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镇长,你也是妖族吧?

第二十六章 镇长,你也是妖族吧?

华容手中那一直古井不波的照妖镜,终于沸腾起来,真气暴走!

小镇中的妖族,终于被发现!

华容横刀立马,周身刀气滚滚,背上那口单刀,已经握在手中。

单刀古朴无华,刀刃却雪亮如霜,寒光爆射。

单刀在手,华容整个人的气势越来越浓烈,简直就是锋芒毕露,霸绝天下!

下一刻,惊恐如瘟疫般迅速席卷整个小镇。

处处都鸡飞蛋打,关门闭户,显现出来兵荒马乱的味道。

那带路的镇长和乡绅土豪,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四散抱头鼠窜。

猩红色如有实质的妖气,从前方拐角狼烟般冲起,在半空中凝聚为一团半亩大小的妖云,阴风阵阵,飞沙走石。

“哞”

**的蛟马不住的惊嘶,四蹄乱蹬。

“下马!”华容纵身一跃,从马背上跳下来,一手提刀,一手拿照妖镜。浮动在照妖镜上的真气,如一团火焰般燃烧起来,并迅速扭曲成锥形,锥尖直指前方拐角处!

华容眸中杀气潮涌,并显现出来浓郁的亢奋,他拖着刀,直接朝前方拐角处走去,所过之处,无形刀气四面八方切割,任何妖气,无法侵蚀。

“下马,快下马…”那几个外门弟子,脸上都显现出来惊恐,手忙脚乱的下了马。此刻,这些外门弟子的神情远远不如参加考核时那般坦然,个个都额上暴出青筋,栗栗危惧,下了马,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

而萧寒心脏中的奇怪东西,转动加快,使得有形有质的妖气,根本就无法渗透侵害萧寒。萧寒四肢百骸反而温暖如春。气定神闲。

萧寒也直接翻身下马。

“我们赶紧跟着华容师哥吧…不要留在这里…跟上去…”一个外门弟子双脚打颤。

“跟上去找死么?华容师哥要斩杀妖族,我们跟上去,岂非碍手碍脚?再说了,我们只不过是来历练的,远远的躲在一边观摩华容师哥的斩妖手段就好了,犯不着上去拼命…”

“对,对,留在这里,上上大吉。”

……

“妈的,一群窝囊废,之前你们不是很横么?现在个个吓得跟鹌鹑差不多,”萧寒鄙视的扫了这几个外门弟子一眼。不过,萧寒虽然不受到妖气干扰,但他亦不会傻到冲上去和妖族厮拼。

萧寒就一瞬不瞬的看向华容。

“铿……”

华容拖刀而走,刀尖将青石板路切出一条沟壑,如切豆腐,烟尘漫卷。

就在这时……

“砰!”

拐角处一个木阁楼的屋顶被巨力冲开,一头妖族蛤蟆般跳了出来。萧寒只觉得眼前一晃,那妖族已经从空中一个闪烁,凌空扑向华容!空气一阵撕裂,妖族五指如铁钩,如刀剑,带着一连串残影,当头就朝华容抓去。

“这妖族的速度,力量,反应,真是太快了!普通肉身境武者与之对敌,恐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轰杀成肉酱了…”萧寒心中惊骇不已。

“一头散妖罢了!死!惊雷灭杀刀!”

“咻!咻!咻!咻!”

华容手中单刀惊雷闪电般劈了出去,一个呼吸间斩出数道刀芒,如长空烈焰,流星追月,全部轰杀在妖族躯体上!每一道刀芒中,都隐含风雷之声。

“噗噗噗噗”

那头妖族连中数记刀芒,躯体在空中扭曲了几下,妖血狂飙,一个后空翻,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

“嘎嘎嘎嘎又不是真气境武者,也敢出来降妖,找死!”那妖族夜枭般怪笑起来。

萧寒一看,眼前这头妖族就和自己参加考核所看到的那头妖族,一模一样;只不过,用来考核的妖族,已经饿了几天,身上捆绑了铁链,奄奄一息,没有生气。而眼前这头妖族,生机旺盛,妖气弥漫,凶暴狠戾。

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华容的刀气只是在这头妖族身上留下了横七竖八的刀痕,使它受伤,但并没有直接斩灭妖族。不像萧寒当初所见的方师哥一般,出手就秒杀。

萧寒知道,这华容还没有炼出真气,因而刀气蕴含的力量只是他本身肉tǐ力量的数分之一,不足以直接切碎妖族。

“散妖…”华容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冷笑,扬了扬手中单刀,直接走了上去。

就在这时…

“嘎嘎嘎嘎”

在萧寒他们身后,一条小巷中,直接窜出一头妖族!亦是散妖,血盆大口张开,眼中尽是贪婪嗜血,竟然朝萧寒等人走了过来。

“啊!!!!华容师哥!这里还有一头!这里还有一头!”那几个外门弟子惊恐哀嚎起来。浓郁的妖气让他们骨子里都在颤抖。

“妈的,两面夹击?那些主事还告诉我,下山历练没有任何危险…”萧寒心中一阵咒骂。

说时迟那时快…

“吼”

从后面包抄上来那头妖族,速度如惊雷闪电,一掠而至,空气爆鸣,直接冲了上来!

“砰!”

萧寒炸出一次爆骨式,雷霆万钧,整个人气势攀升至巅峰,速度提升至极限,身形暴退!

而另外几个外门弟子,就没那么走运了。在妖气的干扰下,他们的力量和反应不及平时的一半!

“噗!噗!噗!噗!”

那头妖族双手连续抓出,残影如幻,漫天血雨飞扬,几头蛟马瞬间就被撕成碎片,血肉内脏炸开!

