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发现妖族

第二十五章 发现妖族

现在萧寒才深切的体会到‘山中无岁月’这句话的含义。

上次萧寒下山,是深秋季节;而如今,秋去冬来,冬去春来。天地之间,已经是初春季节。

萧寒等人骑着蛟马驰骋纵横,所到之处,草长莺飞,清溪流泉,万物复苏。

这蛟马的确神异,跋山涉水如履平地。萧寒沿途也经过许多城镇。有的城镇欣欣向荣,有纸醉金迷的繁华;有的则荒芜枯寂,尸骨盈野。甚至于还有可怕的死城…

华容为人十分严厉,中途并不允许萧寒等几个外门弟子停下歇息,只顾兼程赶路,日夜不分。几名外门都颇有微词,但嘴巴里不敢有什么怨言。而萧寒则是一副无所谓的心态,他骑在蛟马上,一边观赏沿途风貌,一边呼吸吐纳,淬炼脏腑。那枚‘玄元洗脏丹’的药力,被萧寒不断的炼化,使得萧寒内脏越来越坚硬,呼吸之间,药香弥漫,中气充沛。

终于,在第二天清晨,到达目的地。

这是一个极有古韵的小镇。镇头的碧水湖畔植满了垂柳。清晨的薄雾如轻纱一般在湖面蒸腾,很有意境。

放眼看去,可以看到小镇里的石拱桥和木质建筑物。

这小镇温婉如少女…

小镇一片静谧。

此时在镇头,有十几个人弯腰迎接。都是些中年男人,绫罗绸缎,富富太太,一望而知,都是乡绅土豪。

这些乡绅看到华容和萧寒等人骑着蛟马来到,个个都显现出来紧张,卑微,讨好,畏惧…诸般表情。

“来了!终于来了!”

低声交谈了几句后,这些人一窝蜂的迎了上来。

华容勒马停住,挥了挥手,示意萧寒等外门弟子也停下来。

萧寒抬头看了一下,入镇的地方有一个牌坊,上面写着‘柳镇’二字。

“啊…各位大爷,你们…你们终于来了…好了,这下好了…我们柳镇有救了…”一个身穿湖绿色袍子,戴了顶员外帽,脸上写着‘和气生财’的中年胖子立即排众而出。唯唯诺诺的鞠躬说道。他双腿微颤,也不敢拿眼睛直视华容和萧寒等人。“小人是柳镇的镇长…”

华容表情冷漠,并没有理睬这镇长。只见华容从怀中掏出一块铜镜。

这铜镜的镜面流光溢彩,烟霞浮动,有一股浓郁的真气波动。

华容拿出镜子后,对着镇长,以及一众乡绅土豪照了照,而后微微点头,“你们这个镇是什么情况。你是镇长?你来说。”

照妖镜。

萧寒昨天晚上听几名外门弟子说道,肉身境界的武者,就算是如华容这种顶尖内门弟子,换血境巅峰,甚至半步真气,都不能够从人群中找出伪装的妖族。必须要用照妖镜。照妖镜的镜面,是用真气境大能的真气炼制的。百步之内若有妖族,镜面立即就会产生波动。

华容此人的确江湖经验老道,来到柳镇,一句话不说,就先拿出照妖镜,即便是镇长,也不放过,必须要先确定镇长是否妖族伪装。

现在看来,镜面古井不波,镇长和这群乡绅,都是没有问题的,不是妖族。

“是,是,小人说,小人说…”在华容的气势压迫下,这个镇长佝偻着背,战战兢兢的道。“五天前,本镇发现…发现有妖族行凶,到昨晚上,妖族已经祸害了三人…”

说完,镇长朝站在那排乡绅后面的几名壮汉打了个手势。

立即,几名壮汉就抬了三口梨木棺材过来。

打开棺盖,里边有三名死者,个个都是头上破了个大洞,脑浆已经被吸干。死者面部表情极为狰狞。

“请几位大人降妖除魔,解救柳镇一干生灵!”镇长声泪俱下的道。“妖族一天不除,我等寝食难安啊…”

“这几具尸体,立即焚化了。”华容淡漠的说道。

“是,是,小人照办,小人照办,”镇长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

旋即,镇长又挥了挥手,那几个壮汉抬着几口箱子就过来了。

一共是三口箱子,每一口大约有一尺见方。

“把箱子打开,”镇长吩咐道。

三口箱子一起打开了。

瞬间,珠光宝气弥漫而出。

只见,三口箱子中,有两口堆满了黄金,白银,翡翠,玛瑙…还有一口箱子里全部都是上好的人参,何首乌。

萧寒和几个外门,眼睛一下子就鼓起了。甚至有一个外门弟子,还大口的吞咽着口水。

武道中人,硬通货是真武币。但俗世中的真金白银宝石什么的,毕竟还是很诱人的。

“几位大人,一点土特产,还望笑纳。”镇长规规矩矩的道。

赫然,萧寒眼角余光一扫,就发现那华容眼中,闪过一抹贪婪之色。

华容一言不发,只见他右手一挥,食指上幽光一闪,下面三口箱子便瞬间消失。

“咦?”萧寒一愣,仔细一看,华容右手食指上,佩戴了一枚古朴的戒指。

“妈的,那是什么戒指?宝贝啊!绝对是宝贝!”萧寒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旋即又想到,“这华容看起来冷冰冰的油盐不进,想不到,还是很贪的。不过,下山除妖,竟然还有这等好处?妈的,那可是几大箱子黄金白银啊!还有人参和何首乌这种大补的药材。这个华容,不动声色就发了一笔不小的财。”

