧寒,那是冷执事,肉身换血境的强人,是这座武技阁的负责人,位高权重,无数外门弟子,内门弟子,都要讨好巴结他…”阿丑压低嗓音对萧寒介绍道。旋即一愣,“呃…冷执事…好像,好像朝我们走过来了…这,这,不是吧?”

阿丑话音刚落,冷执事便已经来到他和萧寒身前。

立时,萧寒就感觉到一种山岳压体般的紧迫感。

“你就是萧寒?”冷执事嘴角一扯,对萧寒问道。他表情看似和颜悦色,不过眼睛里,却闪过不易察觉的戏谑之色。

“啊?是,弟子正是萧寒。”萧寒赶紧点头道。心中惊疑不定……听阿丑师兄说,这个冷执事乃是一尊了不得的人物,却为何主动过来叫住我,还问我姓名?

阿丑也是一头雾水的站在旁边,不敢吱声。

“噢,萧寒,本座是知道你的。你们那一峰的主事,已经把你的事情告知本座。你今天是过来挑选武技秘典的,对吧?”冷执事眯着眼睛道。

“是的。”萧寒只好应承道。

“嗯,很好,萧寒你这个少年非常不错,本座很看好你。”冷执事连连点头。“你从一个活靶子,连连晋升,成为一名外门弟子,登堂入室,这着实不容易。这种事情,不但在云雨宗,即便是在烽火帝国五大宗门内,都极为罕见。所以,本座认为你日后必将飞黄腾达,甚至于修成真气境都不是不可能。”

“呃……”冷执事这顶高帽子,弄得萧寒如坠云雾之中,完全摸不着头脑。要知道,萧寒自进入外门后,每日遭受的都是冷眼和奚落,嘲讽,从没有过眼前这冷执事般的推崇。

不过,萧寒就感觉到,这冷执事说话,有一种虚伪的味道。

“这家伙想干嘛?”萧寒狐疑不定。

“因此呢,本座准备亲自给你介绍一下外门弟子挑选武技的规则。”冷执事一本正经的道。

旋即,冷执事眼角余光扫了扫阿丑,漠然道。“你也是过来借阅武技秘典的?”

“是,是,弟子是陪萧寒师弟一起过来的。”阿丑忙不迭的道。

“那你自己进去吧。”冷执事把阿丑支开。

“冷执事,弟子等一会再陪萧寒师弟一起进去。“阿丑陪着笑脸道。

“嗯?”冷执事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直接瞪了阿丑一眼。“你先进去。本座亲自接待萧寒,也有一些规则告诉他。”

阿丑浑身一哆嗦,不敢违逆,只好可怜巴巴的看了萧寒一眼,然后独自步入武技阁。

萧寒就感觉事情越来越怪了。

“萧寒,你听着,本座现在告诉你武技阁的一些规矩。”冷执事严肃道。

“冷执事请讲,弟子听着。”萧寒也不说多话。不过暗中也在揣测,这冷执事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萧寒,武技阁分为六层。第一层典藏的,全部都是最粗浅的功法,诸如鹰爪功,铁衣功,铁砂掌,螳螂拳,白虎拳,疾风步,撕裂腿……这些最低级的功法,就是提供给像你这种刚刚进入外门的弟子,免费挑选。”

“而第二层,就是相对高级一些的功法了,巨蟒拳,乘风步,柳絮飘花掌,狂魔爪,碎金指法,长恨腿……等等等等。第二层的武技,杀伤力恐怖,变化多端,需要一定根基才能修行。而且,要在第二层挑选借阅功法,是需要真武币的。”

“第三层,典藏的是兵器类武技秘典。各种刀谱,剑谱,枪法,棍法……我们云雨宗有门规,宗内弟子,必须要修行达到炼髓境,才能够使用兵器。兵器是大凶之物,修为不够,贸然使用兵器,会遭到反噬,于己不利。”

“至于第四,第五,第六层的功法,你现在层次不够,本座就不和你多讲了。”

冷执事慢条斯理的说道。

旋即,还未等萧寒反应过来,冷执事话锋一转。“萧寒,我看你是块良才美质,未经雕琢的璞玉,他朝是要成大器的,扬我云雨宗威名!因而,我准备私下里对你进行栽培。”冷执事靠近萧寒一步,故意压低嗓音道。“外门弟子,只有一次免费借阅武技秘典的机会,而且只能够在第一层挑选最粗浅的功法。萧寒你天纵奇才,怎么可以将时间浪费在那些低级功法上面,这不是饕殄天物,白白浪费你的资质么?因而……本座给你准备了一门旷世奇功!只要你好好参悟,日后成就不可限量!甚至于天下无敌,都不是不可能!”