“跑啊!”几个外门弟子屁滚尿流的逃命。

“嘎嘎嘎嘎!”那头妖族速度奇快,一步抢出,抓住一个跑得最慢的外门弟子,一口咬下去,将那外门弟子的头直接咬掉,三两下嚼成碎片。

“太凶残了…”萧寒心中骇然。不过,他根本不受到妖气影响,行动自如,心想,自己斩妖是不行,但逃命还是可以的。念头刚落,萧寒就准备闪到侧面一条窄巷中。

就在这时……

“轰!!!!”

一道凌厉的刀光从华容手中飞出,切开空气,以无可匹敌的杀势,百步穿杨,直接击穿追杀萧寒等外门那头妖族的前额。

“嗷!!”

那头妖族惨嚎一声,身躯被刀光带起来直接飞出去上百步,最后钉在一栋木楼的门匾上。

只见,那头妖族额头上插着一柄单刀,刀柄仍在晃动,妖族抽搐了几下,突兀,噗的一声,妖族的整个躯体,都被刀气余韵绞碎。下一刻,整个阁楼都爆炸开来。木屑烟尘被刀气绞得漫天飞舞,

原来,是华容将手中单刀直接激射而出,千军易辟,直接钉死了那头妖族。

与此同时,华容双手成手刀,连续斩杀,杀得另一头妖族不断后退,妖血四溅。

“死!”

那妖族后退数十步之后,华容右手手刀当空一切,刀芒龙卷风般轰出,将妖族硕大的头颅绞爆。

“砰!”

无头妖族躯体摇晃了几下,然后轰然倒地。

死!

华容兔起鹘落般斩杀两头妖族,显示出来极强的战斗力。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次出来历练的外门,有一个被妖族咬碎了脑袋,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时,华容将照妖镜拿出来一看,镜面又恢复了古井不波。

华容松了口气,他脸色已经略微有些苍白,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服用下去。这才向萧寒等人走来。

“华容…华容师哥…龙师弟…龙师弟死了…”一名外门弟子带着哭腔对华容道。

“闭嘴!”华容挥了挥手,“一群窝囊废!碍手碍脚的!死了最好!出来降妖,就要有死的觉悟!”

众外门默然不语。

萧寒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脑子里就在回忆刚才华容斩杀两头妖族的过程,也汲取一些战斗经验。

“看来,有一把趁手的兵器,战斗力起码要翻一倍。不过,云雨宗规定,门下弟子必须要达到炼髓境的修为,这才能够使用兵器。我得好好修行了。”萧寒心道。

这时,弥漫在小镇上方的妖气退潮般散去,陷于恐慌中的小镇,逐渐恢复了往常的宁静。

镇上土著,胆子大的,就悄悄的打开窗户偷看。

“咦?我心脏中的奇怪东西不转动了?”萧寒发现,之前一直在心脏中快速转动的奇怪东西,现在安分守己下来,不再转动。

“难道蛰伏在我心脏中的奇怪东西,的确和妖族有莫大的关联?”萧寒心中满是疑虑。“发现妖族,那东西就旋转不停;妖族死亡,则停止转动?是这样?”

过不多时,那镇长带着一群乡绅,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啊…诸位…诸位大人…妖族已灭!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柳镇终于安宁了!诸位大人对柳镇真是恩同再造啊!”那镇长激动不已,全身都在颤抖;乡绅土豪们也都交口称赞。

突兀!萧寒发现自己心脏中的东西,竟然又再度转动起来!只不过,转动的速度,不如刚才被华容击杀的那两头散妖出现时那么快!

“进镇的时候,遇到镇长和这群乡绅土豪,我心脏中的奇怪东西就隐晦的转动…”萧寒不动声色的用目光扫视镇长和那群乡绅土豪。“难道这镇上还有妖族潜伏?难道…是这镇长,亦或者这群乡绅土豪?”

这时,在镇长的指挥下,镇上一些壮汉就当场点火将妖族的尸体焚化,并且将那名外门弟子的尸体收殡。一个壮汉将华容的单刀拾了回来,敬若天神般双手奉还。

“诸位大人,请到寒舍稍事歇息。”镇长讨好的对华容道。顿了一顿,镇长补充道。“怎么说呢,诸位大人,小人忝为柳镇镇长,今次出了妖族这桩祸事,小人每日忧心如焚,幸好诸位大人神通盖世,出手降妖,小人感激之情,真是难以言表。这个…小人家传有一件宝贝,据小人祖父言道,这宝贝乃是一件和武道有莫大关联的物事。小人又不谙武事,因此,小人想借花献佛,把这件传家之宝,献给诸位,报答诸位的再造之恩……”

“传家之宝?”华容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那是什么?”

“还请诸位同小人一起前往寒舍,小人将那件宝贝呈上,供诸位大人端详。”镇长点头哈腰的道。

“嗯,你带路吧。”华容微微点了点头。

“诸位大人请,”镇长舔了舔舌头,当先领路。

华容和几个外门弟子跟在后面。萧寒亦步亦趋的跟随。这时,萧寒心脏中的奇怪东西,依旧在慢慢的转动着。

萧寒心中疑虑越来越重!

很快,那镇长将华容和萧寒等人,带到镇东的一大片山楂树林前。山楂树上开满了洁白明媚的小花,馨香馥郁。枝叶掩映间,可以看见林木深处的一栋精巧木质阁楼。

这镇长单独一人带路,一众乡绅土豪都没有跟随过来,而萧寒心脏中的奇怪东西一直都在打转。

“诸位大人,穿过这片山楂林,便是小人的寒舍了。”镇长笑道。

萧寒越来越有些惊心动魄的味道,脚步一顿,忍不住道,“镇长,恐怕,你也是妖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