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灵草得手

第三十三章 灵草得手

萧寒的一句粗口,将上官逸骂得三尸暴跳,他一贯的从容,优雅,尊贵,彻彻底底的粉碎成渣。

“你死定了…小子…你真的死定了…就算云雨宗也护不住你!”上官逸目眦欲裂,头顶上方剑气冲天,躯体中剑啸如龙,周身杀气节节攀升!无形剑气不断切割四面八方的空气,发出来支离破碎的嗤嗤声。

甚至于,上官逸根本就无视萧寒的挑拨,对那些蠢蠢欲动的江湖客冷笑道。“谁敢上来,本太子一剑斩杀,绝不留情!”

“太子殿下,斩了他!”那名手持宝剑的少女,将剑一递,剑柄朝向上官逸。

而事实上,在场的绝大多数江湖客,是万万不敢对上官逸动手的。诸如岐山豺狼之类的亡命客,心中狠念亦是一闪即灭,真要和上官逸死拼,除非是吃下熊心豹子胆。

同样是大宗门出来的弟子,上官逸这种换血境的英才,绝非炼脏境的萧寒能够比拟,不容易杀死,一旦杀不死,后患无穷。

而此时此刻的萧寒,心中也是翻来覆去闪过诸般念头…

就战斗力来说,萧寒本身境界,力量,和上官逸,甚至于和在场某些江湖客比起来,都相差甚远。武技方面,萧寒就只有一招压箱底的君临天下,其他武技,一概不会。唯有动用妖帝手掌,才有抗衡的本钱。

但妖帝手掌,是见不得光的东西,适合用来偷袭。而且,一旦放出妖帝手掌,就绝对不能留下任何活口。见到妖帝手掌之人,必须全部死绝。眼下包括上官逸在内,足足有两百多人,萧寒实在没有任何一丝把握,横扫一切,将这两百多人统统轰杀。就随随便便逃脱一个人,萧寒以后在烽火帝国,甚至整个南域,都将再无一寸立锥之地。

客观的评价,这上官逸的战力,比起华容,的确是要略输一筹的。但萧寒击杀华容,那是采取的示敌以弱,趁其不备,暴起偷袭之法门。正面厮杀,萧寒依旧不是上官逸的对手,必须要使用对付华容的一招才行。

“妈的,若是给我一点时间,好好修行一番不灭金身和天子神拳刚刚诞生的后续功法,我未尝不能够和这批人周旋一二…”萧寒暗骂一声。

不过,挑拨不成,上官逸若真要立刻动手,说不得,萧寒为了保命,只好将妖帝手掌祭出,大杀一通了。

“本太子杀你如杀猪狗!”上官逸狞笑着看向萧寒。

突然,一名白胡子江湖客用极低的声音对旁边另一名江湖客道。“我听说这个上官逸曾经和云雨宗一名姓薛的外门天才比剑,结果输了一招。因而,他对云雨宗的弟子恨之入骨。这次,这个云雨宗的炼脏境外门,只不过言语上冒犯了一句,上官逸居然借题发挥,就要斩杀…”

话没说完,上官逸右手食中二指一并,捏了个剑诀,随手一挥,一道剑光如惊鸿一般,带着浓烈的金庚之气,隔空瞬杀,直接将那白胡子江湖客头颅斩飞,颈血狂飙。

四周江湖客见势狂退。

然而,就在这时…

一轮皎洁的圆月已然悄无声息的爬到伏牛山山顶!仙姿绽露!朗朗清辉泉水般倾泻下来,将山麓草地照耀得亮如白昼。

一缕月魄精华,不偏不倚,恰好射在深潭旁,地穴后,那个小土包上!

那株‘九尾葵花草’,吸纳这缕月魄精华,在顷刻之间,花瓣四散绽放,药香味攀至最浓郁,最妖娆的巅峰!

“九尾葵花草绽放了!药性达到最佳!”几名江湖客顿时尖嚎起来。

“抢药!”

“快快动手!”

……

两百多江湖客纷拥如潮,身形爆射,如穿云箭一般,就都朝那土包冲去!

