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放你妈的屁…

第三十二章 放你妈的屁…

天色已黑,皓月将升,萧寒顾不得修炼,发足朝伏牛山奔行而去。那株‘九尾葵花草’,他必须得到。

刚刚奔行到伏牛山之麓的入口,赫然,人影晃动,两名男子手持长剑,身形一拦,将萧寒生生拦住。

“谁?”那两名男子晃动手中长剑,精芒耀眼,发声喝问道。

萧寒停下脚步,乜斜一看,星辉之下,只见对方是两名十七,八岁的少年,身穿杂衣,手持长剑,从气息上判断,应当是普通的炼脏境小成武者。

“噢…是…是云雨宗外门弟子?”那两名少年看清楚萧寒身穿的服饰,彼此交换了眼色,眼神中都显现出来讶异和惧怕的神色。

看来,大宗门弟子,对于大多数江湖客,还是有威慑力的。

“朋友,你…你这是所为何来?”其中一名少年吞吞吐吐的问道。

“采摘九尾葵花草。劳烦两位借个道。”萧寒淡淡说道。如今,萧寒战力猛增,又击杀了半步真气的华容,举手投足,都信心十足,不容轻侮。倒也彰显出来几分宗门弟子的风范。

“好…你…你请…”那两名江湖少年,倒也不敢招惹萧寒,侧身让出一条道。

萧寒微微点头,身形一闪,往里边窜去。隐隐约约,就听到那两名江湖少年的对话……

“想不到大宗门的弟子,不缺资源,也来觊觎这株‘九尾葵花草’。”

“那有什么。刚才那少年,年龄比我们还小几岁,也就是炼脏境,修为低微。也就是仗着自己是云雨宗的人,出来招摇撞骗。论真本事,未必及得上你我。”

“说得也是。咱们哥儿俩,是好说话。但是里边那些凶人,未必就卖云雨宗的面子。那少年进去若只是看热闹,也就罢了,要是敢动手抢宝,恐怕立时就要被人打死。江湖上的亡命之徒,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

萧寒奔行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眼前道路豁然开朗。

只见,前方一大片草地,能有数十亩大小;草地后面,是黑黝黝的伏牛山,林木张牙舞爪;在伏牛山的入口处,果然有一个深潭,一亩多大,晚风一吹,潭水褶皱微翻;在深潭之旁,有一个地穴,犹如怪兽之嘴,择人而噬。在地穴中,弥漫出来一股荒芜凶蛮的气息,似乎是蛰伏了什么极为危险的生物。一股腥臊味道,从地穴中顺风传播出来,中人欲呕。甚至于,朦胧之间,可以看到地穴中有两朵灯笼似的东西,猩红,充斥着嗜血和残暴…

“嗷嗷呜”有低吼声,从地穴中迸发出来。这吼声中隐含着深深的暴怒。

然而,在地穴后面,一个小土包上面,摇曳生长着一株灵草。

这灵草形似向日葵,有九条彩色斑斓的尾巴,散发出来浓郁的药香。这股香味在夜风中徜徉,沁人心脾,如痴如醉。

萧寒离那株灵草足足有数十米,依旧能够闻到香味,周身毛孔张开,心旷神怡。

“九尾葵花草!”萧寒舔了舔嘴唇。食指大动。

而此时此刻,草地中足足站了最少两百余人!

这些人气息驳杂,有炼骨境,有炼脏境,还有炼髓境。有几个呼吸若有若无,气质似木似石,让萧寒看不出深浅。而且,这些人形象各异,有的粗犷,有的文质彬彬,有的凶光毕现,有的精神内敛,有的携带了兵刃,有的则两手空空…

唯一相同之处是,这些人都眼睛直勾勾的瞪着那株九尾葵花草,眼窝深处,暴露出来深深的贪婪和炽烈。

“这么多人?”萧寒微微蹙眉。

萧寒一眼扫去,这些人的服饰打扮五花八门,看起来也都不是大宗门出来的人物,统统都是行走江湖的散修。

全部都是肉身境武者,并没有真气境。当然,真气境的人物,又怎么看得上一株炼脏的灵草?

这时,草地上荟萃的两百余人,都发现了萧寒,全部都将目光转移过来,看向萧寒。

他们立即展览出来千姿百态的神情。

有的惊讶;有的忌惮;有的杀气腾腾;有的表示出来不屑;还有的纯粹就是看热闹的态度……

“哦?云雨宗的弟子?”一名枯瘦老者冷哼一声,他周身气息翻滚如潮,劲气在头顶上方冲刷,隐隐约约凝聚成一尊木桩,木质古朴斑驳。这老者修为至少是炼髓,甚至有可能已经在换血,眼皮子一翻,就对萧寒森然道。“少年,宗门弟子从来不缺资源,你跑过来搅这趟浑水干什么?老夫看你也就是炼脏境,想吃下这株九尾葵花草,恐怕你没有这个能耐!速速退去吧!以免自误!”

