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你的力量太小了

第三十四章 你的力量太小了

萧寒狂奔入伏牛山。

手中握着盛开的九尾葵花草。

而此时此刻的萧寒,硬生生扛了上官逸一道剑气,以及岐山豺狼,枯瘦老者,各一击。萧寒周身伤痕累累,五脏六腑经脉骨肉亦受到重创,连连吐血,整个人近乎油尽灯枯!

今次受伤的程度,不亚于上次和武岩在擂台上,被武岩狂锤数百拳。

萧寒随时随刻都有可能倒下,他全凭一口气,一股意念,一种求生本能,强行支撑。身体中深藏的潜能,被彻彻底底的激发而出。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生死磨砺!生死一线!

毫不夸张的说,若萧寒能挨过这次不死,整个人的精神气度,将大幅度提升,气质都会蜕变!

这伏牛山,莽莽苍苍,植被丰茂,千沟万壑,间中更有彩瀑流泉,嵯峨岩石。萧寒足足奔行了半个时辰,才寻到一处陡峭的山壁。

“妖帝手掌,给我出来!”

萧寒左臂妖光一闪,风起云涌,妖帝手掌变幻而出。

“轰!”

萧寒奋起余力,用妖帝手掌,在山壁上硬生生开凿出来一个洞穴。

“咳”咳了口血,萧寒窜入洞穴,用碎石将洞口半封,而后整个人彻底倒了下去,如一滩烂泥。

“今次…今次真是太凶险了…为了得到这株九尾葵花草,拼尽全力,险些将性命葬送掉…”萧寒大脑几乎一片空白,仰躺在冰冷的石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稍微一呼吸,体内就一阵破碎般的绞痛。

“哗哗哗”

不灭金身产生的热流,不断的在萧寒体内冲刷,为生命力近乎榨尽的萧寒,提供宝贵的生机。

就这样,萧寒犹如穴蛰的野兽般,静静的躺了一个时辰…

“呼…”萧寒睁开眼睛,吐了口浊气,“命算是保住了,不过,现在随随便便闯进来几个江湖客,都可以将我击杀。我的体力,几乎不足以让我再催动妖帝手掌了…”

“伤势太严重了,令不灭金身的修复速度,也大不如前。”萧寒默默沉思,忽然,一道灵光从萧寒脑中闪掠而过……

“不灭金身?”

“等等!我已经得到了不灭金身的后续功法!何不趁此机会,钻研修行一番?说不定,还能加快疗伤进度!”

念头及此,萧寒不暇思索,心念一动,默念‘不灭金身’。顷刻间,心脏中就喷射出来无尽神符,霞辉。

代表了不灭金身的100个光茧,整整齐齐的罗列在萧寒视野中。

其中前20个光茧,已经炸裂开来,形成20幅图画。也就是20个动作。每一个动作都有红色线条游走不定。

前10个动作,萧寒已经修炼了千百次。现在,他开始从第11个动作修炼。

当然,此刻的萧寒,遍体鳞伤,体力透支,自然不可能站起身来修炼,他乃是用意识,身随意动,集中精神力,观想不灭金身的1120个动作。

体内的热流,开始按照每幅图画标注的红色线条,在萧寒身体内部,脏腑经脉之间缓缓游走。

渐渐的,萧寒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仿佛老僧枯禅入定。身体所有伤痛,再也无关痛痒。

宠辱皆忘。

随着萧寒的观想,体内那道热流,不断的滋生庞大起来…

要知道,萧寒在此之前,修炼不灭金身的前10个动作,一开始进步斐然,在体内形成了一道自然循环的热流,大约手腕粗细。但是后来,无论萧寒再怎么修炼,这道手腕粗细的热流,都不会再增加一丝丝。

然而,在修行后续10个动作的时候,体内热流开始膨胀扩大!

时间飞逝…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从碎石缝隙中射入洞穴。照在萧寒身上,暖洋洋的。

“嘿嘿…我萧寒真是福大命大啊…哈哈哈哈哈……”

萧寒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全身骨骼发出爆炒豆子般的噼里啪啦声。

此时此刻的萧寒,脸上的疲态已经褪尽,背上的剑伤也已经结疤。除了体力还有些虚弱,萧寒的伤势已经好了一大半!

“轰轰轰”

在萧寒体内,热流冲刷声如同潮汐!

不灭金身的后续10个动作,在昨晚,已经被萧寒修炼得滚瓜烂熟!