“滚开!都给老子滚开!”岐山豺狼双手劲气幻化为两只狼爪,残影飞闪,连连抓出。“噗!噗!噗!”挡在他身前的江湖客,统统被挖心剖肝,热血狂飙,倒地就死。

“九尾葵花草,是老夫的!”那头顶劲气演化为木桩的枯瘦老者,双手环抱,一尊木桩虚影被他抱住,他举起木桩虚影,连连狂锤,横扫一片,挡者披靡。“木龙桩!挡我者死!”

“小子,本太子先留你一条狗命,稍后来取。”上官逸亦不敢怠慢,冷言威胁了萧寒一句,而后脚下御风,朝土包飞射,双手食中二指捏出剑诀,剑气狂潮,锐不可当,砍瓜切菜般扫倒一片江湖客。

……

场面乱成一团乱麻,刹那间就死了一地江湖客,血腥味冲天。

而萧寒却没有妄动。萧寒目光死死的盯住那地穴,嘴角扯起一抹冷笑。

就在江湖客们前赴后继,舍生忘死,冲向那土包之时,赫然之间,土包前面的地穴中,爆发出来一声戾气冲天的兽吼。

下一刻…

“嗷呜!!!!”

一尊牛头四蹄蛇身的凶兽,从地穴中窜出,暴怒发狂,张嘴就咬。

这凶兽的牛头有水缸大小,眼如灯笼,血盆大口,蹄分五爪,蛇身有两丈多长,蛇尾在地上乱扫,卷起飞沙走石,犁出道道沟壑。它守护这株九尾葵花草,已有数十年寒暑光阴,岂料,在灵草成熟的一刻,居然有大量人类横加抢夺,它已然通灵,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轻易就范。

“啊!!!!”

凶兽将冲在最前面的一名江湖客直接咬住,咔擦一下,拦腰咬成两段。

“砰!”

接下来,凶兽的蛇尾暴力抽出,将空气抽爆,以排山倒海之势,横扫千军,一下子就把数名江湖客抽成肉酱!

“先杀凶兽!再采灵草!”

江湖客们顿住身形,将凶兽包围住,一时间,各种掌风,刀光,剑气,腿影,一股脑儿朝凶兽轰杀而去。

“咻咻咻”

那上官逸最是凶悍,双手剑诀挥洒自如,剑气如虹,专捡凶兽躯体最薄弱的地方斩杀。一块块鳞片,斩得漫天飞舞。

凶兽吃痛,嗷嗷咆哮,被彻彻底底激起凶性,凌空暴起,见人就扑,爪,齿,尾,无所不用其极。

一时间,人和凶兽,混战在一起。

“就是现在!”萧寒抓住时机,周身血脉涌动,神力加持,奔袭而出!萧寒找到一个空隙,竟然想绕开人和凶兽激战的战场,直接冲到土包前,采摘灵草!

“站住!”

“小兔崽子,想捡这个便宜?死!”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

顷刻之间,就有数十名江湖客从鏖战中抽身而出,有的直接抢上去围杀萧寒,有的则和萧寒的想法一样,要绕过地穴,直取灵药!

就包括实力较强的岐山豺狼,上官逸,都是扑向萧寒,杀气腾腾。

就在这时…

“砰!!!!”

一声巨响从萧寒体内彻底炸开!

这巨响犹如天公暴怒,又如瞬间引爆了数十吨炸药,声势迅猛,仿佛天塌地陷!

爆骨式!

280响炸成一响!

而且,萧寒肉身力量猛增之后,骨骼内脏中蕴含的力量聚为一点,瞬间引爆,其声势比之前狂猛了一倍不止!

这突如其来的一炸,令得四面八方的江湖客,全身动作瞬间一窒。修为低的江湖客,甚至直接被掀翻出去,亦或者头晕目眩,胸口烦闷欲吐。

就连那凶兽,动作都停顿了半个呼吸。

千钧一发之际,萧寒已经虎躯一跃,直接跳过地穴,抢在所有人之前,冲到土包前,伸手一摘!

“你拿不到!给本太子死!”

上官逸一声咆哮,右手食指中指剑诀一捏,闪电般斩出一道剑气,正中萧寒背部!

“噗!”

萧寒背部衣襟爆碎,蝴蝶般漫天纷飞,一道剑痕深入肌肤寸许,鲜血狂飙。

与此同时……

“木龙桩!”

“岐山狼爪!”

“噗!噗!”