“不要以为人人都惧怕你们大宗门出来的弟子,”一名铁塔般的中年壮汉一步踏出,霸气丛生,他脸上横七竖八布满了刀疤,眼如铜铃,气势汹汹,周身劲气锐啸,头上似乎顶着一片血海,散发出来尸山骨海的恐怖气息。“等会抢夺起来,人人拼命,刀剑无眼,要是伤到了你,你可别哭鼻子!哈哈哈哈!”

四周江湖客有的就哄笑附和起来。

江湖中,不乏亡命之徒,并不是人人都忌惮宗门弟子的。特别是萧寒这种年龄既小,修为又不高的宗门弟子,根本镇不住江湖中刀头舔血的老油条。

“小小少年,想得到异宝,是痴心妄想。不要以为闯荡江湖是一件简单的事,失去了宗门的庇护,你们什么都不是!趁早退走,否则有夭折的可能性。”又一个紫袍中年人大马金刀的说道,双目开阖之间,锋芒毕露。

若是在以前,萧寒面对这么一大群江湖恶客,心中肯定犯怵。而今时今日,萧寒的心志无比坚韧,不可磨灭,听闻到这些江湖恶客言语威胁,萧寒不但没有丝毫惧怕,反而被激起满腔杀气,他淡然道。“天材地宝,见者有份。到时候各凭手段吧。”

“哈哈哈哈”一声怪笑传来,一名矮小的青年在人群中幽然看着萧寒,他五官猥琐,眼中却深藏着暴戾和凶残,躯体中迸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声,反反复复的打量着萧寒,而后低声道。“宗门弟子个个都富得流油,不知道这小子身上有没有宝贝…嘿嘿…”言下之意,他竟然是在觊觎萧寒携带的财物,起了杀人越货之心。

“岐山豺狼…是岐山豺狼…江湖中有名的独行大盗,据说…据说曾经…洗劫过好几个城镇,还杀过宗门弟子…罪行罄竹难书…是…是个恶贯满盈的狠人……”一名白衣年轻江湖客失声道。

“嘿嘿你竟敢报出老子的名讳…你死定了。”那矮小青年笑呵呵的看着那个白衣年轻人。

下一刻…

“咻”

岐山豺狼身形一晃,呼吸之间抢到那白衣年轻人身前,右手抓出,劲气撕裂空气,而且,劲气形成一尊锋利的狼爪,幽光闪烁,就一抓…

“噗!”

那白衣年轻人一声惨嚎,脚步如喝醉酒般摇晃起来,右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心脏,鲜血恣意喷射,将他的白衫染成红衫,他失魂落魄道。“你…你…你……”

“嘿嘿”岐山豺狼轻轻后退一步,右手一摊,星光之下,掌心中多出一团血淋淋的东西,拳头大小,似乎还在轻轻跳动。竟然是一颗心脏!

“你…你…你好狠…”那白衣少年轰然倒地,身体抽搐了几下,就此死绝。

眼前情景,竟然是那岐山豺狼暴起杀手,一招之间,就将白衣年轻人的心脏活生生的摘取了。

白衣年轻人只不过将岐山豺狼的名字说了出来,就惨遭毒手。岐山豺狼心性残暴,喜怒无常,动辄摘人心脏,将江湖亡命客的身份,演绎得淋漓尽致。

四周站立的一大片江湖客,吓得纷纷避让开去,唯恐被摘了心脏。

岐山豺狼故意把玩着手中那颗心脏,笑眯眯的看着萧寒,自顾自的道。“宗门弟子,嗯,不错,很不错。”

萧寒不动声色,心道,老子亲眼见过妖族撕人,见过散妖,妖兵,妖将。亦目睹过真气境强者的风采,还击杀过半步真气的大高手,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摘一颗心脏,就能吓住老子?真是白痴!单对单,老子放出妖帝手掌,瞬间就能碾死你!

“哦?你不怕?”岐山豺狼略微讶异的看着萧寒。

“你最好不要落在小爷手中,否则,必死无疑。”萧寒淡然一笑道。现在,萧寒算是悟出一些味道来了,行走江湖,千万不能够在人前示弱。就算硬撑,也要撑住!不然,总有些人会爬到你头上拉屎拉尿。

萧寒此言一出,四周尽皆骇然。

“哦?哈哈哈哈…你小子嘴巴很硬啊…”岐山豺狼眼中凶光一闪,冷声道。“你也死定了!”

