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打死华容

第三十章 打死华容

萧寒和华容一前一后出了酒楼。

这伏牛镇四面环山,钟灵毓秀,华容带着萧寒往镇外走去,口中道。“萧寒师弟请跟为兄来。”

此刻,华容脸上殊无笑意,眼神转为冰冷,杀机不再掩饰。语气之中,有一种掌控萧寒生死,不允许违逆的味道。霸绝的刀势笼罩萧寒,令萧寒生出切肤之痛,气机牵引之下,若萧寒不乖乖跟随华容出镇,恐怕立即遭到华容刀势暴杀。

然而…

“这王八蛋看来是要动手了。很,很好。他不来杀我,我亦要杀他。不过…他乃是半步真气的强者,天纵奇才,肉身力量肯定超过100鼎,刀法如神。硬桥硬马的对轰,我万万不是对手。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有了妖帝手掌,我也不是没有机会杀他…”

萧寒心中亦是杀机暴走。

不多时,华容将萧寒带到镇外一座人迹罕至的小山下。

鸟语花香,流水淙淙,倒也是个景致优雅的好地方。

“好了,萧寒师弟,到了。”华容站在萧寒身前,双手背负,也没有拔刀,就用冷冽的目光看着萧寒。眸子中,刀气在酝酿,仿佛随时随刻都有可能出手。但刀势飘渺,无常规定格,让人无法捕捉到丝毫边迹。

这乃是萧寒第一次作为对手,直面半步真气的大强者!

“好强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根本不是武岩,令狐松,杨磊,甚至于那凌飞羽能够比拟…”萧寒的精神彻底紧绷起来。左手轻微抖动。心中有紧张,窒息,不过亦有一些亢奋,身体内部的潜力,一点点的在激发。

萧寒知道,此时此刻的情况,就是武者常说的生死之间的徘徊。经历过这种搏杀,能够活下来,甚至于以弱胜强,那对于精神的磨砺,效果巨大。整个人将有突飞猛进的蜕变。非同小可!

萧寒慢慢调整呼吸,各种应对之策,电光火石般在脑中酝酿。不过脸皮上,萧寒还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笑道。“华容师哥,能够在这伏牛镇遇到你,真是太好了。那九尾葵花草,我的确志在必得。不过争夺的人太多了,需要华容师哥你出手相助。”

华容眼中掠过一抹嘲弄和戏谑,他挥了挥手,示意萧寒不要说话。“萧寒师弟,我来问你,那妖将,祭出妖帝手掌,生死予夺,局势危如累卵。我拼死侥幸逃过一劫,倒是萧寒师弟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说完,华容左手一翻,照妖镜在手,对着萧寒晃了一晃,镜面古井不波。

“华容师哥,小弟不是妖族…”萧寒赶紧道。“小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妖将想为妖帝手掌开光,当它祭出妖帝手掌之时,一道道妖光就射了出来,其中一道射入小弟体内,小弟两眼一黑,人就昏了过去。等到小弟幽幽转醒,那妖将和其他几位外门,已不见踪影。小弟吓得要死,赶紧离开柳镇…”

萧寒脸上竭力伪装出来劫后余生的心悸,眼睛里全部都是惊恐。

“哦?是这样?”华容略微思索了一下,旋即眼睛微微一眯,轻声道。“萧寒师弟,这次返回宗门,你一定会向上面痛陈为兄的不是,诉说为兄背弃同门,将你当做挡箭牌,自己逃生的事吧?”

说完,华容眼睛睁开,顷刻间,杀气纵横,眼角肌肉不断跳动。

“华…华容师哥…你,你想…你想干什么?”萧寒脸色苍白,一步步往后退,“我…我不会说的,我发誓,我绝对守口如瓶,这件事,就烂在我肚子里……”

“好了,萧寒,不要指望我会放过你。你必死。我信奉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才能够永远的守住秘密,那就是死人。”华容弹了弹指甲,“萧寒,这里风光还不错,在这里埋骨,你也应该含笑九泉了。放心,我下手一向很快,不会让你感觉到死亡前的痛苦。这也是我对你的恩惠。”

“不!华容师哥,你不能够杀我!”萧寒简直声泪俱下。

下一刻…

“轰!”

华容右手虚劈,一记手刀斩杀而出,刀势凌厉,风雷潮汐之声一起涌动,滚滚沸沸,万马奔腾,杀向萧寒!

刀光所过之处,劲草伏低,沙石乱卷!

“噗!”

这道刀光正中萧寒前胸,将萧寒劈出去十几步,而后狠狠砸在地上。

萧寒吐了口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对于萧寒这种刚刚才开始炼脏的武者,华容一个心念就能轻松斩杀,也根本不需要拔刀。

而此时的萧寒…

“痛…痛死老子了…”萧寒痛得咬牙切齿,心中暗暗咒骂不已。不过,他没有死。

事实上,华容这记手刀迸发出来的刀气,力量也就是10鼎左右。华容没有炼出真气,因而隔空劈砍出来的刀气,只有他肉身力量的数分之一。他若拔刀砍出刀气,倒有数十鼎的力量。但用手刀劈出的刀气,力量也仅仅只有10鼎而已。

但厉害之处在于,这10鼎的力量,以刀气的形势轰杀而出,速度奇快,锋锐无匹,可以切开巨木,斩断流水,撕裂肉身。

萧寒挨了这一刀,衣衫已经被切开,凌厉的刀气本来是要一鼓作气,势如破竹,将萧寒的筋皮血肉一起切开,开膛破肚。但萧寒炼骨炼得比绝大多数武者好,肉身强横,加上体内有不灭金身运转,因而华容这一记手刀,只是在萧寒肌肤表层留下一道寸许深的伤痕。

