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冤家路窄

第二十九章 冤家路窄

萧寒从柳镇讨到一匹青骢马,便马不停蹄的赶路,往云雨宗返回。

不过,来的时候骑的是蛟马,日行数千里;而现在萧寒骑的青骢马,是世俗凡马,只有数百里的脚力,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可惜了那几头蛟马,被一头散妖撕成了碎片…”萧寒也感觉到惋惜。

奔行了几个时辰,萧寒来到一个小镇。‘伏牛镇’。便进入其中,稍作歇息。

这座小镇规模要比柳镇大,人口稠密,商业繁华。

萧寒牵着马在镇上大道上行走,沿途,许许多多镇上土著,看到萧寒穿着宗门弟子的服饰,都对萧寒抱以敬畏的目光。

萧寒在这‘伏牛镇’溜达了一圈,心脏中蛰伏的奇怪东西,安分守己,并无异状。

“看来,这个小镇并没有妖族肆虐,是一方乐土。”萧寒暗暗点头。

路过一栋名为‘金凤楼’的木质阁楼,只见二楼露台上几个花枝招展的少女正在挥舞香帕,朝楼下大抛媚眼,搔首弄姿。

楼下两个老保亦忙个不停。

“客官,进来喝杯花酒嘛…来嘛…”

“楼上的姑娘们,出来接客啦!”

……

“哈!这就是传说中的窑子么…”萧寒大感有趣。

“大人,进来玩吧…啧啧,奴家见大人一表人才,年少有为,姑娘们一定爱死大人了…”一个老保过来拖萧寒。

萧寒赶紧闪开。

“吖!宗门弟子!好帅啊!”楼上响起一阵银铃般的欢呼。旋即又是失望的叹息。“咦,他怎么不上来啊…”

不多时,萧寒牵着马来到镇上最大的一家酒楼。‘揽月楼’。刚到门口,店小二就冲出来卑躬屈膝的招呼萧寒,“少侠,您是打尖还是吃饭啊?”

“吃饭,”萧寒笑道。

“里边请,里边请…”店小二知情识趣的从萧寒手中接过牵马的缰绳。“少侠尽管进去用餐,这马,小人给您牵到马厩去,上好的草料伺候,包管周周道道。”

“行,”萧寒将马儿交给店小二。旋即昂首阔步的走入酒楼。

萧寒心想。“果不其然,宗门弟子来到尘世中,处处受到人的尊敬。小爷我以前当活靶子的时候,可没想过会有今天!”

进了酒楼,萧寒径直走向二楼。

踏上木阶梯,到了二楼。一眼扫过去,只见,此时在二楼用餐的食客中,竟然有好几桌,都是江湖客。

修为也都不高,全部都是肉身境界,有的将兵器直接放在桌凳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这些江湖客并不像萧寒一样,穿宗门服饰,他们脸上都有草莽痕迹。看起来,应该是江湖散修,亦或者小宗门人物。

萧寒一上楼,就有十几双眼睛扫了过来。不过很快,这些打量萧寒的目光,就移了开去。

萧寒不以为忤,心中反而涌起一种行走江湖,不受拘束,放手而为的豪迈。

萧寒找了个靠窗的座位,直接坐了下来。

“真是奇怪,我进入这‘伏牛镇’之后,在镇中已经看见好几拨江湖客,全部都行色匆匆的样子。这酒楼中,想不到也荟萃了不少江湖客。难不成,这‘伏牛镇’有什么蹊跷?”萧寒暗暗思索。

这时,萧寒就隐隐约约听到这些江湖客在低声交谈…

“是云雨宗的外门弟子!”

“对,大家不要去久看那少年,否则惹得他不高兴。大宗门出来的弟子,都嚣张跋扈,稍微一生气,就要动手。”

“不过,云雨宗的弟子也想凑热闹么?这下子越来越有趣了…”

“果然是有事!”萧寒兴致勃勃的竖起耳朵听那些江湖客议论。

那些江湖客并不避讳,甚至于还有一种故意说给萧寒听的味道。

因而,很快,萧寒就知道了一件事…

这伏牛镇的后山,名为‘伏牛山’。山高林密。在山脚下,有一个深潭,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深潭附近来了一头凶兽,掘地为穴,穴蛰在潭边。数十年而不走。

镇上土著都十分奇怪这件事,不过他们并不敢去招惹这头凶兽。而这头凶兽也不进镇滋扰。倒是和镇上土著相安无事。

前几天,有一名江湖客路过伏牛镇,得知此事,大感好奇,便亲自去伏牛山脚下的深潭附近一探究竟。

这一探查,让江湖客明白了这桩怪事的原委。

原来,这深潭旁边,长了一株天材地宝!

九尾葵花草!

那凶兽数十年前被这九尾葵花草的灵气吸引,因而直接在深潭边掘洞守护。

一般来说,山麓丛林中有灵草的地方,都会有凶兽守护。等到灵草成熟的一刻,凶兽会吞吃灵草,借以滋补壮大自身。

伏牛山脚下的这株九尾葵花草,已经有上百年的年份了。那江湖客自知敌不过那头守护灵草的凶兽,便将这个消息放了出去。

很快,就有不少江湖客过来观察。

好几个对灵草灵药有研究的江湖客,都算准了,今晚月圆之时,这株九尾葵花草将彻底成熟,酝酿出来最浓郁的药性,在这一刻采吃,裨益最大!

因而,今天已经有很多江湖客涌入伏牛镇,要在月圆之时动手,从凶兽口中夺食,抢走那株成熟的九尾葵花草。

九尾葵花草是个什么东西?

