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妖帝手掌

第二十七章 妖帝手掌

萧寒这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来。

事实上,萧寒亦是不敢肯定,但心脏中的奇怪东西转动不停,因而如鲠在喉,不得不吐。

“噢?萧寒…”华容将手中照妖镜一晃,镜面真气古井不波。“你是在怀疑我宗真气境大能用本命真气炼制的照妖镜了?”

另外几个外门,也都表示出来不屑。“萧寒,你什么修为?刚刚才开始炼脏罢了。你能识别妖族?真是笑死人了…”

萧寒目光却看向镇长。

此时,镇长富态的脸上,肥嘟嘟的肌肉抖动了几下,眼中显现出来一抹深深的笑意和令人毛骨悚然的诡诈。“呵…少年,我就奇怪了,我明明服用了颜郎大师炼制的‘敛妖丹’,短时间内可以将周身妖气屏蔽得干干净净,莫说照妖镜了,就算是一般的真气境武者,都无法读取我的妖气。你是如何做到的?还有,少年,你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让我感觉到很好奇…”

“什么?颜郎?人族历史上最可耻的叛徒,精擅炼丹,逃判之后,受到妖族大能保护,专为高级妖族炼制各种丹药…甚至于,还为妖族炼制屏蔽妖气的丹药,躲避人族追杀…”华容失声道。

“哦?想不到你区区一个肉身境武者,也知道颜郎大师…哈哈哈哈…”镇长发出诡异莫名的尖笑声。

下一刻…

“噗!”

镇长的额头,一下子被刺穿,一支尺许长的黑色尖角,直接凸了出来。

旋即,镇长的面皮和肌肤开始龟裂。一片片人皮在崩飞。

顷刻之间,一尊庞然大妖,从镇长肉壳中彻底挤了出来,留下一堆死皮腐肉。

这是一尊足足有一丈高的大妖,头上有黑色尖角,肌肤也是黑色的,一根根孽龙似的大筋,在它肌肤下面翻滚蠕动,发出来惊涛拍岸的声音。它身上还长满了尖刺,每一根尖刺上,都有闪电萦绕,一条粗大的尾巴能有一丈长,来回甩动,将空气抽爆。在它的躯体内,甚至隐隐约约传出来鬼哭狼嚎的声音。

它周身蕴含着难以言喻的力量!

实质般的妖气,以它的躯体为中心,辐射方圆数亩地,将萧寒等人彻底笼罩了。

一缕缕沉重如山岳的妖气,在虚空中游鱼般穿梭,将空间撕裂出来一道道纹痕。浅浅的上古妖族文字,如鬼魅般,在闪烁。

“什么?妖将!”华容迸发出来近乎绝望的声音。他镇定的眼神,首次盈满无法描述的慌乱。

那几个外门弟子早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上,不停的**。

而萧寒,也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压迫感。要不是蛰伏在心脏内那奇怪的东西在不停的旋转,溶解妖气,此刻萧寒肯定早已经趴下去了。

心脏里的奇怪东西,可以让萧寒在面对散妖的时候,坦然无惧,气定神闲。然而,眼前这头妖族带给萧寒的压力,比散妖大了数十倍,上百倍!

妖将!

这真令人绝望!

书籍上说,妖族中的妖将,等同于人族中的真气境武者!

“呼呼”萧寒不断的深呼吸,心脏中的奇怪东西,旋转越来越快,不断的溶解四面八方山岳般压迫而来的妖气。

“嗯,我的确是要给你们看一件宝贝…哈哈哈哈……真正的宝贝…”这头妖将肆虐的大笑起来,有一种掌控住了一切的味道,不慌不忙,气定神闲。

“轰!!!!”

赫然之间,一直一言不发的华容,挥刀一砍,一道门板大小的刀气,以破碎山河之势,猛然朝那头妖将碾杀而去!

这一刀,乃是华容毕生功力凝聚,非同小可。

岂料…

“噗”

那头妖将随随便便伸手一抓摄,便将刀芒捏成粉碎,“够了,肉身境的武者,不要再挣扎了。”

华容的脸色苍白如纸!