岐山豺狼这句话刚刚一落,无数江湖客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萧寒。

此时,岐山豺狼身形微微晃动,似乎就要出手。

萧寒全身力量凝聚在右手,左手微微抖动,一瞬不瞬的盯着岐山豺狼。萧寒血液中再次涌起击杀华容那一刻的紧张,亢奋…

岂料,就在这时…

山麓入口处,传来一阵悠扬悦耳的丝竹管乐声,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岐山豺狼凶残的瞪了萧寒一眼,旋即也是循声望去。

细碎的脚步声中,四名婀娜多姿的花样少女走了过来。她们个个绮年玉貌,玉体凹凸有致。一个手持胡琴,一个手持古筝,一个手持洞箫,一个手持一口镶满宝石的长剑。

在四名少女身后,跟着一名风度翩翩的少年。这少年十八,九岁,一袭金色长袍,头戴玉冠,腰束锦带,面如傅粉,白皙俊俏,气质中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尊贵和雍容。他周身气息隐晦,毛孔中有剑气涌动,有一种以身合剑,以剑合道的味道,剑发琴音,珠溅玉盘,傲气凌云。骨子里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骄傲。

四名少女步入草坪,其中一个立即拿出一个铜香炉,点燃名贵香料,香气腾腾;另一个取出一张锦布,轻轻垫在草地上,然后对少年深深一躬,柔情似水道。“太子殿下,请坐。”

少年矜持一笑,盘膝坐到锦布上,就犹如王公贵族坐在金銮宝殿中。

立即,少女们就弹奏胡琴,吹奏洞箫,竭力取悦侍奉少年。

这少年气派之大,让人侧目!

“哦?这家伙气度不凡,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萧寒微微看向那少年。

“是名剑山庄的天才上官逸!”一名江湖客失声叫道。“这上官逸是名剑山庄外门中有数的天才,剑法无双无对,据说已经达到换血境,有资格跻身内门!他受到宗门重视和培养,另外还有一个身份,乃是南域一小国皇室成员,龙子,因此,上官逸在名剑山庄外门,又被称之为三太子殿下!”

名剑山庄,烽火帝国五大顶尖宗门之一。声势还要在云雨宗之上!

“三…三太子…你乃是名剑山庄天才人物,声名鹊起,你…你…难道你也想得到这株九尾葵花草?据说…你,你已经开始换血了…这株九尾葵花草,对于你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先前厉声威胁过萧寒的紫袍中年男子,面容极为尴尬的看着上官逸。

“呵…本太子路经伏牛镇,听闻有天材地宝出世,特来一观。”上官逸优雅一笑。“恰好,本太子的一名妾侍,正在炼脏,若得到这枚九尾葵花草,倒也省去数年苦功。”

“什么?名剑山庄的天才少年也要掺和进来?”大量江湖客脸色骤变。

“哼!天材地宝,能者居之,名剑山庄又如何?”岐山豺狼冷声哼道。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那头上劲气演化为一尊木桩的枯瘦老者,阴沉着脸道。

“对,天材地宝,能者居之。”上官逸潇洒一笑。“能者居之这句话,说得太好了。”

那名弹奏胡琴的少女,噗嗤一笑道。“能者?我家太子殿下就是能者。一群乌合之众,给我家太子殿下提鞋都不配哩…”

“霜儿,说话不要那么直接…虽然你说的都是实话。”上官逸傲然一笑道。

这人言辞之间,根本就不把这群江湖客放在眼里,一人一剑,简直狂傲到了极点!

而此时此刻,萧寒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家伙自称太子,而我练的是天子神拳,太子是天子的儿子…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萧寒忽然噗嗤一笑。

“嗯?”上官逸目光一转,看向萧寒,他看到萧寒衣衫破损,胸口还有一道刀伤,左边衣袖已经碎去,虽然穿的是云雨宗外门弟子的服饰,但修为只不过炼脏,十分低微。上官逸冷然一笑,看着萧寒的眼神,如同帝王俯视蝼蚁。“云雨宗的朋友,你在笑什么?你是否觉得,本太子说的话很好笑?”

“没有,没有,只不过我忽然想起一个儿子和父亲之间的典故,因而忍不住笑了出来。”萧寒依旧淡笑不止。

“哼!”上官逸冷然一哼,不屑的挥了挥手。“炼脏境?速速退下去吧!不要丢人现眼,堕了云雨宗的名声!”

“放你妈的屁,”萧寒脸色不变,轻声笑道。

此时此刻,萧寒奇遇在身,炼化妖帝手掌,修行了天子神拳,周身气势更是九五之尊,不容侵犯。这太子只不过区区一个小国的储君,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装逼,萧寒实在忍耐不住,张口就骂。

全场一片肃静!

“你,你刚才说什么?”上官逸直接站了起来,他面红筋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放你妈的狗臭屁…你耳朵聋了么?”萧寒露齿一笑。

萧寒对那株九尾葵花草,志在必得,而这上官逸显然也要染指。接下来抢夺九尾葵花草,双方必然撕破脸皮,大打出手。既然迟早要得罪,早一刻得罪,晚一刻得罪,又有什么分别?

“诸位江湖朋友,这太子殿下忽然插手九尾葵花草,实在是大大的不妙啊。不如……我们大家先联手将他做了!一了百了!缺少了这样一个劲敌,大家再去争夺九尾葵花草,岂非更加容易?”萧寒坏笑道。

这句挑拨怂恿的话一说,诸如岐山豺狼之类的凶徒,立即蠢蠢欲动,杀气爆棚!

………

PS: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