两道狠戾的攻击,雷厉风行的轰杀在萧寒背部!

“你这下还不死?你想偷摘九尾葵花草,白日做梦!”上官逸冷笑连连,他认为萧寒中了这么几下,必死无疑。

不单单是上官逸,几乎所有的江湖客,都认为萧寒下一刻必将躯体爆炸,四分五裂而死。

然而,萧寒背上硬扛几下,口中鲜血狂喷,但是手上动作却不停,瞬间将九尾葵花草摘取,就地一滚,人如鬼魅般闪入莽莽伏牛山中!

“什么?!”

上官逸和众多江湖客,尽皆惊骇如泥塑木雕。

事实上,萧寒断然没有任何可能从上百江湖客眼皮子底下,偷摘九尾葵花草。然而,天下事总有一线生机,萧寒用尽全身解数,计算精密,底牌尽出,抓住了唯一一线生机,完成了不可能完成之事!

若萧寒单有爆骨式这张底牌,依旧是不可能摘走九尾葵花草的。毕竟,爆骨式虽然凶猛,但对于炼髓境的武者,就已经没有太多实质性的负面效果了,更遑论换血境武者。

爆骨式,只能为萧寒争取一刻时间。而且,萧寒知道,这一刻时间远远不够,当自己在采摘九尾葵花草的一瞬间,必然会遭受到攻击。

那么,不灭金身,死扛,便彻底帮助萧寒完成了采摘九尾葵花草的第二个步骤。

第三个步骤,萧寒得手之后,想都没想,就潜入伏牛山,不让自己的思路出现任何一丝犹豫和迟钝,不给这群江湖客任何一丝当场击杀的机会!

这几下子,萧寒谋定后动,敢打敢拼,敢赌敢闯,绝无半分拖泥带水,着实高明!

“该死!!!!”

上官逸怒气勃发,几欲暴走,反手从一名少女手中抽出宝剑,全身剑气凝为一点,剑光幽暗如水,剑势如天马行空,直接杀向凶兽。

一些江湖客此时也是将凶兽当成泄愤的对象,全力轰杀,不遗余力。

数个呼吸之后,凶兽身首异处,被彻底斩灭。

草坪上,留下数十具江湖客的尸体,血煞之气铺天盖地。

然而,山包上空空如也,大家拼了性命争夺的九尾葵花草,已经被萧寒捷足先登。

这简直就是个莫大的讽刺!

一阵枯寂之后,一名江湖客忽然道。“各位…九尾葵花草是炼脏极品灵草,这没错,不过,在服用之后,需要配合一些佐药,才能短时间将药力彻底炼化。”

“嗯?”许多江湖客纷纷抬起眼睛看着说话的这个江湖客。

那上官逸微微点头,目中杀气暴走。“嗯,的确是这样。也就是说,即便那小子立时就将九尾葵花草服用下去,一时片刻也炼化不了多少药力…”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白皙俊俏的脸上,满是狰狞,幽幽道。“此时抓到那小子,开膛破肚,依旧可以得到灵草…”

“干了!”岐山豺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马上进山,追杀那小杂种!抓到人后,直接挖开肚腹,将灵草取出!”

一些江湖客畏畏缩缩,并不应声。

一名老者冷笑道。“今日之事,已经无法善了。那小子毕竟是云雨宗的弟子,他若不死,放虎归山,迟早有一天会报复我们的。云雨宗要对付咱们这些江湖散修,那可是容易得很。因此…那小子必须死!”

这么一说,许多江湖客眼中蠢蠢欲动,杀机爆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下先手为强。先不说灵草如何,大家伙齐心合力,先将那小子找出来杀了再说,永绝后患!”

忽然,那上官逸噗嗤一笑。“嗯,有意思。那小子区区炼脏境,居然能够硬扛本太子的剑气而不死,恐怕是修行了一门炼体功法…高明的炼体功法,在我们名剑山庄,都稀缺无比……好了!抓到那小子,任凭你们处置,他若将九尾葵花草服用了,本太子也就不要了。本太子只要逼问出他的炼体功法,别无所求。”

话音刚落,一群江湖客鱼贯进ru伏牛山。

上官逸高视阔步,将宝剑交给手下少女,背负双手,亦是步入伏牛山。

追杀开始了…

………

PS:熬夜更新,头昏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