说它稀罕也稀罕;说它不稀罕也不稀罕。

对于真气境的武者来说,这玩意不算什么;甚至于,对于换血,炼髓的肉身境武者来说,九尾葵花草也不算个事儿。

但对于炼脏境的武者来说,它就是宝贝!宝贝中的宝贝!

一百年年份,彻底成熟的九尾葵花草,是极品炼脏灵草!可以让一个炼脏入门的武者,直接攀升至炼脏巅峰!而且炼脏效果要比很多大宗门的炼脏丹药强!

“妈的!炼脏的宝贝灵草啊!”萧寒彻彻底底的心动了。

前几日,萧寒服用了一枚‘玄元洗脏丹’,药效七日,可以确保萧寒从炼脏入门达到炼脏小成。这几天,萧寒一直在暗运玄功,呼吸吐纳,炼化那枚‘玄元洗脏丹’,也就还差三,四天的功夫,就能够彻底炼化,达到炼脏小成。

但萧寒对炼脏境小成,并不满足。现在听说有一枚天材地宝,可以将炼脏修为,提升到巅峰,这让萧寒食指大动,简直恨不得立刻就得到那枚九尾葵花草,一口吞下去!

“这九尾葵花草,我一定要得到!谁都不能跟我抢!必须得到!我在炼骨境的时候,根基打得无比牢固,一旦晋升至炼脏境巅峰,我的力量将暴涨!现在这个机会,如果我错过了,我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武道之途,充满了艰辛和奇遇,一个武者再勤奋刻苦,但如果没有奇遇,这辈子注定也是庸才。现在奇遇临头,抓不住,那就只能怪自己懦弱无用了!”萧寒眼睛都红了。

那些江湖客还在交谈…

“听说有几批凶人已经守在伏牛山脚下,开始清场,像我们这种级数的武者,一过去就会被驱逐,一旦反抗,还会遭受到攻击。我就不去看热闹了。”

有些江湖客就用唯恐天下不乱的目光看着萧寒,意味深长的道。“大宗门的弟子过去,他们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萧寒明白了。这些江湖客自己没有能力染指灵草,就巴不得形势越乱越好,最好是大规模火拼,死一堆人,那样他们的心理才会得到平衡。

所以故意把消息泄露给萧寒。

但这些对于萧寒来说,并不重要,九尾葵花草,他必须得到。

“填饱肚子后,我立刻去伏牛山守着,月圆的时候动手抢夺。”萧寒赶紧把店小二招呼过来,叫了一桌子美食。“嗯,要吃饱点,晚上才有力气厮杀夺宝。”

过不多时,酒菜上桌。萧寒抓起一个猪肘子就啃起来。

就在这时…

一股犀利的气势,从木楼梯上升腾而起。

旋即,一尊轩昂巍峨的汉子,背着一口单刀上楼来了。

他周身刀势盛气凌人,目光中全部都是自负和骄傲。

华容!

竟然是华容!

萧寒啃吃猪肘子的动作直接僵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华容,心中杀机暴走,无可遏制,“狗杂种,咱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妈的!”

而华容,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萧寒。只见,华容眼中掠过巨大的疑惑,他肯定在想,这小子怎么还没死?

很快,一抹杀机从华容眼中一掠而过。

不过,华容将这抹杀机深深的隐藏了起来,他大笑一声。“哈哈哈哈哈!萧寒师弟!居然在这小镇上遇到你!为兄找你找得好辛苦啊!哈哈哈哈!”

萧寒亦是杀机敛藏,将手中猪肘子放下,在衣服上擦了擦油腻的手,满脸堆欢的道。“华容师哥!来来来,坐,坐!”

两人各怀鬼胎,相视大笑。

华容大步流星的走到萧寒桌边。

“师兄请坐,”萧寒笑着喊道。“店小二,上酒,上酒!”

华容一屁股坐了下去。“萧寒师弟,切莫多礼,你我份属同门,情谊深重,不拘俗礼。”

“说得是,说得是,”萧寒把头点得鸡啄米。心中却冷然道…同门情谊?你将老子推出去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同门情谊?罢了,今日,老子不宰了你,老子就不叫萧寒了!

炼化了妖帝手掌之后,萧寒也拥有了一些底蕴,面对半步真气的大高手,也敢算计!

很快,两人就推杯换盏的对饮起来,亲热得像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旁边的江湖客,都连连咂舌……

“你们看,大宗门的弟子之间,关系真是和睦有爱。”

“这个背单刀的武者,实力超强,看来,那株九尾葵花草,非这少年莫属了。”

……

酒过三巡,华容笑道。“萧寒师弟,为兄听说这伏牛镇出现了一株极品炼脏灵药,九尾葵花草。师弟你正在炼脏吧?得到这株灵草,师弟你的炼脏境将大圆满!回到宗门,就能直接炼髓了。嗯,师弟你放心,为兄既然来了,便决计要帮师弟你得到灵草。走,师弟,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商议一下,如何在群雄手中,夺得灵草。”说话间,华容眼角肌肉不断跳动,显然是心中杀气盈野,就要发作!

萧寒也站了起来,用手抹了抹嘴角的油渍,眼神极为天真。“太好了!有师兄出马,还愁得不到灵药?多谢师兄,多谢师兄。”

“走,师弟,咱们找个无人的地方,从长计议。”华容也站了起来。

………

PS:深夜更新,

大家放心,故事情节我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会越来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