“什么?旷世神功?天下无敌?”萧寒脱口叫了出来。他吓得寒毛直竖。冷执事这番话,花头太多了,而且细细品味,萧寒就从他话中,感觉到了深深的调侃和捉弄。萧寒自家人明白自家事,自己哪里是什么良才美玉?又哪里有什么天纵奇才?再说了,有旷世神功,还轮得到自己么?而且,这个‘天下无敌’,就太扯淡了。

“请冷执事莫要作弄弟子了。”萧寒失声道。

萧寒并非蠢人,此时此刻,已经从这冷执事的言行之中,揣测到了一些阴谋的成分。

“好了,萧寒,你就不要自谦了。本座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冷执事不容分说,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张宣纸,纸上拓印了几幅图,以及几句简单的口诀。“萧寒,这是我们云雨宗外门弟子炼脏的吐纳方法。你拿好。按照这些口诀图录,进行呼吸吐纳,锤炼脏腑,再服用‘炼脏丹’之类的丹药,可正式踏入炼脏境,对肉身进一步的淬炼。”

“噢…”萧寒将那张拓印纸接了过来,放入怀中。

紧接着,冷执事故作神秘的低声说道。“萧寒,那门旷世奇功,本座现在就传给你。”

说完,冷执事将那张巴掌大的羊皮纸掏了出来,塞给萧寒。“拿着。此功法,源于上古时期,稍微参透一丝,都受用无尽。”

萧寒下意识的将那张羊皮纸接了过来,只一看,心中就暴怒发狂……

只见,这羊皮纸褶皱得不成样子,上面积满斑斑驳驳的污垢,甚至于,还生出绿霉,弥漫着难以言喻的呛鼻臭味。羊皮纸上没有任何文字,只有一些被腐蚀得不成样子的线条,及模糊轮廓。

萧寒瞬间就明白了冷执事的险恶用心。原来,他是不想让自己进入武技阁挑选武技!因而用一件破烂玩意儿来糊弄自己。

萧寒强忍住怒意,嘴角一扯道。“冷执事,弟子资质驽钝,这种绝世神功,恐怕弟子终生难以参悟。罢了,弟子还是从最低级的武技开始修行吧。万丈高楼平地起,弟子想把基础打牢固些。”

说完,萧寒就要将那张羊皮纸塞回给冷执事。

冷执事双手背负,不去接羊皮纸,他眼中显现出来了狰狞的表情,狞笑了一下。“萧寒,你这是不识抬举!本座有心栽培你,你居然将本座的一番好心当成驴肝肺!”

冷执事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山岳般的压力直接笼罩萧寒。“少年人,本座奉劝你一句!不要自误!否则…本座要敲打你一个外门弟子,也就是几句话罢了!”

“冷执事,你这是要强将一张破纸,塞给弟子?”萧寒双拳紧握,心中恨意滔天。“这样做,不合规矩吧?”

“萧寒,这门旷世奇功,也有不少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借阅过,只不过,他们悟性不行,没能够领悟出来神功的奥妙。本座见你根骨清奇,这才给你参悟神功的机会。难不成,你现在还想反咬本座一口?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是彻彻底底的以下犯上!”

一顶以下犯上的帽子,直接给萧寒扣了过来。

就在这时……

“嗡”

萧寒心脏猛然一阵悸动!

蛰伏在萧寒心脏中的奇怪东西,迸发出来‘咔擦’一声脆响,好似鸡蛋壳破碎,弥漫出来一种挣脱桎梏,解除封印的味道,玄之又玄。

不多时,萧寒心脏中鼓瑟齐鸣,仙乐阵阵…

一道道异象,祥云瑞气,天花乱坠,从萧寒心脏中喷薄而出!