差距太大了!拼死一击,居然被对方随随便便化解,吹灰般轻松…

“说起来,这次真是令我很失望呢…本以为,故意放出这样的消息,云雨宗会派真气境的高手来柳镇降妖,却没想到,来了个肉身境。也就是半步真气而已。”那头妖将摇了摇头。“也罢,也罢…”

下一刻,它手中多出一个人类巴掌大的盒子。这盒子十分陈旧,上面镂刻了无数妖族符文,并散发出来极其危险的气息。似乎,在盒子里,蛰伏了什么上古凶物。

那妖将侃侃而谈道,“这就是我的宝贝了。也给你们瞧瞧。说起来,也是我的奇遇,我在北域找到一座妖帝之墓,得到一条妖帝手掌…”它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周身颤抖了几下。“妖帝手掌啊!哈哈哈哈哈!我在妖族中,血统不好,不属于贵族。然而,这条妖帝手掌,注定逆天改命,让我崛起!哈哈哈哈哈!”

“什么?妖帝手掌?”萧寒和华容都懵了。

妖帝是什么概念?那是无上大能!吞日吸月,翻江倒海,一根手指头就能击穿地脉,一巴掌就能拍碎一片大陆板块…

那是近乎传奇般的存在啊!

“嗯,我得到妖帝手掌之后,不敢声张,就悄悄从北域来到南域。而且我翻阅了很多妖族秘典,大约要炼化妖帝手掌,是需要用人族的精血和灵魂去献祭。而且必须要人族武者的生命来开光。因而我就发布了假消息,想诓骗几个真气境的武者过来。哎…居然只来了个半步真气,这让我很不满意。不过,我也等不及了,就拿你们几个人族武者来给妖帝手掌开光吧。嗯,对于你们来说,这是一种荣耀…”那头妖将闲话家常般的说着,语言有条不紊,显示出了很高的智慧。

而这些话的内容,却让萧寒和华容,一颗心越来越凉…

“妈的,虽然我听不太明白,不过,妖帝手掌,这玩意太可怕了…”萧寒试图慢慢往后退,但是气机牵引之下,自己稍微动一动,恐怕就要被那妖将当场击杀。

就在这时…

那头妖将指甲一动,将手中古盒的盒盖掀开。

顷刻之间,就有一截小小的手掌悬浮出来。

那手掌迎风就涨,不断膨胀…

下一刻…

从那手掌中,传递出来一股滚滚磅礴的意念,一种无法描述的邪恶,铺天盖地!

一小片天空已经出现异象,有无数妖云密布,天地一片黯淡,似乎是要降临下来什么灭世的灾难!

血腥,凶煞,残暴,吞噬一切,唯我独尊,邪气凌然…种种状态在肆虐笼罩。

那妖帝手掌上,无数的筋脉,妖族文字,符文,全部都黯淡干涸,仿佛不再拥有一丝力量。但仅仅就是残留的一抹意念,就能够压塌天地,吞噬万古,破灭九州。

那妖将此刻显得十分虔诚,双手合十,喃喃道。“妖帝手掌,接受您的信徒奉献给您的祭品吧。这些人族武者的血肉,灵魂,您尽情的享受吧!”

就在这时…

“妖将!今次栽到你手里,我亦无话可说,不过,我欲全力攻你一次,你若能接下来,我死也无憾了。”华容突然开口,他全身刀气燃烧,眼中显现出来死战之意。

“哦?人族,你还要反抗?好,我接你一刀。我让你死得其所,不再有怨言。”那妖将十分不屑的看着华容。

华容双手握住刀柄,缓缓举刀,一股刀气如匹练般从他头顶冲起。

“惊!雷!灭!杀!刀!”

华容口吐真言,一刀杀出,滚滚如潮!

“哈哈哈…这种级数的攻击…嗯?什么?”那妖将正伸手一抓,要将华容这道刀气抓碎,岂料,异变突生!