体内的热流,由手腕粗细,膨胀至大腿粗细,足足增加了一倍!这股沛然热流,生机勃勃,滚动在萧寒受伤的部位,不断的滋养修复,并反哺回来一道道暖流,温润萧寒的脏腑生机。

萧寒吐了口口痰,乌黑肮脏,那是脏腑中的一部分杂质被排泄出来。

“好,太好了!不灭金身在疗伤的同时,也一定程度的壮大了我的脏腑骨骼!现在,我体内热流如龙游走,如恒星照射,日月经天!我的生命力比以前更加旺盛了!自我疗伤能力大大提升!抗击打能力大大提升!这门神功,真是神异无比!若能够将后面80个动作全部炼成,那我岂非变成打不死的小强了?哈哈哈…”

挨过了最艰难的一晚,萧寒心中也是说不出的得意。他侧目一看,地上平躺着那株九尾葵花草。

花瓣绽开,花蕊中吐出一枚藏青色果子,能有一般的青枣大小,散发出来沁人心脾的药香。

“小爷我拼死拼活,就是为了这玩意!”萧寒微微闭起眼睛,深深呼吸,令药香深入到脏腑中徘徊,萧寒脸上立即露出享受的神色…“单单只是闻到药香,就如此舒爽,竟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味道…一旦服用此药,那还得了?哈哈哈…怪不得,如此多江湖客趋之若鹜,都想要得到……到最后,还不是小爷我,将灵草据为己有!不管那么多,先服用了灵草再说!炼脏境巅峰……哈哈哈哈……”

萧寒抓起那株九尾葵花草,摘下那枚药香馥郁的藏青色果子,直接塞进口中!

嘎巴嘎巴…

咀嚼间,药汁翻滚,香甜四溢!

一股股精纯的药力,冲入萧寒喉咙,充斥于脏腑之间。

不多时,那枚藏青色果子就连皮带肉被萧寒吃了个涓滴不漏。满腹全部都是磅礴药力!

“咕咕咕咕咕咕”

顷刻间,五脏六腑就被滋养。发出来欢畅的蠕动声。

不过…

“嗯?这九尾葵花草的药性的确无可匹敌,比玄元洗脏丹强了数十倍不止。但是吸收炼化起来,十分缓慢…这……按照正常速度,我要将药力全部炼化,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

服用下去九尾葵花草之后,萧寒立即明白,要彻底炼化药力,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萧寒蹙眉。

他极想要立刻达到炼脏境巅峰,进入炼髓,简直就急不可耐,如同一位新郎官在洞房中,和自己的新娘耳鬓厮磨,满心就是想要干那销魂事儿,一时片刻都等不及了…

要让萧寒空等半年,徐徐炼化药力,这可难受得紧!

“炼化药力要这么长的时间,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萧寒焦躁不已。

忽然,洞穴外脚步杂沓,似乎有人在外面停步下来。

“咦,风哥,这山壁被人开凿出来一个洞穴…好像有人?”一把成熟的少妇嗓音在洞外响了起来。旋即,她低声道。“风哥,该不会是那云雨宗的外门弟子吧?”

“霞妹,先不要伸张,瞧瞧再说,”另一把沉雄稳重的男子嗓音响起。“若是那云雨宗弟子,那咱们闷声发大财就行了。取了灵草,咱们偷偷溜出伏牛山,万事大吉!”

“好啊好啊。”那少妇嗓音欢天喜地叫道。

洞穴中…

“咦?那些江湖客不依不饶,居然漫山遍野的追杀我?”萧寒紧蹙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咧嘴一笑。“好!很好!太好了!”

一道灵光已经深深的攫住萧寒。

萧寒不再迟疑,伸手将洞口的碎石推开,大踏步走了出去。

明媚的阳光下,只见洞外站着一男一女二人。

男的大约四十来岁,浓眉大眼,身材挺拔,呼吸之间气势如山,两手空空,不怒自威。

女的三十出头,少妇打扮,丹凤眼,樱桃小嘴,倒也出落得前凸后翘,风韵迷人。只不过,她手持鸳鸯双刀,眉宇间有股子煞气。

“啊哈!风哥,果然是那云雨宗的小子,想不到身负重伤,还逃了这么远!不过,终究被我们找到!”那少妇眉飞色舞道。

“小子,那株九尾葵花草,赶紧献出来!”少妇冲萧寒娇叱道。手中双刀一扬,寒光迸射。

萧寒拍了拍肚子,哑然失笑道。“你们来晚了一步。九尾葵花草,已经被我服用了。”

岂料,那少妇反而银铃般咯咯咯笑了起来,“服用了又如何?反正你无法炼化药力,将你开膛破肚,一样取得灵药。”

“哦?”萧寒闻言,心中杀机大动,但面皮上,还是笑吟吟的人畜无害。

那少妇似乎完全没有将萧寒放在眼里,自顾自的道。“我炼脏中期,苦于没有资源,一直不能够突破壁垒,达到巅峰。有了这味灵药,我就能功力飞升,直攀炼脏巅峰,继而开始炼髓了!风哥,你说是不是?”