“啊?!”萧寒心神巨震!他惊恐的看向冷执事。

然而,冷执事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萧寒心脏中爆发出来的异象,只是狞恶的看着萧寒,眼眸中酝酿着各种阴谋诡计,鬼蜮伎俩。

“嗯?他看不见,亦听不到从我心脏中焕发出来的异象?”萧寒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下一刻…

萧寒手中的羊皮纸,竟然焕发出来一抹神光,顷刻间,无数的神符,霞辉,光怪陆离,鱼龙曼衍,彻底将萧寒笼罩。

眼前的情景,竟然和萧寒当初在吊脚楼中,莫名修复完善‘不灭金身’时的状况,一模一样!

萧寒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的羊皮纸,口唇干燥,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难道…难道……难道这张羊皮纸…也…也…也是宝贝……”

赫然,在那张残破腐朽的羊皮纸上,显现出来几个文字,波光艳涟,神辉奕奕,气势磅礴……

“天子神拳”

“萧寒!”冷执事一声冷哼,将萧寒从震惊的状况中拉回。

萧寒几乎是下意识的将那张羊皮纸塞进自己怀中,贴身藏好。眼前的异象立时湮灭于无形。

“考虑好了吧?这门神功,你是参悟还是不参悟?”冷执事脸色阴沉的看着萧寒,咄咄逼人。

萧寒伸出舌头舔了舔极度干燥的嘴唇,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和战栗,然后故作苦恼状,唉声叹气道。“哎…冷执事,既然你有心栽培弟子,那弟子就只好回去潜心钻研那门神功了…”

“哈哈哈哈!”冷执事大笑起来,“好,好,萧寒,本座果然没看错你!嗯,你这就回去吧。记住,好好修炼,在这门神功没有参悟通透之前,你就不要来武技阁了。修炼武技,在精不在多,必须要将一门武技修炼到大圆满之境,才能够去修行其他武技。嗯,就这样,武技阁的大门随时向你打开,但前提是你把那门神功练成之后再说。”

“好,好,冷执事,等我神功大成之时,一定过来谢谢你的栽培。”萧寒语带双关道。

这时,阿丑也已经从武技阁中出来,就走到萧寒身边,看了看冷执事,然后低声对萧寒道。“萧寒,你还不进入武技阁挑选武技?”

“噢…阿丑师哥,我已经选好了。”萧寒道。

“选好了?”阿丑一愣。

“嗯,阿丑师哥,我们走吧。”萧寒直接搂着阿丑的肩膀,转身就走。

冷执事用阴鸷的目光,目送萧寒和阿丑离开这座山峰,他嘴角一勾,讥嘲一笑。“白痴!你回去慢慢练吧!”

“最好练到走火入魔,一了百了。”杨磊走到冷执事身边,笑道。“冷执事,此番多谢了。”

冷执事挥了挥手道。“罢了,一个活靶子而已,随随便便打发掉,不值一提。”

半山腰上。

“哈哈哈哈哈!”萧寒终于忍耐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萧寒,你,你笑什么?”阿丑讶异道。“冷执事给你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就是将一门旷世神功传授给我。”萧寒将怀中羊皮纸取出来,递给阿丑。

阿丑接过来一看,而后脸色大变,拍了拍大腿。“萧寒!你上当了!这是什么旷世神功?这就是破烂货!之前我就听一些外门弟子说过,武技阁有一张破羊皮纸,是上古遗物,但并无任何价值。以前就有大量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耗费不菲的真武币,将这张羊皮纸借回去参悟,结果,参悟个屁!萧寒,你上当了!那冷执事是在刁难你!我知道了!一定是杨磊他们在搞鬼!”

萧寒将羊皮纸从阿丑手中夺回,珍而重之的放入怀中,舔了舔嘴唇。“阿丑师兄,从今日开始,我就要好好修行武道了!有朝一日,我萧寒必定出人头地!嗯,这门旷世神功,我萧寒若不学会,誓不为人!”

“萧寒,你,你脑子没病吧?”阿丑吞咽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