但刀气侵入萧寒体内,切割经脉内脏,也令萧寒痛不欲生,幸亏不灭金身滋生的热流第一时间裹住这道入体刀气,并迅速反哺出来暖流,反而滋养萧寒。

“嗯?这道入体刀气杀进我身体,被不灭金身化解。不灭金身吸收了一部分入体刀气,反而产生一股暖流,帮助我炼化脏腑中残留的‘玄元洗脏丹’药力…”萧寒心中一动。

“嗯?肉身倒是挺强横的,我这一道刀气,居然没有将你的肉身斩断。不错,不错。不过,刀气入体,你根本无法化解,此刻,想必你经脉尽断,内脏成渣了吧?”华容狞笑了一声,旋即一步步走向萧寒。

他满以为这一刀吃定了萧寒。

而事实上,一般的炼骨境,炼脏境,在这一记手刀之下,的确绝无生机,必死无疑。

萧寒将头深深的埋在地上,而心脏已经绷紧,整个人的精神如弓弦一般拉满…“十步,五步,三步……就是现在!”

赫然,本应该死绝的萧寒,居然蛮兽一般蹦了起来,双目狰狞,右拳轰然打出!

君临天下!

萧寒这一拳打出天子大势,头上帝王虚影破空而出,傲视苍生!

庞大的气势,瞬间笼罩华容!

华容万万没有想到,萧寒不但没死,而且还能够爆发出如此狂猛的战力!他心中涌起一种生死被人掌控住了的不好预感!

而且,在这一拳的气势下,华容的刀势出现刹那间的萎靡!

“该死!”华容身形后退,右手直接往肩上一抹,准备将背上的单刀拔出。他狞笑着,“萧寒,你这小子果然有些鬼门道,不过,你我实力相差太大了。你能逼我拔刀,你死也瞑目了!”

然而,就在这时!

萧寒左臂妖光一闪,顷刻间飞沙走石,妖气冲天,萧寒左手直接变化为妖帝手掌!

“砰!”

100鼎力量悍然碾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打在华容胸口!

一下子,华容整个胸腔都被打得凹陷下去一块,胸骨碎裂成粉,心脉震断,心脏被打成几块!

“噗”

华容仰天暴吐鲜血,整个人沙包一般被打飞出去数十步,跌落到地上,不断的抽搐,右手握在刀柄上,但已没有力量将刀拔出来!

“嘿嘿”这时,萧寒吐了一小口鲜血,看了看自己刚才被华容手刀砍中的地方,衣衫尽碎,胸口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疤,鲜血淋漓,皮肉外翻。

“差点就被一刀砍穿了,不过,老子赌对了!”萧寒一步步狞笑走向华容。

是的,萧寒一开始就是在赌博!

萧寒知道,华容修为高,力量强大,刀法又极为逆天,如果和他正面厮杀,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别的不说,华容就远距离的不断用刀气攻击萧寒,萧寒磨也被磨死了。

要击杀华容,必须行险一搏!以命换命!才有翻盘的一线机会!

而萧寒的赌注,其一是不灭金身的神异;其二,华容在击杀萧寒的时候,居然不拔刀!

他太轻视萧寒了!

如果华容一上来就拔刀砍杀,萧寒也万万不敢赌。

“华容师哥,你真厉害,即便我身上有重大奇遇,但我目前的极限,便只是抗下你的一道手刀攻击了。我现在也受伤不轻。如果你一开始就用刀的话,死的人一定是我。你的刀法太厉害了,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萧寒左手妖帝手掌散发出来滚滚妖气,暴戾滔天,一米长的妖帝手掌,指尖擦在地上,削豆腐般将地面切开。“不过,成王败寇,你再厉害,现在也要被我杀死。”

“妖…妖族的手段…萧寒!你…你竟然使用妖族的手段!你丧心病狂!你已经入了妖道,将被全天下唾弃,人人得而诛之…”华容身体不断**,生命力疯狂流失,他的心脏已经被打碎,断然没有任何活路。

“哦?妖族手段?这些我不管。只要能杀人就行了。我这个人没什么,既然你想杀我,我就先灭你全家。”萧寒走到华容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地上垂死的华容,就像是在看一只蚂蚁。

“华容师哥,我送你一程吧。”萧寒淡漠道。

生死之间,华容涌起毕生从来没有过的恐惧和绝望,他哀嚎起来。“萧寒!不!不要杀我!我是内门弟子,你杀了我,你一样不会有好下场!你不要自误…”

“呵…”萧寒轻声一笑,“华容师哥,你已经快要死了,还说这些废话干嘛?”

“不!我华容不甘心啊!我华容5岁养生,7岁爆骨,9岁炼脏,13岁炼髓,17岁换血…如今我华容半步真气,感悟刀道大势,以后注定是大人物…为什么会死在一名外门弟子手中……我华容不甘心啊……”

“砰!”

萧寒左手妖帝手掌轰了出去,如同苍穹压塌,直接将华容的躯体打得四分五裂,四散炸开!

而,就在这时,萧寒看到华容炸出去的右手食指上,有一枚古朴的戒指,阳光反射之下,偶尔有宝光溢出。

“嗯?”萧寒心中一动,直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