少妇得意洋洋,忍不住回头看向那中年男子。

赫然之间,那中年男子眼中精光爆射,右掌闪电般击了出去,正中少妇后背,掌力一吐,将那少妇心脉震碎,沙袋般飞出去十几步,跌落在地。

“风…风哥……你…你…你为什么要杀我……”少妇不断吐血,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惊骇和怨毒。

“霞妹,天材地宝,我也想得到。”那中年男子柔声一笑,“再说,我儿子也开始炼脏了。灵药只有一份,我何必分润给你?好了,霞妹,你安心去吧。你妹妹,我会替你照顾的……哈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狂喜,竟然仰天大笑起来,十分畅快。

少妇噗地吐了口鲜血,“想不到…你…你一直惦记着我妹妹…那…那小贱人…”话没说完,头一歪就死绝了。

“哎…江湖散修,果然一个比一个残暴阴险,豺狼虎豹一般…”萧寒摇了摇头。“这么娇滴滴的一个美人,你居然都下得了手,真是丧心病狂。”

“小子!你死到临头,还敢说风凉话?!”那中年男子狞笑着走向萧寒,右掌下垂,劲风席卷,刮得他衣袖翻卷不停。“小子,你记住,杀你的人是‘铁掌’李逸风!以免下了阴曹地府,做一只糊涂鬼!”

“嗯,你过来打我一掌吧,看看杀不杀得了我。”萧寒反而走了上去。

李逸风一窒,旋即嘴角一扯。“我看你是被人打傻了!”话音刚落,李逸风右掌抬起,骨骼筋肉爆炸,内脏蠕动如潮,全力一掌,轰向萧寒胸口!

“砰!”

这一掌,萧寒不躲不闪,任由其轰在自己胸口。

一股沛然巨力,洪水般冲入萧寒躯体内。

然而,这开碑裂石的一掌,打在萧寒身上,萧寒连后退半步都欠奉!

萧寒面不改色,一脸笑容,轻轻抚了抚中掌的部位,淡然道。“大概是30鼎的掌力,你的修为,应该是普通的炼髓境。不过你不行,你的力量太小了。我们宗门弟子,达到炼髓境,至少拥有50鼎力量,而你只有30鼎…看来,江湖散修,真的蛮弱小啊……”

萧寒侃侃而谈,反而挺身一步,走向那李逸风。

李逸风眼珠子瞪成牛卵子,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他心中又惊又怕,“怎么可能?这…这招开碑掌,掌力30鼎,可以生毙巨象…宗门弟子虽然厉害,但这小子只不过区区炼脏境…为什么我打不死他……”

此时此刻,萧寒体内热流增大了一倍,大腿粗细,涌动如潮,抗击打能力大幅度提升,被这名江湖客一掌击中,萧寒只是微微一痛,但顷刻之间,体内沛然热流,就将掌力吸收,反哺出来一股暖流,炼化沉淀在萧寒脏腑中的九尾葵花草药力!

但是,这名散修的力量,捶打在萧寒身上,并不足以将萧寒体内沉积的庞大药力迅速打散,刚才那一掌,仅仅帮助萧寒炼化百分之一的药力都不到!

“不可能!”李逸风如见厉鬼,全身颤抖,他奋起全身功力,双掌齐拍,掌力狂吐,惊涛掠岸!

“砰!砰!”这两掌打在萧寒身上,萧寒身体倒是后退了小半步。

“嗯,有进步,”萧寒微微一呲牙。“有点痛。妈的,倒还真有点痛。不过,你的力量还是太小了。”

话音刚落,萧寒左手妖光一闪,妖帝手掌爆出,毁天灭地的一击,刹那间将李逸风打得四分五裂,躯体四散炸开!

“这力量,还不足以快速打散我体内沉淀的药力…”萧寒微微沉吟。“看来,那些江湖客正在到处追杀我,想将我开膛破肚,取出未被我炼化掉的灵草药力…这是一个狩猎的游戏……”

赫然,萧寒眼中精光爆射,杀气狂涌,嘴角微微一扯。“不过,谁是猎人,谁是猎物,犹未可知啊!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萧寒身形一掠,直接掠出十几步,鬼魅般投身进入前方的密林中…