当然,萧寒知道,这笔财富,他们几个外门弟子肯定没份。华容一个人就独吞了,不可能拿出来分润。

“这就走吧,”华容挥了挥手,“你们带路。本座降妖。”

“是,是,诸位大人请!”镇长赶紧让开一条路。

就在这时…

“嗯?!”萧寒只感觉到,自己心脏内的奇怪东西,居然滴溜溜旋转起来!就和之前参加考核的时候,面对那头妖族时的情景,一般无二!

“这…这是怎么回事?”萧寒一头雾水。

与此同时,那镇长忽然抬起眼睛看着萧寒,眼眸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疑惑。

萧寒一抬头,恰好和镇长的目光相对。

“这位少侠,很面善啊,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呵…”那镇长唯唯诺诺的笑着对萧寒道。

“哦…你可能记错了,我没来过这个小镇。”萧寒顺势道。不过在萧寒心中,却是一波bō的疑惑翻滚不停……‘之前面对妖族的时候,我心脏内的奇怪东西会转动。而现在,这奇怪东西亦转个不停,难不成,眼前这些镇长乡绅中,混有妖族?不过这不太可能吧,毕竟华容已经用照妖镜照过了。我心脏里的奇怪东西到底是什么?罢了,只能等我修成真气境,能够实现自我内视,才能得到答案了,不过今日我必须多加提放。’

萧寒心念思索间,镇长和一众乡绅土豪,在前面带路,华容和萧寒他们,骑着蛟马,已步入小镇。

马蹄踩在小镇的青石板路上,发出笃笃的声音,彻底打破了小镇的静谧。

小镇上的土著,一个个的悄悄打开窗户,探头探脑的张望;有的阁楼上,闪过一双好奇的眼睛,又很快害怕的藏起来。

炼脏之后,萧寒的五感更加敏锐,立时就捕捉到一些对话…

“是大宗门的弟子,来我们柳镇降妖的!这下好了!斩灭了妖族,我们又能好好过日子了。”

“这几日妖族出没,夜间偷偷跑出来害人,吓得我门都不敢出,成天提心吊胆的。”

“是啊是啊,怡红院那些姑娘这几天也不敢接客了。”

“小妮儿别偷看,小心这些大侠把你抓去吃掉…乖啊,再睡会儿,娘亲给你熬豆浆。”

……

听着这些对话,萧寒颇有感触。小镇的居民很朴实,但妖族潜伏在镇中,破坏了他们原有的幸福生活,令他们朝不保夕。因为他们自己没有力量,所以只能够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前来降妖的宗门弟子身上。

人若没有力量,将生死交到别人手中,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就在这时……

突然,一条人影一闪,直接冲到石板路中间。

“谁?!”萧寒身旁的几名外门弟子,都纷纷紧张喝道,手按兵器。“是谁?”

不过一看,虚惊一场。只是一个三,四岁的男孩,从小巷中冲了出来,用懵懂的眼睛东张西望。

“一群废物!慌什么慌?”华容低吼了一声,扫了扫手中那古井不波的照妖镜。

接下来,一个清雅美丽的少妇一脸惶恐的从小巷中抢出,将小男孩抱起来,不住口的柔声责骂,而后迅速退走。

“嗯?”华容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镇长,刚才那女子是谁?”

“噢…大人,那是卓君,本镇张铁匠的妻子。那个小男孩,是他们的孩子。小孩不懂事,冲撞了各位大人,小人在这里给各位大人赔礼了。”镇长陪着笑脸道。

“嗯,今晚本座住这个小镇,镇长,晚上你让那个女子来我房间。”华容淡然道。

“呃…”镇长一窒。旋即赶紧道。“是,是,能够服侍大人,是卓君的福分。”

几个外门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华容师哥,这…这样不好吧?”萧寒忍不住低声道。“那女子,好像,好像是有丈夫的。”

“萧寒对吧?我做事,也要你教么?”华容冷漠的看着萧寒。他的眼神极为不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外门弟子,敢在我面前说这些话?”

“可是…”萧寒还想说几句。

赫然之间,华容手中的照妖镜,镜面翻滚沸腾起来,真气噗嗤作响!

“有妖族!”

华容一勒马,爆吼一声,躯体中刀光冲天而起。

“哞”

萧寒等人**的蛟马,都发出不安的嘶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