华容在砍杀出这一刀之后,身躯中竟然爆发出来一股纯正的真气!旋即,华容右手一抓,直接将站在他旁边的萧寒抓起,奋力朝妖将掷去。

下一刻,华容化为一道真气流光,光线般遁走。

留下来一句话……

“萧寒,你替我挡死吧。我半步真气,不能够死在这里。”

佯攻,趁机催动身上附有真气的法宝,而后再将萧寒扔过去延缓妖将的追击。

这几下兔起鹘落,行云流水,彻彻底底就是谋定后动。

“该死!真气境武者炼制的一件逃命符箓!”妖将一把将那道刀气抓灭,恼羞成怒的嘶吼起来。“攻我一刀,居然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争取时间,催动这道符箓!人族!太阴险了!”

与此同时,萧寒整个人像是一个沙袋一样,朝那头妖将飞了过去。

此时此刻,生死一线,萧寒已经顾不上咒骂华容了,他全身骨骼一起炸开,气势攀升,天子大势催动,一招君临天下,直接轰了出去!

在萧寒头顶上方,立时显现出来一尊天子虚影,破空而出,传递出来睥睨天下,杀众生如吹灰尘的大势!

在这一刻,萧寒精与气合,气与神合,奇迹般的进入了一种玄奥的状态,生死荣辱,似乎再也不关痛痒。

“什么?这么强的气势!”那妖将竟然后退了小半步,一掌拍出!

“轰!”

萧寒被打飞了出去,口中吐血,不过,在这一拳的压迫之下,那妖将居然只发挥出来很小一部分实力。在萧寒落地的时候,体内的热流不断冲刷,不灭金身催动,吸收了妖将一部分攻击,转化为暖流,保护住萧寒。

“砰!”

萧寒砸落在地上。口中不断吐血。

“嗯,你这少年有点古怪。身体中有吸引我的东西。我先不杀你。”那妖将似乎也手下留情了。“而且,你的拳法非常高明,打出了某种大势,连我都动容了,你就是力量太小了。若你的力量再大十倍数十倍,倒也棘手。”

“妈的!华容,你这王八蛋!”这时,萧寒心里才切齿痛骂起来。不过骂了一阵,也是停息,现在,不是咒骂的时候。先要想办法保命再说。不过,刚才那一拳,生死之间的徘徊,令得萧寒对天子大势的领悟,又更深了一个层次。

“妖帝手掌,请享受祭品吧!”那头妖将,又虔诚的祷告起来。

数十个呼吸之后,猛地,那条妖帝手掌,瞬间化为一道黑色流光,“咻”的一下,射入软在地上的一名外门弟子躯体中。

“啊!!!!”

那外门弟子发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嚎,不过瞬间皮肉就枯萎干瘪,仿佛血肉灵魂都被吸食干净了,留下一张丑陋的人皮。

“哈哈哈哈!妖帝手掌,请享受吧!惬意的享受人族武者的精血吧!”

那头妖将亢奋的咆哮起来,

“咻”

黑色流光射入第二名外门弟子的体内,眨眼间吸干一切,留下一块死皮。

“咻”

“咻”

“咻”

……

躺在萧寒身旁的几个外门弟子,统统被吸成人皮!

萧寒头皮发麻!

而就在这时,萧寒心脏内的奇怪东西不停转动,那道黑色流光居然并不立即射入萧寒体内,进行吸食。似乎有一种忌惮的味道。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咻”

黑色流光往回一射,居然刹那间射入那头妖将体内!

“什么?”妖将一惊。

下一刻…

“噗嗤!噗嗤!噗嗤!”

妖将那一丈高的巍峨身躯,竟然瞬间缩水!萎缩!枯萎!

“啊!!!!不!!!!为什么!!!!”

短短数个呼吸,强悍的妖将,就被吸了个干净!地上有一块死皮!

“连妖将都被吸了?”萧寒也愣住了。

赫然,萧寒心脏内的奇怪东西,停止跳动,而且有一种隐匿起来的味道。

黑色流光在空中滞留了数个呼吸,而后……

“咻!”

直接射入萧寒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